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书斋

作者:弄清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买买买

      第二天上午正好没课,所以一大早,陆知非就到咖啡馆辞了职。走出店门口,看到商四等在绿化带旁,双手揣在袖子里看车水马龙。
      陆知非推着自行车走过去,“走吧,先带你去剪头发。”
      “人类的剪刀可剪不动我的头发,我有专门的剃头匠,跟我来。”
      “哦。”陆知非没有异议,骑着自行车跟着他。
      
      但是没走几步商四就又停下来,“为什么你骑车,我却得走路?”
      “你的头发太长,会卡进车轮。”陆知非一脸平静外加理所当然。
      商四瞪着他,他可不会随意被区区一个人类噎住,把扎起的头发放到前面拿在手里,大步走到自行车后座上坐下,颐指气使,“蹬车。”
      
      陆知非无言以对,只好骑自行车带他。陆知非骑车的时候很专注,风吹起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秀气的眉眼,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折射着阳光。
      他一边骑一边想:商四真的很重。
      可商四还在催促,“你快点儿啊。”
      
      下桥,冲击!
      风吹得两人衣衫猎猎,真是好高的一座桥,好爽快的一阵风。商四吹了个口哨,心情愉悦。
      
      忽然,前面有个拐角。
      商四赶紧拍陆知非的背,“拐弯儿!拐弯儿!”
      大魔王的力气有多大啊,陆知非差点被他拍出一口老血,身残志坚地凭借自己精湛的车技,九十度漂移转向,利落地玩了个摆尾。
      
      路口正在等红灯的拐杖老大爷看得目瞪口呆。
      
      “就前面那个胡同口,进去第三家。”目的地终于到了,陆知非却不减速,等到地儿了,瘫着脸一个急刹车。
      他有经验,啥事儿没有。
      商四一个老古董,车都没坐几回呢,直愣愣地撞上陆知非的背,差点磕出鼻血。
      
      “嘶……”商四揉了揉鼻子,还没喊痛呢,陆知非就捂着肚子,扶着自行车,面无表情,喊了一声:“好痛。”
      放屁,你那是好痛的表情吗!
      “你过来。”商四黑着脸伸出手。
      陆知非往后退了一步,“不要。”
      
      “你过来。”
      “不要。”
      “你过来。”
      ……
      
      一个路过的小朋友抬头跟他的妈妈说:“妈妈,这两个叔叔好幼稚哦!”
      小朋友话音刚落,就看到其中一位长头发的叔叔转过头来盯着他。笑眯眯的,眼睛却瞪得老大,脸上好像写满了无数个大字: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小朋友哇地一声哭出来,他妈妈赶紧就把人抱走了。
      
      陆知非不予置评,抬头看了眼理发店的名字——君君理发店。
      一个坐落在偏僻巷弄里,光看老旧的招牌和门前堆满的杂物就能大致描绘出老板模样的理发店——大约四五十岁,男性,衣着朴素,最重要的是头发一定不会很浓密。
      事实证明陆知非全对。
      
      只是这位老板看见商四就像见了鬼,偏偏还要装出一幅热烈欢迎领导莅临指导的欣喜模样,陆知非都替他感到心疼。
      “哎哟哟,看这是谁来了,是四爷啊,真是好久不见呵呵呵呵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啊?”老板搓着手,小心谨慎地跟他保持着五米的距离。
      商四斜睨他一眼,大爷似地往椅子上一坐,“总不能是来看你的,给我剃头。”
      
      “嗳好好好,今儿个想剪什么发型?”
      “三七。”
      “还是当年那样?”
      “照旧。”
      “好嘞。”
      
      老板麻利地动手,伸手在腰间一抹,也没见他是从哪儿拿出来一个布包,手一抖利落地摊开来,一柄柄大小不一的剃头刀排列整齐地放着,刀柄上还刻着繁复的花纹,甚是好看。
      他一边剃着头,一边说话,“四爷,不瞒您说,这么多年我给不知道多少人剪过头发,可再好看吧,也比不上四爷您一根头发丝儿啊。”
      
      陆知非忽然觉得有点冷,起鸡皮疙瘩了。
      
      “想当年这四九城里的风流人物,哪比得上您四爷呢?就是哪哪儿的贝勒爷,哪哪儿的洋博士,还不是东施效颦,不过总比现在好。现在可是一代不如一代咯,那些个小年轻,非要搞什么杀马特玩什么烫染,乱七八糟的,哪懂得欣赏三七分的魅力啊……”
      “得了。”商四摆摆手,倒不想听他吹嘘当年。在他眼里,当年不过才是前几天的事情,没什么好提的,“你还惦记着那小丫头呢?都百来年了,招牌还没换。”
      
      老板嘿嘿笑着,不说话。
      陆知非想起那招牌,君君,原来是个女人的名字。这时老板终于注意到后进来的陆知非,热情招呼,“小哥你也剪头发啊?”
      商四瞅他一眼,“那是我新收的小弟。”
      
      在商四看不见的角度,老板暗自给陆知非比了个大拇指——居然敢做大魔王的小弟,真英雄!
      陆知非:“……”
      
      头发很快就剪好了,商四换了个清爽的发型,整个人的愉悦度直线飚升。昨天老竹子刚替他卖了件古董,现在商四兜里很有钱,于是兴致勃勃地要陆知非带他去买衣服。据说现在人类开了什么购物商场,里面什么都有,特别方便。
      
      进了购物商场以后,商四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人类。这里真的什么都有,吃的喝的卖衣服的卖鞋子的,还有很多商四认不出来的奇奇怪怪的店。
      等等,那家店是怎么回事?
      陆知非走着走着发现商四忽然停了下来,疑惑地看过去,就见商四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一脸吃惊地看着一家——内衣店。
      
      “哇哦……”商四继续双手揣在衣袖里,惊叹着。
      
      大约是商四的目光太过灼热,内衣店里正在选购的妹子都不禁回过头来看。幸亏商四长得好,否则肯定有人要冲过来打他了。
      陆知非赶紧过来把商四拉走,然而他没有料到,内衣店过后,商四就像打开了什么开关,根本停不下来。
      
      “这是什么?”商四盯着一台冰激凌机,又不走了。
      “冰激凌。”
      商四看到旁边的妹子幸福地啊呜一大口,面色怪异,“这形状难到不像屎吗?”
      陆知非赶紧后退一步,商四独自接受了千万点目光杀。
      
      陆知非又回来,淡定地买了个香草味的,问他:“你拉得出这种形状的屎?拉一个我看看?”
      商四:“…………”
      
      店员小哥:你们俩都给我走好吗!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又过了一会儿。
      “这又是什么?”商四舔着从陆知非那儿抢来的冰激凌,问。
      陆知非冷着脸,“公共厕所。”
      
      站上自动扶梯,商四更不得了,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忽然感慨:“这要是让慈禧老太太来坐,一定会把所有人都抓去砍头。”
      “不会。”陆知非说。
      “为什么?”
      陆知非却不回答了,答案在他心里——因为千万人中你最飒,不砍你砍谁?但你皮厚砍不死,一砍百余年。
      
      商四很快又被其他东西吸引了目光,无暇再思考刚才的问题。他看着满橱窗的印满了骷髅和各种奇奇怪怪图案,造型奇特还配着铆钉和大把流苏的衣服,双手插在袖子里,摇头,“啧啧,人类的审美是被牛魔王按在地上了吗?”
      陆知非:“……”
      
      商四又说:“还有那个,把人印在衣服上,辟邪?”
      陆知非:“…………”
      
      “这条裤子上面为什么都是洞?鞋子上也是,啧啧,用牛魔王的角扎的吗?”
      陆知非听了一路,终于忍无可忍,“牛魔王住在火焰山,很热的。”
      
      最后商四终于看到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入眼的服装店,当然,衣服的价格也相当喜人。但是商四有钱啊,只要买买买。
      陆知非好歹是服装设计系的,贵在有眼光。商四的身材只要他看一眼就知道,身高一米九,黄金比例,是个绝佳的衣架子。让他刮目相看的是商四虽然没有穿过现代的衣服,但只要是他挑出来的衣服,就不会出错。
      
      比如此刻他拿了一件黑色的薄款高领毛衣,随手就又拿了件驼色大衣,陆知非看了他一眼,指尖划过一排排裤子,准确挑出一条挂在他手臂上,“去换。”
      商四挺配合,转身就去换了,陆知非又转头走向鞋柜,低头仔细挑选,最终选中一双深棕色的皮鞋,估摸着商四的尺寸问店员拿了一双,拎过去敲敲试衣间的门,“你的鞋。”
      
      “等等。”商四还在换衣服,陆知非就拎着鞋子靠在门边靠了一会儿,殊不知他这一个小动作,让不远处把一切尽收眼底的两个店员心里嗷嗷叫。
      两人窃窃私语着,“嗷嗷嗷嗷这两个人怎么回事?颜值都好高啊!”
      “好久没看到这么养眼的帅哥了,还是两个一起来,你看到没有,这个靠着门边等人的姿势太帅了……”
      
      这时商四开了门,把鞋子接过去。陆知非就继续去挑衣服,没一会儿,商四出来,陆知非回头看见,上下打量几眼,属于设计师的强迫症就又犯了。他大步走过去,帮商四翻好领子,完善每一个细节,那双好看的修长的手在衣服上游走着,满脸的专注和认真。
      商四足足比他高半个头,一低头就能看到陆知非头顶的发旋,和他时而抬眼时,露出的那排扇面儿一样的睫毛。
      
      “天呐,他们不是一对吧?普通朋友之间会这样帮对方整理衣服???男人之间的友谊好难懂哦。”
      “你看那个高个儿的,你看你看他低头的时候满脸的宠溺!还有他换了身衣服真的好帅!”
      ……
      
      陆知非终于整理完,后退一步上下打量。这还是他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男人的外表,商四长着一张很有男人味的脸,五官深邃如斧刻,一双眸子饱含倾略性。不过这人不笑的时候挺正经的,一笑起来就像变态。
      商四却不知道陆知非心里在想什么,任他打量着,心里对自己的造型还挺满意。
      陆知非摆摆手,“好了,换下一套。”
      
      “下一套。”
      
      “下一套。”
      ……
      
      一套套衣服换下来,商四像是在店里走起了初春时装秀。陆知非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帮他整理着衣服,看到最后又觉得缺了点什么,余光瞥见摆在店内一角的墨镜,随手拿一个过来,“低头。”
      商四低头,陆知非顺手给他戴上,退后一步看,冷静点评,“还不错。”
      
      岂止是不错啊!旁边的店员妹子激动得就差咬手帕了!
      商四原本人就高,气场足,修身的黑色大衣把他整个人更衬得高大英俊。剪了个三七分的头发,却不是那种很服帖的大背头,还是带着些自然的微卷,一张脸庞比娱乐圈的鲜肉们要硬朗得多,年纪看起来也不小,但那双一看就沉淀着岁月和故事的眼睛却比什么都勾人。
      这一戴上墨镜,冷酷感直线上升。
      
      “教父啊!旁边站一个穿白衬衣的少年,配不配?你就说配不配!”店员A盛产各种脑洞。
      “你小声一点,万一他把我们拖过去宰了怎么办?”店员B入戏颇深。
      
      那边衣服试了好几套,商四觉得差不多了,随手从之前的衣服里抽出一张卡,两指夹着递给陆知非,“拿去。”
      那随意姿态,常见于各大狗血豪门言情剧。这是我的卡,拿去,随便刷。其实真实原因只不过是商四不知道怎么用这破卡。
      
      陆知非倒是淡然,身为跟班就要有做跟班的觉悟,问了密码就去付钱。只是不知道他这举动落在别人眼里,就有了别样的意味。
      走出店门的时候,商四问:“教父是什么?”
      “就像杜月笙和黄金荣。”陆知非尽职尽责地解释着,眼睛里却有疑问,他怎么忽然提起这个了?
      
      商四就说:“刚才那两个店员说我像教父,这形容倒还说得过去。不过你嘛,他们说你就像是我的养子。”
      “哦。”养子就养子,陆知非无所谓,反正他知道他没有这样的爸爸。
      可是紧接着,商四忽然低头凑在他耳边,勾起嘴角,嗓音低沉,“可是她们说,你这养子可是……”
      
      灼热的气息,露骨的话语,让陆知非的耳朵蹭地红了,眼眸中满是羞怒,“你闭嘴!”
      
      商四却噗嗤一下笑出来,笑得肆意,而后扬长而去,一边走着一边感慨:“人类真是有意思啊,越来越有意思了。”
      陆知非在背后微笑微笑再微笑,不笑一下他觉得自己快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然而,他慢慢才发现,这还只是开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魔王逼死小助理系列2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