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馒头庵

      余氏房中,蒋老夫人和余氏两个围在床沿看郎中替蒋明中针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直等到针都稳定了,赶紧着人端了水来让郎中洗手时,余氏才急急问道:“哥哥,你妹夫这是急症,可险不险?”
      郎中正是余氏的哥哥余有深,他洗了手拿起块帕子擦干净,甩了帕子道:“妹夫这几年疏于健体,身体本就很虚,昨日想必熬了一夜,今日又在冷风中走了许久,急怒攻心,这才中了风,不过发现的早,多炙几回也就好了。”
      余氏与蒋老夫人双双拍着胸口长出了口气,眼见郎中出去喝茶了,蒋老夫人昏黄的眼中掉下两串泪珠道:“我一生贫苦将他拉扯大,寄予厚望,望他能出人头地,如今也是县府一级的官员了,就因着家里一点子烂事,竟将我儿拖累至此。”
      她说着说着竟是怒了,拍着床沿对余氏道:“自你嫁进来,人前人后我从未下过你的脸,不是你人品好或者嫁妆多的缘故,一来我儿子心悦于你,二来你管家还算顺当,又给我生了个大孙子,我就有不满,也轻易不会说出来,一味都是让着你。谁知你这几年竟渐渐把这个家整的很不成样子,昨儿夜里这些事传出去,明中还怎么做官?”
      余氏忙跪了下来扶着蒋老夫人的膝盖哭道:“实在是大小姐不知听了那起子贱人挑嗦,非要说我们全家一起谋害了去了的孟氏,连明中并老太太您都捎带在里头,我实在怒极了才打了她几下,谁知她就吵嚷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的。”
      蒋老夫人心里怒道:好个弄鬼的余氏,明明仪儿说的是你和他,这会儿你却假借仪儿之口将我也捎带了进来,惯是余家会添油加醋的货。
      这样想着,语气自然就不会好了,因而指着余氏道:“当年你未嫁进来时,自荐枕席的事情又不是没有,我今日说出去了你是不是也要治死我?不说你自己立身不稳,现在还连我老太太也拉扯进来。”
      余氏手腕毒,心肠恨,又下得了手,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一点就是这蒋老夫人,老太太年级轻轻守了寡,一人拉扯蒋明中长大,没有几分狠头在这历县也立不住脚,就光蒋氏族里都容不下她,还不是靠而泼会闹才走到如今。是以在蒋老夫人面前,她只能是伏软:“老太太,都是我的错,我一心为了明中和如峰的前程,想着少些嚼用多些省头,将日子过好,不想昏了头了没看住,让大小姐受了贱人挑嗦。如今还叫我家去呗,也省得给明中和如峰丢了脸面!”
      说罢便是一阵哭。
      蒋老夫人也知余氏不过是做样子,但这个媳妇因为婚前自荐枕席的事,一直被她挟在手里,如今休了再来一个,不说如峰没了亲娘,新媳妇的脾气好不好,她能不能夹得住还是另一回事,也罢,今回且帮她一把,也叫她识识自己的厉害,以后不敢乱跳腾。
      主意既定,蒋老夫人慢慢起了身道:“也罢,还是我老太太去劝仪儿几句,替你们收拾着烂摊子呗。”
      余氏忙伏地谢恩道:“谢谢老夫人!”
      蒋老夫人出了余氏院子,坐上软轿便到了蒋仪院中。此时四处都已收拾好,没了昨夜的狼籍。两个婆子守着门,见老夫人来了忙跪下请安,蒋老夫人也不抬眼,只待软轿进了屋子停稳了,才着两个丫环扶了下来。
      她紧赶几步走到床沿:“我的仪儿受苦了!”
      说着便将蒋仪搂到怀里,又命丫环们:“快掀开帘子我看看,打的怎么样了。”
      蒋仪虽不知蒋老夫人对这件事的态度,但就以经验来看,她也不过是猫哭耗子,那余氏是她招来的,孟家的坏话她没少说,这些年待蒋如峰与蒋仪,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回老夫人,仪儿并未有什么不好的。”蒋仪轻轻脱开了蒋老夫人的腕肘,跪在床上请了安。
      蒋老夫人叹口气,又问道:“吃了没,早起丫环们给你送的什么吃食?”
      蒋仪伏着头并不答话,一个丫环便上前回道:“厨房并未送过什么吃的过来,我们大家都是空口了。”
      “把你们这起子奴才,我问小姐话了,这就你呀我呀的答上了。”蒋老夫人钱再多,饿过的人也在乎一口吃的,最讨厌奴才们多吃多用,这会儿见丫环连自己捎带上,更是生气了:“主子说话奴才随便插嘴,这是什么规矩,自己出去讨打吧!”
      这个丫环往日也在余氏跟前有脸的,今日不过也是想在老太太面前长个脸,谁知却吃了一回瘪,憋着两眶眼泪退下了。别的丫环自知这些东西不敢乱听,听了怕要没命,忙都识趣退下了。
      蒋老夫人眼看着自己的丫环掩了房门,才对蒋仪道:“这会儿有什么委屈,尽管给奶奶说了,我替你出气替你撑腰,可好?”
      蒋仪点点头,仍是跪在床上,泪却流成了河。蒋老夫人见蒋仪身上竟无一处好皮,头肿面胀,心道这余氏也是好恨的手段。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你父亲母亲打你,不过是你做错了事。”蒋老夫人看蒋仪面上软了,便开始谆谆而诱:“余氏小家出身,爱用些手段,我也看不上她,但她毕竟是这家主母,如峰将来掌了家,她就是我如今的地位,是以我也要给她三分薄面。她虽在成婚前便与咱家有些来往,但举止并未逾矩,这我能做证。若有人给了你什么书信,上面传了他们不好的东西,你拿来给我,我替你保管着,也不给余氏和你父亲,你说好不好?”
      “并没有,孙儿并没有见过什么东西,奶奶您信我好不好?”蒋仪退到地上,伏身扯上蒋老夫人的裤脚,虽是楚楚可怜的样儿,但蒋老夫人如今心急的只有那些书信,一旦传到外面,蒋明中的仕途可就完了。
      蒋老夫人拉过蒋仪的手放在她膝盖上,低头抚着她的手道:“自古以来,男为尊,女为卑,女子在家从父,出门从夫,夫去从子,这个道理是概没有变过的,为何?因为我们女人家见识浅薄,心性不定,所以古话说男人如磬石无转移,女人如蒲草韧如丝。你奶奶我幼年丧父,自幼多遭磨难,成年后容易嫁到蒋家,又你祖父去的早,一生遭人欺凌白眼,族中上下老幼都没有将我们娘俩当人看过,可如今你父亲有了官职,我们在族中也十分有脸面了,族里有什么事情,族长和几位老爷们都要请你父亲前去参详,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是个男人,是咱们全家的仰仗,你存的那些东西,被有心的人翻出来,是要害死你爹的,你爹被革职削官,你将来的亲事怎样说,有脸在的人家如何会要你?”
      蒋老夫人见蒋仪面上有些动容,想是自己已说动了她,因而轻轻伸出手道:“你把东西给我,以后就跟我在我院你住着,不管余氏还是你父亲,你不想见就不见,奶奶护着你,养着你。”
      蒋仪仍是摇头:“奶奶,我真不曾见过什么书信,我也知道余氏就是眼看我一日日长大了,怕我出嫁时带走这注家财,才往我身上泼污水来害我,奶奶你可怜我,让我早些嫁人好不好,嫁个穷人家都行,嫁妆我不要的,我立个字据给家里,就说我自愿不要嫁妆出嫁,把钱财都留在家里好不好?”
      这也是蒋仪深思半日后做了的决定,她求求蒋老夫人,弃嫁妆而出嫁,只要脱离了蒋家,事情就好办了。
      但蒋老夫人这么些年的老狐狸,如何会不懂她的打算:“你还是个孩子,心思太过简单,在家里都会受人盅惑,更何况嫁了人,听了外人挑嗦,那更了不得了。况且你如今还小,跟着我在府里,饿不着冻不着的,可不是享了福了,出去嫁个穷汉,一辈子不都完了?”
      蒋仪这才明白了,老夫人是将她当孩子哄了,只怕方才也是与那余氏通好气才来的,如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以她竟也懒得再回话,冷冷一笑道:“既是如此,奶奶您请回,让余氏来杀了我吧,这样正好一了百了,嫁妆也给你们昧下了,我也省的受这份活罪!”
      蒋老夫人见她软硬不吃,还洋洋一幅瞧不起人的作派,与那当年的孟氏无二,怒道:“你一个女儿家,命都是父母给的,何况还管你这么多年吃穿用度,那一样不是银子,如今竟要一门心思害父母,可见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那还不是从根子上就坏了,我父亲不也谋害我母亲么,我正好是有样学样。”蒋仪也站起来回嘴。
      蒋老夫人气的双手发抖,指着蒋仪的鼻梁道:“呸!孟氏教出来的好女儿,你敢这样咆哮祖母,我要到县衙去告你,治你个不孝的罪!”
      说完便背过气去了。
      她话虽这么说,却也不敢去县衙,去了也怕蒋仪扯出蒋明中夫妇毒害前妻的事来。
      至此蒋仪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竟是治的全家上下病的病,躺的躺。奴才们也有了闲隙时的好八卦,真真看了好大一场热门。
      余氏进门几年,从来见蒋仪都是拙拙的,话了不多说,路也不多走,不料想她竟有如此伶牙俐齿一幅好钢牙,深悔自己原来没看透她,竟将个祸害放大了,没有早早除掉。如今既已大了,她又是继母,灌了毒或者打死了,族中必会着人来看,她虽与族长家沾着亲,但人命的事情想必也难以遮掩,就算要遮掩,也要花许多银子,这是她最不想的。
      是以她琢磨了一整夜,临到天亮才想到个好去处。
      话说她娘家有个姑姑,一生未嫁,在娘家呆到中年时,忽而有一天发了魔怔,醒来便自称是观音菩萨前的童子,要家中兄弟给她凑钱造庙,自己好去修行供奉。
      余氏娘家父辈们都在行医,虽是小户,却也颇有些积蓄,是以大家便凑了些,又城中各处化了些,替她在历县城外靠近大山处修了座庵,因那后面山叫馒头山,这庵人也称之为馒头庵,余氏的姑姑,人们也称其为余姑子,法号慧圆师太,那馒头庵偏僻,又这历县城外有处香火旺盛的桃花庵,因百平时少有人去烧香供奉,基本都靠几个姑子自已自足和余氏族中一门人的接济生活。
      如今余氏套了车去求她那姑姑余姑子,欲将蒋仪放在那庵里,叫余姑子严加看管了,再慢慢磨蹉她,磨蹉个三五年再寻个机会治死了,一了百子,自己还不脏手,真是个又好又妙的主意。
      余氏套车走了半日才到馒头庵,这庵依山而建,前面一座大殿,后院就是几个姑子休息生活之处。余姑子正在后院房里念经,穿一件土黄色的僧袍,绑着裹腿,头上包个僧帽,露了来的脖根都是光溜的,显然头发剔的干净。
      她见了余氏自是十分欢喜,忙叫人烧水泡茶,又着人寻些佛前敬过的饼来,要余氏几吃几块沾些福气。余氏自己屋里各们糕点不断,老鼠都吃的比别的屋里出来的更肥胖些,有怎么会看上这点东西,因而只是端了茶微微笑着,并不伸手。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