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弑母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朋友们,请多多收藏哦,大家喜欢作者在每回家目录还是不加了,请留言告诉我哦。
      杨氏嘴拙不善与人争吵,又不便自己也走了,只好坐在那里生着闷气。元蕊与她娘一样的性格,蒋仪又是最不喜与人相争的,是以这张氏竟获了全胜,将一屋子女人骂的哑口无言,摔打着帘子出门去了。
      蒋仪那日见元娇,她就是忧愁万分的样子,此时见她嫁入这样一家人中,也替她忧愁了起来,因而悄悄道:“妹妹很不能太过软弱,她今日如此你不还口,往后磨搓你的日子怕会更多。”
      元娇哭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如今若叫她休了,也不过跳入五丈河算了。”
      她正值新婚便说这样丧气的话,蒋仪她们又不好出言相劝,只能是陪着枯坐了一场,待到饭食治上来,竟无一样可吃的东西,杨氏和元蕊并不动筷子,蒋仪却怕元娇难堪,略动筷子吃了些。
      到晚间人散了,那刘有喝了一身酒气便进了西屋,见元娇红红两只眼睛一张朱唇,却是十分的娇人,爬上炕来方要歪缠一番,就听外间张氏扬声叫道:“有儿,来。”
      刘有到了上房,见张氏仍在拾掇东西,那叫春儿的小丫头此时半眯着双眼,也磕天碰地的尾在张氏身后端着端那。
      张氏怒道:“不是说好的三十二抬嫁妆吗,不是说好的一个婆子两个陪嫁丫环吗?如今就这样寒酸?”
      原来当日刘有见元娇眼看大肚,十分着急,又恐母亲不依,便叫那徐媚娘给张氏撒了谎,只说孟府答应了所有要求,到了小李氏那里却又是一样样皆是照着小李氏的要求来。两边相欺相哄,意欲抬过门再哄弄张氏。
      小李氏恐元娇大肚子没她照顾不方便,又舍不得钱,花三两银子卖了个癞疮头的小丫头来使唤。
      刘有本就想着先娶进门来再哄老娘高兴,此时便过去打躬作揖道:“娘亲莫要生气了,儿明年中了进士做了大官,什么好东西没人送,如今要苛扣这两个嫁妆。”
      张氏那肯,将一点残茶泼到院中,大声骂道:“不害臊的,一床烂棉花的褥子也敢占一个箱子,几双旧年糟烂了底的鞋子也要带过来,我家虽穷,也不稀罕穿这些。”
      刘有平日最能叫张氏拿捏住的,只是今日喝了些酒,又值元娇新嫁过来,意欲在母亲在前立个威。
      有了些胆气粗声道:“她今日不过新进了门来,娘您这又是何必,不能等明日吗?”
      张氏横眉怒道:“娶了媳妇还没隔日,你就敢这么对娘说话?”
      她眼睛看不真,又走的急,把那小春儿绊倒在脚下哇啦啦的哭了起来。
      刘有见她如此,气的也不多言,一甩袖子到了元娇房中,两个对坐垂泪。
      元娇的这个婚礼,简的不能再简,到了晚间因张氏的吵吵声,连一个闹洞房的人也无。元娇一日未吃,饿的不行,将喜婆们撒的花生抹几粒出来吃着,嚼了几嘴又哭道:“这也怨我,我用我妹妹换来的这好日子。”
      刘有揽了她到怀里轻声道:“我必不叫你受苦的,我娘就是爱钱,足了心要等我结婚时发注大财的,她也不过嘴凶,真敢打进来我互着你。”
      成婚次日,张氏便叫腿疼起不来,连便溺都要元娇用夜壶来端。元娇自己在家也是整日在炕上绣花的,那里做过些粗活。她使的那小丫头,整日里睡不醒,又一身癞疮,元娇也不敢很叫她做什么,就这样糊乱弄了些昨日酒席上撤下的吃食送到上房去,张氏抬眼□□了一声道:“这不过是喂猪的吃食,拿来做什么?”
      元娇道:“母亲好歹吃一口吧,别饿出病来。”
      张氏在被窝里怪笑道:“饿死了我不是更好,媳妇进了门,婆婆死在床,以后就是你的好日子了。”
      元娇自己到灶下吃了要洗锅碗,又着刘有出去挑水,那张氏突在上房叫道:“儿啊,娘的心口疼。”
      刘有扔了担子便往上房跑,元娇只得自己挑了担子去挑水,走到五丈河边,见小李氏也在那里勺水,自己这幅样子难见她,本欲偷偷躲过去,却叫小李氏一回头看见了。
      小李氏扔了桶子走过来道:“你如今有着身孕还敢挑水?”
      元娇还未开口,两颗泪珠儿便滚落了下来,小李氏气的焦心道:“那刘有了,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为何不来挑水?”
      元娇道:“婆婆说心口疼,唤到屋里去了。”
      “呸!装相。”小李氏骂道:“她是不是躺在炕上不起来,不吃饭?”
      元娇点头,泪如雨落。
      小李氏道:“你祖母当年也这样治过我,见了我就犯心口痛,吃不下饭,必要我跪在外间才能吃饭,孟府是大家,我抗不过,她张氏不过一个小妇人,这却简单,每顿做了,她不吃就端走,这样三五日她就乖乖起来了。”
      元娇点点头,方要去舀水,小李氏便提了她的桶子过去,舀了满满两桶水,直替她挑到胡同口了方才放下,接过元娇肩上的空桶道:“九十九的儿女百岁的操心,你这可叫我如何是好?”
      元娇挑着担子,起了两回才摇摇晃晃的挑着两桶水进胡同去了。过后几日,元娇果然是照着小李氏的说法,每日也端了饭去上房,在炕头哭上一番,但凡张氏说不吃,她便立即撤走。
      如此到了第三天夜里,刘有因歪缠着元娇来了一次,又要来歪缠元娇,元娇怕压着肚子里的孩子,抵死不存,两个正相搏着,就听外间厨房里有齿啃般的声音,元娇推了推刘有道:“莫不是进贼了,咱们新婚,怕有人盯着我的嫁妆了。”
      刘有一想果是如此,下床提了闩门的棍子,顺着声音摸到厨房,见一个黑影蹲在墙根柜子底下,果然以为是贼来撬他的柜子,气的一棍子照头便敲了下去,只得听“啊”一声,元娇掌灯来看,就见张氏裹床被子,抱着个李氏做的大馒头倒在壁角。两个面面相觑,愣了半晌,刘有才扔了棍子跪下抱着张氏喊娘。
      半晌张氏才悠悠转醒,指着元娇道:“你个丧门星,一来就叫我母子相弑,我要告到官府去把你活扒了皮。”
      元氏忙跪下道:“母亲恕罪,儿媳实不知是母亲在厨房啊。”
      张氏并不理她,起了几下没起来,躺在炕上叫道:“待我能起来了,就告到官府去休了你,将你家的破棉烂褥都拿回去吧,我儿子明年中了进士做了大官,百十箱的嫁妆有的是,千金小姐有的是。”
      刘有跪在张氏身旁哭道:“母亲,你有何苦如此,儿如今也二十多岁了,不要大富大贵,只盼有个知冷热的人在旁,晚上暖暖被窝,就此而已。”
      张氏一口啐到刘有身上道:“呸!紫马黄金骓的驸马都是人当的,等你中了进士,公主都能娶的,如今却被这样的一个寒家女迷了心窍,你若不休她,我就一头撞死算了。”
      刘有与元娇两个见她骂乏了,便退了出来。谁知到了此日,张氏唤过元娇来,仍是这样不住的骂,正骂着,小李氏提着个篮子走了进来。
      元娇见是母亲来了,怕她听见张氏骂人的声音自己难堪,边往外推边言道:“娘你怎么来了。”
      小李氏道:“为何三朝不见你回门来?娘左等右等,等了这几日实在是等不住,便来了。”
      元娇指了指上房道:“他娘病了,正躺着了。”
      小李氏此时也欲要与张氏修好关系,毕竟元娇已有身孕,今后要和刘有过日子的,便将篮子递于元娇,自己笑着进了厅房道:“亲家母,我来看你了。”
      张氏的病本有一半是装的,听了小李氏来,眼里喷出火来,翻起身怒道:“狠好,我早要找你,不想你却找了来了。”
      小李氏道:“亲家母这是什么话,两个孩子既成了婚,你是家里大人,怎的也不见你为他们收拾置办回门。”
      张氏气极反笑道:“回门?你去问问你那不知臊的女儿去,我早就说要休了她,叫她将嫁妆原样拉走,她竟赖在此地,非要等我上官府去,你要我置办什么回门?”
      小李氏这些日子操心置办嫁妆头都白了一半,今听张氏这番话,又急又怒,两眼反插便晕了过去。元娇扔了篮子过来抱住小李氏,扶到自己房中灌了些水才见她悠悠回转。
      小李氏醒来见元娇一双眼睛哭的像桃子一样肿着,痴痴望着自己,心里又是怜又是气,假意伸手打了几下道:“你瞧瞧,叫你入宫你不去,如今元丽去给皇子做嫔妃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吃穿不尽的绸缎华服,你却在这里受好气。”
      元娇忆起元丽小小年级,什么都不懂的人,月信都还未来,如今也不知去了何处替人当差,自己当初欲图刘有这个人,也是怕元丽在近前照顾不好父母,便狠心要自己留下来照顾父母,谁知反而成了父母累赘,便哭道:“都是女儿糊涂,悔不当初。”
      小李氏拉了她手道:“既这家如此,我们还拉了嫁妆回家去吧,找个地方将那孩子堕了,以后再慢慢找,好不好?”
      元娇此时哭的说不出话来,刘有在外在听见了,忙进来做揖道:“母亲,就请可怜可怜小婿吧,万不能如此啊。”
      小李氏见地上跪着一个,炕上跪着一个,上房还有一个破口大骂,心中倦意十足,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却说元丽在这行驿里,混乱凑和了一夜,次日清早起来,出来见外间四处一个人也无,便在这大院子里闲逛着,逛了许久,见一个老监过来道:“奉仪,三官家该起了,你去前边伺候着吧。”
      元丽听了这话,便随那老监到了一处房门前,老监指了指房门便走了。元丽推门,见是反插的,就站在外间等着,等到日上三更,已是饥肠辘辘时,便见两个宫人端了一桌菜来,因见她站在门口,也不说话,递给她便离开了。元丽端着饭菜,敲了敲门,见无人应声,遂又大声敲了敲,半晌才见房门向里打开,昨日那黑胖的李存恪探出身子来看她,嘴里还呼着昨夜未醒的口气。
      他昨夜睡了个好觉,心情尚好,见竟是昨日那娇小的孩子端着一桌饭食,抬起头两只圆圆的眼睛忽闪忽闪看着他,心中便又想起那软伶伶的猫儿来,自己端过炕桌进屋去了。元丽此时站在外面,从昨夜吐过那碗鸡蛋到现在,还未曾吃过一口东西,因方才闻了饭食香味,此时肚子便吐吐叫个不停。
      她躬立在外间,头也不敢抬,忽而听得一阵脚步声,抬头便见黑壮的李存恪低头盯着她,裂嘴笑道:“你还没吃饭?”
      元丽被他瞧的有些羞了,低了头轻轻点点头,李存恪一只大手抚过她本就不平整的头发,抚的零乱了才笑道:“进来一起吃。”
      元丽那里知道皇子与贱民不得同食的道理,她此时顶着个奉仪的称号,在这些皇子们的嫔妾里,位份是最低的。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