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澄名

      蒋仪站在陆钦州身后,亦是瞧着这一池秋水,莲蓬已结子,秋阳落西山,碧波鳞鳞处,却是天际高远。
      陆钦州忽而道:“我昔年曾在你大舅父手下参军,他经常言自己有一妹妹,性子娇喜可人。”
      其实还有一句是,你若年级再长些,我必将她许配于你,她是最爱男子生的好看。
      这话他却不能说出来,只是回忆着往昔的战场杀敌,鼓声擂动,蒋仪侧身仰首瞧他脸颊,胡须未曾盖住的地方,眼中落寞的神色,知他比自己年长许多,人到中年,便有少年人所不能理解的愁绪,是以便也只是听着。
      “后来,你大舅父言他妹妹生了小女儿,生的京城无二,我们便觉得十分可笑……”他又不能再说下去了,人总是觉得自己家的孩子生的好看,其实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盖因血缘亲属间的爱胜越一切,让人看不到美丑。
      他想起有孟府里的亲兵酒后笑言孟珍性子粗野,叫孟澹知道了,脱裤子一顿好打。孟澹神色十分正经的道:“我曾将我那外甥女儿放在整个府中与旁人相较,见她确实是最漂亮的,又将她放在整个京城做比较,取了我的私心,见她仍是最漂亮的。就现在,整个凉州,我所见过的小女儿家中,她仍是生的最好看的。”
      想到此间,陆钦州便无声笑了,他那时亦是笑的,小时候长姐抱来自家的小女儿,他亦觉得那孩子白白绵绵的,是世间最好看的孩子。是以,他能理解孟澹的心情,今日见了蒋仪,不知为何忽而想起这段往事,心道,若是取了私心来看,这女子有些姿色,却也不能如孟澹当日形容的那般倾国倾城,可见人基于血源的私心,总是分外强烈。
      蒋仪忽而意识到陆钦州说的那个小女儿,就是自己,红了脸道:“大舅父确实疼爱于小女,当年小女到京中,他只要在,抱着便不肯撒了手的。”
      陆钦州回头看了蒋仪一眼,见她亦望着自己,收回了目光道:“孟府与我有旧,如今却已少有往来,孟府中人口复杂,你还要谨言慎行才是。”
      他今日说了许多没头脑的话,蒋仪不甚明白,这句却是懂的。
      蒋仪弯腰应了,便见他仍是遁着来路,往回走了,自己便也跟了上来,直送到竹林边上,才弯腰送别。
      回到松香院,宴席已然开始,蒋仪悄然入席,仍是不甚言语,用了些自己眼前的菜式,等罢了席,便要告别套车回家。
      因是自家人,元秋并未前来招应,只叫王妈妈替自己过来敬了一圈酒。
      蒋仪上了车,心中有些昏沉,忆起陆远泽的笑意,陆钦州的那番话,俱是想不甚明白,忽而便思忖道,莫不这陆远泽与陆钦州是本家?
      这样想着,却也不便打听,只听元蕊絮絮叨叨说着些王府见闻的话,有一搭没一搭应着她。
      再过得几日,孟府二爷孟泛便回来了。杨氏与徐氏早早便等在方正居,陪着李氏说些闲话儿,不一会儿,外间报说王妃娘娘下降,一群人便迎了出来。元秋前日做千秋,今日又听二叔回来,便特地从王府中赶了过来。
      再过一会儿,方正居里摆了一排溜的桌子,正待开席时。就见孟泛身着公服,从外间走了进来,徐氏带了蒋仪元蕊等先躲到了一边,孟泛对着上首元秋行过大礼,又对李氏行了大礼,方才起身问过王氏安好,徐氏才将两个小姐带了出来与孟泛厮见。
      孟泛因元秋特意来迎,心中十分高兴,他去了几年,此时便比原来更胖了些,身体健壮红光满面,坐到李氏身边,受了蒋仪与元蕊的大礼,才道:“此去多年,稚子都已成年。”
      徐氏张罗大家入了席,便站在李氏下首布菜,方要开席,孟宣头上包着白纱软帽走了进来,见了孟泛,先是滚落两行泪下来,跪在地上道:“二哥受皇命外出做官,这些年辛苦了。”
      孟泛早听家里来信言孟宣叫人打了,此时见他虽包着白帕子,身体倒比原来壮了许多,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一贯不靠谱的,又元秋也在这里,便轻声道:“先入席,有什么事情下来再说吧。”
      孟宣做了揖起身,自己也坐下了。菜色源源不断送上来,俱是可口样式,元秋也不过略尝几口,见蒋仪在下首默默坐着,偶尔动下筷子,却不很用,心中想起一事来,便笑道:“仪儿前几日送的那些佛经,抄的工整方正,我十分喜欢。”
      蒋仪听元秋如此说,忙离了席到中间跪了道:“小女多谢王妃娘娘疼爱。”
      孟泛听元秋如此说,才记起当日收到信中隐约提过蒋仪归家的话,因而便问道:“那历县蒋家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孟宣搁了筷子愁眉苦脸道:“当日我去,叫那蒋家打了,今日才能起身来。”
      孟泛向来不饮酒的,是以这席间并未备酒,却也备着些各类果浆,孟泛拿了一杯果浆啄了一口才道:“听说仪儿是陆钦州送到京中的,可有此事?”
      那日王府客散后,清王特意就此事问过元秋,说家下是否有人传言陆钦州光顾女庙的事,元秋自视管家过严,况她与清王夫妻相敬如宾,等闲清王也不会问起家内杂务,便知必是有人嚼了舌根,在王府中细细查过,都道只有徐氏那日约了刘夫人在池边亭中闲话过,怕是叫陆钦州听了去了,元秋此来,也有敲打徐氏的意图,便搁了筷子道:“前两日在王府中,陆中丞还特意问过仪儿伤势,他本与我父亲有旧,愿做此事,想必也是念着旧情的。”
      孟炎点头道:“陆钦州虽只是个中丞,但御史台大夫一职空缺多年,他便是御史台第一人,历年来,中丞直接升任尚书的,倒有两三个,他如今总理着百官,想必下一步就要升任尚书,咱们府中虽与他少了来往,但就此事而言,还是需要备礼前去五丈河谢过才好,不然倒叫人家说咱们失了礼数。”
      孟府里孟宣是个常年不归家的,徐氏又只在小事上有些聪明,这些大事那里会有人去打理。李氏听他这般说了,便道:“既是如此,改日就叫善菊备些礼物,亲自上门致谢一番吧。”
      王氏与陆钦州有旧日过节,听了此话,便是冷冷一笑,也不答言。徐氏前几日才在王府扯过陆钦州的烂条,正等着京中传臭蒋仪的名声,这回听了那陆钦州原来是这样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官,而元秋话里话外也透着些意思,此时面上便有些难看。
      待撤了席,王氏与元秋要去六里居闲话,元秋想起自己当日曾给过蒋仪难堪,陆钦州那日亲自上门,却是澄清了这样一桩事情,况且她书给自己的佛经字体周正简明,十分阅目,送到宫里,圣人也十分欢喜,心中便还有一份重要事情要托付与蒋仪,便也着云碧唤上蒋仪,一同到了六里居,好叫孟泛与李氏单独闲话。
      方才王妃甫一到娘家,先去的便是六里居,也细细将前几日千秋宴上的事给王氏讲了,那说蒋仪攀着陆钦州什么的话,原本就是王氏自己闲来无事癔造出来的,今听元秋特意讲明陆钦州前来澄清,便觉得好没意思,也就懒怠提它,这会儿到了屋中坐定,元秋便着云碧提过一只包袱来,交到蒋仪手中道:“这是那日你披过的粉绘披帛,既然已叫你披了,就是送于你了,不过云碧不知我意,还拿了回来,今我带来给你,你若不嫌,外出时便披着挡风吧。”
      蒋仪忙谢过了,就听元秋又道:“听闻你在庵中呆了多年,一手写经体练的倒是很到家,只那经书,是只能抄金刚经,还是别的也能抄?”
      蒋仪回道:“惯常抄的有佛说无量寿经,还有大悲心陀罗尼经,还有大佛顶首楞严经等。”
      元秋听了点点头道:“若说在佛前四年,如今看来,竟也是你的一番造化。”
      蒋仪垂首道:“正是如此。”
      她在庵中虽清苦,却过的十分自在,是以这话却是真心话。
      王氏问道:“听闻你要进宫照看今年的大选秀女,却是那一天才去?”
      元秋笑道:“左不过这两日,宫里传出话来,也就该去了。”
      正说着,就听外面似有呜咽之声,王妃在这里,有人还敢在外面喧哗,王氏便皱了眉,刚要启问,就见燕儿进来禀道:“夫人,三夫人如今跪在外间,说今日必要见一见咱家娘娘。”
      王氏怒道:“她有什么事在那里嚎丧,快叫人一棍子打出去呗,没见我在这里与娘娘说话。”
      元秋亦是皱着眉,却扬手止了道:“不必,叫三叔母进来吧,这几日为了府中繁忙,她来了几回我都未曾见过,此番追到这里来,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说话间,小李氏已经进来了,她裙子上还沾着许多草沫灰尘,相是方才跪在外间所致,莆一进门,便跪在地上道:“娘娘,救救我们一家老小吧。”
      王氏道:“有什么话你就慢慢说,这样先哭起来,是叫人看你眼泪多吗?”
      小李氏四壁看了一番,燕儿会意,便带着一众丫环都撤了出来,李氏这才道:“元娇病了不能大选,我已把元丽送去了,因是顶着元娇的名,我怕宫里查出来,怕是要降罪的,求娘娘照应一番。”
      这时不说王氏,饶是元秋涵养好的人都着不住了,惊道:“这是什么话,元娇既有了病,就告个病在家休养,不去大选即可,元丽才不过十三岁,叫她入了宫,若让尚宫女官们查出她是冒充的,如何是好?”
      李氏道:“正是了,是我昏了头犯下的错儿,求娘娘千万照应。”
      其实李氏左不过是心疼当初塞的那些银钱,况且家中实难养活,既然元娇去不成,就叫元丽去了,这元丽出去,顶的却是孟府庶子孟源的名号,降起罪来,可是先到孟府里,次才到她。她前几日每日到王府里去等着,想要与元秋商量一番,无奈元秋总不见她,一横心便把人给送进去了,心道,死也是你们先死,谁叫你们让我过这样难心的日子。
      元秋此时气的脸都白了,她平日里最是身正范端的,行一步言一句也要前思后想,怕叫人抓了把柄去,谁知这还没进宫,小李氏便不闷不哼塞了这么大一个包袱在她身上,叫她如何面对圣人。
      小李氏见元秋与王氏都愣在当地,便又道:“元丽身子长的高,倒也不怕查出来,只是她性子出脱,我怕她进了宫,说了不该说的话,倒将自己弄败露出来。”
      元秋半天才道:“你先下去吧,这事我知道了。”
      小李氏既然将担子推给了元秋,反正她是这府里有名的泼辣货,也不怕再多加一条罪名,便擦了泪拾起腿退出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元秋皱眉望着王氏。
      王氏道:“所以我说,当日没有除了他家,留着必成个祸害。”
      “只是那个元娇,妖妖佻佻整日西子捧心的,很不成个样子,她是真病了不是假病了,都还有一说了。”元氏忽而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读者们,作者更文十分努力扎实。
    也许本文慢热,但作者拿人品保证后面绝对精彩哦。
    所以肯请大家点击收藏并留言,作者还未签约没有人工榜单点击好少少哦。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