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事

      蒋仪那里知道徐氏如此编排自己,竟有将死的说活,活的说死,有的说没,没的说有。她走到那处竹林边上,因觉着森森凉十分清幽,便往里看了一眼,不看便罢,这一看,却是瞧见一个许久不见的人来。
      陆远泽穿一身木兰色圆领便服,头上戴着软脚幞头,打扮的竟是十分周正,他本就生的好看,此时站在林中翠竹相映下,那袭木兰色便衬的他眉眼温润,出尘脱俗,蒋仪今日穿的是一件自家带来的二蓝染白鹤的半臂襦裙,因原先穿过的裙子短了,又将元秋在家时一件洗朱色染蓝纹的裙子放了放穿在下面,头上因少有珠钗,且元秋给的那两粒南珠,必要将头发全梳起来才能显出来,是以也不放头发,全拢在后面,此时整个人的样子,便是十分的寒伧可笑。
      她猛然瞧见了陆远泽,也无躲处,只觉着自己这个样子,十分难堪,便远远福了一福,见他也不上前,似是要自己过去的意思,犹豫了一下,眼见这园子里人来人往,自己一个十七八的大姑娘,到竹林里与一个外男相见,叫人传出去怕就成了闲话,若不前去打个招呼,他帮了那样大的忙,怕也不妥当,是以便往前几步,走到陆远泽能听见自己说话的地方,站了施礼道:“小女蒋仪见过际编修!”
      陆远泽此时见她总拢着头发,两粒南珠衬着纤细洁白的鹤颈,高挑的身材在一池绿水掩影下亭亭玉立,这样如花的年级,又有无双的容貌,正是披了麻袋也不嫌难看的,是以并未觉得她穿的寒碜,反而觉得她十分端庄可爱,是以便自己往前走了几步,问道:“在京中可还住得惯吗?”
      蒋依低了头避过他直透过的眼神低声道:“还住得惯,多劳陆编修费心了。”
      “你们孟府的人,真是显少外出交际……”陆远泽还要说什么,就见蒋仪仍是敛衽一福道:“小女本是奉舅母之命,到院中取些茶水,如此耽搁久了怕也不好,就此别过吧。”
      陆远泽回到京中,暗暗打问了孟府消息,也知孟府近况,欲要寻个由头见她一见,因这孟府如今竟是很少外出交游,是以总没有机会,正要趁这机会与她说两句话,见她模样十分不安,便皱了皱眉头,却也不便再强求,只得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便见蒋仪别过眼去,自那巨石山后绕院而出了。他目送她走远了,却也遁此径而走,一壁也来到了松香院中。
      杨氏许久不曾回娘家,正与区氏有些闲话要说,两人便在西边抱厦的临窗小炕上歪着说闲话儿,因见蒋仪自院中进来了,便唤进来问道:“你四舅母去了那里了?”
      蒋仪回道:“方才四舅母与刘夫人到后面花园中池塘边闲聊了。”
      在区氏也不是外人,杨氏便也不避讳,皱眉道:“她往日也不是这样没分寸的,这府王爷修道的地方,便在那花园后面,今日娘娘千秋,必有些男客与王爷在后间相见,她这样去了,可别叫外男碰见才好。”
      蒋仪道:“四舅母说口有些干了,叫我取些茶水来。”
      杨氏便道:“这府中四处都有丫环婆子以供差遣,她那里要不到茶水,不过是有些闲话要与那刘氏说,不便要你听,才支你回来的,你也用去了,就在这里好生呆着吧。”
      蒋仪思忖亦是如此,便点了头正要退下,却见区氏笑道:“快瞧瞧,这是谁来了。”
      又笑对蒋仪道:“好姑娘,快去东间叫元蕊也过来,见见你们的姻叔。”
      蒋仪应了,方要出房门,就见陆远泽站在门上,似笑非笑看着她,她脸一红,弯腰让过了,方才出了房门,到东间叫了元蕊,两个一并往西边抱厦去了。
      再到了西边抱厦,就见陆远泽已坐在最上首一张圈椅上,见了蒋仪远蕊进来,笑了笑,却未起身,端起茶杯轻轻抿着,区氏仍在炕上,见丫环抱了两只几子过来,笑道:“快来见过,这是你们的姻叔,是我外家嫡亲的兄弟,这些年我嫁了人,也总不见他,不期能在这儿见着。”
      蒋仪元蕊两个提裙半跪,叫了声:“姻叔!”
      陆远泽笑道:“不敢当!”
      区氏指着元蕊道:“这是我家大姑奶奶家的二小姐元蕊,那是大姑奶奶家的表小姐,按理都是你的外甥女,不必见外的。”
      两个人在下首几子上坐了,元蕊见这姻叔生的十分年轻,又脸上带着笑意,样子俊俏,是以便多看了几眼,陆远泽又是可亲的性格,见元蕊望他,便报之一笑,目光却仍逐着蒋仪。
      这三人在下首打着机锋,区氏并杨氏坐在炕上却并未察觉,区氏笑道:“我外家偌大的家口,只是子息不好,这么多年,还就这一个嫡亲的长孙,因他生的晚,虽是小小年级,出了门去,到那里都是长辈,要坐着受人礼的。”
      杨氏道:“你外家可是五丈河的陆家?”
      区氏点头道:“正是了,我母亲姐妹八个,我母亲是最大的,生了我都长大了,大舅舅才生了他。”
      杨氏鲜少爱打听别人家事,却也隐约听过区氏的舅舅当年也是领过兵马打过仗的,跟孟澹想必是同一时候的事情,因过了十几年,如今这些人都去了,便鲜少有人提起。
      区氏如是想起了什么事来,笑着对陆远泽道:“横竖还要呆些时候,你也不必跑到外间与人吃酒去,到那小花厅里与这两个妹妹坐一坐,陪她们顽一会儿呗。”
      又抬了头对蒋仪元蕊两个道:“他是我外家弟弟,也不算外男,这会儿到了外间,必要叫人灌个烂醉,你们陪他到小花厅坐了,混混时间吧。”
      这两人应了,便有丫环上前领了,转过一排多宝阁,有个丫环先就打了珠帘,陆远泽站到旁边,待蒋仪元蕊进去了,自己才跟了进来。未几,丫环们送了茶与果点上来,放在桌上。
      元蕊对这姻叔有些好奇,却又胆小不敢近前,虽是坐在大靠背椅上,却缩在蒋仪身后,两只眼睛巴巴的瞧着他。
      陆远泽因家中女子多,从小便会与女子相处,见元蕊仍是如此,便笑道:“前几日杨家大爷千秋,怎的并未见你们过去?”
      元蕊脸红道:“回姻叔的话,大舅舅千秋时,我家二哥哥从外地归家,是以家里只是送了礼,人并未去。”
      陆远泽听了,微微点头,却是沉吟不语,概因他自回了京,有心要见蒋仪一面,那孟家与他家非亲非故,等闲也不能就这样跑了去,因恰好他表姐区氏家的大伯寿辰,他心道区氏家的大姑奶奶嫁到孟府做二夫人,寿辰必要回家替哥哥祝寿,想必会带上蒋仪,是以便借祝寿前去,谁知白去了一场,也没有见到蒋仪,又想着今日清王妃生辰,她是表妹,必要来的,便也来了,这次却也是赶巧,莆一进门便叫他碰到了。
      他见蒋仪今日禁步微摇,裙摆扶风,也是一幅闺秀模样,与他初次见的样子大相径庭,只那眸子时不时扫过来,却仍是锐厉神色,便知如今这样子,不过是人前故作罢了,他狠欲要逼逼她,叫她露出点当日的凶狠来,却又知如今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自是不可能。
      是以他的心思,竟是就如在万万人中看到一件东西,人人眼里,那不过是个鱼目,他确深知那不过是粒蒙了尘的珍珠,他知那珍珠的价值与它能带给自己的喜悦,却又不能与人分享,不能让人知道,这种如鹿撞心的喜悦,驱着他丢了规矩条框,要不停逐着她才好有所缓脱。
      “蒋姑娘家是那里,也在京中吗?”陆远泽终于绕够了弯子,便直盯着蒋仪。
      蒋仪向他那边低了首道:“甥女家在历县,距京中还有些距离的。”
      看来她并未叫孟府的人知道自己在历县帮过她,不然就不会这样答话。
      陆远泽这样想着,笑意更深了:“我前不久还曾去过历县,不知小姐是历县那一家。”
      蒋仪见自己不过略顺着他,他便顺着杆子爬了上来,这样一来二去,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便怔忡着,不知该如何作答,却听元蕊道:“我表姐家是那历县大户蒋家,这京中有不少他家的言官,都是最会揭别人短,扬自家长的。表姐家因有了继母,苛待于她,如今便长住京中不走了。”
      陆远泽给个恍然大悟的神色道:“原来如此。既然都是亲眷,平日里很该多走动走动。”
      元蕊笑着应了,正要说些什么,就见元秋身边的大丫环云碧笑嘻嘻走了进来,对着蒋仪元蕊施了礼道:“表小姐,娘娘叫您过去一趟。”
      蒋仪站起来忙应了,又对着陆远泽敛衽福道:“还请姻叔多呆一会,小女去去就来。”
      陆远泽与元蕊都站起来相送了。到了外间,杨氏与区氏也是面面相觑道:“既是叫你,就快去呗。”
      待蒋仪出了门去了,区氏便笑道:“姑奶奶,你瞧我那外家兄弟如何?”
      杨氏扫了一眼多宝阁道:“真是一表人材,如今可有官身?”
      区氏道:“他是成佑七年的探花,挂着蟒披游过街的,不过你们府如今不爱出门,不知道罢了。”
      “果真?”杨氏复又望了一眼多宝阁,悔道自己方才没有仔细瞧瞧陆远泽。
      “他还没做亲了。”区氏这话便是意味深长,饶是杨氏脑子再不会拐弯,也意会到了。
      杨氏眼中顿时浮现出十二分的笑意来:“看他年级也不小了,又有这样好的出身,如何到现在还没有作亲?”
      区氏道:“他家下管的严,至今连大些的丫头都不叫近前去的。我那外祖母为他的婚事很是费神,立志要替他娶一房身体好,能生养的,许多人家的小姐,到了那杜府去,但凡吃的少些,我那外祖母就不同意了。”
      杨氏惊道:“这是什么话?”
      区氏笑道:“因我大舅早就去了,大舅母又常年病着。我那小舅也娶了一房媳妇,进门就病秧秧的,前年竟也去了,外祖母便将娶妻娶贤娶貌的话全都不听了,立意便要娶一房身体好,能生养的,如今的闺中小姐们,那里有愿意多吃两口,叫身子胖起来的?是以外祖母四处挑来挑去,竟是没有叫她合眼的。”
      杨氏想了想自家的元蕊,憨憨的,正是娇人的年级,身体是自幼就好的,就连咳嗽发烧都少有过,至于生养,她一到孟府,先后脚两个胖小子便落了地,冬儿如今也是一子一女,俱是憨胖的样子,元蕊跟了她们,必也是能生养的,想到此间,便明白了区氏今日这番话的目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重感冒,只能两更了。
    有觉得好看的朋友请收藏留言吧,作者必会回应的哦,谢谢大家啦~~~~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