[综]清月

作者:朝时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节点

      从赤司家离开回到自家之后,熟悉的气息让美月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怀念感。
      紧接而至的就是周末的最后一天,美月直接浑浑噩噩在家里宅了一整日,除了吃饭睡觉什么事都没想,什么事也没做,转眼就到了晚上应该休息的点钟。
      
      一个仅仅两天的周末,美月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长久。
      她觉得经历了一些活了十几年都没有遇到过的,直到现在还有些无法理解、让她的困惑越来越多的事。
      
      或许那些事的背后是被埋藏的真相,又或许和八年前她一直想不起来的事故有关。
      
      一直到了新一周的尹始,周一的上午。
      回归了高中生的日常,美月才感到这才是她所熟悉的生活正轨。
      试想回去,她在赤司家的那些经历都是些什么鬼?如果不是因为切实感受过了马厩的臭味,她甚至会认为自己大概是做了一个过于猎奇的梦。
      
      二年B班的教室在课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喧闹有充满朝气,美月又想起了同是高中生的赤司征十郎的脸。
      明明大家都是高中生,那家伙为什么可以摆出一副厌世的模样高高在上。
      
      美月摇了摇头,甩掉脑海里那张漠然的面孔。拽紧了书包带,跨进了教室。
      
      “美月,早上好!”才进教室,同班的中森青子就跟美月打了招呼。
      一旁的还有桃井惠子,她一样热情地问了早:“早啊美月。”
      
      “早安。”
      在句末的措辞上,美月还是下意识地用着以前在冰帝时候的那一套。
      
      对此,性格比较直率的桃井惠子一阵皱眉:“美月你说话还是那么奇怪。”
      “有吗?我明明已经改了很多了!”
      “哪有改啊!现在还有谁说早安是用你那种词缀的?”
      “惠子你也太严格了吧。”
      “这是让美月你看起来不那么大小姐,要贴——近——生活。”
      “我看起来很大小姐吗?”
      “没有吗?”
      “惠子美月你们两个不要再讨论这个了……”
      
      日常的寒暄,这才是她所认知得了的日常。
      
      美月一边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一边看着教室里与她熟识的几个人的位置。
      黑羽趴在桌上埋着脸,在青子的要求下举起手对她挥了挥算是招呼。白马的位置的空着的,也不知道是请的病假还是事假。
      至于小泉红子,她还是像个女王一样,一众男生拥在她的周围。
      
      美月望向红子,后者却是抬手撩着自己的头发,丝毫没有要搭理的意思。
      
      在座位上坐好,美月收好书包,准备好即将开始的课程要用的课本。
      借着还没有上课前的几分钟,青子过来继续找美月聊着天:“美月你上周末怎么没有来甜品屋啊?结果就我和惠子两个人。”
      “是啊,打你手机也不接。”惠子也附和了一句。
      
      和青子有约?
      这么一说美月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自己似乎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请客。
      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通讯记录,的确有好一些来自惠子和青子的未接来电。
      
      “抱歉啊惠子青子!”美月双手合十作乞求状,“我不小心忘记了!”
      都是因为赤司家的事,让她根本忘了原先的日程安排!
      
      青子就显得很善解人意了,似乎是看出了美月有什么隐情,提出了再约的提议:“那这周再约吧!反正门店就在那里,又不会消失。”
      “必须美月你请客了。”
      “好的我肯定请!原谅我吧青子小姐惠子小姐。”
      “你这后缀是什么鬼?”
      “表达我对惠子你的敬意。”
      “等到周末我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哼。”
      
      一直到上课铃响,执教的任课老师进了班级,这些JK日常会话才结束。
      
      自从经历了周末的事之后,美月觉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在课间几次听着老师的讲课内容,她都能联想到“潘多拉”上去。
      所以说……那个潘多拉到底是什么?
      
      知道这件东西的除了赤司征臣以及那个绑架过美月的神秘背后力量之外,还有怪盗基德,或许茂信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美月不敢去向茂信询问,那么只剩下一个人是可以问的了。
      没错,就是怪盗基德。
      她还欠着那位怪盗先生救命之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
      
      课间休息的时间,美月从洗手间回来在走廊的时候正巧和小泉红子打上了照面。这位魔女大人自从说了她霉运连连之后,就开始异常嫌弃她。
      
      美月上前几步,伸手就拉住了红子的手腕:“红子!”
      “怎么啦?”
      “诶?”
      “诶什么诶?”
      “态度这么好?你不是还怕我把霉运传染给你吗?”
      
      红子眯了眯眼睛,用空出的另一只手反握住了美月的手腕,顺势抽出自己的手之后,用掌心将美月的手掌包紧。
      她神秘兮兮地朝着美月贴近,用着带着浓重气音的魅惑音调说道:“那是美月自己的命运,跟我又没有关系。该倒霉的时候,逃——不——掉——的哦。”
      “……”
      “哦呵呵呵……”
      “……红子。”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不是,我觉得你笑的很猥琐。”
      “嘁……”
      
      红子松开了美月的手,本着调侃好友的心思,却不想真的在美月的脸上看出了些什么。
      魔女的血统不是白继承的,那种超自然的直感和预兆,小泉红子真的感受得到。
      
      “你干嘛那样看着我……”美月被红子突然敛起了轻松的凝重视线盯得有些紧张。
      “你命里带煞啊美月。”
      “……红子我觉得你不应该做占卜屋,你去算命更合适。”
      “我开玩笑的。”
      “行吧,我要回教室了。”
      
      不想再听红子这里胡说八道,美月从红子的身前绕过,头也不回地就朝B班的教室走去。在课间廊道的嘈杂之中,她还是听见了红子冲着她的背影说的最后一句话。
      [过去和当下的节点,是美月你厄运的源头哦。]
      
      红子大忽悠又开始说这些玄里玄气的话,美月听见了,但是不想信。
      可偏偏就是有一种奇怪的心态,越不想去在意的事情到了最后,心底的好奇心反倒愈加旺盛。
      
      晚间放课后回了家,茂信雇请来的家政妇完成了日常清扫和晚饭工作后,和美月道了别离开了清田宅。
      这栋空旷的洋房安静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氛使然,美月一点做作业的心思都没有。她一直在回想着之前发生过的事,切入点就是征臣口中的潘多拉。
      还有理惠。
      
      对啊!她的母亲清田理惠!
      征臣和理惠之间,不仅仅是有私情那么简单吧?
      美月想起那日征臣欲言又止的话,似乎透露着她的母亲理惠和潘多拉也有关系。或许这也是赤司征臣当年接近理惠的原因吧。
      
      美月心中想要挖掘真相的欲望愈发强烈了起来,因为提及了自家母亲,唯一的疑点只剩下了八年前的事故。
      可美月自己又记不太清八年前的事故,不论怎么努力去回想,能浮现在脑海中的画面是一片大火,和当时的那位魔术师。
      那是谁呢?
      
      这时美月想起了红子的话。
      [过去和当下的节点。]
      
      “红子这家伙……”真的不得不佩服她。
      
      这个所谓的节点,美月觉得自己应该找到了。她所在的,不就是自己和父母生活过好多年的洋房么?
      事故之后,父母的房间也一直保留着,定期做着清扫,却不曾碰过里面的东西。
      那里……会有她想要的答案的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事故里的那位魔术师就是快斗的爹啦。
    -
    晚上我去看了狮子王呜呜呜感觉好棒
    辛巴小时候是个大猫好可爱他爸爸真的太伟大惹以及刀疤也太小人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