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治罪

      蒋仪见自己的父亲如此不中用,到了此时,为了能给自己脱罪,竟不惜抹黑自己的女儿,心中更凉了几分,但是事情在四年前就已经注定,不论她如何躲避或者向前,总要走到这一步,是以仍是挺起肩膀跪在那里。
      宋县公便道:“即是如此,呈上证物,带证人。”
      证物便是四年前余氏说她写的一首秦少游的《鹊桥仙》与余有成当年写的书信,人证蒋仪却始料未及,来的竟是余姑子慧圆师太。
      杂役捧过那张宣纸到蒋仪面前,问道:“这可是小姐您的亲笔?”
      时隔四年,蒋仪才亲眼见到这张纸,一手王羲之小楷,确实与她写的十分相似,她静静盯着,半晌才道:“不,这不是小女的字,这是小女继母余氏的字。”
      宋县公示意蒋仪继续说下去,坐在旁边的陆远泽却是唤过杂役,耳语一番,不一会儿,衙役捧了宣纸笔墨过来,铺在当堂。
      蒋仪持笔蘸墨,在纸上写了一首《鹊桥仙》,方才搁下笔道:“小女习的王羲之小楷,其书法讲提气放逸,意态要秀美开朗。而继母余氏却是习一手簪花小楷,字形由扁方为长方,又是清婉灵动的字体,虽刻意蓦小女手法,却终是与小女所写王羲之小楷大不相同。今小女在此间写了,还请宋县公过目。”
      杂役将宣纸呈给宋县公,他看完了,却仍交于杂役,杂役便又将宣纸呈到了陆远泽那里。
      这时,宋县公又道:“人证慧圆师太,你是一方主持,蒋家小姐即在你庵中出家,余有成又一口咬定你因与他之亲,经常放他入庵私会,可有此事?”
      余姑子前儿刚没了尼庵,带着几个食肠宽大的姑子们四处挂单,刚在桃花庵稳定下来,欲要做几个场法摹些银钱好重新把馒头庵修缮了,如今过的十分艰难。今早起来,又被几个衙役不由分说捉到县衙一通审,说是她庵中□□,若不是她有僧衣护体,只怕此时夹棍大板都上了许多了。
      她今见不过是余氏与余有成自己遭了罪,心里愤不过,还要拉扯上蒋仪,便也厌恶了这两个人了。她那个馒头庵,因远离人烟,又在山脚,是个苦极的地方,凡有些慧根的姑子,都呆不长就走了,留下的俱是几个食肠宽大,却又得力能干,但天姿极差的姑子,莫说抄经了,连个佛号都念不好。蒋仪在庵中四年,勤勤肯肯,任劳任怨,她虽常叫两个姑子脚前脚后跟着,也是淡淡的没有任何怨言,又能抄经又能干农活,她就算失心疯了,也不会叫余有成这个糟了芯子的庶子来糟蹋她,又如何会容余有成到自己庵中半步。
      及至后来,余氏见蒋仪渐渐大了起来,心有不安,欲要余姑子将她除掉,也是给了余姑子不少香火钱,还承诺待蒋仪死了,再将馒头庵往外扩上一进。余姑子也不是不动心,她早有扩殿的意图,只是没有银两,就只能一直耽着,谁知正好天下了十多天的雨,她派姑子到山上看了,都说泥流是早晚的事,余姑子欲要出门躲避,想到银钱,便鬼迷心窍存了害蒋仪的心,这才将她和一个烧火的老姑子留在馒头庵内。
      这方余姑子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贫尼那馒头庵虽小,却也是佛门清净地,余有成是男客,慢说进庵,就是庵外五十步,也是不能容他的。”
      这些年世道清晏,尼庵也渐多了起来,为防那起子坏了肠子的下三滥下九流们前去臊皮庵中尼姑,庵外五十步,都立着告示,男子们等闲是不能靠近的,是以余姑子才会有这话。
      余有成听了这话便哼哼起来,他被打肿了脸,这会儿张了嘴也是如狗嘴搅棍子,说不清楚话,只是含糊道:“姑姑,姑姑,你怎么帮外人?”
      余姑子却是看也不看他道:“贫尼的馒头庵虽小,规矩却极是严谨,蒋家小娘子在我那里,五更便要早读,天亮就要劳作,过午便不能食,这四年无一日不是如此,她又比不得贫尼要外出照应,这四年间,是一个外人也外客也未见过。”
      余氏这时也忍不住了道:“姑姑,你可莫要忘了,你收了我多少香火钱。我早就说过,她是在家不检点,与有成私相收授,我才送到馒头庵的。”
      余姑子这时见她这侄子侄女大势以去,那会介意自己再多泼些污水在身上,是以淡淡笑道:“当日蒋夫人余氏将蒋家小娘子送到我馒头庵,是说她因夜夜梦见母亲在难中,为求佛前超度,立势出家,才来我庵中修行,这个其余些个姑子都可为证。”
      余氏这时气的半死,却又无可奈何,必竟其余那些姑子,确实听到的是这么个借口,不然一个将要及笄出嫁的女子,为何会突然循入佛门。她忽而抬起头对县公道:“知县大人,实则贱妾当年会出手害那孟氏,主意全是我这姑母出的,她自幼跟祖父一起替人看病,才会懂那么多害人的方子,就连其中几味药,市面上少有的,也是她替我寻来的。”
      余姑子听了这话,跳将起来,指着余氏骂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大胆!”宋县公一拍惊堂木,衙役们便过去按住了余氏与余姑子,不叫她们撕到一起去:“余氏戕害蒋家先夫人孟氏,证据确足且自己已然画押认罪,就此打入大牢,秋后问斩,至于蒋明中蒋朝奉,家中发生如此大事,竟能不闻不问,有失察之罪,我今却要奏到朝中,革你乌纱,你可有异议?”
      宋县公双手抱拳,遥寄朝中,蒋明中忙躬腰道:“草民无异议。”
      他能从中保全自己已属不易,这乌纱本就是个虚的,从未落到失处,如今丢了,竟也不觉可惜。
      “至于余有成,你身为县中大户人家的公子,整日不求上进,就知走鸡斗狗,如今竟还伙同家姐,干如此污人良家女子的勾当,实在罪不可恕,本县判八十大板,流放三千里。”
      宋县公一拍惊堂木,便有衙役将他拖了出去,早有两个执板的衙役站在堂前,将他反剪放倒,板子打下去,却不闻有声音,只是扑扑入肉的闷声,初时,还听他有叫声,后来就没有了。
      蒋仪不忍相看,双眼放空,却是盯着自己眉间那处空地,就那么跪着。
      “至于慧圆师太,今日余氏既已咬定你私藏禁药,本县少不得便要查一查这件事情,你就先在县衙牢狱将就几日,等案件查明,与你无关,本县自会放你出去。”
      听了宋县公这话,余姑子那还忍得住,咬牙切齿盯着余氏,余氏却哈哈笑着被杂役拖了下去。
      “蒋家小娘子,你能持已清白,为母审冤,实在是贞烈女子,本朝律例,女子年过十五,就不能再入外家,你已年满十八岁,本不能携嫁妆归外家,但本县念你孝勇可嘉,就给你一道判书,叫你携嫁妆以归外家,从此可与蒋家断了亲属关系。”
      蒋仪在京中呆了半月,见自己外家境况比蒋家更要复杂可怕,早就没有了长住的心,况且蒋府如今余氏已去,如峰还小,老夫人又已老去,她有这份嫁妆傍身,再没有人能欺到她头上去的,若是还了外家,且不说王氏容不下她,就是徐氏一个人都能啃光这份东西。孟宣和徐氏虽有这样的心,但蒋仪一直没有吐口,昨夜写诉状的时候,孟宣也已睡了,自己从未说过这样的东西……
      蒋仪这样想着,目光扫到陆远泽那里,这时日影西斜,他整个人都被傍晚的晚霞照着,唇角一抹笑意,目光扫在蒋仪身上,仿佛是说:这是我帮你求得的。
      他欲要自己到京中去,蒋仪隐隐有了这样的想法,顿时恍然大悟,必是陆远泽在诉状中加了这一句,他早就将诉状递于了宋县公,且整个中午都与县公在一起,必是他呈明了自己的想法,宋县公才会在这里额外加上一句。
      蒋仪忙跪下磕头,高声言道:“知县大人,小女子恳请您收回成命,小女祖母年迈,弟弟年幼,万不能弃他们而去。”
      宋县公本已离了案台,听了她这话,反而赞叹道:“女子当要如此,才堪为楷模啊!”
      他回身走到蒋仪面前,亲自将那判书递于蒋仪道:“今日我听我那陆贤侄言你在家中颇是受了委屈,不如归到外家去,有这样一份丰厚嫁妆傍身,必能寻户好人家。”
      这话有些唐突,但是宋县公已老,又受人尊崇,叫他说出来,蒋仪也只能受了。
      孟宣接过那判书,高兴的连连做揖,将判书揣到怀里再也不肯拿出来。他在家受徐氏千叮咛万嘱咐,就是要要回嫁妆,来的路上受了闷棍,还被人连绑带打,说不出的倒霉,不想能有如此好结果,开心的几乎要跳起来。
      蒋仪还愣在当地,见宋县公欲要下堂,仍是跟着,欲要说些什么,就见陆远泽走了过来拦住她,心知是他捣的鬼,怒道:“我诚心信你,你竟不问过我的意见,就替我做了主意?”
      陆远泽道:“你觉得留在历县家中,会比京中更好?”
      “不会更差。”
      陆远泽追问道:“你祖母恨毒了你,若你留在家中,她自会找机会诬陷你不孝忤逆,届时告到县衙,本朝以孝治天孝,必会拿你治罪,届时非但嫁妆,只怕你的性命都难以保全,这也不差?”
      蒋仪听他说的确是事实,竟无语可辩,又不能说京中还有几张狮子大口等着,便敛了裙衽道:“无论如何,还是多谢陆编修帮我到如此地步。”
      这堂上吵吵嚷嚷许多人,陆远泽竟无从开口,半晌才道:“你既到了京中,且安心等着……”
      话未说完,就见李妈妈花妈妈几个围了过来,将蒋仪簇到外间,扶上了早已雇好的大车上,孟宣走过来道:“如今大喜,仪儿你还归到仙客来住下,我自去蒋府交涉,等到明日,你就先步离京,待我理好财产,再到京中。”
      蒋仪那里肯,她知这孟宣明面上是奉了李氏的命令,实则徐氏还有一套交待在后头,便忙道:“我也还要拜别祖母,况且母亲的嫁妆单子,如今过了这些年,怕是已有些出入,里头帐目,怕要我看过才能讲的清楚。”
      孟宣道:“即是如此,咱们此刻便一同归那蒋家,将嫁妆单子理个清楚。”
      蒋仪回头,见陆远泽仍是站在堂中,人群晃动中看不真切他的样子,便敛了眉眼放了车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本文书名确实有点不响亮也不好听,但我实在不会起那种又响亮又好听的名字啊。
    谁愿意供献个好名字的话,请留言给我吧。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