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柔

      燕文瑾一向大大咧咧,加上他从小不爱习文偏爱武学,自他十二岁开始,就被燕帝丢去云家军营,跟一堆将士混迹在一起,性子更是直来直去。
      
      他喊慕子凌‘嫂子’确实只是一种单纯的称呼,在他眼里,无论慕子凌是男是女,只要嫁给了他二哥,那就是他嫂子——
      
      所以,他也丝毫没发现慕子凌听了这声‘嫂子’后露出的尴尬神情。
      
      注意到慕子凌神色的变化,燕文灏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无声安慰他,然后又看向燕文瑾,岔开话题问道:“你去看过母妃了吗?”
      
      庄后逝世之后,燕帝便将燕文灏送去给贤妃抚养,贤妃怜惜燕文灏他这么小便没了母亲,对他一直疼爱有加。
      
      因此,燕文灏也待她如亲生母亲一般,一直喊她母妃。
      
      燕文瑾是贤妃所生。
      
      就是因为燕文灏与燕文瑾二人从小一起养在贤妃膝下的缘故,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十分亲厚。
      
      大脑袋凑到燕文灏跟前,燕文瑾笑嘻嘻地回答:“从御书房出来便去看望母妃了,是跟母妃一道吃过午膳才来找二哥你的。”
      
      停顿片刻,他又看了看停在旁边的辇车,眨眨眼,问道:“二哥你跟嫂子是要出去吗?”
      
      “本来是想带谦和去御花园走走的。”燕文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没料到你会来。”
      
      燕文瑾笑的灿烂,他高高兴兴提议道:“不然我同二哥和嫂子一起去吧。”
      
      “罢了,你刚从御花园过来。”看了他一眼,燕文灏又偏过头对慕子凌笑了笑,声音温柔地说道:“谦和,我与四弟已经许久未聚,难得他今日过来,至于御花园,改日我再带你去可好?”
      
      “好。”
      
      慕子凌微微颔首,也回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燕文瑾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出行计划,于是一行人只好重新回到凌霄阁。
      
      正殿内。
      
      牵着慕子凌走到上座,坐下后,燕文灏便亲自斟了一杯茶水放在慕子凌面前,又将矮桌上慕子凌喜欢吃的点心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
      
      看着眼前这一幕,燕文瑾不自觉睁大了眼睛,心里惊讶无比,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家二哥竟然会有如此体贴的一面!
      
      他是从小同他二哥一起长大的,自然知道他二哥真实性格如何。一直以来,他二哥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还有温柔温和的性格,都只是一种伪装,这一点,他是明白的。
      
      不过现在,燕文瑾却很清楚的知道,他二哥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这份温柔,是褪去了那一层伪装后,真正性格里温和的一面。
      
      他怎么能不吃惊?
      
      注意到燕文瑾看向他们的目光,燕文灏转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憨笑两声,燕文瑾抬手挠了挠脑袋,然后连忙收起了自己脸上诧异的神情。
      
      大概猜到燕文灏和燕文瑾这两人应该有些话要商谈,而自己不宜继续在此,所以慕子凌仅仅只坐了一会,同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就主动站起身,借口上午有几本书籍未看完,然后便带着多元离开了。
      
      慕子凌一走,福全向燕文灏行了个礼,随后就自觉地走向门口,与此同时,其他的太监宫女也一并退了下去。
      
      等到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时,燕文瑾便迫不及待地出声问道:“二哥,外头都在传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健康,这是真的吗?”他眼睛亮亮的,语气上扬,声音里充满了期待。
      
      “只是传言罢了。”
      
      “怎么会……”
      
      燕文瑾一双明亮无比的眼眸瞬间黯淡了下去,脸上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看着眼前少年毫无保留外露的情绪,燕文灏眼里的笑意深了些,他轻笑着安慰道:“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确实感觉好些了,我想,再过不久,大概便能坚持上朝了。”
      
      燕文瑾性子太直,又不屑揣测他人心理,担心在有心人故意试探下,他会不小心说漏嘴,所以燕文灏并不打算告诉他,自己的‘病’其实是中了一种罕见的奇毒,而且此时,毒已经解了。
      
      闻言,燕文瑾的眼睛又亮了,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着急道:“真的?”
      
      燕文灏含笑点了点头。
      
      重新坐下,燕文瑾眼中带着惊喜,他上上下下将自家二哥看了个遍,最后满意地道:“二哥的精神是好了许多。”
      
      想了想,他又笑眯眯地说道:“改日我一定要好好谢谢嫂子。”他以为,这都是因为慕子凌的缘故。
      
      他自然明白,让慕子凌以男子之身嫁入皇室,这对于慕子凌来说,是一种多大的牺牲,无论如何,他们皇家,都欠了慕家一份情。
      
      提及慕子凌,燕文灏的眼神柔和了些许,他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然后缓缓道:“是该好好待他的。”
      
      将手里的茶杯放下,燕文灏对燕文瑾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你今日回来,在朝中都听见了哪些传闻?”
      
      走过去坐下,燕文瑾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关于二哥你的。”顿了顿,他蹙起眉,问道:“对了二哥,李贺到底是怎么回事?父皇那番话,又有何意?”
      
      宫中没有不透风的墙,燕帝上午对燕文灏说的那番话,如今早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对于那番话的揣测,也是甚嚣尘上。
      
      将眼前的白玉茶杯斟满,燕文灏抬起眼眸,看着已经坐到自己眼前的四弟,用淡漠的语气,言简意赅地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李贺的事,不在我的预料之内,他的背后有人,至于他的目的……”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燕文灏冷漠道:“大概是为了离间我和谦和的关系,他们是冲着慕丞相去的。”李贺的那句话,针对的,其实是慕子凌而不是他。
      
      将杯中的茶水饮尽,燕文灏笑了一声:“至于后面的事,则是我刻意为之,既然有人将机会送上门来,我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
      
      把玩着手里的白玉杯,燕文灏垂下眼眸,斟酌着,缓缓道:“父皇一向好颜面,决不允许有官员胆敢以下犯上,冒犯皇家威严,一旦他听闻李贺的事,就一定过来……而他的那番话,也是我引导他说出的。”
      
      沉吟一会,燕文灏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我已经沉寂太久太久,久到不论王公大臣或者天下百姓统统都遗忘了我,正好趁此机会,让我重新回到大家视野中,也该是时候了。”
      
      抿着唇,燕文瑾看着他,认真问道:“二哥,我能帮你做什么?”
      
      他清楚燕文灏的想法,虽然他对皇储之争毫无半点兴趣,但若是他二哥要争,他自然是要倾尽全力,助他二哥一臂之力的。
      
      闻言,眼中的冷意一点一点淡去,燕文灏拍了拍他的肩膀,缓声道:“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
      
      “啊……?”眨了眨眼睛,燕文瑾有些不明所以,如今不是最好的时机吗?
      
      勾了勾唇,燕文灏没有解答他的疑问,而是淡笑着说道:“这段时间,你好好顾着自己便好,行事谨慎些,不要落了话柄给他人。”
      
      “我知道的,二哥。”
      
      满意地笑笑,燕文灏又对他说道:“这次回来在京里多待一些日子,经常入宫来陪陪母妃,母妃她虽然嘴上不提,但是你不在京城的时候,她总是牵肠挂肚,担心你在外过的好不好,对你十分想念。”
      
      脸上浮起一丝愧疚,燕文瑾乖乖应道:“我会的,二哥,今年我不会再请命往外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AQ卡文,这章码了五个小时嘤嘤嘤。
    ps:小修了一下。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