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元娇

      元秋也是皱着眉头,却是吩咐外面套车要归王府去了。
      小李氏出了孟府,一边想起方才叫王氏与元秋两个受的那番惊吓,反而破涕笑了起来,一边想起元丽今早入了宫,也不知会不会被降罪,若是降罪,不说孟府如何的话,她自己必是没有活路的,这样一想,便又滚下泪珠来,一边再想起元娇受了她疼爱信任这些年,竟是在此时活生生给自己捅了刀子,又怒的无可奈何,一路走,一路又笑又泪,咬牙切齿,旁边望见的人,都倒是她疯了。
      她回了自家小院,见元娇仍躺在厨房炕上,便一甩袖子骂道:“将你妹妹送去替你受死,你竟还有脸躺在炕上。”
      因想着孟平快要回家来了,饭还未做,小李氏到灶下一看,柴火没有一根,又到缸里看了,只剩半罐溲水,回想起若在往日,元丽必已将这些都做好了,不叫她操心的,便又悔了起来,悔自己不该为了一个人的口粮,一点银子,一点争富贵的心,就把元丽送出去,这样一想,更恨起元娇来,拿起烧火棍照着她的胳膊打了几下道:“你还挺尸,你要如此,干脆背着你那不争气的爹,一起去投五仗河算了,何苦在此给我犯难心。”
      元娇也不躲,也不喊疼,仍是就那样躺着,小李氏到了外间,自己找了桶子要去挑水,一开门就见外面一个包着方巾穿着半截袍不伦不类的小子在自家门上探头探脑,知他就是害元娇不能大选的人,气的狠一推门,把那小子碰的鼻子一酸,向后倒去。小李氏怕外间别人听到风言,也不便在此骂他,狠狠盯了几眼,几那小子仓惶窜跑了,才去挑水。
      元娇性子虽柔,却也是柔中带倔,小李氏竟是奈何她不得,晚间用了饭,打发孟平去温书了,方才气冲冲将一碗菹菜面汤端到炕上道:“你这样挺尸,只是给我犯难心,你若有能耐,就到他家去,叫他娶了你,既是个贡生,也还算个人才,你又能怕得了什么?”
      元娇这才无神打彩的翻坐了起来,捧着那碗饭,吃了几口就要吐,小李氏气的嘴唇都要抖了,但又忍着不能发作,必要哄着她叫她把自己的丑事圆了才行。
      “刘有他娘说他明年大考,必能得个进士,就要做官的,嫌咱家是庶出,出身不好。”元娇哭道。
      “庶出,庶出,庶出也是大户才能有庶出,就她一个老虔婆,还真是癞□□攀高枝,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形样儿。”小李氏顿了顿才道:“如今你就叫那刘有带话给他娘,就说你姐姐是王妃,妹妹今也入宫去选王妃了,弟弟眼看就要成才的,这样出身有何配不上他?”
      “她嫌咱们没嫁妆。”元娇又道。
      小李氏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却仍是竭力忍着道:“我给,我给你嫁妆,我总要十六台嫁妆添满把你嫁出去,行了吧。”
      总好过她日日肚子大起来,还在家里这样呆着。
      元娇期期艾艾的应了,吃完了饭,便下了炕,打了一盆水来梳洗,小李氏看她用水用的十分泼浪,又忍不住道:“你就不能少用一些,挑一担水来回四里路,倒要洒掉半数。”
      元娇也不应她,点了盏油灯,自怀中取出个小铜镜来,取些干粉擦了擦,灯下看来,便分外的有颜色了,她又取件干净襦裙换了,才道:“娘,我出去了。”
      小李氏并不应她,只坐在窗口望着月亮。
      元娇到了大门口,还未开门,便有只手伸进来拉了她出去,小李氏气的躺倒在炕上,不住的哀叹着,哭又哭不出来。
      元娇出去盘桓半日,小李氏留着等门,终是不放心,见月上中天了,怕她一人在外别出了事情,便也寻了出来,到了五丈河边,就见她与那刘有,叽叽呱呱有说有笑,倒是害自己白白担心了半日,转念又一想,即是如此说的欢,事情怕有眉目了,心中便又放松了许多,自己悄悄转回家来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就见元娇哼着小曲儿悄悄摸进屋来了,小李氏已然熬不住睡下,却还记挂着事情,睁眼问道:“他可同意了?”
      元娇嗯了一声,声音里透着甜蜜:“他说今儿晚上回去就同他母亲说去。”
      “要趁早,不能等你肚子大了再出嫁,那样以后平儿没脸做人。”小李氏盘算着:“却也不能太早,必要等选秀的事情有了着落才行。”
      元娇也不理她,自己拆了被子睡下了。
      到了次日,果有一个半梳着头,穿着粉嫩襦裙,眼窝黑青的半老徐娘来了替元娇说亲,她一进门便是笑,小李氏本就不情不愿,觉得自己一个王妃女儿就这样落入寒门,待她便也淡淡的,那徐娘笑道:“免贵姓徐,名媚娘,是刘有的干姐姐,今托他相请,才来说这门亲事。”
      小李氏看她来路不正,又一开口就是干姐姐,更觉不喜,但如今元娇肚里有了货,忙着出脱,便也支应了一句道:“我是没有不愿意的,就看他家如何开口了。”
      徐媚娘笑着掰了手指头道:“我干娘是最慈爱不过的,嫁妆也不要多,三十二抬仅够了,既是贵家小姐,丫环要陪嫁两个,婆子最少也得一个,干娘那里是是个半眼盲,长年不爱起炕出屋的,去了要能端屎端尿,不能是个这也不干那也懒弄的,偷奸耍滑的干娘最是不喜。”
      小李氏见她没完没了,截了话道:“那聘礼了?我家十六七的大姑娘,她姐姐如今当着王妃,也是要三媒六聘的。”
      那徐娘又笑道:“如今刘有仍是个贡生,明年还要殿试,等放了榜,自然是一等一的进士,中了进士,便是皇帝家的家臣了,以后还能少了元娇的诰命夫人,到时候只怕干娘都要靠边站了。”
      诰命夫人小李氏就不图了,四品的淑人却还是有想头的,她若不为图这小子是个贡生,怎么可能应下来,就叫元娇找人落了胎,也不会便宜他家。
      “不……要三媒六聘。”炕上的孟源忽而便开了口道:“饶他是皇帝,娶我姑娘也要三媒六聘。”
      徐媚娘这时才见炕上还躺着个人,故作惊慌的道:“叔叔怎的不起来,是病了吗?”
      小李氏本还要跟这徐媚娘搬缠一番三媒六聘的事,见孟源要插嘴,本能的便要与孟源唱个反调,是已便高声道:“聘礼什么的,不过是个心意,定好一月好娶亲,嫁妆我却没有那么多,咱们各自省俭一点,我出十六台嫁妆,丫环婆子只怕也备不了那么齐全,到时候看着那里有小丫头卖一个来跟着也就成了,你们那里就聘礼随心好了。”
      这番话气的孟源在炕上揪着被子捏了又捏,因他早已瘫了,在这家里没有他说话的份而,越要说一句,小李氏为了堵他的嘴,反而还要把事情办的更蠢一份。
      要说如今这嫁女儿,嫁妆是越来越高,女子出嫁,竟是要掏空全部家当,就这样,还动则翁姑不喜,丈夫不爱。早些年不过略备些家当,媒人说合便能成婚的,如今为了多一二十抬嫁妆,许多男子到三十岁上还不娶亲,就为一次能娶个身带三四十台嫁妆的夫人回家。当年孟珍出嫁一百二十八抬嫁妆轰动一时,现在京中贵女,人人出嫁,都能有这份嫁妆,是以元娇的嫁妆,确实是薄的不能再薄了,况且,这刘有不论怎么说都是个贡生,等他考了进士,便可入朝为官的,到时候便能有收入,元娇也就能做官夫人了。
      小李氏这样想着,便风风火火置办起嫁妆来。
      皇宫里,元秋入了延福殿正门,递了牌子,那丹墀上的女官便唱道:“外命妇清王妃求见!”
      不一会儿,内间一位身着官服的女子迎了出来道:“娘娘快请,圣人已等多时了。”
      元秋欠身道:“有劳宋尚宫。”
      进了殿,见圣人着蒲团坐在一扇屏风前,戴着高冠,穿着一袭紫色压金裹黑边的不制襟,内着绣鱼跃纹的长裙,见元秋来了,笑着伸了扇子叫她免了礼,元秋依了,近步到她跟前,见宋尚宫搬来蒲团,便也坐了。
      圣人笑道:“你瞧这东西画的实在有趣。”
      元秋依言起身而步,一幅幅看过来,看完了,便仍跪坐下来,接了宫女奉过来的茶道:“确实画的好,只这样大的东西,南边没有,莫不是从北边供奉过来的。”
      圣人比圣上还要大着两三岁,此时已是美人迟暮,但她向来多笑,眉眼间十分的温柔意趣,只是因太瘦了,牙便有些突来,为样一笑,便露出一排齿跟来。
      “这是三哥从敦煌带过来的。”圣人道。
      三哥?元秋略一思忖,才明白圣人说的,是当今皇帝的三皇子,因生母卑贱,又是生在行宫,是以很少入京,只在原来的盛京,也就是如今的新京住着。
      “他这些年倒是走了许多地方,方才到我这里来,讲了许多北边的见闻,倒是十分有趣。”圣人仍是笑着。
      当今圣上李延世,生有三子,长子便是皇后所出的李存丰,次子李存著,是萧贵妃所出,如今俱有二十上下的年级,这三子李存恪,今年刚过了十八岁,在宫中称呼便是大哥,二哥与三哥。
      圣人娘家姓王,与元秋的母亲王氏,是远房的堂姊妹,她与元秋,原比别人更亲近些,有些话,也愿与元秋说一说,只是元秋此人心机沉稳,等闲的话不会多说,如今皇子们渐渐大了,又都是一个不输一个的人才,萧妃父亲任着尚书,权倾半壁,是圣人心头之忧,这三哥李存恪却一无母家,二无父宠,想必也是投了圣人所好,才有机会奉召入京。
      元秋想到此,便探道:“圣上也来看过吗?”
      圣人知她的意思,看了元秋一眼才道:“本就是陛下昭他来的,前几个月陛下说梦到太宗皇帝,怎么就想起三哥那孩子黑壮黑壮的,面貌倒与太宗有些神似。这样念叨着,就一纸圣旨昭了来了。亏得他还有些孝心,知道我一心向佛,便带了这东西来与我看个意趣。”
      延福殿宽阔宏伟,才能摆得下三十三幅的屏风来,这屏风上绘的是《佛传涅槃图》,元秋视了半晌佛祖微明却眯的双眼,道:“这幅涅槃图,才真正能看出佛祖的慈心悲泯来,也不知何种匠人,才能画出这三十二相,一百零八种好,您瞧佛祖的眼睛,无论我们站在那一处,都在他眼底收着。”
      圣人又道:“正是了。三哥说在西夏甘州境内,有一间迦叶如来寺,寺中塑有一睡佛,佛身长约百尺,高约二十多尺,光是一根手指上,便可平躺一人,耳朵上能容八人而坐,可见有多雄伟壮丽了。”
      元秋道:“父亲在时,常听他说,越往西北去,越是地广天宽的,那甘州在河西走廊境内,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七尺不过的人,总嫌太过渺小,是而更敬佛祖,也是人畏天物的表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亲们的收藏,非常感谢。
    同时也请大家多多收藏,作者保证文章定会越来越精彩,保证不断更。
    拜托拜托哦!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