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奉仪

      如今魏晋风雅重尚,京中仕子们大都纤长细瘦,穿的也是飘飘摇摇,女子们更是纤纤伶伶,一口餐饭也不敢多吃,惟恐吃的胖了穿上衣服没有腰身。元丽自打生下来就没有吃饱过,她见李存恪坐在上首,自己不敢坐上去,拿了个几子坐在下首,拣起一只葱油卷子便吃起来,那卷子太小她两口便吃完了,又拣了一只,盛了碗粥给李存恪奉上,自己也盛粥喝了一口粥,因放冷了有些发噎,噎的她眼晴都鼓出来了,却又不敢乱晃,亦不敢鼓出声音来,悄悄扬起脑袋要将那卷子闷下去,就见李存恪手里端着一碗粥,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见她此时泪都出来了,伸出大手拍在她背上,一掌震的元丽差点伏到桌子上去。
      元丽吞下了那卷子擦擦嘴,虽还饿,却不敢再吃了,就只低头坐着。李存恪却是一顿大吃,端了稀饭喝的稀里糊涂,又一口一口小菜全扫了,吃完之后,打了个饱咯站起来,负手就要外出,因元丽就坐在他下首,这一抬脚便蹭到了元丽的裙子。他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见元丽也站在身后,蹲下身撩起元丽的裙子。
      元丽不知他要干什么,吓的往后一缩就倒在地上。李存恪将她扶起来笑道:“你大舅舅出来了,你没发现吗?”
      这大舅舅,本是民间的笑称,小孩子脚长的快,常有大拇指顶破鞋的,别人见了,就要说,哦,你大舅舅出来了。李存恪自幼常在外跑,是以也知道这样的玩笑,他这一说,倒是逗的元丽也笑了起来,悄悄将那脚拇指往里缩着。
      李存恪问道:“你家很穷吗?”
      ……
      李存恪又问道:“那这衣服是谁给你的?”
      元丽道:“我长姐,她是清王府的王妃。”
      李存恪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道:“你必是庶系的。”
      ……
      那李存恪笑了起来:“你来我这里,竟然连一双像样的鞋都没有吗?”
      元丽抿了嘴低了头,望着别处,李存恪心中那只细伶伶的猫儿越发活跃起来,他叹道:“行了,我们得去给你找双鞋子穿穿。”
      元丽紧赶慢赶,跟着李存恪到了昨日她到过的外院,见他在一处翻腾着,兜落了一地的东西,从一只匣子里翻出几张银票拍到她手上问道:“这些够不够?”
      元丽见那银票最小的也是一百两,忙回去道:“要不了这么多,一双鞋不过几十文钱。”
      李存恪听了,弯腰从地上的一堆碎银堆中抓了一把递到元丽手里道:“都拿着,你既来了我这里,我这里也没有女人穿的衣服,索性出去多置办些。”
      临出门了,他又回头指着元丽道:“以后叫我三哥。”
      ……
      元丽只得揣在怀里,与他到了马厩,见里面养着两匹高头大马,李存恪松了缰绳跳上一匹,一把元丽将捞起来坐到前面,拍马出门。
      两人出门直奔西市,李存恪也不挑拣,见有一家做成衣的铺子,跳下马将马栓了,又将元丽抱下马来,两人便进了这成衣铺。他马鞭往后腰一插大剌剌坐到店内间正中老板平日算帐的交椅上,将两只脚往桌子上搭了,唤了老板过来道:“我这妹子要看几双鞋,拣你们最好的,能走路的拿过来。”
      老板是个矮矮的胖了,听了这话,又见李存恪一身外族人的打扮,便知这必是北边来的皮毛贩子,腰里揣的金银想必有大把。因而唤着伙计叫端了几双鞋来,有绒面的、绣花的、纳底的、平底的、垫高的,琳琅琅摆了一大盘子,老板从中拣出一双黑绒面绣着几枝缠丝的捧到李存恪面前道:“这双便是上好的绒布绣蚕丝的,底子也是千层布麻绳纳过的,是便于走路,还舒适。”
      李存恪将那双小鞋子抓了过来放在掌心里,见这小鞋子还没有自己的手掌大,便皱眉道:“我不要给死人的样子货,拿能穿得来。”
      老板以为他是常年走货的贩子,想要那结实奈穿的,又捧了一双加厚底子,面子也十分厚实,却不绣花的牛眼鞋来,捧给他道:“这双耐磨结实,十分好用。”
      李存恪递给元丽道:“换了!”
      元丽虽还小,却也知道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不便露了脚,便捧着鞋子到了一处帘幕后面,将自己鞋脱了换上,她因常年干粗活,脚要比那些从不走的路的娇小姐们的粗大好多,任是怎么也塞不进去,便隔帘招了李存恪道:“三哥,鞋太小了。”
      李存恪过来看了,叫道:“换大的来。”
      那店家跑过来道:“客官,这便是最大的鞋子了,女子脚瘦为美,若嫌小,可以将脚裹一裹,便能穿了。”
      说着又取了一批裹脚步来,在手上示范该如何才能将脚裹紧裹小。
      李存恪扯了那帘子,将元丽脚扯过来,他一双手又粗又大,元丽双脚在他手里,也仍是细小的两只,他怒道:“这脚还叫大?再裹小了,叫她如何走路?快去换大的来。”
      那老板无奈道:“确实再没有更大的。”
      元丽因脚大,常穿孟平的鞋子,便小声道:“给我双半大男童的鞋,也是一样的。”
      那老板只得取了两双平底牛眼绒布男鞋来,元丽试了刚刚好,便问道:“要多少钱?”
      那老板伸了手比划道:“一双两百文钱。”
      元丽惊道:“太贵了吧,平常一双鞋子,也不过五十文。”
      李存恪那是愿意废话的人,收了鞋子对元丽道:“快付他钱,还有地方要去。”
      元丽只得掏了最小的一角银子出来,递给那老板。老板见她嫌贵,以为大钱不够,谁知她竟掏出银子来,心内暗道这胡人们也是越学越奸猾,比汉人还会讲价。当下也忙叫伙计拿了小称来称,称完又找了元丽许多大钱出来。
      这两人上了马,直往城南门奔去,到了南门口,李存恪并不出城门。沿南城门右手的路上,沿路皆是北边来此谋生的人,有卖腰刀的保安人,烤饼的回鹘人,还有贩皮子的西夏人,深鼻高目的波斯人都有很多在此间做生意,京中人称胡市,李存恪跳下马将马拴了,从马鞍上取了装元丽鞋子与大钱的乾坤袋来负在肩上,紧紧腰扣提提袖子便在前面走了,元丽还是昨日两个丫环的罗纱襦裙,紧赶慢赶走在后面。
      这一排全是竹板搭成的小铺面,许多店家都把东西摆在外间,人也坐在外间照看。李存恪一排排走过去,卖了不少元丽从未见过的小玩意儿,不一会儿那乾坤袋便半鼓了。这胡市在本朝也一百多年,官府几十年前也曾赶过许多次,但屡禁不止,如今竟成了气候,占了这整个南城门,京里的女子们等闲也不敢往这南城门来,就因这些外族人不懂礼节,常爱嘻臊女子们。
      李存恪走到一间卖保安腰刀的铺子前,见地上摆着长短不一各式各样的腰刀,他见一支不过七寸长的小刀,打开来却是精光闪闪随光流转,显然是十分锋利的,正拿手在那里试刀锋,突听背后元丽轻叫了一声,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回鹘少年站在元丽身后贴的十分近,不知在做些什么,他本少年,也是血气方刚的,一个回身窜起来拿刀一横,一肘子便把那小伙压贴在城墙上:“你在干什么?”
      这回鹘少年还未长成人,大概十四五的样子,路过此处,见元丽一身绫罗又生的漂亮,便生了臊皮的心,那知道她有这样粗壮的一个汉子跟着,忙道:“没有,我没动她。”
      元丽毕竟是小女孩子,怕李存恪惹出事来,让那回鹘人给打了,忙摇头道:“三哥,他并没有动我,并没有,快放了他。”
      李存恪那里肯,松了松那回鹘少年的衣襟,待他能缓上气了又问:“那只手?”
      回鹘少年犹疑一番,伸出了左手食指道:“就……就摸了一下。”
      李存恪眼光转到他刚试刀锋的腰刀上,对着刀锋吹了口气,手腕一转之间,那回鹘少年的半支指节便不知飞到了何处去了。
      元丽吓的倒吸了口气,往后退了几步,却也没敢叫出来,她虽小却还有些急智,知这地方的外族人向来是结成党帮一起做生意的,怕要喊叫出来,怕这些外族人全围过来,他们就难以脱身了。
      那回鹘少年嗷的一声,回头捡了那小节指头捂着手便跑掉了,怕是去找人接骨了。李存恪高声叫那保安人道:“刀不错,多少钱,我卖了。”
      那保安人伸出两个手指道:“这刀要二两银子。”
      李存恪从元丽手中拣了块小的扔于他,笑道:“不用找了。”
      他将那刀上的血迹拭在靴筒上,将刀折了,递给元丽道:“送你的。”
      ……
      等将这胡市整个儿从头走到尾,李存恪的乾坤袋便装的满满的了,他又从一处淘来一大根树木根子,不知什么木料,油亮油亮的,他一手扛着木根,一手负着袋子,大摇大摆又原路返回。走到方才保安腰刀那家铺前时,就见几个回鹘人跟着那已经接好指的少年堵在路中间。
      那回鹘少年压着指骨向中间一个孔武有力的壮年人指了指李存恪,耳边暗语了几声,想必这些是他招来要替自己报仇的人。
      李存恪走到近前,将那袋子一扔,木跟一扔,紧紧手腕问道:“要打架吗?”
      他身量高大,虎背胸腰,黝黑的皮子下泛着流过汗的红紫,一双臂膀伸开如头大熊一般,这些回鹘人都是在此间做营生的,大都生的矮小,见他这个样子那里还有一个敢打架的。
      那几个人猛的摇头,从两边溜过李存恪身后跑远了。元丽自打生下来,她父亲常年卧病,弟弟文弱,身边见过的男子们,大都是穿着长衫前躬后抑的,竟是没有见过这样雄壮的一个男人,声大如钟,气势如虹的样子,是以如今看他,竟成了世间最好看也最能干的男人。一想到往后要永远跟着这个男人,只觉得自己竟是做梦一样。
      他卖了两张大饼叫元丽捧了,示意元丽喂给他,元丽只能捧着饼亦步亦趋喂给他吃。
      李存恪干咽了一口饼问道:“你为何不吃?”
      元丽道:“我娘说,女子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吃东西。”
      李存恪扛着那木根艰难转过身歪着眼道:“快吃,不吃我就把你送给那回鹘人。”
      元丽当真以为自己惹了他生气,忙举着饼大口咬了起来,边咬眼泪边在眼眶里打着转。李存恪见了,心里竟似有猫尾挠过般舒适的哈哈大笑起来。
      却说孟府中,自从元娇婚礼上回家之后,次日杨氏便又带着元蕊回了娘家了。因冯氏在新京住着,二房如今便剩了天佑与孟泛父子两个,竟还不如杨氏在时热闹。杨氏人厚道,又宽泛下人,是以满府的下人,竟十分的盼着她回来。孟泛倒似不急的,直等到过了半月余,才套马车前去接了她娘儿俩回来。
      元蕊一回来先到方正居李氏这里请安,因见蒋仪仍在抄着经书,便笑道:“姐姐何不坐在炕上绣些帕子打些络子,比这有趣许多。”
      蒋仪搁了笔揉着腕道:“娘娘那里点了几卷经,因她说要十分的细致,我抄的便有些慢了。”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