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家

      慕子凌赠予燕文灏的那副画,很快就被福全拿下去装裱好,然后挂在书房里。
      
      在拿去装裱之前,燕文灏盯着画看了许久,之后似乎想到什么,便提起笔,在画上题了四个字——乘风破浪。
      
      他题字的时候,慕子凌就站在他旁边看着。
      
      当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慕子凌忍不住偏头,看了燕文灏一眼,神情有些复杂。
      
      他知道以燕文灏的聪慧,一眼便能看透画中含义,只是燕文灏不对他提出,他也自然不会多问。
      
      他想,或许燕文灏也在等着有一天,能够跟他解除这种尴尬、怪异的关系吧。
      
      那日之后,京城便开始一直下雨,一连十几日都不停,地面湿滑不堪,远处一片雾蒙蒙,整座城市,犹如浸在一面巨大的雨帘当中。
      
      这日,雨还在下。
      
      伴随着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正殿内,燕文灏和慕子凌面对面坐着,他们中间的矮桌上,放着白玉棋盘。
      
      他们又在对弈。
      
      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彼此沟通最好的方式。
      
      这段时间以来,燕文灏身体恢复的不错,进度十分喜人,已经不再需要每日卧床休息,脸色也好看不少,即便是这么坐着三四个时辰,也不会再如以前一般,咳嗽不停,冷汗直冒。
      
      又一局结束,他们二人旗鼓相当,不过慕子凌照旧险胜了几颗棋子。
      
      为自己斟了一杯茶,一口饮下后,燕文灏抬眸看向慕子凌,眼里带着温和的笑意:“你又赢了,谦和。”
      
      他们一共下了三盘棋,慕子凌赢了两盘,虽然都是险胜,但他自己胜利的那一盘,也不过只是赢了几颗棋子。
      
      “不过侥幸而已。”将白玉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收回棋盒,慕子凌的态度十分谦虚,但他的眼中,却分明有着十分清晰的笑意。
      
      被这样自信张扬的慕子凌抓住了目光,燕文灏久久移不开视线,他低下头,轻咳一声,问道:“要再来一局吗?”
      
      摇了摇头,慕子凌看了看他,关切道:“今日已经下了太久,殿下该休息了。”燕文灏的身体虽然好了不少,不再需要长久卧床休息,但偶尔的休息还是必要的,何况下棋是需要全身心投入的,十分费神。
      
      燕文灏闻言,笑了笑,而后点了点头:“也好,那谦和陪我坐着吧。”
      
      “……好。”
      
      慕子凌本想等燕文灏去休息后,自己再去书房安静地看一会书,如今听了他的话,便只好陪他坐着。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言。
      
      过了一会,燕文灏忽然出声问道:“谦和许久未回家,想回去看看吗?”本来,慕子凌出嫁,三日后便可回门,只是燕文灏的身体不好,不宜出宫行走,故而这趟回门礼,自然也就取消了。
      
      “我想的。”
      
      慕子凌如实相告,并不隐瞒自己想法。
      
      “那便回去吧。”转过头看着慕子凌,燕文灏神情温和,微笑道:“现下,我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也该正式去拜见一下岳父了。”
      
      “……”
      
      ‘岳父’这两个字让慕子凌耳根一红,脸上又浮起了一丝尴尬。
      
      而这份尴尬,燕文灏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只是用温柔的眼神,一直注视着慕子凌,在等他的回答。
      
      “我……”
      
      抿着唇,慕子凌犹豫了许久,他想起燕文灏的身体状况,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垂下眼眸,轻声道:“殿下的身体刚有起色,外头又在下雨,还是算了吧。”
      
      “你啊……”燕文灏宠溺一笑,他握住慕子凌的手,语调温和:“谦和无需总这么顾着我的身体,先前我便告诉过你,我知道自己的状态如何,若是难受的话,我便不会提出这个建议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何况,谦和很想回去不是吗?”
      
      燕文灏说话的时候,双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慕子凌,眼里流露着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温柔。
      
      听着这温柔悦耳的嗓音,慕子凌有些恍惚,然后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待他反应过来时,对上的,便是一双盛满笑意的眼睛。
      
      “……”脸颊一红,慕子凌有些匆忙地移开自己的视线,不敢再看他。
      
      看到眼前青年的神情,燕文灏不禁勾了勾唇,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不少。
      
      皇子妃回门,本该是风风光光,热热闹闹地回去,不过慕子凌是男子,而燕文灏又喜静,所以他们仅仅只是乘着一辆舒适的马车,带福全和多元两名太监,还有几名护卫便直接出发了。
      
      皇宫的东面,有一片宅院,这里头住的,都是一些王公大臣,左丞相府也在其中,不过相对比与其他一品朝臣宅院大门,慕府这里,显得雅致和朴素不少。
      
      燕文灏并非临时起意,他早有带慕子凌回门的打算,故而在今日早朝过后,福全便派人通知了慕纪彦,这会,慕纪彦已经领着众人,提前站在大门外等候着了。
      
      徐梓棋虽然还在禁足当中,但二皇子携同皇子妃回门,是一件要事,她是慕纪彦的续弦,理应也要在场。
      
      徐梓棋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慕纪彦,如今看到他,便想要使点苦肉计,对他说几句软话,好让自己禁足三个月的惩罚能被取消。
      
      只是她刚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开口,一辆马车就已然缓缓停在了门前。
      
      随着马车停下,车帘被掀起,燕文灏拉住正要下去的慕子凌,对他微微一笑,又摇摇头,而后起身越过他,先他一步下了车。
      
      下了车,燕文灏站在原地,他抬起头,朝着还在车厢内的慕子凌伸出一只手,语调温柔:“谦和,把手给我。”
      
      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手,慕子凌有些怔愣,回过神来后,他感激地笑了笑,慢慢地把手搭了上去。
      
      燕文灏冲他眨眨眼,随后便借了一些力道,将他牵下马车。
      
      看到燕文灏对慕子凌的体贴,慕纪彦面上虽然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但是眼神有了些许欣慰笑意,他往前走了一步,领着众人便要行礼。
      
      按礼,燕文灏是皇子,纵然慕纪彦是慕子凌的父亲,见了他,也是要行礼的。
      
      亲自扶住慕纪彦,燕文灏对他道:“慕大人不必向我行礼,您是谦和的父亲,自然也是我的长辈。”
      
      “微臣不敢。”后退一步,慕纪彦对燕文灏深深作了一个揖。
      
      燕文灏仅仅只是免了慕纪彦的礼,却没有免去其他众人的礼,于是徐梓棋只能咬着牙,乖乖领着众人跪下,行礼问安。
      
      没有去理会她们,燕文灏依旧在同慕纪彦说话,等他们说完,他又转过身去重新牵起慕子凌的手,笑的很温和。
      
      这一幕,看得徐梓棋心里翻起滔天愤恨,双眸冒火,一方绣帕都被她撰得变了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继母了,拉她出来被虐一虐(*/ω╲*)
    ps:修个小bug~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