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山

      蒋仪道:“佛法讲万物平等,《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第三品大乘正宗分里佛祖言,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佛看众生都是菩萨,明自性既可自度之。
      而《佛说阿弥陀经》是往生西方的经文,《地藏菩萨本愿经》是释迦牟尼佛在忉利天宫为母亲摩耶夫人说法,赞扬地藏菩萨的。地藏菩萨曾发宏誓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可见但凡众生,只要虔心向佛,即便身在地狱,只要在世的亲人愿意为他诚心念上一句一偈,叫他听到,也是能够往生净土的。”
      这番话却是把王氏听住了,她坐在那里目视远方,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原来当年孟澹沙场负伤,眼看不行了才急急送回京中,在半路上就过身了。因正是七月炎体,尸体送到京中时,已是十分的不成样子,王氏揭棺只一眼就留下此生难忘的样子,也才会怒极了持剑要杀孟源,她心中不能接受自己活生生的丈夫为国尽忠一世,最后落得那样下场,这些年来又常有梦到他形状可怖,身染污浊,常诉已苦。这其实多是因为王氏看的那一眼在她心中留下的心魔,元秋也常开导于她,但王氏始终怀负心思,十几年来不能尽欢见人了在此。
      “那这经文可是要庙里的僧人才能念得?”
      “也不尽然,僧人常念经文,自然熟悉经文,但若要超度亡人,自家亲人念的比任何人念的都要好上十倍,诚心是最重要的。”
      她今听了蒋仪一番话,心中便有了十分的意动,欲要上相国寺拜佛的心愿便更胜起来。她笑着对蒋仪言道:“前番圣人千秋刚过就去了趟相国寺,听闻京中许多王公贵族家的夫人小姐们如今也是赶着去上香沾圣人的喜气,不如我们这几日也抽时间去一趟,正好你也替我念上几卷经文。”
      蒋仪本此来本就是想说动王氏出门拜佛,自己也好打问一下京城周边的尼庵,可有能让她修行的地方,自然无有不应的,两人笑谈一会子,便告辞回方正居了。
      次日天色仍是十分晴朗,大太阳照了一日,王氏一早就往王府送了信,言道欲要上五陵绝顶的相国寺去上趟香。
      此时正值冬月下旬,离过年还有些日子,元秋在家也十分清闲,她接了信,见多年不出门的王氏欲要上相国寺,心知自己母亲怕是想开了走出了多年阴霾,也是十分高兴,况自己也有事与她相商,便套了车径直过府来了。
      因六里居这边也有道夹巷直连孟府西边角门,她也不扰门房,径直让那看门房的婆子开了角门,自己下车走回了六里居。王氏今日气色还好,见了元秋笑道:“我不过是见这些日子天气晴朗想出门走一走,你怎么就亲跑来了?”
      元秋坐在母亲身边道:“如今寒冬腊月的,也不知什么日子就会下雪,若下了雪,那五陵山上就与世隔绝了,母亲若想上山,待到三四月间春暖花开时,我挑个日子叫王府得力的侍卫跟了,你一路趁软轿上去,也好赏赏五陵山中风光。”
      王氏摇头道:“我如今那里有心情赏风光,再好的东西到我眼里也没什么意趣的,我是昨儿听仪儿讲了些佛法中的东西,心中难奈想要去替去了的你父亲到佛前上柱香罢了。”
      元秋虽与圣人常往来,在这上面却也是不怎么信的,不过陪圣人闲话时聊上两句,也常翻翻佛经的。她昨夜梦到父亲孟澹站在六里居后院中,十分焦急,似是欲要脱困而出却不能的样子。今日听了王氏这番话,心里便也有了些说不明的意味,便道:“既是如此,明儿一清早我就叫王府的侍卫在角门上等着,你也不必通知二叔四叔他们,只带仪儿一起就行了。”
      王氏道:“我正是此意。”
      元秋看了四周一眼,丫环们会意立即退了出去,元秋过来握了王氏手道:“前几日出了件十分不好的事情,今圣人因还未查实,还密而不发,但莫是准了……”
      王氏一惊高声道:“怎么会这样?可怜……”
      丫环们不好再听,往上处散开了。燕儿与云碧两个自□□好,正在枯了的葡萄藤下闲话着,就见孟泛与孟宣走了进来,她忙笑道:“二爷与四爷来了。”
      孟泛久未见元秋,进屋就要下跪,揖着双手道:“前些日子让王妃费心费神,虽是叔侄,我心中也是十分难安,只是我……”
      他才咳了两声,元秋便亲扶了他起来道:“都是自家人,二叔何必如此见外。”
      因王氏要出门还要收拾穿戴铺盖,元秋也不多留,饭都不用便回府去了,孟宣与孟泛直送出府门许多远才回家。
      次日一清早天才蒙亮,蒋仪便叫福春叫了起来,草草梳洗,内里穿了件温襦衣,又系上厚长裙子,仍将元秋给的那件大棉褙子罩在外间,也不算得十分冷了,到了外间却还是冷的打颤,她穿着两层棉衣尚且如此,福春还是件褐衣,真不知她要冻成什么样子。蒋仪回屋掏腾出一件温襦衣来,因是元秋给的,怕王氏见她送给丫环心里不舒服,只教福春套在那褐衣里面穿了,两人才又重新出了门。
      福春穿了这新棉衣,一路走一路笑道:“姑娘,这衣服穿了可真热。”
      两人出了角门,王氏还未到,燕儿已在马车里烘了暖炉,又抱着两个小手炉,见蒋仪来了忙递过来一只笑道:“表姑娘快暖一暖,一会儿大夫人就来了。”
      蒋仪站在那里等了一刻钟功夫,王氏才扶着个小丫头缓缓走了出来。她今日戴一顶裘皮白帽,身上一袭到脚的灰裘皮罗汉衣,倒比往日精神些。蒋仪和燕儿扶着她上了车,蒋仪也自上了车,车中已是有了十分融融的暖意。王氏掀帘子望了望天,皱眉道:“今儿不像个晴天了。”
      说完复又叹了口气,歪歪的向后倚了坐着,对蒋仪道:“我对你们这些小辈们,向来都是用了十二分的心在身上,只是各人有各人命,各人有各人的造化……”
      她又停了嘴,怔怔望着窗外,似有十二分的心思一般。
      这武陵山因有皇家寺院相国寺在绝顶,早前曾修一大道直通相国寺,那寺前一处还立着碑,上书‘汉武帝西巡’几字。寺前一处宽敞地方,停着数辆马车,车夫下人们在那里走来走去,王氏下了车,四周望了一番言道:“我真当相国寺在武陵山绝顶,不想这山上还有山,你瞧那高耸入云的地方,也不知人要怎么才能爬得上去。”
      她又转到了另一边,见远远有一孤峰,也那主峰相齐,上面也立着一座小院,因阴着天,看的不是十分真切,王氏惊道:“那样孤峰,人要如何才能爬上去,还修座庙宇在上面?”
      知客僧迎了出来,合掌拜道:“清王妃昨日派人来打过招呼,说夫人要前来烧香拜佛,寺里早备好了清净上房供夫人休憩,请随我来。”
      王氏叫住那知客僧指着孤峰问道:“那上头隐隐有处院子,人怎么可以上得去?”
      知客僧笑道:“在主峰上有一浮桥,今日天阴望不见,天晴了就能望见的。本寺大雄宝殿在此地,那处孤峰,供的是地藏菩萨。”
      王氏回头看了半晌叹道:“山高路远,我腿向来又走不得路,怕是无缘能去了。”
      蒋仪道:“仪儿原来在尼庵时,常山上山下的跑,今见了那高峰就有些想上去看看,若大舅母想去,仪儿上山替您在佛前念上几卷《地藏菩萨本愿经》回向给去了的大舅父,那便全是大舅母的功德啊。”
      王氏点头应了,与蒋仪两个一并进了相国寺,这寺院历朝历代都在扩大修建,几乎削平了半座山,是而并不像别处山中寺院那般局促。莆一进寺是一尊观音菩萨站于莲台,在水中央。后面一进又一进的大殿一眼望不到边去。王氏与蒋仪合掌跪了,知客僧并不领她们进殿,而是自右手边直穿过去,遇一角门进了与大殿的方向平行,外面又是重重院落。这些屋子俱是取山中石材建成,十分的森严古肃,因右边又有一门,知客僧请了,蒋仪与王氏一起走了进去,这才是方才能些窗子能见的大院落,内里显然住了许多人。有些富贵人家的仆人们也是衣着华贵,站在屋门外听差的。
      燕儿带着丫环们抱了铺盖被褥进来,在知客僧的带领下自去收拾房间了,王氏与元娇在屋外站得一站,燕儿便来请说已经收拾好了。她们俩进了屋,见是一间左右各套一间卧室的大屋,客厅燃着火盆,银丝罩上漏也森森暖气来。此时已近中午,寺里午饭吃的早,这会儿已经准备要开饭了,那知客僧叫两个小沙弥端了斋饭来,不过是些简单素菜,王氏与蒋仪用了些,又叫燕儿带着丫环们到斋饭堂里换着用过饭了,王氏因起的早,此时十分倦疲,言道自己要睡上一觉。
      蒋仪便也到另一间安歇了。
      下午起来,就有小沙弥来请了,做引导叫她们把佛祖并各处菩萨都拜了一拜,王氏又捐了许多银钱在功德箱中,念叨了一回,又回院中了。
      两人正坐着,外间燕儿进来禀说有人来该,王氏多少年不出门的人了,那期自己会在这里遇到熟人,忙叫那传话的人进来问话。
      燕儿才出去传了话,帘子一掀,一位穿着锦绒棉衣的美艳女子款款走了进来,王氏看并不认识,便有些疑惑,那女子樱唇一启轻言道:“奴是承顺侯府夫人身边的下女莺儿,侯夫人因也在此间上香,知夫人在此欲要过来一拜,不知夫人是否方便。”
      王氏常听元秋提起承顺侯夫人,俩人年岁相当脾气也相投,常在一起闲话的。
      她笑道:“即是侯夫人在此间,老身腿脚不便不能劳动,却要请她前来一聚了。”
      王氏话音未落,外间已有银铃般的轻笑飘了进来,那帘子一打,一个身着白色裘衣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双肩微溜,一双纤手从中滑了出来,抓着裙角就要下拜,王氏那里敢,忙示意蒋仪扶了她坐到自己身边来,笑道:“常听元秋提起侯夫人,因我常来灾病,也无缘相见。”
      承顺侯夫人生的十分貌美,眼中似有朦胧秋水,惟那一点珠唇娇艳如丹,勾唇一笑真是无比的风情,她坐在王氏身边,自白裘衣中滑出一只纤纤嫩手来握了王氏手道:“夫人如此秀骨清相,与元妃姐姐十分相肖,又这样年轻,不知道的人见了,还要当您是她姐姐了。您很该常常出来走动一番,京中如您般风彩华贵的夫人们如今少之又少,您若不出来,我们这些小辈们连礼仪都要忘了。”
      王氏在家时,以熟礼知节而盛名京中,侯夫人这番话说的她十分爱听,也笑了起来。
      蒋仪亲捧了茶过来敬到桌上,那侯夫人胡氏端了,纤眉下一双美目斜过来,目光轻扫着蒋仪的脸问王氏道:“未曾听说清王妃有嫡妹在府,这位可是别的几房的姑娘?”
      王氏道:“这是我家姑奶奶留下的一点遗苗,半年前才从历县到此间的。”
      蒋仪记起她当日在那青楼里评言自己的一番话,心里便有些不自在起来,偏这侯夫人胡氏还觉得十分有意趣,她端了茶碗掀开来刮着浮沫问蒋仪道:“妹妹今年多大了?”
      蒋仪弯腰行礼道:“小女今年已到双九。”
      侯夫人胡氏仍是抬头盯着她,忽而笑道:“妹妹生的花容月貌,令人见之忘俗,我竟是十分的喜欢。不知可曾许了人没有?”
      蒋仪脸红望向王氏,王氏笑答道:“尚未许下人家。”
      胡氏又轻轻哦了一声,轻启朱唇抿了口茶道:“即是如此,我倒还认得些朱门大户,颇识得些王孙公子们,他们敬我,总愿叫我声姐姐,既你是元妃妹妹,姐姐我少不得就要替你筹划个好人家,不知你可愿意?”
      蒋仪见她面上玩味的表情,知她不过是逗着自己玩,便低声道:“婚姻大事,讲求的也是随缘,小女谢过侯夫人这番心意。”
      胡氏听了,也是低眉一笑,随即便与王氏攀谈起来。
      蒋仪出了门来,见外间仍是阴沉沉的,便到外间大殿里念了卷经书,至晚方回院中歇息。次日一早那胡氏就过来了,她与王氏已经相交十分热络,将京中一大半的趣事都讲给了王氏听。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