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血书

      李妈妈今见这少年郎青罗燕服,素履白靴,最少也得是个国子监或者行人寺当职的,又生的斯斯文文,眉清目秀,真真是一表人材,虽蒋仪未曾言明,但能将一个匪盗在极短的时间人制服又捆绑的那么干净利落,想必也是他的手脚,如此看来,这少年郎真是叫她越看越喜欢,是以脚虽动着,眼睛却是止不住的望着陆远泽,满嘴堆笑道:“敢问官家怎么称呼?”
      “在下姓陆,名远泽,在翰林院当编修。”
      “可是京城五丈河边的陆家?”
      五丈河边的陆家,先祖是开国大将,封过国公的,不过本朝因除了宗亲,没有世袭罔替的规矩,都是身在爵在,身死爵除的,陆家的开国公去的早,后代子系却十分繁盛,如今将京城的整个五丈河边都住满了,是以人称五丈河陆家。陆家虽不及五姓世家,这些年族中出的人才却非常之多,戌守凉州的有陆家军之说,京中文官也不胜枚举。李妈妈这样问,便是要探这陆远泽的底细。
      谁知陆远泽却淡淡道:“不过是远亲。”
      际远泽错步道蒋仪身边道:“蒋小姐,此地离县城还有数里路,不如你骑了我这马,脚程也快些。”
      蒋仪此时心中想着别的事,也方要张口,见他说了,索性站到路旁对陆远泽说道:“我因有件要紧的东西,还在历县城中某处,要亲身前去方能取来,正想借陆编修这马用一用。”
      李妈妈也停了脚步道:“我和这几个妈妈们,还有这骡车夫,押着匪徒慢慢走,陆编修脚程快,索性与小姐一同前去,快快将东西取了来。”
      陆远泽忙应了,就见蒋仪站在那里,面有难色,似是有些不情愿。却随即一笑道:“如此多谢陆编修了,只是却要劳你费脚程了。”
      那骡车夫因是常年四处赶车的,对这一带道路尚还熟悉,听陆远泽比划了几下,便知道了该怎么走,那几个婆子本是听说赶趟车就能挣一两银子的,本就抱着个占便宜又出去走一圈的心,此时大车丢在半道,又在林中行了半日,又眼不见的得押着个匪徒,才知这一两银子竟是不好挣的,一个个也秧秧的没有声气。
      蒋仪由李妈妈扶着上了马,陆远泽牵着缰绳,脚下步子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将李妈妈一行人甩在身后了。
      此时日落西山,暮气便渐渐上来了,陆远泽渐渐有些跟不住马步,怎奈马上的蒋仪却是心急如焚,她在庵中四年,因知自己没有翻身的机会,心里虽存着恨与苦,却也过的自在,如今天时地利都叫她占了,就仿佛天意安排要叫她替母亲与自己沉冤一般,她的心却焦急了起来,恨不得立时就到了玉佛寺,立时就取了东西,上堂喊冤,心里急了,缰绳一紧,便勒的那马狂奔起来。后面的陆远泽见这马蹄越来越快,渐渐竟小跑了起来,自己一个文人,那里有这样好的脚程去追它?还好这马是自己家养的,倒会听自己的话,因而边跑边仰起脖子一声长嘘,那马立时便停下了。
      蒋仪心中想着别的事,只觉得这马怎的越来越快,偏她又是没骑过马的,不懂得怎么叫马停下来,又不好意思喊陆远泽,便不住的勒缰绳,那知这马是越勒它缰绳越跑的快。
      蒋仪回过头,就见陆远泽跑的满头大汗,心里便有些愧疚,忙翻身下了马,将缰绳递给陆远泽道:“陆编修上去骑会儿,我随着你跑。”
      陆远泽以为蒋仪嫌他脚程不好,跑的太慢,嘴角噙着苦笑,心道我如何能让一个女子随着我跑,若真这样,叫人看见了大概从今往后也不要再在京里混了。
      此时天色已黑,四周又无旁人,他竟魂迷心窍般起了要调戏蒋仪的心,停下喘了会儿粗气,自己翻身上了马,却看蒋仪要如何做。
      蒋仪见陆远泽上了马,将自己的襦裙自两边卷起,原来她那裙子膝盖处,四周都有几个活扣,此时她便将这裙子上活扣结了,逶迤拖地的长裙便成了短裙,她再将手曲起来,不紧不慢,竟是真的跟了这马跑了起来。
      这样跑了一射之地,蒋仪竟是脸不红气不喘,虽不快,却跑的十分稳。那馒头山下虽险,往上走却有几处平坦的地方,余姑子都叫人垦了出来种东西,往返却要好几里路,是以蒋仪在山上砍柴,干农活干了四年,每日间都要来去两回,脚程却是十分好的。
      此时暑热散去,晚风徐徐吹来又是十分的凉快,蒋仪觉得自己混身都是力气,她心中提着一口气,跑的越来越快,又兼在孟府闷了些时日,这样跑起来竟觉得十分敞快。她正跑着,却只觉得双腿一轻,竟是整个人叫陆远泽一弯腰拉了起来。
      她侧身坐稳在马上,回头一看,就见那陆远泽仍是噙着苦笑,却不看她,狠狠一勒缰绳,马便狂奔了起来。
      蒋仪听着双耳旁呼呼灌过去的风,隐约听见陆远泽小声说道:“这么漂亮的姑娘,竟是个棒槌脑袋……”
      她脸上腾起两朵红云,耳中嗡的一声,心中知道陆远泽唐突了自己,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他。
      却说孟宣,方才在官道上跟丢了马车,气的跳脚大骂了两回,又见两个小厮追了来,三个人只能垂头丧气的在官道边坐了,茫茫然没有一个主意,等了好半天,就见花妈妈迈着小碎步,捏着帕子边哭边往这里走了。孟宣一个小厮叫清风的,迎了过去骂道:“花妈妈,那马车是你雇的,那车夫必是你认识的,如今竟将表小姐给绑走了,我看你就讨死呗!”
      花妈妈累瘫在路边哭道:“那里关我和车夫的事情呀,那贼人是跟着车夫到了后间,将车夫给打晕了,换了他衣服穿才把小姐绑走的。如今车夫还躺在茶窠里。”
      孟宣叫清风把花妈妈拎到自己身边来,自己也懒得起身,就踢着花妈妈对另一个小厮明月道:“你快去茶窠里看看那车夫还在不在,顺便再打些好酒,包些熟牛肉来,爷我这会儿是真饿了。”
      明月连连应着跑了,过一会儿果然捧着许多肉与酒来了。来了便回孟宣道:“四爷,那车夫头上挨了棒子,这会儿还没醒了,店家倒扯着我要房钱,我一个错身就跑回来了。”
      孟宣扯开麻纸撕了块牛肉在嘴里大嚼,又将酒灌了两口,才道:“即是如此,那就是半道来的贼人了,我们如今还是吃饱了先去历县蒋家,在那里歇上一夜了再从长计议。”
      清风明月并花妈妈应了,又将孟宣吃剩的肉与酒分食了,几个便在官道上慢慢晃荡起来,晃着晃着,就见方才丢了的那马,竟在不远处的一片草滩上吃草。清风明月两个高兴的大叫,忙去牵了来给孟宣骑。孟宣翻身上马,酒也上头了,顿时雄兴大作,挥着马鞭道:“那贼人必还没有跑远,他拖着个车如何能跑过我一趁空马,你们且在后面是慢走,我到前面追去。”
      这孟宣喝了些酒,又兼吹了点风,头便有些昏热,他打马走了几里路,见一处街市繁华人来人往,便勒了缰绳在道中慢慢走,走着走着,便见一个戴斗笠的壮汉赶着一辆马车停在了一处客栈前,将马拴在门前柱子上转身进客栈去了。他觑着这马车与方才蒋仪趁的那辆十分相似,心里便暗暗道:必是这贼人劫了蒋仪后,把车赶到这集市上来了。
      他心里即这么想,便翻身下了马,走到那马车前,拍着车身道:“仪儿!别怕,仪儿,舅舅来了。”
      车里有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尖叫了起来,孟宣成日不在家,也只远远的见蒋仪给他行过礼,连外甥女的容貌都未曾看真切,那里能分辨声音,但他此时酒已上头,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这车里必是蒋仪没错,当下便掀了轿帘朝里说道:“仪儿你受苦了,舅舅这就进去杀了那贼人。”
      他出门时本是佩了剑的,但这剑并未开封,纯粹是佩饰,只是如今他已喝醉,又那里能想到这些,当下抽了剑便冲进了客栈,大喊道:“贼人纳命来!”
      那马车中坐的原是本县宋县公妻妹家的小女儿爱莲,宋县公的妻妹嫁给一个黄的商人,人称黄老爷,在这历县开了许多客栈,也是个十分的富户,又只这一个女儿,是以便娶招赘了一个穷家小子做上门女婿 ,方才赶车的那个正是,他拴了车,是要进去接老丈人一起回家的。
      那知刚进了客栈不久,就听到外面妻子的尖叫声,方才提了门闩要冲出去,就见一个醉汉挥着把剑冲了进来。登时气的上前就给了孟宣几棒子,将孟宣打翻在地。几个小厮上前一拥而上,就将孟宣给压在地上绑了,黄老爷气的吹胡子瞪眼,对女婿道:“爱婿,快将这登徒子送去县里宋县公那里,给吊起来好好吃上一顿打!”
      这下倒好,虽是不同路,从孟府出来的这两路人马,此时便都一起往历县县衙去了。
      蒋仪与陆远泽赶到玉佛寺时,正是城中晚炊之际,庙中香烟缭绕,知客僧在庙门外清扫。蒋仪说明来意,知客僧便将他俩带到了里间,佛门弟子一日只吃两餐,晚间却是不开火的,此时正是他们的晚课时分,蒋仪等了许久,才见玉隐法师从大殿里出来。
      玉隐法师见是蒋仪,也有些吃惊道:“小施主别来无恙!”
      蒋仪回了礼,便听他道:“我前些日子接了你的来信,便一直等着你,老僧身在佛门,不便惹尘外事,是以也只能替你保管书信,你虽我来吧。”
      蒋仪应了,随玉隐法师到了后院,便见他进屋上了阁楼,过了不一会儿,手中拿着一个油布包袱下来了。
      蒋仪将包袱打开,内里的信与血书一样没少,只是四年过去,更泛了几分黄意。她接过来跪在地上道:“法师大恩,请受蒋仪一拜!”
      玉隐法师也不推辞,沉声道;“快些去吧,到了堂上,好好替你母亲审冤!”
      蒋仪出了后院,就见陆远泽站在大门前看缮修功德的碑文,见她出来了,转过身问道:“东西可拿到了?”
      蒋仪无声点头,两个人便出了庙门。这本是城中之庙,出门便是红尘,此时正值晚饭时节,沿街便有几处叫卖羊肉汤饼,烩菜汤饼的地方。蒋仪心想这陆远泽随自己跑了一趟,此时须得请他吃个饭才好,便指着一处烩菜汤饼摊子道:“陆编修若不嫌弃,就在这里用一碗汤饼再去县衙,可好?”
      陆远泽初见这女子身形瘦俏,悍劲十足,后来在路上又见她有些个呆气,此时见她随行一路,并无普通女子的娇呢,大大方方,反而是自己,竟如怀了鬼胎般一路上胡思乱想。正要从怀中掏了银袋出来,却见蒋仪从怀中摸出一把铜板,高声叫道:“店家,给两碗烩菜汤饼,一碗素的,一碗荤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读者们,如果你们喜欢,就请给我留言吧。
    谢谢大家。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