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又掉机关里

作者:熏豆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个神医有点疯

      凌煜接到飞鸽来信的时候,夕阳刚隐去最后一丝光辉。
      
      苏淮年做好了晚饭,刚出来就看到他手心里停着的鸽子,通体白色,只在头顶有一小撮灰。
      
      “这是你的吗?好可爱!”她伸出手去摸鸽子小小的脑袋,被狠狠啄了一口。
      
      她啊地轻叫一声,那鸽子黑豆般的两只小眼睛不善地盯着她,十分不好相处的样子。
      
      凌煜摸摸鸽子的脑袋,一手托着一用力,鸽子扑腾了两下翅膀,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这是我家里养的鸽子,凶了些。”他将手里的小纸晃了晃,“小纪他们没事,明日我们就启程与他们会合。”
      
      苏淮年立刻露出高兴的神情来。
      
      晚饭有虎子送来的野兔子肉。她加了些花椒在里面,熬成一锅香气四溢的汤。
      
      凌煜觉得自己嘴角又有了湿的趋势。
      
      珍而重之夹起一筷子,鲜香的兔肉嫩得不可思议,几乎入口即化。他连着吃了好几块,味道竟似比记忆中的更好。
      
      甫一抬眼,苏淮年托着腮看他,推推桌上另一盘青菜,“慢点吃,别噎着。”
      
      凌煜暗咳一声,真心赞道:“你的手艺很好。”
      
      苏淮年笑得眼睛眯了起来,餍足得像只刚被顺了毛的猫。
      
      饭吃了一半,门外突然喧嚣起来。两人走到外面,程复带着两名手下被人群包围,满脸的不耐烦。
      
      “神医,帮我娘亲看看她的腿吧……”
      
      “神医,求求你帮我儿子看看吧,他年纪还这么小啊……”
      
      程复沉着一张脸,整个人阴沉沉的。
      
      苏淮年站在一旁嘀咕:“庸医……”
      
      程复眉一挑,她吓得立马躲到凌煜后面。她胆子实在是很小,白天趁着一股热血指着他鼻子就骂,等平静下来才开始后怕,他有那么多毒粉毒针,自己沾上哪一样都小命不保啊!
      
      程复笑眯眯地看过来,长眉细眼努力眯成和善的弧度,淡定淡定,把她骗回去再好好治不迟。
      
      “好香啊,你们在吃什么?”
      
      他不请自入,看到桌上摆着简单的几个小菜,中间那一大碗兔肉汤散发着浓浓的香气。
      
      “加双筷子。”
      
      诶?苏淮年犹犹豫豫看着凌煜,他点了点头,她才战战兢兢去拿了,远远放在桌上,马上又躲到凌煜背后,露出一个脑袋。
      
      “小丫头,坐下一起吃。”
      
      苏淮年头摇成了拨浪鼓。
      
      程复耐着性子刻意放柔了声音,“你放心,我不给你下毒——我保证。”
      
      她仍然不敢走过去。
      
      程复越看她越是欢喜,胆子这么小,以后必然十分听话。逗弄人什么的,他最爱不过。
      
      凌煜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大大方方走过去坐下,她这才紧挨着他坐了,时刻盯着程复的举动,有什么不对的,她马上就能逃跑。
      
      “前辈来此有何指教?”
      
      程复摆摆手,夹了一块兔肉。“嗯!”他发出满足的叹息,腮帮子不断鼓动,转眼间就清空了剩下的肉。
      
      “小丫头,这是你做的?”
      
      苏淮年犹豫着点了点头。
      
      程复啧啧两声,这丫头真是个宝贝,做得了工匠下得了厨房,这么心灵手巧,若是能养在医仙堂,他还有什么好愁的?他声音柔得快滴出水来,“小丫头,跟你打个商量。”
      
      “什么?”苏淮年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也知道,我是医仙堂堂主,虽然先前有些误会,但你如果愿意去我那里,我可以既往不咎。”
      
      苏淮年平复了一下因他恶寒的声音而起的满身鸡皮疙瘩,“去你那里……做什么?”
      
      “去我那里……我教你医术如何?你只消做做家具,做做菜,我就将我所学全都教给你!医仙堂的医术人人皆知!如何,是不是感激涕零,不用太感动,你多报答我就是了。”
      
      苏淮年忍着要翻白眼的冲动,这人看着有四十多岁了,怎么处处把人当痴呆?还是说,他本身是个痴呆?她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同情地摇了摇头。
      
      “我不去。”
      
      程复简直要气急败坏,“为什么不去?我给的条件不够好吗?这样吧,你若是答应去,我就免费供应你吃住,并且免除你打扫的义务!”
      
      苏淮年瞪大了眼,想把她骗过去做苦力,还当她是傻子?她哼了一声,脸一扭,“不、去!”
      
      程复一改方才温柔的神情,细长的丹凤眼重又眯起,露出一个冰冷的笑,细细地端详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
      
      苏淮年长出一口气,“真是怪人。”
      
      凌煜看着程复拂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夜半,月朗星稀。
      
      三个黑衣人走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三条影子。
      
      “堂主,还是算了把,掳人这样的事,您十年前的教训忘了吗?”
      
      行在正中的程复冷冷看他一眼,那影子闭了嘴。
      
      程复嘴角抽了抽,十年前啊,他想起那个明媚不可方物的姑娘,长着那么好看的一张脸,那么狠毒的一颗心!被人在空中甩了十几圈的感觉太销魂,他至今想起来都忍不住要打上一个寒战。还是小丫头好,那么能干,胆子又那么小。黑暗中,他眯起眼睛笑,笑得肩膀发颤。
      
      万籁俱寂。两个黑衣人熟门熟路绕到屋后,在两个房间的窗上钻了洞,用竹管送了一阵红色的烟雾进去。
      
      片刻之后,程复打头推门进去,他先前来此为凌煜诊治,知道他睡的哪间。想了想,低声吩咐道:“你们俩先把小丫头扛走,我要治治那个臭小子。”
      
      他摸了摸怀里新配置的毒粉,又是得意又是期待,他平生第二痛恨武功高强之人,现下那臭小子中了招,他必要让他知道什么叫悔之晚矣。
      
      “他们在做什么?”苏淮年小小声问,透过揭开的瓦片能看到凌煜站在凌煜房门口,鬼鬼祟祟不知在做什么。
      
      凌煜以手抵唇摇了摇头,在黑暗中缓缓勾起了唇角。
      
      “堂主,这里没人!”
      
      程复一皱眉,推门就入,冷不丁哗啦啦一声响,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浇了他满头满脸。
      
      苏淮年吃惊地瞪大了眼,一手捂着嘴一手指向凌煜,不可置信般问道:“是你?”
      
      凌煜点点头,下面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程复一把扔开那挂下来的水盆,“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凌煜摸了摸鼻子,将苏淮年的后领一提,轻飘飘落了地。
      
      苏淮年才站稳,又被凌煜拦腰扛起一个躲闪,几枚银针擦过耳畔,惊起她一身冷汗。凌煜抱着她又是接连几个腾挪,程复像疯了一样源源不断从怀里袖子里掏出各式毒物,等他终于黔驴技穷,凌煜扶正苏淮年,两个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程复湿哒哒地扑到一旁一边挠墙一边泪流满面,他最讨厌武功高强的人,没有之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