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夫从良记

作者:长乐思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7

      
      除了郝澄,那些下了马的商队也被扬了一身的灰尘,商队里性格暴躁的人立马就骂出声来,一口一个“你爹,你舅爷爷的”挂在嘴上。
      
      不过好歹也是受了二十多年素质教育,又是个书生身份,郝澄没爆粗口,不过对那几个人的背影比了中指,默默在心里飚了几句国骂。
      
      毕竟这种感觉,就像是她上辈子开开心心去大学校园报道,结果站在路边上,就被一辆车溅了一身泥水,扫兴又晦气。
      
      她比中指的时候,那骑马的一行人听到骂声,便转过头来看了她们一眼,几个皆是衣着富贵的年轻女君,还有个长得特别俊俏的,正好和郝澄的眼睛对上。
      
      虽然这个世界的人不懂她手势的意思,但郝澄还是默默地把中指收了回来。原本是有个女君想闹事的,那个特别俊俏的女君说了几句:“别和这些乡下人计较。”她身下有着雪白鬃毛的俊马一撅蹄子,极其傲慢地喷了个响鼻,便扬长而去。
      
      其他几位女君似乎是以她为首,见她人都走了,口中喊着:“等我一下!”也策马扬鞭,纷纷离开。
      
      商队随后也跟着离开,和仅仅靠着一双脚的郝澄就此分道扬镳。郝澄深呼吸一顿,腹诽一顿,心情舒畅些了,便背着小包裹进了城。
      
      她找了间收费不是很昂贵,但环境还算整洁的客栈,准备梳洗整顿,顺便换掉这身满身灰尘的破旧长褂。
      
      她和那商队算是有缘分,商队骑马来的早,在她进来的时候那商队已经安顿好了,骑着马带她那个壮年女子叫王鑫,郝澄到的时候,已经卸了行囊,在第一层喝酒吃肉。
      
      见小二领着同样风尘仆仆的郝澄上楼,便耷拉着细长的三角眼,张嘴嘲讽了一句:“这客栈虽然不是顶好的,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起的。”
      
      王鑫性子直,脾气暴,并不乐意和那些文绉绉的读书人打交道,也打从心里瞧不起那些文绉绉的酸秀才。而且尤其讨厌那些读书人自命清高,穷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子。
      
      郝澄虽然不是文绉绉的样子,但对比王鑫身边那些肌肉发达、肤色黝黑的女人们,就是一个妥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而且这客栈虽然在明州算不上上等的,但住一个月要十二两银子,只住一天也要半两银子,郝澄先前看起来就不是有钱人,她自然忍不住多嘴。
      
      王鑫倒没有什么坏心眼,一路上对郝澄也算照顾,纯粹就是嘴贱。旁边的人拽了拽她示意她别说话,郝澄也没理会她,交付了银子,便跟着小二上了二楼。
      
      客栈人来人往,三教九流皆有之。郝澄选择初来乍到,先住一个月的客栈,而不是去租房子,也是为了更好地熟悉当地的环境,以便尽早地找到合适的谋生手段,更快地融入明州的生活。
      
      她沐浴一番,换洗了身上的脏衣服,也下了楼,让小二叫了两碟小菜和一大海碗白米粥,细嚼慢咽地地吃着东西,还竖着耳朵听周边人的交谈。
      
      来往的客人无非就是说些路上的见闻,以及这明州的特色食物,一些有意思的地方。郝澄听完了,还默默在心里头一笔笔地把有用的东西记下来,
      
      城东有人家要租房子,郝澄在心里规划,休息够了明天可以去看看。
      
      城中来了家卖糍粑的,又香又甜味道极好,郝澄也默默记下,心中盘算,到时候可以去那地方瞧瞧,一般这种明州都有美食街,挑个新鲜的吃食,先试试水,看看能不能挣到钱。
      
      她吃得慢,但听了这么长时间的闲话,面前的吃食也差不多消耗殆尽。郝澄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上楼休息。外头却骚动起来,原来是下了雨。又因为是傍晚的缘故,便有人进这客栈来避雨。
      
      这倒也没什么值得热闹的,只是外头走进来的,是一群鲜衣怒马的女君们,平时里根本不会来这种相对廉价的客栈。
      
      小二和掌柜的见贵客来了倒是十分热情的迎了上去,这些女君们却一张张面孔上都透着嫌弃。言语中表露的不满,也引起了客栈里其他客人的不忿。
      
      郝澄好奇地投过去一眼,结果又瞧见了先前城门处碰到的那个俊俏女君。她不自觉地垮下脸来,听得人群骚动,又有人按捺下同伴欲站起来发作的身子,小声道:“别闹了 ,咱们是外地人,你没瞧见那个披着红色披风的吗,那个可是城主家的公子。”
      
      郝澄这才反应过来,那尤为俊俏的女君其实是个年轻俊俏的男人。也不知道是谁说了那城主家公子的坏话,无非就是男子不守夫道,随意出来晃当的闲话。
      
      这人嘴巴欠,免不了要被杀鸡儆猴。鞭子破空的声音便骤然响起,让热闹的客栈内一下安静下来。
      
      这位城主公子虽然年轻,武艺却不错,鞭子落到那人身上,收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股歪劲,直接落到了边上的木桌上头。
      
      郝澄看着自个面前被鞭子破成两半的桌子,脸也跟着裂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