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神墓地

作者:仲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身风流

      时柏不止进阶成功,隐隐还有直入丹境中期的架势,知会姜岚儿一声后,便闭关稳定境界去了。
      
      但不知为何突然就谣传成进阶失败。
      
      姜岚儿拿着盒子回了竹屋,却见本应在洞府闭关的时柏立在竹楼的玉案前,一身月白的长衫纤尘不染,玉石的白绸衣带系在腰间,通身散发出一股飘逸清贵的气息。
      
      “公子……”姜岚儿的声音刚出口就发现时柏桌上放置着一枚传音符。
      
      女修清冽如玉石般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的从纸鹤中传出:
      
      “时二公子,我与火云宗内门弟子袁焕的双修礼定在下月的初九,不日会有灵柬送至贵宗,不过时二公子若有不便,可不必舟车劳顿……”
      
      姜岚儿一时进退不得,微低着头神色窘迫,适才太过着急,谁想公子竟然在听这个,平时时柏什么事情都是不避讳的她的,如今就有些尴尬了。
      
      刚被退婚,红颜知己又来这么一刀,公子也是可怜。
      
      要说她家二公子也是个风流的,当初那么多女修吵着非公子不嫁,几番折弄下来,如今却是一个都没剩下,都说患难见真情,公子却没这个福分。
      
      此时的时柏却是没什么表情,一面听着,一面正将案上的东西一一擦拭,然后收入盒中。
      
      这一枚听完了,还会接着放出下一枚纸鹤。
      
      “柏哥哥,馨儿听说了,你不要难过,馨儿虽无暇分身去探望,但丘山秘境的试炼要开始了,若能侥幸过关,在秘境中为柏哥哥寻得延寿草,用以调养身体,报答当初柏哥哥曾经的救命之恩……” 
      
      “闻君之事,妾感伤怀,修仙者,得成大道者万中无一,生死有命,愿君勿要太过神伤,须知凡人一世不过百年,却修得一世苦辣酸甜,体世情百态,修仙者虽寿元长久,却执念甚深,短若一梦……天地有寿,万物皆然,过眼浮云皆成虚空,不若放下执念,随性而过,方能不负此生,知君……”
      
      “哈哈,时瞎子你个不中用的,老娘就说你外强中干十有八九还是不成的,我说你也别折腾了,快些找个女修生孩子要紧,你那童身留着也不值当,凌音那个冰疙瘩你就不要想了,人家压根就没瞧上你……”
      
      ……
      
      待最后一枚传音符听完。
      
      姜岚儿才迟疑的开口,“公子——刚才明玉仙子来替凌音仙子退婚。”
      
      时柏顿了一下,“嗯”了一声,将最后一只笔放到笔船里收好,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五只笔,这是一套价值不菲的五行艮山笔,制符专用,是时柏最珍爱的一套上品法器。
      
      姜岚儿拿不准时柏的态度,忍不住问道:“她们应该是误会了,公子要不要去登门解释一下?她们若是知道公子已经进阶丹境,定会重新计较一番的。”
      
      闻言,时柏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既是如此,你适才为何不替我解释一番?”
      
      “不是,她不听我……”姜岚儿见时柏转过身开始收拾架子上的东西,忙道,“公子我来打扫就好……啊,为什么要把东西都收起来,是要换新的吗?”
      
      姜岚儿没有得到回应,看着时柏收完这一处,便向另一处走去,挑拣着将东西放到收纳袋中,姜岚儿看出时柏收的都是他平时比较喜欢的。
      
      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咬了咬唇,小声问道:“公子你这是要出远门吗?”
      
      时柏转过身,看着姜岚儿,随即朝她伸出手,姜岚儿愣了一下,见他目光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子,才连忙上前将黑漆玉盒放到时柏手中,低声说:“这是凌音仙子要转交于您的,刚才着急就……”
      
      时柏坐下来,拂袖把桌角废弃的玉角料浮到一旁,抬手拿起盒子打开。
      
      姜岚儿看过去,那是一颗色泽微黄的灵草,淡青色的灵气在期间缠绕,她心中一喜,竟是一颗延寿草,看品相应有百年份,若是炼制成丹药可延十年以上的寿元,价值不菲,坊市的价格炒到很高,因为需求大,已经是有价无市。
      
      凌音仙子退婚的补偿?虽说公子用不上了,却是能换得不少灵石,非是她见财起意,实是时柏不懂勤俭,平时吃穿用度讲求精细,在符篆上的花费更是巨大,那是个烧灵石的行当,她害怕以时柏这个花销,早晚有山穷水尽的一天。
      
      不过时柏似乎没怎么短过灵石,倒也不清楚这收入是怎么来的。
      
      姜岚儿悄悄的打量起时柏的神色,害怕时柏气不过的退回去,最后落得人财两空,随即她又觉得自己多虑,公子最会审时度势,从不会逞一时之气。
      
      时柏看着盒子里的灵草,沉思一下,便抬手向下面翻去,果然最下面放置一枚符咒,时柏运转灵力符咒瞬间点燃,接着对面的虚空中慢慢现出字体。
      
      姜岚儿看着笔锋绰约的字体,简单明了的一个字。
      
      「笨」
      
      姜岚儿抿嘴低头,随即又实在捉摸不透这凌音仙子的想法。
      
      若说凌音仙子真的不在乎时柏的话,偏又让人送来如此贵重的礼物,可若说在乎,这人又没有亲自前来,说起来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一直都让人琢磨不透。
      
      在姜岚儿的印象中,时柏和凌音仙子间的关系一直不亲近,可这门婚事却实实在在是时柏自己求来的,当初还惊动了天衍老祖,亲自出面去说和。
      
      不仅如此,时柏还送了凌音仙子一柄坎水剑,那可是价值不菲的灵器,当时惊煞了不少人,要知道时柏自己如今用的还是法器。
      
      时柏扣上盒子,斜倚在翠绿的竹椅上,面上没有什么异色,他吩咐道:“你去忙吧。”
      
      姜岚儿挪了挪脚,并没有再动,暗自吸了口气,问道:“公子是要出远门吗?”姜岚儿知道这话不妥,但话一开口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为何要离开?这次公子进阶丹境,宗族长老们定会重新重视公子,所有人都会很高兴。”
      
      待姜岚儿说完,时柏才抬起头看向姜岚儿,淡淡地问道:“所有人?”
      
      “当……当然。”对上时柏的目光,姜岚儿闪躲的低下头,莫名有些心慌。
      
      时柏却是搁置手中的茶盏,看向门口摆动不止的铃铛。
      
      这是有客来访。
      
      姜岚儿忙告退出去查探。
      
      来人是长老堂的仆役。
      
      “你说……长老堂要收回公子的太乙戒?”姜岚儿惊道。
      
      “小声点。”那人嘘了一声,忙道,“我只是过来传话让你家公子到长老堂走一趟,这是咱们关系好我才告诉你,让你家公子有些准备。”他见姜岚儿一脸忧心忡忡,劝慰道,“你也别难过,那太乙戒是重宝,他都已经这样了,怀璧其罪,族内也是为他打算。”
      
      “可那是……族中长辈赐下的,他们怎么可以……”姜岚儿喃喃自语。
      
      “什么?”
      
      “啊,没什么。”姜岚儿抬起头忙道,“我家公子暂时还未出关,待出关之后我定会告知公子。”
      
      “这都多久了……真是玄乎……”那人唏嘘的叹了口气,说,“行吧,那就待你家公子出关再说,我这就回话了,不过最好还是快些。”
      
      姜岚儿扯出一丝笑容:“那麻烦了,改日我请您吃酒。”
      
      “那倒不用,就是你上次送我的灵茶,我这刚好也……”
      
      姜岚儿笑了笑说:“待新茶收了,我就给您送过去。”姜岚儿种植的灵茶品相好,在外采买也是价值不菲,上次姜岚儿托他办事送了些,如今看是念念不忘了。
      
      “那就劳烦岚儿姑娘了。”那人满意的直起身体,招呼了一声,背着手悠哉哉的走了。
      
      姜岚儿回了竹屋与时柏说明原委。
      
      站在立架旁的时柏转过身,他看向姜岚儿,问道:“你可是要和我一道离开?”
      
      “啊?去哪?”姜岚儿惊了一下,“是因为太乙戒吗?长老们若是知道公子进阶,不会强行索要的。”
      
      “太乙戒丢了。”睦柏淡淡地开口。
      
      “什么?”姜岚儿一惊,公子已经几年没出过洞府,这太乙戒怎么会丢?
      
      时柏看着她,又问:“可是要和我一道离开。”
      
      “我……”姜岚儿面色犹疑,她低下头,轻声道,“一定要离开吗?外面不比族内,宗族血亲怎么也要强过……再……再则只要你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太乙戒丢失。”
      
      “嗯。”时柏没有再说什么,人便要向外行去。
      
      “公子!”姜岚儿想将人拉住,行至一半忙又抽回手,“你不要和大公子说一声吗?”
      
      时柏转过头,看向她,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和他比较亲近,由你告知也是一样。”
      
      姜岚儿脸色倏地惨白,未料到时柏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都说时柏是瞎子,可那一双眼看着人的时候,总会让人无所遁形,好似所有隐秘都被扒开一般。
      
      姜岚儿张了张嘴,口齿艰难的说道:“我……公子……大公子只是让我来照顾你,岚儿从来没有要害公子的心思。”姜岚儿没想到自己的身份时柏早已知晓,立时有些乱了,她慌忙的上前,惶恐的对着时柏道,“公子进阶失败的传言不是我放出的,公子你信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说公子进阶失败。”
      
      时柏点点头,随即淡漠地道:“我知道,是时松做的。”
      
      “……公子是不是对大公子有什么误会?”话虽如此说,姜岚儿声音中却透着一丝掩饰不住心虚,“大公子不是那样的人,我……我去和他说,你和大公子是亲兄弟,误会说开了就好了,不一定要走,一定有转圜的余地……”
      
      时柏看着她不发一言。
      
      “一定不是大公子做的。”姜岚儿急急地辩解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二公子你信我,我去找大公子说清楚,你根本无心和他争,大公子一定会明白的。”
      
      “那你去吧。”时柏终于开口道。
      
      “我……”姜岚儿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几番思量,最后咬了咬牙,转身出去了。
      
      姜岚儿离开后,时柏也走出了竹屋。
      
      他长身伫立于屋前,看着竹楼外满眼灰白的景象,脑中反复闪现的却是那日瑰丽绚烂的景象,玄如虚现的色彩,似天边云雾,仿佛错觉一般,却因太过震撼,只要想一想,都会引得心脏不停的撞击胸口。
      
      时柏似有回味的碾了碾指尖,极力忆起那日柔滑的触感,肩颈处质地细白的皮肤,美得让人心颤,身心巨大的满足是他从未有过的。
      
      太乙戒不止换得一夜风流,比起欲望的纠缠,黑白轮廓的世界,突然绘上瑰丽的色彩,才是他人生最大的惊喜。
      
      原来这世界可以美得如此动魄惊心。
    插入书签 



    兽神墓地
    正在连载的古耽修真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