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抱歉

      燕帝这次过来,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想来看看,慕子凌会不会甘心嫁给他的皇儿,从此安分守己,不做任何逾越规矩的事,好好尽到自己的本分——
      
      很显然,慕子凌这般低眉顺目,听话懂事的模样,让他还挺满意。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一定要过来的原因,那便是今晨刚发生的,关于李贺的事。
      
      大燕有规定,皇子满十四岁后就要开始上朝,参与政事,而燕文灏如今已经十八岁,年龄已到,只是由于身体不好,一直住在凌霄阁中,深居简出,甚少露面。
      
      便是如此,以至于让朝臣逐渐忘记了他的身份,对他的恭敬日益减少,甚至胆敢在他面前胡言乱语、口不择言了。
      
      李贺是其中一个人,但绝对不会只有他一个。
      
      他至多是一直出头鸟。
      
      即便燕文灏只是一个普通不受宠的皇子,燕帝也不会允许有朝臣胆敢视皇威于无物,以下犯上,何况燕文灏是已故庄后所生,是嫡系皇子,燕帝对他,也很喜爱。
      
      所以,燕帝过来,还想要看看,慕子凌已经嫁入皇家,那么他皇儿的身体是否如国师所说,正在慢慢恢复——
      
      此时此刻,燕文灏的面色虽然依旧苍白,但是整体精神对比以往已然好上太多,看着他的状态,燕帝心里十分高兴,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他相信不用再过多久,他的皇儿,便能完全恢复了。
      
      让福喜将自己带来的补品送上来,之后燕帝又对着燕文灏关心了几句,约莫半个时辰过后,他便牵着德贵妃的手站了起来,如同来时一般,二人相携离去。
      
      他们一走,慕子凌便想抽回自己被燕文灏握着的手,“……你可以松手了。”
      
      燕文灏依言松开他,之后偏过头看着他,眼底含着一抹歉意:“对不起,谦和。”
      
      “……”
      
      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慕子凌目光黯淡了些,他沉默许久,才摇了摇头,缓缓道:“……不怪你。”要怪,大概只能怪他恰巧出生在那个时间,又恰巧是燕文灏需要的人。
      
      燕文灏一直盯着慕子凌,注意他神情的变化,当他看到慕子凌蹙着眉,眼里有藏不住的失落和黯淡时,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不喜的情绪,让他始料未及,忍不住皱起了眉。
      
      他不该对任何人生出这种情绪的——
      
      收回自己的视线,燕文灏忽然转过身,对侯在一旁的福全说道:“我累了,你扶我去休息吧。”他需要自己静一静。
      
      “是。”
      
      福全应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慕子凌,见他迟迟没动,终于上前一步,搀扶着燕文灏慢慢往内室走去。
      
      走了几步,燕文灏停下脚步,他背对着慕子凌,表情淡漠,但语气依旧温和:“谦和,若是你想看书,便让多元带你去书房吧,我整日待在凌霄阁内,闲来无事,便收集了许多书籍,种类繁多,你应该会喜欢的。”
      
      他提到的多元,实际上是福全收的义子。
      
      闻言,慕子凌怔了怔,他看着燕文灏离去的方向,垂下眼眸,轻声应道:“多谢殿下。”
      
      “嗯。”
      
      淡淡应了一声,燕文灏的身影走过内室,直到再也看不见。
      
      这时,一个一直站在一旁安安静静候着的小太监忽然出声道:“王妃,请您跟奴才来。”
      
      慕子凌闻声,扭过头去看他,看清他的模样后,忍不住愣了一下,“你是多元?”
      
      小太监的五官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但在他脸上组合起来,却显得他的脸非常漂亮,让人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再配上他有一双天生带笑的眼睛,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
      
      小太监笑眯眯的点头,随后恭恭敬敬地向慕子凌行了一个礼,“是,奴才便是多元,请您随奴才来。”
      
      此时,慕子凌已经收起脸上的怔愣神色,对他微微颔首,淡然道:“好,你带路吧。”
      
      ******
      
      这一边,回到内室后,燕文灏便不再继续假装,福全也松开搀扶着他的手,退到一边垂首站着。
      
      不过片刻,就有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悄无声息地落在他面前。
      
      “参见殿下。”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抬手抱拳,垂着眼,恭敬行礼。
      
      “暗一,起来吧。”燕文灏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暗一是他师父当年替他训练的暗卫之一,一共有七个,这些年来,这七个暗卫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他。
      
      暗一闻言,便直接站了起来。
      
      燕文灏看他站起来,又扭头对福全吩咐道:“你去外头候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
      
      福全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躬着身退了下去,去尽责地望风把门。
      
      福全离开后,燕文灏并没有开口,而是将手背在身后,慢慢地在屋内踱了一圈又一圈,面无表情的。
      
      至于突然出现的那名被唤作暗一的暗卫则是安静地立在一旁,甚至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这么不紧不慢地踱步三圈,在第四圈的时候,燕文灏终于停了下来,然后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他沉声问道:“我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先前,他让暗一和暗二去查军饷被贪一案。
      
      三个月前,朝廷运往西北驻军处的三十万军饷无故失踪,消息传回京城,燕帝盛怒,派出监察御史周欣前去查看。
      
      一个月后,周欣查出军饷乃是被西北总督冯褚所贪,于是冯褚即刻被押回朝,现关押在大理寺,燕帝判了他秋后处斩。
      
      此时,距离冯褚要被处斩的时间,已经只有不到三个月了。
      
      燕文灏以前曾听谢景钰提过冯褚,知道他的性格耿直又莽撞,小时候便是由于贪官作恶,害他的父亲惨死街头,因此最厌恶的就是贪官,根本不可能做出贪污军饷一事。
      
      何况,冯褚还是他舅舅云景生前的至交好友,燕文灏信他舅舅看人的眼光,真正贪污军饷的肯定另有其人,所以他一定要查出来,是谁要诬陷于冯褚。
      
      迎着燕文灏的目光,暗一低头道:“属下与暗二一直在暗中查探,追着线索一直查到了沐国公府,但之后,线索便断了。”
      
      “沐国公?”燕文灏挑了挑眉,语带疑惑。
      
      “是。”
      
      燕文灏支着额,思索了一会,出声道:“这事交给暗二继续查探,你去查一查沐国公与淮王,是否有联系。”
      
      “属下领命。”
      
      沉吟片刻,燕文灏接着道:“你再让暗三去查一下,李贺的背后是否有人,那人是谁。”
      
      燕文灏对替他诊治的几个御医都了解的透彻,手中也握着他们的把柄,今日发生的事,他知道,绝对不会是一次偶然。
      
      李贺这人,虽然好大喜功,急功近利了些,但他不是一个没头脑的人,这种不恭敬的话,是他自己万万不敢随意开口的,若非背后有人,若非有所原由,他是定然不会做出这事。
      
      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眸,他倒是很想知道,站在李贺背后的那个人,会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呀,情节要慢慢展开了(*/ω╲*)
    然后,小燕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上朝,参与政事啦hahah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