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正名

      “竟然叫我孟氏的女儿去给人当侧室,她每日里平白的银子用着还要反了不成?”李氏站了起来,向外叫道:“去,给老四媳妇说,让她叫人明日就把老三家的给我叫来,我倒要当面问问她。”
      蒋仪多年不曾来过孟府,但对李氏和小李氏的关系当年就知道是不睦的,如今看来已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她方才与元娇元丽一同回来,从她们话语间也听得出日子难过,这回看李氏这样大的怒气,便觉得孟府各房的关系或许比她想象的更为复杂。
      李氏因在等蒋仪,到此时还未用饭,当下摆上饭来,两个人寂静无声用完了。这才坐到外间来闲话。
      李氏看了蒋仪通身上下,还是去时的穿戴,便问道:“你大姐姐可曾赏了你银钱东西?”
      蒋仪道:“赏了我两只上好的南珠,来时恰与二位妹妹同路,我此来也没什么见面礼于她们,想着自己有了这南珠,就把自己耳中的珍珠,借佛献花,替祖母赠于她们了。”
      蒋仪初入府的那日,府里刚放过上月月银不过四五日,离下月月银又远,徐氏是惯会装糊涂的,李氏本就该给蒋仪些零碎银子打赏下人,但她将银钱看的紧,想着元秋那里大手大脚,早早叫蒋仪去了,必会得些赏银,等下月月银下来了,自己就不用再掏这注钱,是以她才会在蒋仪伤还未好全的情况下,着急的叫蒋仪去王府做客。
      如今的说只赏了两只南珠,又再没有给银钱的话,便已经心里有些不睦,又转而听说她转手便将自己给的两只珍珠耳环送了元娇元丽,气的一口气都差点喘不上来,咳了良久才道:“你也是好大方的手笔,那种好东西,是我素日珍藏的,怎么能弄给那起子白眼狼?”
      “那两姐妹,一个心里奸猾,一个贪吃懒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没有闲时间给你说那家人的出息,这会儿竟叫你让她们给骗了这么好的东西去!”李氏摩棱着蒋仪满是陈茧的手道:“当年咱们家里也是风光过的,你大舅父做了护国军节度使,震一方平安,我们要什么没什么?如今却不同了,家里没有来大钱的地方,早先地价便宜的时候没有置田产,如今地价极高,就更不能了。你二舅父家里还有两个成年的儿子,给公中的银钱也就是个意思。你三舅父那样一个人,只有给他的,没有他给的。你四舅父每日里四处找营生,就是为了养活这一大家口人,我们该省的地方要省,该存的就要存下,以后切不可这样大手大脚,你尚是空人一个,怎么能把那样的好东西送人?”
      蒋仪低头道:“外祖母,仪儿错了,对不起!”
      李氏此时肉疼那两颗珠子,不住的哀声叹气,又怒道:“老三家的癞□□想吃天肉,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还想着要跟王公贵族们攀亲,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明日我要给你大姐姐去封信,必要叫咱家王妃不让三房如愿才好。”
      蒋仪见外祖母气成这样,更是如坐针毡,便借口乏了要洗澡,告退了出来。
      到了抱厦,她叫两个丫环去打水了,见李妈妈站在一旁,便叹道:“妈妈,如何三舅家与外祖母会闹到这般水火不容起来?”
      李妈妈端了杯茶给蒋仪,站在她下首道:“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事根源还在当年,咱们大爷去的时候,三爷也是陪着大爷一起下的战场,大爷受了重伤,未到京人就没人,三爷虽受了伤,却活着回来了,大夫人与老夫人对他心里便有了十分的成见,觉得他一个庶子,必是没有十分经心照料大爷,光给自己保命了。”
      蒋仪道:“生死各安天命,三舅父又不是郎中,随军途中,必有许多人在照料大舅父,这也不能怪罪着三舅父一人身上去。”
      李妈妈叹道:“老夫人与大夫人可不这么想,大夫人还曾亲手拿着宝剑要斩三爷,是大爷手下一个扶柩的亲兵将大夫人的剑拦了,还把大夫人给斥了,这事才完的。”
      因见蒋仪在卸钗环,李妈妈又想起了那珍珠的事儿,便又说道:“要奴婢说,小姐也很不该将珠子送给三姑娘,她那里有好衣服穿戴那东西,小姐该给自己存着穿戴。”
      蒋仪望着灯盏笑道:“这些东西,不过身外之物,不能暖我身,不能裹我腹。我看三妹妹喜欢,就送她了,看她过的必是愁苦的,也好叫她有个欢喜的事情。”
      蒋仪是尼庵中四年,每日里土灰僧袍,青菜馒头,时间久了,竟是把原有的那些爱美爱俏之心都给磨光了。她常随几个身壮的尼姑在山间打柴,见那树木虽是枯皮却长的参天高,花有好颜却只一季便随泥零落,再回想自己当年在蒋府,为何能那么轻易便叫余氏给制服了,还不是因为她如花朵般娇弱易碎的缘故,整日娇养在府中,出门便要套车,手无缚鸡之力,唯一的出路便是寻门好亲事,但余氏只须动动手指,便能将这一条路堵死。
      那馒头庵因地处僻远,少有香客,留在庵里的几个姑子,都是膀大腰圆能干活的,余姑子又刻意交待过要把蒋仪看紧了,是以她要解个手,都有一个姑子在茅房外把守着,想要逃跑是不可能的。每日里砍柴烧火,挑水浇菜,没有闲的一刻,却是练就了蒋仪一身手脚的好耐力,这也就是为何她在山中混跑,还能跑出来的原因了,若是平常人家的娇小姐,早被泥流给淹没了。
      她从庵中逃出来,就仿如死过一回,早就不将女子们喜好的珍珠钗环,视为珍贵之物了。
      扶侍李氏用完了饭,自己到外间草草用了饭,青青便借着月光往六里居走去。她到了角门上,轻轻一扣,便听里面吃吃笑道:“是青青吗?快进来。”
      果然是燕儿等在那里,她开了门,将青青迎进去,又让到上房,就见王氏歪在炕上摇扇子,下首一个小丫环正在替她捶腿。
      青青忙跪下道:“奴婢惊扰了大夫人,还望恕罪。”
      王氏笑道:“这有什么,我今儿还不困,也在这里歪着了,你到王府有些什么见闻,说来给我听听吧!”
      其实青青方才在夹道那番话,就是故意说给王氏听的。她便将今日在王府遇到小李氏,并小李氏要将元娇送去大选,求元秋帮忙照应的事一并告诉了王氏,王氏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却也并不说什么。
      隔了会儿,只问道:“表小姐有没有去过你们见不得的地方?”
      青青早起见过王夫人给蒋仪鸡汤,也知王夫人的心思,便道:“并不曾离开过我们一步,不过回来的时候,因与三姑娘和五姑娘同车,下车时,仿佛三姑娘送了她许多桂花,车里香的厉害。”
      待燕儿送走了青青,屋子里没有旁人了,方才笑着对燕儿道:“你瞧瞧,这一府里的猫儿狗儿,都妄想着要登上天去了。那乡下来的丫头,敢在马车上小解,便知是个无颜无耻不害臊的,怪道她回来时站的那样端直。至于那小李氏也不看看自己的出身门弟,看看她女儿的人品相貌,就想着要进王府侯府。也罢,明儿她即来了,我们也不作声,老夫人必是要给她一场难堪的。”
      次日一早,蒋仪方才穿戴好了,就听外面十分的热门,方要出门去,就见李妈妈进来请安,将蒋仪拦下道:“这会儿先别出去,院子里老夫人正在发落三夫人了,这样出去瞧见了,彼此都没脸。”
      蒋仪听了这话,知是一清早徐氏就派人把小李氏给唤来了的。当下也半支了自己的窗棱,坐在窗下隔着窗棱看。
      小李氏跪在院子正中,身边还落着一只倒叩的铜盆,身边也洒着些水,院子里丫环婆子们端水送茶,从边上绕着过,就仿佛她这个人不存在一般。
      “呸!好大的脸面,竟还妄想着攀上荣华富贵,也不看看如今的生计都是谁给的!”李氏的声音在院子里分外的大。蒋仪侧了侧脸,就见李氏坐在厅房檐下,手中捧着一杯茶。
      小李氏弯着腰,看不清脸上神情。
      李氏吹了浮沫喝口茶,又骂道:“这府里别的人累死累活,拼来的银钱养活你们一干闲人,竟还不知足,手都伸到王府里去了,若不是昨儿仪儿也去了,我竟被你们这起子混帐蒙在鼓里。元娇是个什么东西,就想着也有王妃给她做?你道元秋的王妃是怎么来的,那是皇帝见我儿拼命保边疆,才御赐下来的,你有那心,当日为何不叫你男人也在边疆把命送了?如今恬不知耻的回来了,给的钱赁着院子住着,吃穿供着,还不说悄悄儿过活,竟要把手脚伸上天去了。”
      李氏越骂越气,将那杯茶也摔到院中,碎落的瓷片哗啦乱响,她一阵剧咳之后便大哭了气来,直叫:“我可怜的儿啊,何不是我替你去了,要我今日受这样的活罪!”
      蒋仪觉得自己这样坐着很是不妥,方要出去劝慰李氏几句,就见徐氏摇摇摆摆的进来了,后面跟着一群丫环婆子,抬饭的抬饭,端水的端水,浩浩荡荡便进来了院了。
      徐氏进来先就半蹲到李氏身边,柔声道:“老夫人这样气自己,当心自己身体先熬不住,快点,都扶老夫人进去吃饭!”
      几个丫环做势去扶李氏,李氏便也半推半就的起了身,临走却转过身指着小李氏道:“去,给我院门外跪着去,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进来,省得在这里碍我的眼!”
      自己寄居他处,别人家有什么不睦的事情,便会分外尴尬,李氏虽是自己外祖母,十分的疼爱自己,但如今她在气头上,蒋仪便也不敢冒然凑到跟前去。正在这里犹豫着,就见徐氏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亲手端着个托盘,上面是几样清粥小菜和点心。银屏忙过去接了道:“如何劳动四夫人请自来,叫我们过去端不就成了?”
      徐氏笑道:“这么标志的大姑娘来了,我每日里恨不得多见两回,端点饭算什么。”
      她招呼了蒋仪道:“你外祖母正在气头上,如今也不好到她面前去,你先在这里用一点,过会再过去请安。”
      蒋仪点头坐到桌边,因问徐氏道:“四舅母可曾用过,要不要一起用些?”
      徐氏摇头道:“我早起早早就吃过了,你快吃吧。”
      蒋仪便用起早餐来,徐氏却是不走,仍是坐在她当面,笑嘻的看着她道:“仪儿觉得咱们孟府好不好?”
      经了这几日和这几位舅母的接触,蒋仪心知这府里唯一能自己那份嫁妆感兴趣的,就只有徐氏和李氏了,王氏自己家财丰厚,又无承香火的儿子,如今对她来说,寻房继子比一份嫁妆更重要,杨氏是个老好人,又丈夫儿子都成年了,能挣钱,不愿若这摊子事情。只有徐氏,两个儿子还小,公中银钱不多,李氏又偏向着她,这样一大注财从她手里过一遍,总能捞些油花。
      蒋仪若要在历县为自己正名,正需借助徐氏与孟宣的力量,是以蒋仪也是早等着徐氏来问话,明面上却还是一幅不懂的样子道:“有几位舅母这样贴心照顾,外祖母又疼我,仪儿都不想走了。只此事还要全凭外祖母作主。”
      徐氏想听的正是这话,道:“你瞧在咱们家,有吃有喝有丫环伺候着,比那蒋家不知强了多少倍,那黑心的余氏,竟然送你去那起子吃人的地方,也不替你好好寻门亲事,如今舅母是想了,你既来了,就不走了,在咱们家呆着,把你娘当年的东西一并要过来,就在这家里出嫁,舅母替你择门好亲事好不好?”
      蒋仪划着碗里的粥,面露难色。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