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操纵

      李贺胆大妄为,胆敢以下犯上,结果被盛怒的燕文灏革职,燕帝听闻后不但没有半分不喜反而甚是满意,这件事传入朝堂,一时间,满朝文武都开始自省,其中有一些大臣更是战战兢兢,生怕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
      
      他们都曾经在背地里谈论过燕文灏娶男妻的事,一个个的都将其当做笑柄,更甚者,还反复拿出来谈笑。
      
      燕文灏长久居住在凌霄阁,体弱多病,也毫无权势可言,燕帝更是甚少提及他,以至于有些大臣虽然还记得他皇子的身份,但已经将他当做一名无用的皇子看待。
      
      他们都以为,燕文灏不会再有‘病愈’的一天,对于国师的话,他们只将其当做无稽之谈,即便听了,也只当做耳旁风,吹过就算。
      
      如今,燕帝刚过不惑之年,还尚未有立太子之意,不过一些位高的权臣却早已经各自为营,站到了他们心中未来太子人选的身后。
      
      燕帝的子嗣单薄,在位二十载仅有六位皇子,除去早夭的大皇子,如今还有五位皇子,然而只有三位皇子有争夺东宫之位的希望,至于另外两名皇子,一个年纪太小,一个重病缠身。
      
      于是,这些大臣们自然会理所当然的以为,燕文灏不可能会在太子人选之列。
      
      然而这次李贺的事,却将已然被大家完全忽视许久的燕文灏推了出来,燕帝对他的喜爱毫无掩饰,让许多大臣都始料未及,也让其中的小部分清醒的人,重新地开始审视朝局起来。
      
      或许,除了那三名皇子以外,争夺太子之位的人选,还需要再加一名呢?
      
      当然,朝堂之上的这些风云变幻,各个大臣心里的弯弯绕绕,这个时候,燕文灏知道,不过并不想去理会。
      
      他现在需要的是,先安心‘养病’,等到自己‘病愈’的那天到来。
      
      只是燕文灏虽然不去理会,淡定自若,却有人听到风声,自己急了。
      
      燕文志是燕帝的第五位皇子,他的母妃,是位列后宫四妃之一的良妃,他便是有希望争夺皇储的人选之一。
      
      李贺的事一传来,他就已经完全坐不住了。
      
      他今年刚满十六,前些日子已经行了冠礼出宫建府了。
      
      此时,五皇子府,议事厅内。
      
      燕文志坐在上座,面容狰狞,眼含怒火,他的下方,端正地站着几个穿着便服的朝臣,只是一个个的脸色都很差。
      
      他们显然刚刚争执过。
      
      安静许久,眼见燕文志的情绪已经缓和下来,有几名官员互相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燕文志,张了张嘴想要再说话,但又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恰好这时,从刚才进门开始便一直没开口的一名官员站了出来,他缓缓道:“殿下,您请息怒。”
      
      说话的这名官员,是朝廷六部之一的刑部尚书,姜溪。
      
      燕文志瞥了一眼姜溪,冷哼了一声,神情冰冷地望着他。
      
      “息怒?你要我如何息怒?”
      
      将手上的茶杯用力丢置在地上,燕文志的语气激动无比,又带着强烈的怒意,一双眼睛瞪得浑圆,让他的脸看起来扭曲无比。
      
      “你们一个个无用至极,跟废物一般,连个办法都想不出来,现在落雨想出了法子,但你们却都在反对,怎么?难道你们要我眼睁睁看着我那病病殃殃的二皇兄恢复健康,站上朝堂,与我争夺太子之位吗?”
      
      今日在朝堂之上,燕文志刚被燕帝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让他毫无颜面,回到家中,又听到李贺的事,知道他那病秧子二皇兄极有可能回到朝局中来,他怎么能不气愤?
      
      燕文灏本就是庄后所生,是名正言顺的嫡子,若是他的身体康复,回到朝堂,那么本来已经妥协的那班固守旧礼的老顽固们一定会全力推崇他,到那时候,他燕文志争争抢抢这么多年,还有何意义?
      
      瞧着燕文志盛怒、没有丝毫理智的模样,姜溪心下叹气,但面上依旧一片淡然,他继续往下说道:“殿下,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您最该注意的,应当是三皇子,要小心的,也是三皇子,至于二皇子那里……”
      
      皱了皱眉,姜溪沉声道:“臣以为,二皇子的身体到底能不能痊愈如今还尚不可知,借由李贺一事便直接断定他能重回朝局,搅动风云,这样的论断下的还太过于早。”
      
      顿了顿,他直视燕文志的眼睛,接着又说道:“何况二皇子即便能回来了,但庄后已逝,他自己又一病数年,长居凌霄阁不曾认识、拉拢任何官员,纵然有固守古礼的老臣推崇他,也是无济于事,那些老臣都已然要到告老年纪,还能改变哪些形式?”
      
      说到这里,姜溪对着燕文志弯腰作揖,慢条斯理地说道:“殿下,恕臣直言,当前的形式对三皇子也是相同,一旦二皇子归来,他亦会受制,我们何不隔岸观火,先看他们互相争斗,待时机成熟,再一举大败他们?”
      
      这一番言论下来,燕文志的怒火总算熄了一半,他皱着眉,在屋里缓缓踱步,似乎是在思考姜溪的话。
      
      其他官员见燕文志总算有所冷静,于是便一言一语地按着姜溪刚才的思绪,再次说起来。
      
      一直到劝诫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才让燕文灏打消了原本的念头——在燕文灏还在养病时,先下手为强,致他于死地。
      
      离开五皇子府时,姜溪与另一名四品官员一同走。
      
      在路上,官员忍不住问道:“姜大人,您说,殿下会听我们的话吗?”虽然现在殿下已经压下那个危险至极的念头,但他心里总是很忐忑。
      
      此时此刻,燕文灏是万万不能出任何事的,否则燕帝彻查下来,一旦被发现一丝端倪,他们这些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殿下的性格虽然鲁莽冲动,但今日的话,他是有听进去的,我想,他暂时不会轻举妄动。”抿了抿唇,姜溪眼眸一闪,忽然问道:“对了,你可知殿下所提的‘落雨’是何人?”
      
      官员摇了摇头,老实道:“我还以为姜大人会知晓。”
      
      闻言,姜溪的脸沉了沉,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思索一会,片刻后说道:“走,我们需要去一趟沐国公府。”
      
      说罢,他已经利落转身,阴沉着脸,朝着来时的方向,大步走去。
      
      一边走一边思索,姜溪对这个‘落雨’的突然出现,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好像会出事一般。
      
      这个叫‘落雨’的人是谁?是何时出现在燕文志身边的?他想,他必须要尽管去禀告沐国公,让沐国公派人去探查出这个‘落雨’的底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写的简直头晕……
    我果然还是喜欢甜甜蜜蜜的秀恩爱啊QAQ
    ps:五皇子有点没头脑,经常会不高兴2333
    ps:修个错字【4/26 11:11】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