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神墓地

作者:仲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天一棍

      凌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擂台上是风华意气的时松,她眉头微颦,不过没有追问下去。
      
      时柏也没有解释,转而说道:“倒是多谢凌音的延寿草,这是我出关后,收到的唯一一份贺礼。”得升丹境,一般都会有族人好友送礼以示恭贺,有背景的子弟还会办个小宴邀人庆贺一番。
      
      只是时柏闹得这一出,最后收了一堆女修的传音纸鹤。
      
      男修?本族以他为耻,外族不屑为伍,倒是因为白端的身份,识得几个人。
      
      凌音却是摇头道,“本该亲自探望,但门内禁足,不知师姐他们是如何与你说的,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再则那延寿草并非出自我手。”对上时柏探究的目光,凌音继续道,“方原长老早早放出话说要解除你我的婚约,便有了众多人前来提亲,不想有几人的身份太过尊贵,长老们便犹疑不定,最后问我的意见,我顺势提了延寿草。”
      
      延寿草这东西说多珍贵不至于,但因为特殊的功效往往都是内部消化,用以孝敬族内长辈,极少在坊间现世。再则这些所谓身份尊贵的修士都是些圣境修士,寿龄已高,若是有延寿草也会自己留用,不会花在一个侍妾身上。
      
      当时僵持了一段时间,不想泽九后来横插一脚,拿出延寿草向凌音求亲。
      
      “这延寿草出自泽九,不过你本也用不到,倒也无关紧要。”不过白费了泽九的一番心意,方原长老并未因此应下这门亲事,当初时柏有天衍老祖出面,以势压人。而泽九一人还不能撼动族内长老,纵使有了后来的灵杖,但于门内却是没有利益可图,长老们是不会答应的。
      
      “送礼本是心意,这情是要承的。”
      
      “哦?”凌音转过头,她一双美目眨也不眨地看着时柏,“若说承情,我该承谁的情?你们是师兄弟二人如此鞠躬尽瘁,唯恐我许了他人,可是得了那人什么交代?”
      
      时柏闻言微微一诧,洒然笑道:“难得你能猜到。”倒是不枉那人的一番心思。
      
      凌音转过头,神色淡了几分:“我倒是想不出除了他,谁还能请得动你们师兄弟二人。”族内一早就将凌音视作联姻工具,修真界第一美人的称号不加以利用,倒是白费了他们这么久的心血,不想拖了这么久还能孑然一人,刚送走了时柏,又迎来了泽九,饶是她反应迟钝也猜出个大概。
      
      突然底下传来一阵惊呼,擂台上,时松竟然打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此时比试行进才不过一刻,估计用不了太久便可决出胜负。
      
      “你以前是族门的天才少年,如今时光轮转,却与我站在一处,而站在高处的已然置换他人,应是感慨颇多。”凌音评价道。
      
      时柏闻言,想了想,说道:“自是没有长盛久衰的道理,得意失意都只在一时,凌音今后的成就未必就不如人。”
      
      凌音徐徐地转过脸来,她看着时柏,静了几秒,说:“该反省的不应该是你吗?”倒安慰起她来,她本意可不是如此。
      
      时柏也不反驳,顺势点头:“的确值得反省。”只是听着没什么诚意。
      
      凌音笑了一下,随即神情又有几分落寞:“我一直以为修真凭靠资质,以其为本,再辅以勤奋努力,如今再看,倒是眼界短浅了。”凌音虽是水木双灵根,但灵根资质都属上品,加之水木双灵根相辅相成,比之普通的单灵根还要强上几分。
      
      时松的本场的对手钱威,能够以火土双灵根行到至今,是此次大比的两匹黑马之一。
      
      凌音昨日便是败于钱威,跌出前二十,今日时松却能够轻松胜出,这其中的差距不止一星半点,难免心生慨叹。
      
      时柏一直留意着台上的局势,出声道:“此人炼体?”
      
      凌音点头:“不错,与其对战,一面攻防,一面要拉开距离,避免肉搏,着实让人头痛,但时松看着却是得心应手,总能预先看破对方的招式,很是厉害。”
      
      时柏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目光”追随擂台上的身影,久不出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你觉得有问题?”凌音见他看得仔细,便开口问道。
      
      时柏摇头:“有各位老祖坐镇,我自是看不出什么。”
      
      哗——
      
      台下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叫好之声,场上胜负已分,时松毫无意外的胜出,先于另外的擂台决出胜负。时松声名斐然,台下众人欢呼雀跃,似比自己赢了还要兴奋。
      
      过了一会儿,擂台上泽九和一位黑衣修士补位。
      
      泽九一袭青衫,长身玉立,身姿绝逸,眼眸清澈如镜,过人的容色,一时间能让人忘记这是位恶名在外的刺头。
      
      行动间如游龙浮水,娴熟的剑法,轻灵飘逸的身姿,看着十分赏心悦目,与那身材壮硕的黑衣修士,成了鲜明的对比。
      
      时柏目光却是停留在泽九手上的棍棒,眉头微微皱起:“他用的是什么武器。”
      
      凌音叹了口气:“那是一柄普通的灵器。”
      
      时柏闻言转过头看向凌音,泽九为何不用昊云剑。
      
      “你可知泽九与九璇道人失和?”
      
      “未曾听说。”时柏顿了一下,又道,“何故?”
      
      凌音说道:“有人说泽九执意求娶于我,惹怒了九璇真人。”凌音担了不少日子红颜祸水的恶名。
      
      她和泽九的婚约,长老一直不松口,并非是对她解释的泽九品性不佳,她连时柏都嫁得,如何嫁不得背景深厚的泽九?
      
      不过是待价而沽,是道侣还是侍妾他们并不关心,长老们是想九璇真人出面,变成两族联姻,如今灵毓门如日中天,自然要借势而为,为族内谋求好处。
      
      不过九璇真人却没有随了他们的意,根本不予理会,方原长老上门,但对方完全没这个意思。长老们本想退而求其次,凌音这边又自作主张的收了泽九的“礼”,若是退回去,以泽九蛮横霸道的性子,十有八九是要结仇,如此便得不偿失,婚事一时便僵持下来。
      
      这与凌音有益,但泽九如今的情形让她感到有些愧意,虽然她自认为没有让人母子失和的能力。
      
      但凌音却不敢说这于她全然无关,天衍老祖的话言犹在耳,原本她抱着一丝侥幸,但与她解除婚约后的时柏,如今冲破关卡直入丹境中期,大有一飞冲天的架势,也不由生了动摇之心。
      
      凌音下意识地摸了摸颈间的玉佩,或许那些测言都是真的。
      
      “泽九如今不知为何状态不佳,一直都在勉强硬撑,偏他还舍了昊云剑,只用这个品阶不高的武器对敌。”那棍棒看也知道是下品灵器,而昊云剑是九璇真人给予泽九的上品灵器,武器在比斗中的作用自不必说,泽九如此作为,明显是在和九璇真人置气。
      
      时柏转过头,轻描淡写地道:“泽九非是孩童,既是如此作为,就应有承担后果的能力,不必过多忧心。”
      
      凌音看着时柏又将视线锁定在擂台之上,所以这是事不关己?
      
      言外之意是状态不好可以不比,舍弃昊云剑就要有实力削减的自觉。
      
      还是说时柏对泽九极其自信?
      
      凌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时柏可以置身事外,但她却无法完全不理会,无论泽九是因何帮她,她都得了好处,如今对方勉力的模样,拿不到名次是小,主要以泽九如今拼命的态势,怕不是输了大比这么简单。
      
      场上比斗的节奏很快,肖战这匹黑马实力出众,一直压制着号称圣境之下第一人的泽九。
      
      二人你来我往,随着灵力消耗,泽九已见颓势,肖战却是攻势不减,找准机会便将泽九击落在台上。
      
      下一瞬,肖战狠狠的向着地上的泽九挥砍过去,他出招既快又狠,不给对方留丝毫喘息的空间,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
      
      虽然宗门大比规定,斗法过程中死伤自负,但只要一方认输,另一方便要停止攻击。
      
      肖战动了杀心,不知泽九是来不及认输还是不愿认输,这一招下去,泽九怕是凶多吉少。
      
      凌厉的杀招逼近,在肖战攻来的一刻,泽九竟侧身闪了过去,他翻身而起,掠步生风,瞬间远离了肖战,双方的距离,再次拉开。
      
      煮熟的鸭子飞了,肖战眼中闪出愤怒的凶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泽九在他的眼中看到一丝红光,眉心中似乎闪过一团黑气,不待他仔细查看,便隐匿起来,长刀挥动,利刃的光芒闪动,对方又攻将过来。
      
      泽九深呼一口气,忍着扑面而来的那股腥臭,在半空中一扭身,闪到了肖战身后,干净利落的持棍向肖战砸去,动作一气呵成,棍棒重重的砸在肖战的背肩。
      
      只见肖战身形晃了晃,状若无事的转过头又向泽九攻来。
      
      若是旁人接此一棍,重则骨肩碎裂,不伤也会行为受制,而肖战却并无大事,如此强横的炼体修士见所未见。这不是第一次了,泽九丝毫占不到便宜,只要有一次让肖战找到空档,泽九就会和刚才一样随时有性命之忧。
      
      这肖战是凌云宗的修士,中品双灵根修士,早前并不显山露水,近几年却是声名大噪。对于修士来说,炼体耗时长,而成效并不大,更多是依托于铠甲防具。
      
      但肖战的炼体之术却好生强悍,在泽九接连的攻击之下不见颓势。
      
      久战之后,泽九的灵气会损耗厉害,出招越发的艰难,而肖战却是借着强悍的身体,杀招越发的凌厉。
      
      泽九且躲且战,肖战几次碰不到人,反是挨了几记闷棍,越发的恼怒,开始急躁起来。
      
      几次之后,肖战找到机会,木棍格挡,两人的刀棍再次撞击到了一起,迸发出数道黑金的光芒,下一瞬,偃月刀震飞了出去,肖战没有召回武器,终于有了近身的机会,他快速的闪到对方身侧,抬手抓向泽九。
      
      泽九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对方钳制住肩膀,事态急转直下,泽九就要遭受重创.
      
      下一瞬,变故陡生,也不知为何,那肖战碰到泽九像是让开水烫了一般嚎叫了一声,立时松开了手。
      
      不止众人看得不解,连泽九也微微皱起眉头,不过他未做耽搁,泽九抬手挥棍对着肖战的头部全力一击。
      
      肖战已感到对方弥漫开来的杀意,强烈得几乎令人窒息,他惊出一身冷汗,想要开口认输,却诡异的如何都发不出声,他眼看着棍棒朝自己落下。
      
      随着这一棍,一束白光轰进肖战的头颅内,强悍的修士就像是被瞬间戳破的泡沫,轰然倒地。
      
      一时间整个会场寂然无声。
    插入书签 



    兽神墓地
    正在连载的古耽修真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