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难伺候(重生)

作者:朽木刁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照顾

      慕子凌被安置在了偏殿,与燕文灏所居住的正殿,只有一墙之隔。
      
      此时,偏殿内。
      
      慕子凌依旧昏迷着没有醒来。
      
      这次的过敏症状发作得尤其严重,他发起了高烧,脸颊烧的通红,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人明明是清新着的,但眼皮很重很重,怎么都睁不开眼。
      
      看着这样的公子,阿临急的团团转,眼圈都红了,只能不停地用冷水浸湿巾帕给他降温。
      
      老御医提着药箱匆匆赶来,胡子都被吹得乱七八糟的,他以为是燕文灏又发病了,一来就要朝正殿跑进去。
      
      “大人,病的不是殿下,是慕公子。”福全站在门口,见他没头没脑要往里冲,一把拦住他,出声解释道。
      
      老御医一听不是燕文灏又出事,立刻便松了一口气,他停下脚步,抬手理了理翘起来的胡子,眯着眼看福全:“慕公子?”
      
      福全一边领着老御医往偏殿走,一边回答他:“是左丞相慕大人的嫡子,今日是奉旨入宫与殿下见面的。”
      
      昨天皇上下的那道圣旨,仅仅半日时间,其内容就已经传遍京城,老御医自然是知晓的,于是也不再多问。
      
      走进偏殿,看到燕文灏居然坐在上位,并没离开,老御医心下一惊,连忙躬身就给燕文灏行了个礼。
      
      “免礼,”燕文灏摆了摆手,语气中有难掩的怠倦:“裴御医快去替谦和诊治吧。”他今日已经耗费太多心神,如今整个人已经十分疲惫。
      
      闻言,老御医不敢多耽搁,快步越过屏风,走到床前,从随身的药箱中取出一个软垫,置于慕子凌的手腕下,又将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放在慕子凌的手腕上,闭上眼睛,开始把脉……
      
      “谦和的身体如何了?”
      
      燕文灏在福全的搀扶下,脚步缓慢地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慕子凌,眼里闪过一丝歉意。
      
      老御医睁开眼,收回号脉的手,恭敬回答:“回禀殿下,慕公子只是过敏症状,加之他之前曾经中-毒,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才会高烧昏迷不醒,只需要静养一段时日,再喝几日要便可痊愈。”
      
      阿临把慕子凌的手放进被子里,又替他敛了敛被角,听了这话,忍不住插嘴道:“我家公子自幼便会对杏仁过敏的。”
      
      说完话,阿临便鼓起了腮帮子,满脸疑惑,公子怎么吃下杏仁酥呢?
      
      “谦和先前中过毒?”燕文灏问了一声,目光含着疑惑看向阿临。他对此事,并不知情。
      
      对于燕文灏,阿临本来就不喜,听了他的问话,便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回答:“半个月前,府里曾有奸人下-毒妄图毒害公子,幸好公子福大命大,死里逃生,好不容易这几日公子的身子刚恢复了一些,如今又这样了。”
      
      说完,他又看了看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二皇子,很轻微地“哼”了一声,面上皆是不满。
      
      燕文灏并没错过这声轻哼,他沉默地扫了一眼阿临,眼神有些冷,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福全在一旁看到了,有些汗津津,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肚子,心里为不知天高地厚的阿临捏了一把汗。
      
      好在燕文灏并未真正去计较,他收回视线,示意一旁的宫女奉上笔墨,对老御医道:“写药方吧。”说罢,便抬一只手揉了揉额角,神情越发疲倦,脸色也又苍白了几分。
      
      “是。”老御医行了个礼,提笔写下一张药方。
      
      简单地扫了一眼药方,燕文灏就将药方交于福全。福全接过,忙招来一个小太监,让他跟着老御医去拿药。
      
      老御医退下后,燕文灏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原地,支着一只手撑着额头,又坐了一炷香的时间。
      
      瞧着燕文灏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福全胖胖的脸皱了起来,他上前一步,恭敬道:“殿下,您该回去歇下了。”
      
      今日殿下已经起来太久,刚才下棋又耗费了许多心神,此时若是还不回去歇下,只怕本来有些起色的病情又该加重了。
      
      “无妨。”燕文灏换了个坐姿,语气淡淡的:“我再多坐一会,看看谦和能否醒来。”
      
      “是。”
      
      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的神情,福全不敢再多言,恭恭敬敬回应一声后,就退回了原地。
      
      福全方才站的近,其实是听得到燕文灏与慕子凌那一番对话的,起先他不懂殿下为何明明最厌恶的便是杏仁酥,却故意说成自己最喜欢,又在言语上逼得慕子凌不得不吃下……如今看来,殿下分明就是故意的。
      
      而至于殿下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何,他一个小小奴才,只需要本本分分地做好奴才份内的工作便是,其他的,他不需要知道太多。
      
      ******
      
      慕子凌清醒过来时候,已经是戌时三刻了,他的烧已经退下去一些,不过头依旧很疼,也没什么力气,撑着手臂坐了起来,他偏过头,仔细打量这陌生的房间,随后不禁皱了皱眉。
      
      他居然还在宫内!
      
      环看一下四周,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慕子凌便张了张嘴,喊道:“阿临?”他的声音微弱且十分沙哑。
      
      “他去替你煎药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慕子凌有些诧异地转头,就看到燕文灏从屏风后慢慢走了进来。
      
      他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屏风后有人。
      
      “殿下?!”看到来人,慕子凌便要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来行礼。
      
      “谦和躺着便好,你还病着,就不必起身行礼了。”燕文灏摆了摆手,朝他笑了笑,然后走到他身边,再次将手贴上他的额头:“还是很烫,继续休息吧。”
      
      感觉贴在自己额头手掌的温度,慕子凌有些尴尬,身子不禁僵了僵,反应过来后,他将头往后仰了仰,与那只手分开了些。
      
      “谢殿下关心,我已经好了许多。”垂下眼眸,慕子凌停顿一会,又缓缓道:“此时已晚,我该回府了。”
      
      燕文灏按住慕子凌的肩膀,阻止他要起身的动作,“方才我已派人通知过慕大人了,谦和今夜便安心住下吧。”
      
      说罢,不等慕子凌有所反应,燕文灏又道:“谦和可要喝点水?”
      
      本能地点了点头,回过神来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慕子凌刚想说不要,却发现一只白皙的手已经端着一杯水递到了自己眼前。
      
      “殿下?”慕子凌仰起头。
      
      “喝吧,高热醒来必然会觉得口干舌燥,饮一些水会好点。”燕文灏低头看着他,眼里含着星星点点的温柔。
      
      他虽然因试探故意,引慕子凌吃下杏仁酥,但他并不想要慕子凌出事,他知道,慕子凌是能吃一点的,实际上,那口之后,若是慕子凌还准备再吃,他便会阻止的。
      
      只是,他到底是思虑不周,没查到慕子凌之前中了毒,身子并未恢复。
      
      他并不讨厌慕子凌,甚至对慕子凌是十分欣赏,若他不是皇子,慕子凌也非丞相之子,他们二人兴许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可惜现实并非如此,他要活着,要报仇,就必须站上那至高之位,而慕子凌,必须站在他身边。
      
      以皇子妃的身份。
      
      ——他需要慕纪彦倾力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他的这份关心体贴,是真心实意的。毕竟慕子凌会高烧昏迷,到底是他没有思虑清楚,直接促成的,是他的错,他心里有愧。
      
      “谢殿下。”
      
      从燕文灏手中接过水杯,慕子凌垂下眼眸,心中划过一丝暖意,除了父亲,这是他第一次从他人身上感到真心实意的关怀……纵然,有些别扭。
      
      微微一笑,燕文灏看着他,神情专注而温柔:“谦和对我无须太客气,一个月后,我们便是夫妻了,你是我的皇子妃,我对你关怀照顾,是应该的。”
      
      “……”
      
      这番话,听得慕子凌表情一僵,眉宇之间,都是尴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ω╲*)不要不喜欢燕哒,他以后会慢慢变成超级大忠犬的。
    ps:谢谢小丢的地雷,谢谢洛洛的手榴弹,么么哒=3=



    我只想好好读书




    种田之吾心归处




    头条总是他(娱乐圈)




    空间之随遇而安




    皇子难伺候(重生)




    将军总是被撩




    救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