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仇恨

      待慕子凌离开,燕文灏才重新回到软塌坐下,示意谢景钰继续刚才未说完的话。
      
      谢景钰点点头,接着说道:“正如你所料,良妃与淮王,确实有染,而当年庄后的意外死亡,或许也和他们有关。”
      
      燕文灏藏在袖中的手用力握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这样带来的丝丝疼痛,挽回了他的理智,“除了他们,你还查到了谁?”他的眼中盈满了疯狂的杀意。
      
      谢景钰抬眸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道:“德贵妃兴许也参与其中,而且,你之所以会中-毒,只怕也与这位正得盛宠的贵妃娘娘脱不开关系。”
      
      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下,谢景钰继续道:“不过我并没有掌握到任何指向他们的确凿证据,他们做的很谨慎,当年直接参与这两桩事件的人,似乎都已经被赶尽杀绝,我寻了这么多年,居然一个都找不到。”
      
      这实在让他有些挫败。
      
      “再查,当年母后突然逝世时恰逢后宫大选,那日有许多新的宫女入宫,也有许多年老的宫女被放逐出宫。”燕文灏的声音冷冽无比:“这么多人中,总会有一两个也参与了此事,她们侥幸离开,或许改名换姓,或许躲在哪处战战兢兢……总之用尽全力去查,一定有人还活着!”
      
      他一定要查清当年母后突然离世的真相,也一定要让所有加害他与母后的人,付出应有代价!
      
      谢景钰握紧手中的折扇,郑重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
      
      燕文灏直直看着他,眼睛有些发红:“总有一天,他们统统都要死!”他会为母后,也为自己报仇!
      
      张了张嘴,谢景钰斟酌许久,发现无论任何言语都是空洞的,根本无法去安慰此时燕文灏,便又将到嘴边的话吞下,转而抬手拍了拍燕文灏的肩膀,又给他斟了一杯酒,无言安慰他。
      
      一口饮下这杯酒,心中的滔天怒意却丝毫没减,燕文灏的目光落在酒壶上,在谢景钰没反应过来前就已经拿起酒壶,仰起头,大口大口喝起来。
      
      谢景钰抓住他的手,蹙着眉:“你刚解毒没多久,这么喝,你的身体会受不了。”
      
      “就这么一次。”燕文灏偏头看他,眼中的杀意十分明显:“景钰,陪我喝个痛快。”
      
      看着眼前犹如困兽一般的燕文灏,谢景钰知道如果此时此刻再不让他发-泄一下,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所以他犹豫一会,便干脆地点了点头:“好,我陪你喝。”
      
      让福全备好酒菜,又打发他去门口守着,不能让任何人入内后,燕文灏和谢景钰两人,就这么一人一壶的喝起酒来。
      
      他们互相都没有再开口,只是不停地喝着,直到更夫敲响三更更鼓,地上也倒着七八个酒壶,这才终于停下。
      
      酒是好酒,即便是燕文灏的体质并不容易醉,这么疯狂喝了一个多时辰,心中又有心事,这会也醉的不省人事了,不过陪他喝酒的谢景钰倒是没有醉,但他是因为武功高强,把喝下去的酒都逼出来了而已。
      
      半扶半抱着把睡着的燕文灏抱上床,谢景钰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干脆一屁股在床沿坐下,休息起来。
      
      “母后……”呢喃一声,燕文灏睡得并不安稳,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纵然在梦中,也是心事重重。
      
      看着这样的燕文灏,谢景钰眼中闪过一抹怜惜,他想起九年前,第一次看到燕文灏的情景。
      
      那时的燕文灏才刚满九岁,又刚刚生了一场大病,被病痛反复折磨,脸色苍白,气若游丝,若是一般的小孩,经历如此之事早已经崩溃嚎啕大哭,但燕文灏没有,他只是睁着一双眼睛,握着双手,面无表情的,就那么看着他们,定定的,一眨不眨的。
      
      之后,他师父便收了燕文灏做徒弟,他也多了一个小师弟。
      
      后面的几年时间,他师父对待燕文灏的时候,严厉无比,甚至在大雪纷飞的冬日,命他赤脚扎马步、练剑。
      
      他本以为,这么小的一个小孩,总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候,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并没有,一次都没有,即便病痛袭来,痛入骨髓,他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
      
      一年,两年,三年,从九岁到十二岁,燕文灏如同沙漠中饥-渴的旅人一般,快速地成长着,直到他师父满意地点头,然后把燕文灏丢给他,交代他照顾好,自己云游四海去了。
      
      他向来独善其身,不喜被束缚,能入他眼中的人少之又少,自从他十岁时,父亲母亲弟弟相继离世后,他便自己一个人跟着师父天南地北的闯荡,从来都是悠哉无比。
      
      但是在他十三岁那年,他遇见了燕文灏,后面又一直相处,于是他便想,若是弟弟没死,那个时候也该那么大了。
      
      从师父交代他的那日起,他就一直将燕文灏视作自己的亲弟弟对待,转眼,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这些年来,燕文灏吃了很多苦,受了多少罪,他都看在眼里,对于燕文灏心里的恨,他也全都知道。
      
      所以,无论是作为哥哥,作为师兄,亦或是作为好友,他都会帮忙,哪怕赴汤蹈火……而且,他相信燕文灏。
      
      收回思绪,谢景钰执扇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他想,大概是酒喝多了,不然怎么会又想起了那么久远的事情?
      
      轻叹一声,谢景钰替床上的燕文灏敛了敛被角,之后重新回到软榻上,一只手撑着额头,随后闭上了眼睛。
      
      燕文灏没有睡多久,四更天的时候就清醒过来了。
      
      经过一场疯狂发-泄式的喝酒,燕文灏的理智终于回笼,他从床上坐起,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又抬起眼眸看了看正闭目养神的谢景钰,声音淡淡道:“景钰,你该出宫了。”
      
      每日辰时便会有御医前来为他诊治,而且凌霄阁内也不知有多少他人的眼线,若是让他们发现谢景钰,会引来太多麻烦。
      
      闻言,谢景钰睁开眼,他扭过头看了外头一眼,而后便拍了拍自己的衣摆站起来:“也确实该回去了。”他明日还要上朝,这会已经过了四更天,回去后只能睡两个时辰不到了。
      
      他宝贵的睡眠啊。
      
      似乎想起什么,燕文灏叫住已经走到窗口的谢景钰,皱着眉对他说道:“对了,景钰,你再帮我查一件事,慕子凌半个月前曾经中过毒,你帮我查查,是谁要害他。”
      
      摇了摇手里的折扇,谢景钰转头看他,挑了挑眉:“你担心他?”
      
      并没有直接否认,燕文灏想起下午的那场对弈,想起慕子凌专注的模样,忍不住道:“我很欣赏他。”
      
      谢景钰赞同地点点头,他也很欣赏慕子凌。
      
      心下一动,想起另一个表情灵动的少年,他忍不住莞尔一笑,迟疑了片刻,终于开口问道:“今日陪慕子凌入宫的人里,可有一个叫做阿临的侍童?”
      
      一别三年,不知道当年那个一逗就炸毛的小少年如今怎么样了……应该还是一样吧,谢景钰心想。
      
      “阿临?”名字在嘴边转了一圈,燕文灏想起慕子凌身边带着的那个侍童,似乎就叫这名,于是便点点头:“是带了一个,大概就叫这名。”
      
      停顿一会,他问:“你认识他?”
      
      “嗯,认识。”想起三年前,谢景钰眼神的笑意深了些。
      
      看着他的模样,燕文灏不禁眯了眯眼睛。
      
      收回思绪,谢景钰笑眯眯道:“好了,我先走了,慕子凌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话音落下,他直接往窗外一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没有小慕出现,不要太想他哦,嘿嘿~
    话说,大家不要觉得小燕渣,他其实不渣,他以后会改好的,会变得很好,我保证!
    以及,其实小谢是阿临的cp啦(*/ω╲*)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