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隐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主题名叫玉隐,不是最开始那个法师的名字。
    主题是为元丽而设。
    其实元丽自己就可以顶起一部偶像剧当大梁对不对?
    但她太小了,而且从家庭环境注定她无法得到更多自我升华。

      小李氏听了忙又从孟平房中拿出一件干净童生服替他套上,一家人一路送到了巷口,见马车走了才往西市走去。
      孟源如今虽走的慢些,撑个拐也还慢慢能磨动,小李氏扶着他,俩人沿五丈河走着,清晨寒气中结了冰的河面上,许多孩子在上面溜冰取乐。小李氏如今少操了元丽一份心,又盘下一桩生意来,孟平还能叫元秋主动来请,一切看着都是好的,对孟源便也和善起来。两人慢慢走到馒头铺时,见外面招牌也是擦的光亮,内里那瘦瘦矮矮的秦油郎正趴在灶下生煤火,元娇抱着腰在一旁看着。那油郎生好煤火,右手边一个大风箱一开一合一拉,火登时便窜上了房梁去,生意人家清清早就见火气这样旺,这生意必是能火的。
      此时天还未全亮,那秦油郎与元娇两个在外面挂了炮,只等吉时开炸,四围做生意的也都过来相互道喜。孟源坐在前面迎着客,小李氏在后间揉着昨夜已发好的面,等馒头做好了点上朱砂,再用菜刀在馒头顶上对划个十字,入屉上锅蒸了。
      孟平坐着马车横穿全城,到了清王府时天已大亮。元秋的陪房王妈妈亲在外面迎了,又带到松香园中叫他安坐了,端来些果点并热热的豆浆来摆了,这才悄悄退了出去。
      约摸近中午时,那王妈妈又进来躬身道:“四少爷,娘娘一会儿就来,您稍等片刻。”
      说话间,便有几个丫环端着几个盘子走了进来,将盘子放在一侧的条案上,又悄悄退下了。
      不一会儿元秋便走了进来,孟平虽见她次数少但模样还是记得的,忙往前两步跪了道:“娘娘安好!”
      元秋扶了他起来,亲赐他坐在下首道:“彼此都是至亲,以后你很该到王府多走动走动。”
      孟平应了。
      元秋似是难言,拿帕子掩在嘴上半晌才道:“有件事情,姐姐须要告知给三叔父,但他如今身体不好怕他听了不能承受,我先告诉了你,你回去了找机会慢慢说于他听。”
      孟平自今早遇见了王府这些人,心里便有不好的预感,此时那预感更甚,盯直了元秋道:“娘娘但讲无妨。”
      元秋叹了口气道:“元丽当日被三叔母送去参选,因她是顶了元娇的名额,要是被各位阁主及圣人面前被查了出来,咱们三房一家怕都要受牵连。姐姐因此便想了个办法,要圣人将她赏给了三官家当个奉仪,才躲过了这份盘查。她到了三官家那里,两人倒还相处的好,三官家也亲自求了圣人要将她带到新京去使唤。”
      她看孟平仍是无表情的脸听着,拳却捏紧了,心知这孩子大约也是猜到了,又叹了口气道:“三官家自小不养在宫中,性子十分出脱,走的时候连个侍卫都不曾带。他两个一路走到株州时夜宿客栈,遇客栈失火,竟是烧了个尽光,一个人都未逃出来。”
      孟平仍是双目盯着某处,眼眶却已红了。
      元秋又道:“这也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圣人为此叫圣上派了许多人去查了又查,因正大节下的,又尸骸都成了焦骨不好辩认,便一直隐而不发,前几日又派了人去,是个服侍过三官家多年的老监,他认过了骨骸便能十分确定,我这才叫你过来。”
      孟平仍是如木头一样盯着某一处不动,元秋能确定他仍是认真听着,又道:“那株州州知府是宫中萧阁主的堂弟,圣上宠萧阁主多年,况三官家也不曾亲养在她跟前,比较亲疏也打算将此事隐下,只说三官家逝在外面就完了。元丽那里圣人体恤,给了她个侧妃的名份,骨骸已然分开安葬。”
      她说着招了招手,那王妈妈便带着几个丫环仍将方才那些盘子端了过来,里面摆着如意玉封等物,元秋道:“这些是元丽封了侧妃的凭证,也算个念想,你拿回家去,慢慢将此事说于三叔父和三叔母听,莫叫他们太过悲切。”
      “可有,二姐去年用过的东西?”孟平终于艰难开口。
      元秋一愣,若说二姐,该是冬儿才对。她很快明白过来,孟平生在府外,小李氏那人又狭促,大约从小只教他叫元娇和元丽大姐二姐,不曾为他排过府里的姐弟顺位。只此时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元秋唤了王妈妈过来问道:“当初五姑娘可有留在这府里什么东西?”
      王妈妈转头看云碧,云碧弯腰道:“她来时曾换下来过几件衣裳,奴婢一直收在房中。”
      元秋道:“快去取了来。”
      云碧去了。元秋又道:“圣人将三官家当亲生的疼爱,照她的意思是必要查到底的。但圣上如今宠信萧阁主一脉,圣人的话等闲也听不进去。”
      她叹了口气,话说的这样明白,就想看看孟平是何表现,毕竟他翻过年也有十一岁了,该是懂事的时候了。
      孟平仍是一言不发,待云碧取来了衣服递给他,他起知谢了,将那包袱揣在怀里,仍是跪下磕头道:“多谢娘娘告知此事,小民告辞。”
      他起身做了揖便要出门,元秋谅他因为元丽悲痛失了礼仪,也不责备,唤了王妈妈道:“快叫人将这些东西都装到车里送过去。”
      王妈妈忙指挥着丫环们端了东西去追孟平,此时院外那还有他的影子。到了大门外马车上,他也不在。王妈妈问及车夫,那车夫忙道:“方才五少爷出来了,只是也不上车,自己抱个包袱皮走了。”
      元秋也追了出来,皱眉立了半晌道:“我也做到了仁至义尽了,只他体谅不到也是没办法的事,将这些东西都一车拉到他家去吧。”
      那车夫应了,驾了马车而去。
      元秋站在那里长叹了一声,王妈妈走过来道:“我瞧着五少爷不像个机灵的,娘娘话都说的这样明白,若是聪明些的早跪过来表忠心了,他倒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以后若真兼挑了过来成了兄弟,大夫人那里别再整日受他的闲气。”
      元秋微微点头又叹息道:“只是承嗣这事,必得先从这些亲兄弟的府里面挑。如今先有英才成才两个挡着,平儿要兼挑就不好说。就以后真正兼挑了,也须得把他从三房手里整个儿要过来,不能再由着小李氏把他性子教左教坏了。”
      元秋早先未曾见过孟平,但常听王氏提及他比英才成才两个是天上地下之别,今日见他小小少年一身骨气,坐在那里肩平背直也不乱瞄乱看,仪态就很好,虽在王府却也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就是性子太左了,这必也是小李氏常年熏教的结果。她自己在府里不得志,便教着孩子们都嫉恨上孟府的人,这样的母亲如何能教育出好孩子来。
      她这样想着,仍是长叹着回府去了。
      孟平出了王府,径直记着道儿往西走去。他穿过一条极长的巷子,巷中有切生肉的,卖卤煮的,还有炸肉饼的,此时天气尚寒,那薄薄的皮被炸成金黄色,露着油的肉馅从中露了出来,飘着诱人的香气。他忆起当年有一回小李氏带着元丽与他一起回孟府,那时府中人虽就已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但当年王氏当着家,月钱每回还是按时给的。小李氏拿了月钱先就替他两文钱卖了一只肉饼,他在前面欢腾的吃着,元丽紧贴着他在后面跑着,用鼻子贪那一点油香气。
      小李氏不准他分一点给元丽吃,凶声对元丽道:“肉是男孩子吃的,他吃了肉将来才能有力气上学堂识字,你莫要再歪缠到他身边。”
      说完又笑着对他道:“你是男子与她不同,天生就该吃有肉的东西,她与我一样,菹菜汤饼吃了才能长力气。”
      他见元丽实在馋的厉害,吃完后将那一点带着残渣的裹饼纸送给了元丽,元丽怕叫小李氏看见,躲在一处墙角里偷舔那纸皮。他在外面放着风,小李氏与商贩在讲着价,元丽在轻舔那张纸……
      孟平穿过这长巷到了正街上,又穿过正街到了西城,他忆起元丽个子太矮,挑着水那木桶总要碰到地上去,为此而费劲伸长的脖子。他到了家中,在厨房里舀了碗凉水喝了,躺在炕上,又忆起每回小李氏给他炒上一盘肉,那锅子元丽都要用点杂粮饼擦上一遍又一遍。
      那样鲜活的个元丽,总因这些小事叫小李氏不停骂,又自己伸长了脖子回嘴的元丽,居然就死了,从此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至于两个多月前她那次回来,就仿如是个梦一般,也许那时她就死了,不过放心不下这一家子的人,才会回来送些银票,给他们一份生计吧。
      有人敲门,抬了东西进来,放在厅房。孟平心中隐隐猜是王府的人,只他此时谁都不想见,怕自己一张嘴就要嚎啕而哭,而这样狼狈的样子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个自认为受了委屈的孩子不叫人疼的委屈罢了。
      他躺在床上一直睡到天黑,就听元娇哼着小曲儿先进来了,小李氏也呵呵笑着跟在后面扶着孟源。小李氏先看着躺在炕上的孟平,还当他是病了,跳上来便摸着他额头道:“平儿,你莫不是病了?”
      她摸到他脸上湿滑冰凉,叫道:“平儿,平儿你怎么了?”
      孟平翻起身来,见元娇掌了灯站在那里,父亲亦是正盯着他看,父亲身后还站着个矮瘦的男人,躬腰缩手的站着。
      他起身扶了孟源回了厅房,扶他坐了,又指了指王府的人堆在地上的东西道:“父亲,二姐没了,这是王府里赏的东西。”
      孟源愣在那里,眼里渐渐漏出眼泪来,他揩了,又漏出来,连绵不绝到天昏地暗。
      “什么时候的事情?”
      “娘娘说是去年腊月里的事情。”
      “他们什么时候给咱送回来?”
      “说是……就地发葬了,因是伺候了宫里的三官家,皇帝还特赐了她个侧妃,那东西都是皇帝赏的。”孟平指着地上的东西道。
      今日头天开业,生意好的不行,昨日发的一大盆面不够,今日又赶发了一盆仍是卖的净光,小李氏在厨下拿孟府拿来的东西烩成一锅菜来吃,又叫元娇重数了那份钱。因这秦油郎糊的糠子十分利火,又那风箱一扯大风呼呼的,馒头蒸的俱是焦黄酥香,小李氏便也请了他到家中吃一碗晚饭。
      孟平扶孟源在火炕上坐了,又亲替他添了热水,才对孟源道:“父亲晚间抽空告诉母亲吧,儿要去睡了。”
      夜里送走了秦油郎,小李氏元娇两个仍是有说有笑的梳洗了,小李氏又陪元娇在厨房闲话了一会儿,才回到厅房里的火炕上来睡。
      漆黑的夜里,她尖利的哭声传出窗外,后来又渐渐慢了下来,变成短短续续的哀鸣,这哀鸣传了一夜都未曾停歇,直到天亮她去馒头铺时,还时不停的哽着哭着。
      孟府方正居的厅房里,孟宣也与李氏闲谈着,他们也是刚刚知晓了元丽已死的消息,坐在那里长哀短叹。上次陆钦州来订亲时,孟宣未能将徐氏交待的事情办妥,这几日都不敢回东跨院去,从醉人间回来,也就只到方正居坐坐,过会儿便仍出府去了。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