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嫁妆2

      杨氏与徐氏并不在李氏这方正居里用早饭,两人见这样便退出来了。要说孟府的吃饭规矩,在京城里怕都是独一户儿的。家里本是有大厨房的,前些年原本是都到李氏的方正居里用饭,后来三房分家搬出去了,剩了这三房,王氏身体常有些不好,便在自已院里开了个小灶另做,有些要大火大灶的东西,才会着徐氏到大厨房里去烧。杨氏见王氏如此,她手中又是有钱的,便也在自己院里弄了一个小灶,想吃什么自己着人去卖来烧。大厨房便只供着李氏与徐氏两个院子。徐氏当家也是非常的细致,看管厨房的又是她徐家带来的陪房,是以一只鸡吃了三天,第四天兑了水仍能端上来,李氏的饭食便有些很不成样子,嫁进王府的清王妃孟元秋有回回家见了,心里很是不悦,她又是嫁出去的女儿不好明管这些,又两家住的近,便隔三岔五送些好菜好饭来给李氏。大厨房的东西,也就做做样子罢了。是以,整个府里,凭吃大厨房的,也就徐氏一家而已。
      偏徐氏又特别小气,若是别人,说今是我管了厨房,别的不说,自己首先要吃好才对,反正钱是公中的,何必委屈自己?但徐氏不这么想,王氏自己有体已,早就说了不要公中的东西,而二爷孟泛这几年做官做的风声水起,闷声发了大财,在京城已置办了两处气派大院,只是儿子媳妇们在外忙挣钱,没时间住而已,根本看不上公中这点小财,再就是孟宣了,这公中家财省下来,还不都是孟宣一房的?
      是以徐氏每日里粗茶淡饭,竟是吃的甘之如饴,吃的神清气爽。
      李氏老年人起得早,房中早摆好了早饭,有几样粥,七八样糕点并几样小菜,李氏将蒋仪拦到身边坐下,撰了一只如意糕到蒋仪碗里道:“这是你大姐姐清早早就派人从王府里送过来的点心,你快尝一口。”
      蒋仪依言尝了,本是道凉糕,在这夏日却却是十分清甜爽口,因而笑道:“十分好吃!”
      别人过日子是先苦后甜,她却是先甜后苦,小时候什么没见过没吃过,及至大了反而没了,又在尼庵里过了几年非人的生活,饿怕了,也饿伤了,对一物一米都十分珍惜,因而再不吃别的,转将那凉糕细细吃完,却是吃的十分文雅专注。
      李氏见外孙女如此模样,心中又怎么能不沉痛,因而道:“你今日只在房中好好歇一日,待到明日,我就叫人替你套了车,到王府你大姐姐家中去走一走,叫她见见你。”
      蒋仪点头应了,祖孙三个吃完了饭,孟蕊在家中久没有人玩,京中贵族们开的插花赏戏宴,她也要清王妃记得起她时,才能带着去一两回,又因家中没有显赫的祖父,没有世袭的国公,是以贵族姑娘们也不怎么跟她交心,她一个闺中小姐,又不能跟下人做朋友,也不能整日跟两个渐大的弟弟玩,十分的寂寞。
      今见来了个如此貌美又温柔的姐姐,心中十分欢喜,这会儿便歪缠着要蒋仪同她一起打络子结珠钗,抱了一堆的五彩丝线来堆在蒋仪房中。
      蒋仪这几年在尼庵每日里做的都是粗活,早将绣功丢开了手,如今京城中流行的络子,又不是她当年见的那种手法,是以自己也不动手,只在炕上跪坐了替孟蕊穿针引线。
      孟蕊如今也有十六岁了,京中这样大年龄的小姐们,早到了谈亲论嫁的时候,她却还懵懵的,很有些童稚的圆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很叫人有些怜爱。
      却说徐氏在西跨院安排了家下婆子们的一应差遣,便坐在那黄花梨圈椅上绞着帕子思索些什么。她的陪房徐福家的本该在大厨房忙活,但她因从小跟着徐氏有些脸面,是以听了差遣还不走,替徐氏续了茶水拣个几子坐在下首道:“夫人有什么难心的事不成?”
      徐氏皱眉道:“也不是难心,只是看不透。”
      徐福家的早知道昨日发生的事情,因道:“我见管家昨日派了匹快马去了历县,按说连夜赶快路,今儿晌午就该到家了,既是大夫人派的人,肯定一来就到六里居去回话,您这会儿去了等着,听听来的人怎么说,不就清楚了吗?”
      徐氏嘴间浮起笑意,拿眼角捎了徐福家的一眼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大嫂那个人,自来多心,这会子我巴巴跑去了,她定以为我是要图些什么,少不了要让她笑话一顿,毕竟她很是不喜欢蒋家这个孩子,不想她留在府里,我太热心要张罗她留下,大嫂要怎么想我?”
      徐福家的笑道:“该走的留不住,该留的也走不了,要我说您不如叫上二夫人一起去,我到大厨房里拿些储下的荷花、菊花并茉莉花,现熬些百花凉茶,你们闲坐着喝一喝,正好等人来了,有什么话只叫二夫人出头不就行了?”
      徐氏连连点头,也笑道:“既是如此,你快去备了,待用过午饭,就同我一起端过去吧。”
      徐福家的自然领命而去,徐氏又去看了回孟宣,揪他起来用了早饭,自己这边也简单摆过午饭,便命徐福家的和抱瓶几个捧着茶往王氏院中走了。
      王氏院中有一片遮了半天院的葡萄架,架下凉风习习,杨氏正在架下纳鞋底,见徐氏进来忙摆摆手示意她到身边坐了,才轻声说:“她说夏乏,正歪着了,咱们先坐会儿。”
      杨氏没有午休的习惯,怕睡多了夜里失眠,徐氏更是,不说白天,就是夜里都经常睡不着。王氏倒是每日里都有午休的习惯,因而两人便悄语着坐在葡萄架下,竟是十分的舒适。
      杨氏端了茶道:“咱们家二姑奶奶去的早,留下仪儿这么个孩子,也是真真儿的可怜。”
      徐氏忙道:“可不是吗!”
      “我估摸着今儿派去的人就该来了,所以早早儿等在这里,想着人来了,若能帮着说两句,让她留下来,就最好不过了。”
      杨氏是心中不想它事,话也说的理直气壮,徐氏佩服的紧,两人正聊着,就见王氏悄无声息的从屋里走了出来,盛夏时节,她还是一身夹衫,这会儿两个丫环扶着,款款的下了台阶,又绕到大铜缸前观了会子里面的鲤鱼荷叶,洒了三四粒米碎子下去,拍着手款款走了过来。
      杨氏和徐氏忙都站起来迎她坐了,就见王氏叹声道:“如今觉也睡不稳,一闭上眼就是梦,比醒着还累。”
      徐氏忙亲自端了凉茶敬过去道:“怕您身子凉喝不得凉的,这是特意拿冰水湃过的,虽凉,茶性还是热的,喝了安安神,夜里就能睡好了。”
      王氏伸出手接了,却又放在桌子上,盯着葡萄架出了一会子神,忽而对丫环道:“你们看那一秃噜葡萄上是不是有个虫子?快找帕子来擦净了,叫你们成日看着,一个二个只知道偷懒。”
      丫环们一个个忙忙的找帕子,捏虫子,恰是在徐氏头顶,倒是弄的徐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燕儿也忙忙的替徐氏遮着,不住的告罪。
      正闹着,就听外在孟安家的在外头说:“回夫人们的话,昨日派去历县的人回来了,要不要进来回话?”
      燕儿走到门边问:“来了几个人?”
      门外那婆子道:“历县亲戚家也派了人跟着回来,这会儿管家带着人正在二门外了。”
      燕儿忙指挥着几个丫环抬了那扇夏风凉荷的十二扇大屏风过来,将徐氏她们都遮掩好了,才说:“带进来吧。”
      不一会儿,便有两个人走了进来,在屏风外磕头请安。
      王氏应了,问道:“蒋府来的是什么人啊?”
      孟安答道:“回夫人的话,是个青年小子,说是家里的奴才。”
      那人忙道:“见过夫人,我家夫人问家里老夫人安,问各位嫂嫂们的安。”
      王氏冷笑道:“谁是她嫂嫂,这亲倒是谁的不明不白,你就说,蒋家叫你带了什么话来?”
      那人道:“我家夫人说,当初小姐是自愿离家修行的,家里老夫人并老爷夫人一并拦了劝了也拦不住,才叫她去的,今既不愿修行了,还请早早回家去,家里老夫人也想的紧。我家夫人还说,老夫人也病了,如今每日里不知要念叨小姐多少句,再不回去,怕是晚了就见不着了。”
      王氏仍是冷冷笑着,端起茶启唇轻轻吹着那茶上浮着的菊花瓣儿,良久才道:“是你家夫人说你们老夫人病了,还是你们老夫人说她病了?”
      那人愣了半晌,似乎觉得怎么回答都不对,便道:“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只是夫人交待了,等小姐回去,老夫人的病怕就好了!”
      这话其实并不是余氏原话,但这人领了命是务必要带蒋仪回家,是以便自已揣磨着加了一句。
      王氏瞟了眼徐氏杨氏道:“听听,人家蒋家根本就不想放这闺女,这是非要回去不可了,这咱们可就没有办法了。。”
      徐氏忙给杨氏使眼色,杨氏却是浑然不觉,只停了手里针线活对着屏风道:“我且问你,你家小姐又不是郎中,为何老夫人病了,一家人不想着请郎中,却要小姐急急回去?”
      ……
      “你家小姐十多几未曾到过外家,如今这样来,余氏不说办了礼来谢罪,不叫孩子在这家里好好与外祖母亲近亲近,来人张嘴就是要带人回去,这还是两亲家吗?”
      ……
      “你回去与那蒋家说,孩子在山里受了惊吓,这会子也病着了,我们要留在家里好好养一养,别说什么回去不回去的话,这么着急就找个郎中,替老夫人好好看看,比什么都强。”
      那人还要说什么,被孟安一个眼色瞪回去,磕了头带出门去了。
      徐氏没想到杨氏会这么有用,一番话说的简直叫绝了,心头喜气洋洋,脸上的喜色都掩不住了。王氏面色一白,握着绢子在胸口,半天才说:“我嫌这里虫子多,进屋去了,你们再坐儿。”
      这也是她好涵养,况且杨氏是软硬不吃的人,你给她难堪,她也不知是不懂还是装不懂,反正就当没看见。
      杨氏也将手上的线一扯道:“瞧瞧,我也没钱了,该回去补线了,善菊咱们一起走吧。”
      这两人一起出了六里居,却是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却是不同路。
      这两妯娌分开走了,杨氏身后一个丫环却是趁着众人不注意,一闪身便往后院小荷塘那里跑了,小荷塘边凉亭里,一个矮身量的婆子正在跷脚往着这边,两人一见面,却也只是耳语一番,那婆子原本紧皱的眉头便渐渐散开了,连笑着点了头,又从兜里掏了一把铜板来抓给丫环,千恩万谢的走了。
      这婆子正是蒋仪昨日嘱托过的李妈妈,她因见了孟珍遗孤,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又见这孩子一来就有意投了自己,连夜却是为蒋仪打算,早起就到杨氏那里去找丫环通气,因她这些年一直在杨氏院中听使唤,杨氏院里丫环们但凡有什么跑腿的,她也比别人勤快些,杨氏那里一个从府外卖来的小丫环便认了她做干娘,名叫荷荷,如今也是杨氏跟前的二等丫环了,生的俊俏,颇能说上些话。
      刚才来的正是这荷荷,她早起就有意无意在杨氏面前说了些新来的表姑娘可怜的话,又叫孟蕊的丫环玉燕儿替她进了些孟元蕊一人在家无趣,有个姐姐在一起说说笑笑做针线不寂寞的话,杨氏心便动了,这才有了今日杨氏早早到六里居去等人来的事儿。
      李妈妈这会儿得了好消息,飞一般的就往方正居奔了。这里蒋仪刚送走了孟蕊,正在炕上做针线,就见李妈妈一头是汗,却轻手轻走的走了进来。两个丫环都被蒋仪支出去了,是已屋里只有蒋仪一人。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