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书斋

作者:弄清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偶像(四)

      翌日。
      陆知非上完课,照常跟马晏晏去李茹心的工作室见习。可今天李茹心显然不在状态,频频看手机或者张望窗外。问了才知道,原来瞿栖是李茹心下月大秀的压轴模特,说好了今天要来试衣服,可别说见着人了,就是手机都打不通。
      李茹心打电话给他的经纪人,经纪人也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唯一知道内情的陆知非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看着他们着急。
      
      联络不上瞿栖,李茹心要报警,但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反正最后是压了下来,继续找着。
      但是人要找,工作也不能停啊。李茹心对这次的国内首秀非常重视,现在还剩半个月,这个时候要出什么幺蛾子,她能去撞墙。而根据经纪人最后的反馈,瞿栖是自己走的,家里的证件都不见了。
      
      整个工作室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直到马晏晏霍然站起来,平地一声惊雷,“我看到男神了!”
      “哪儿呢?哪儿呢?”大家都急吼吼凑过来,就见马晏晏激动地指手机,“有人看见他了!还拍了照片传到了网上!”
      陆知非就在马晏晏旁边,第一时间看到了那张照片,于是,瞬间默然。
      
      照片里,瞿栖手里提着一个小的旅行包,戴着黑框眼镜和鸭舌帽,穿着极其低调。他似乎察觉有人在偷拍,视线正看着镜头,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不,更确切地说是惊慌。他看着的也不是镜头,而是站在镜头不远处,只入镜了半边身子的商四。
      
      但有一点陆知非猜错了,这是瞿栖第三次碰见商四。每一次他都竭尽全力地逃,可是无论选择哪条路线,他总会被找到。对方也不急着抓他,每次都很悠然地看他逃跑,似乎在用行动告诉他一个残酷的事实——无论你跑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其实他昨夜试过开车离开北京,但是他遇到了鬼打墙。无论他怎么开,都一定会回到北京。
      
      “不跑了?”商四走到他面前,问。
      瞿栖摇摇头,放下所有的戒备和慌乱,只剩下深深的疲惫和无奈,“不跑了。”
      商四歪头一笑,“其实我该一掌把你拍死,但你顶着一张瞿清衡的脸,实在投机取巧。你待会儿最好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否则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
      瞿栖苦笑,“我尽量。”
      
      “跟我走吧。”商四戴上墨镜,潇洒如风。
      旁人看瞿栖拎着包跟在他后面,还以为两人是朋友,关键这个朋友颜值还很高,于是一群八卦花痴党喜滋滋地拍照片传到网上,那自然而然,就被陆知非和马晏晏等人看到了。
      “这不是你那个朋友吗?”马晏晏惊讶,“他怎么会跟男神在一起?”
      陆知非语塞,“因为……我朋友是他的粉丝。”
      
      跟商四待久了之后,陆知非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愈发高强。可马晏晏他们看到瞿栖,松了一口气,陆知非的心却有些提起来了。商四说瞿栖是个本不该存在于世上的人,那么现在他找到他了,会怎么做呢?
      陆知非并不圣母,但他对瞿栖观感并不坏,李茹心这边也确实需要瞿栖的存在,于情于理,陆知非都觉得自己得去看一下,“我有事,先回去一趟。”
      
      陆知非赶时间,出门就拦了辆出租车。然而他刚打开车门,就瞥见马路对面有人在看他。那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戴着圆框的金边眼镜,披着件酷似中山装的西服,怀里还抱着一只黑色的小奶狗,看起来斯文贵气,就像个民国小少爷。
      民国?陆知非最近对这个词极为敏感。
      
      一股警惕油然而生,陆知非不想节外生枝,便直接坐上了出租车,“师傅,开车。”
      师傅应着,可他刚踩下油门,眼前忽然一道黑影闪过,让他下意识地一个猛踩刹车。陆知非整个人跟着前冲,差点撞在前面的椅背上。
      但这都不重要。
      他转头,就见车门已经被打开,那个刚刚还在树下看他的少年单手搭着门边,俯身看着他。他笑得斯文,刘海划过眉梢,露出唇红齿白的精致脸庞,“你好,可以捎我一段路吗?”
      
      陆知非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他看到那只黑色的小奶狗跳进车里,它的影子,是一只长着獠牙的巨兽。
      
      半个小时后,陆知非被胁迫着在城郊下了车。空旷无人的枯草地里,只有一间废弃的小加工厂,破旧的铁窗迎着风低声呜咽。小奶狗在前面开路,少年在后面走着,他的手里像握着一根无形的缰绳,驱使着陆知非像个木偶人一样跟在他后面。
      “汪!”小奶狗冲着工厂大门叫了一声,门立刻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陆知非一愣,对方看到陆知非,也一愣,“你、你……”
      “汪!”小奶狗叫声凶厉,那人身子一颤,连忙点头哈腰地让开,“请进、请进。”
      
      这是常去书斋的那只黄鼠狼,陆知非隐隐才到自己的被挟持可能与他有关,但此刻他开不了口,而且看黄鼠狼的处境,也很糟糕。
      “小少爷,您等等。”黄鼠狼用袖口擦着一张老旧矮凳,擦完还铺上一层柔软白布,才敢让人落座。饶是这样,小少爷仍旧蹙着眉,稍有不满意,恐怕就是一场暴风雨。然后他又是张罗晚饭,又是端茶递水,好不忙活。小奶狗则像一位严厉地监工,来回踱着步,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但又绝不会离开主人超过五步。
      
      陆知非一个人站着,没有人理,也不能动。他的手机已经被没收了,具体用途大概只有一个——联络商四。
      
      但陆知非并没有傻站着多久,黑暗就不期而至。呜咽的风缭绕耳畔,浓重的黑暗吞没了所有光芒,甚至于周遭的温度,都开始下降。黄鼠狼心里一个咯噔,手中锅铲应声落地,然而监工小奶狗此时没空理他。它弓着背发出低声怒吼,爪子紧紧扣入地面,怒瞪着工厂大门。
      有谁来了。
      但似乎不是来救陆知非的。
      
      窗外的风越来越大,那是阴风,吹得工厂的屋顶都开始震颤。外面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大门,“砰!砰!”大门被撞得变形,向里凹进一大块,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破门而入。
      黄鼠狼吓得面如土色,连滚带爬地躲进角落里,紧握着一块佛牌嘴里喃喃自语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陆知非虽然很多东西都看不见,但是正因为未知,所以更可怕,可他又偏偏不能动!
      
      “砰!”门终于被撞破,铁门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态倒飞而入,一块插`在立柱上,差点将立柱崩碎,一块直直地从陆知非身边擦过,巨大的劲风刮得他一阵摇晃,可少年的那股神秘力量仍然支撑着他不倒,两相冲撞,弄得陆知非五脏六腑里一阵翻江倒海。
      耳边,愤怒的嚎叫摄人心魄,陆知非抬眼,就见那只小奶狗直冲大门而去,亮出獠牙狠狠地跟敌人撕扯在一起。
      
      陆知非刚才观察过,这是一只狼狗,虽然很小,但本性凶悍。而此时,那少年还坐在白色绒布铺出来的椅子上,抬头看着插在他头顶的铁门,在一片黑暗中,安静得仿佛自成一方天地。
      可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声真实存在着,陆知非虽然看不见具体情况,但也听得出战况激烈。这时,一声玻璃碎裂声冲入耳膜,紧接着又是一声、再一声!陆知非没有回头看就猜得出来,工厂的窗户全被打破了!
      
      黑色的阴影开始延伸,那股阴风终于刮到了里面,而那嘶吼,愈发凄厉。少年终于站了起来,手里还提了一把不知从哪里来的大刀。陆知非看得清楚,那就是一把足有少年半个人那么高的大砍刀,刀背串着一溜的金属小圆环,少年每走一步,那些金属环就互相碰撞着,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娇小的少年,与生锈的大砍刀,这诡异的组合让人惊讶,而这组合所爆发出的战力,就让人胆颤了。
      
      陆知非清楚地看到少年提刀走过时,眼底泛着凄冷寒光,嘴角却带着笑意。那笑意跟商四一样不可一世,但却更残忍、更嗜血。
      
      少年摹地加速,一刀,劈开混沌。陆知非就看那黑暗中似有雾气搅动,翻滚如怒海狂澜。而后凄厉地惨叫声愤怒的嘶吼声此起彼伏,黑气乱窜,整个工厂都被撞击得摇摇欲坠。
      一滴冷汗从陆知非的额角滑落,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浑身紧绷。那些战斗就发生在他眼前,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却又有惊无险。就算少年此刻给他解开不能说话的禁制,恐怕他都说不出话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一心想着要开眼,冒冒失失闯入书斋,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结果只能在这里等死。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人拉他的裤脚管。眼神向下瞟,就见黄鼠狼君狼狈地趴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腿,试图把他拉到角落,“你别怕、别怕,我救你”
      他的声音在颤抖着,手心里都是汗,模样狼狈而不堪,但那一声“我救你”,却像黑暗中的一道光,给了陆知非莫大的温暖。
      
      陆知非不能动,被他一拉就倒。少年似乎稍稍放开了禁制,让黄鼠狼得以拖着陆知非避难。一人一妖,就这么狼狈而艰难地在地上挪动着。陆知非能清晰地听到黄鼠狼的喘气声,还不断说着“别怕、别怕”,不知道是在给陆知非打气,还是给自己加油。
      两人终于躲到一处角落里,陆知非刚想松一口气,就看见头顶似乎有黑影萌动。黄鼠狼也看见了,吓得背上一身冷汗。他吓得又想跑,可看见陆知非,脚步又顿住。
      
      咬咬牙,他甩手扔出一道法术。法术虽小,一瞬间就没入黑影消失不见,但却成功吸引了仇恨。他此时再忙不迭地跑开,把那团隐隐绰绰的黑影也给引开。
      陆知非看着他左支右绌,心里焦急。然而敌人不会有丝毫留手,黄鼠狼被逼到另一个角落,虽然还顽强抵抗着,但他那些法术,对对方来说不过是挠痒痒。陆知非隐约听到上空传来阴恻的笑声,而黄鼠狼所在的那个角落越来越暗、越来越暗,逐渐将他的身影吞噬。
      
      陆知非的心陡然间落入谷底,但触底,总会反弹。
      他不顾一切地挣扎着,咬着牙试图冲破少年的禁制,可那禁制太强了,陆知非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关节发出悲鸣。但陆知非固执,他觉得这个不算优点的优点,或许是他身上唯一值得称道的东西了。
      
      然而现实令人绝望,黄鼠狼的身影彻底被黑暗吞噬,而那不断盘绕的阴恻笑声,像是对陆知非的无情嘲笑。可也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寒光破开黑暗,雷霆万钧地刺入那个角落。
      黑暗就像潮水,如同摩西分海般向两侧退散。陆知非怔怔地看着,就见一柄大刀插在黄鼠狼的脑袋边上,刀背上十二个圆环叮当作响。
      
      黄鼠狼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但是,他还活着!
      
      回过神来,黄鼠狼喜极而泣,陆知非也松了一口气,趴在地上彻底动不了了。而就在此时,大战终于落下帷幕,那些喧嚣的声音都逐渐退去,阴影溃散,光亮重新回归视线。
      少年回来,一步步走到黄鼠狼身边,拔出他的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窝囊至极,我收你有什么用?”
      
      黄鼠狼依旧陪着笑,眼神里却不再满是害怕,多了些感激,“谢谢、谢谢……”
      “哼。”少年却不领情,嫌弃地转过身,走到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小狼狗则亦趋亦步地跟着他,呜呜呜地低声叫唤,一点都没有了刚才凶狠地模样。
      少年把它抱起来,轻轻抚摸着它的头,小狼狗配合着蹭着他的掌心,然后趴在他怀里,伸出舌头轻轻舔过少年受伤的锁骨。
      
      它呜咽着,好像在为主人的受伤而心疼自责。
      少年低头看着它,满身戾气终于开始消散。然而就在这时,黑暗再度来袭,陆知非心里咯噔一下,视线扫过去,就见阴影从门口蔓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入倾。
      少年握住刀柄,眸光中顿时布满了森冷寒意。小狼狗也瞬间炸毛,亮出力爪。
      
      然而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来临,黑暗来得快去得也快。陆知非愣了一下,就见重新归来的光亮里,有人双手各拖着一只面目狰狞、浑身是血的妖怪走进来,歪着头问:“你们这是在开妖怪派对吗?很热闹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副CP出场啦!撒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