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京

      到了蒋府,孟宣比到了自已家还理直气壮,叫嚣着便要搬东西,蒋仪借言对清帐目,开了库房门,一边查点一边誉抄,又与管家等人一起对着,何样东西何时当了,何时归还,又那里有了出息,用到了那里,便新抄出两份单子来。最后盘点下来,发现余氏这些年却是将这份嫁妆用的十分有出息,足足多出好几千两银子来,当然,多出来的银子便仍留在蒋家,只是许多积年的物件没了,余氏一概标的是为蒋仪所用,此时无处分辩,也只能罢了。
      等抄完这些东西,蒋仪叫管家签字画了押,才到外间来找蒋明中。到了此时,孟宣竟还有心情与蒋明中一起饮酒,两人皆是已是十分的醉意,那里还能签什么字画什么押。
      蒋仪方要离开,两个丫环却过来道:“小姐,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蒋仪到了上房,就见蒋老夫人坐在正堂,冷眼盯着自己,见她跪了,冷笑道:“好大的出息,要飞出这历县,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吧?”
      蒋仪忙道:“孙女并不敢……”
      “不敢?你道出了蒋府,我就奈何不得你了?你毁我儿子名声,害我家破,幼子无母,还能道一声不敢?那孟家不是什么好相于的人家,我且就在这里看着,看你如何被孟府那起子人夺了财产,坏了名声,落到一无是处!”她咬牙切齿道:“我等着。”
      蒋仪只得磕头告退了,又最后来到她当日住的闺房,却见此处已辟做是蒋如峰的住房,内间装饰一新,那里还有自己旧时物件的影子。她扶孟宣一起出了蒋府,见天上月色明亮,煞是好看,这时才猛然醒悟到,馒头庵中虽苦却清静自在的日子,此生怕不会再拥有了。
      次日蒋明中起来签字画过押,蒋仪拿上她那一份单子,就先回府了,孟宣平日都爱喝两杯,这几天更是。他因昨日就往家中连夜送了信,徐氏今早便派了许多人来交接东西,他也只是坐在那里盯着,清风明月两个怕他嫌闷,到外间酒楼替他叫了酒菜,在蒋府大院给他辟了一处清净地方,只叫他坐着吃菜喝酒,蒋老夫人在里间瞧见了,又刻意找了自家两个颜色尚好的丫环来端茶倒水,更叫他乐不思蜀,是已盘点搬东西,他竟足足耗了五天才起程。
      蒋仪走之前便回过孟宣,将两千两银票自己贴身带了。孟宣想她一个年轻女子,一直过的清苦,也该有些自己的私产,当下便答应了。蒋仪有了这注银子,先就用自己原来攒下的那几两碎银子打发了那几个跟着来的婆子,又给李妈妈也赏了些,清风明月也有得了,那花婆子因早就回京报信,并未得到赏银。
      回京时,李妈妈刻意要叫车夫走那捷路,想是看能不能碰上陆远泽,但人与人的缘份就是这样奇怪,想要碰的,自然总是碰不到。
      到了孟府,徐氏早等在大门内照壁后,见蒋仪下了马车,与福春银屏几个迎了过来,满脸堆笑道:“仪儿辛苦了,今后就在咱家过好日子了。”
      她四下看了一番道:“所有的东西,可都是由你四舅父带回来?”
      蒋仪忙道:“正是。”
      徐氏自上至下将她搜刮了一番,见她仍是去时那套衣服没有换过,一个包袱皮也扁扁的,想必没有私藏什么财物,便又是一笑道:“快到方正居去,你外祖母想你想坏了。”
      蒋仪谢过徐氏,便带着包袱皮往后去了。徐氏又截住李妈妈道:“你随我来。”
      李妈妈依言随李氏到了她的东跨院,就见徐氏坐到上首跷了腿道:“你与小姐一起,可有没有见小姐自己拿过些什么东西?”
      李妈妈忙跪下道:“老奴一直在外间照应,并未跟表小姐进过库房,所有事情,俱是小姐与四爷一起照应的,不若四夫人等四爷回来了再问他?”
      徐氏冷冷看着李妈妈,半晌不语,待李妈妈跪的混身不自再起来,才缓缓道:“有些奴才,跟了新主就忘了旧主,也是背信弃意的东西,谁都不会轻信的,表小姐那里,有什么动静,只要是我想知道的,就是你不说,我也会知道,她迟早是别人家的人,我劝你擦亮你猪油糊了的眼睛,看清楚你该跟着谁。”
      李妈妈忙告了罪,跪了半天,才清徐氏冷冷道:“下去吧。”
      她退了出来,却是如释重负。
      方正居里,李氏揽过蒋仪道:“好孩子,你受苦了,将在历县的事情都来说于我听听吧。”
      蒋仪听了,只得挑拣着慢慢说了几件,李氏听得直哭,又骂半天余氏并余有成,连蒋家都骂了,方才道:“既然知县都替你正了明,历县离京中又远,只要我们瞒着,就没有人能知道这些事情,你且安心住下,再不要为这些事情伤了神。”
      蒋仪道:“只是这里终非孙儿自己的家,舅母们都有一摊家业要操持,我来了双要很是麻烦她们。”
      李氏道:“她们嫁到咱家来,就是来替咱家干活儿来的,有什么只管大大方方跟她们要,她们要是给你脸子,你大舅母就不用说了,连我都要让她三分,你二舅母和四舅母给了你委屈,可必得来告诉了外祖母,外祖母自会叫你舅舅们替你做主。”
      蒋仪忙道:“孙儿跟祖母住着,等闲不去别人家,舅舅们那里,与舅母们夫妻合顺才是兴家之象,万不能因我而生了龃龉,若是那样,孙儿更难在这个家里呆了。”
      李氏胸有成竹的道:“你道她们几个如今张夸,不过是你二舅不在家的原因,等过阵子你二舅常住京中了,莫说你四舅母二舅母,就是你大舅母,也等闲不敢给我们气受的,他是最孝顺不过的,断不会叫你我受了委屈。”
      蒋仪心道,母慈子爱,妇贤夫正,才是兴家之旺,若强用威严压人一头,人虽低了头,心里总是不顺的,外祖母如此做法,几个媳妇面上孝顺,心里怕更会生了远心,这样于她更是不利,李氏丧夫又丧子,多年不出外应酬,她的婚事,还要几个舅母操心,若舅母们对李氏生了远心,表面应酬,对她又能好到那里去,这样想着,心里更觉得愁苦,脸上便仍是闷闷的。
      正闷着,却听李氏言道:“嫁妆你的软细,你可亲带回来了?”
      蒋仪盘算许久,就怕李氏问起,这会见她问了,又不能不答,便道:“只拿了银票,别的总叫四舅父一趟拿来。”
      李氏点头道:“有多少两银子?”
      “仍是原嫁妆单子上的两千两。”
      “既是如此,拿来我替你收着呗,这家里如今人多杂乱,你那屋里又是徐氏的人,又是杨氏的人,都是信不过的,偏祖母这里也是几个不中用的,祖母怕你把银票放在屋子里,再莫叫那起子黑心的奴才偷了去。”李氏说着便伸手取过蒋仪随身带的包袱。
      蒋仪本想若是李氏不问,她就装做不知,将银票随身自己收了的,盖因徐氏的为人她也看透了,如今虽公中有个样子,几房院子里的吃穿用度却都是自己管自己,她一个孤女,若没有几个银钱在身上,逢年过节连件像样衣服都穿不上,出去见了客,也是白白叫人笑话,又那里寻一门好亲事来。
      况且李氏这些年越老越贪财,自家女儿当然不用说,孟珍出嫁的时候孟澹是护国军节度使,掌着一方兵权,家里自然什么都不会缺,每日里只有进的,不会有出的,等孟澹去了,各家都将自己钱袋捂紧,家中进项也越来越少,才感觉到这富贵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方才省检起来。李氏今想着将蒋仪银放收在她这里,放以钱庄去,每月能有一笔不小的进项,能帮蒋仪再有些生息,就能混过她的衣服发饰钱来,便不用自己多出那一注。
      见蒋仪有些迟疑,李氏又笑道:“咱们在这府里,便该是他们来养咱们,衣食用度,自然该从公中出,这徐氏不能断了我们的,你既来了,一月就有六两的月银,这是断不会少了你的,你这些钱放在祖母这里,祖母替你放到钱庄去,有些生息,将来嫁人时也好盘添些,可好?”
      李氏话说到如此地步,蒋仪又能再怎么说,只得将银票取了出来,这银票因是临时凑的,并不是一张整,还分了几个钱庄,蒋仪数了一千五百两出来递给李氏道:“外祖母,孙儿自己也留几个,换些银钱来,逢年过节好打赏人,再说了,到您寿辰,孙儿还要出去卖了好东西来孝敬您老人家,就自己做主留上一些。”
      李氏从蒋仪手中抽过银票,自己又数走了三百两,还了蒋仪两百两道:“若说有个零用,也是好的,只是祖母这里,又会要你什么东西,你且留着这两百两自个儿零花吧。”
      蒋仪只得应了,祖孙两个自是用饭歇息不说。
      却说徐氏在家等的心焦,足足等了六天,才见孟宣押着车马到了京,他此时换了新衣服,红光满面,容光焕发,骑在高头大马上趾高气昂的样子。见了徐氏,拿马鞭指着后面一水溜的大箱子,微点着头道:“怎么样?老爷我厉害吧?”
      徐氏伸手扯过嫁妆单子,一边翻一边笑,忙叫人将东西都卸了抬进库房,自己亲自到了库房门口一件件的对着单子清点,直忙到晚间。
      晚间回了屋,她一口水也不喝,便拎了正在床上睡觉的孟宣问道:“这单子上不是列着有两千两银子,如何我未清点出来?必是你私藏了呗。”
      孟宣翻身躲过她道:“那里?我见仪儿一个大姑娘,手里也没个银钱使唤,便自做主叫她拿去使了。”
      徐氏气的甩了那单子在孟宣脸上道:“你好大的胆子,我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要叫她碰这些东西,你竟然将银票都给了她了。她一个姑娘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上好的绫罗稠缎供着,一日三番不重样的吃食供着,需要打点什么,那里需要银钱?”
      孟宣当然记得徐氏叮嘱,但是他到了外地,又听人言蒋仪受了那许多苦,就将徐氏叮嘱都忘光了,又怜惜这个外甥女儿,才自做主将银票给了她保管,此时又要在徐氏面前争面子,便高声道:“就算有吃有穿,她平时也需要个胭脂水粉,需要打赏下人和个银钱,这些东西从那里来?反正都是她的东西,早晚都要给她,如今就早些给了还落个人情,这有什么不好?”
      徐氏听了更加生气,见炕柜上摆着一个玉如意,拿过来便砸到孟宣头上:“你两个儿子还未成年,公中又是这样的一穷二白,竟还有闲银子去打发那不知那里来讨吃的外甥女。”
      孟宣被她打的烦了,拿被子蒙了头躲到壁角叫道:“公中那里穷了?大嫂和二哥那一月不往公中添注银钱,倒是你,光知道往娘家拿银子送东西,几个弟弟,今天这个娶亲,明天那个订酒,那一个不是我孟府帮持操办,你倒有脸了。”
      徐氏听他竟如此戳自己短处,气的越发跳了起来,脱鞋上了炕骑在他身上只找头便砸起来:“今日你我就一起死了算了,反正你也没有诚心实意想要好好过这个家,你说我往家中拿钱,那你了?每日里流水的银子拿出去,每日都说有能大赚一笔的生意,多少年了,你赚回来过一个字儿没有?就知道请吃喝酒叫妓子,将一半的家产都去供奉那起子王八老虔婆,看我不打死你……”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