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神墓地

作者:仲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1698132, )

    悔婚风波

      楔子
      
      “呜呜呜……怎么办?”
      
      这是一间光线阴暗的石室,石台上一个看上去三四岁的小男童哭得十分伤心,莲藕般的小手捧着一块黑色石头,抽抽噎噎地哭泣:“坏了,呜呜呜……”
      
      男童眼泪簌簌地掉,晶莹的水珠落在黑色的石头上,小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哽咽着不断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空旷的石室中,只回荡着男童哭泣的声音。
      
      突然,一个小脑袋从石门探了进来,看着和男童差不多大的年纪,用嫩嫩的声音问道:“小兵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门后又一个小脑袋探出,十分好奇问道:“你是怎么打开禁制的?”
      
      “哭什么,怎么了啊?”又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出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小家伙叠在门口朝石室里面看过来。
      
      里面还混着一个小女娃,看着十分玉雪可爱,她懵懵懂懂地看着男童:“小兵你怎么了,小黑不答应吗?”
      
      小男童转头看见伙伴,哭得更厉害,他小手举着黑石,抽泣的上气不接下气,“坏了……小黑坏掉了,怎么……”男童抽嗒了一下,求助的问道,“怎么办?”
      
      “哈哈,小兵这下惨了,你等着挨揍吧。”
      
      小女娃摇摇摆摆地走过来,鼔着白净的脸颊对着黑石吹了几下,说:“呼呼就好了,”
      
      “你笨啊,不管用的啊,快点走,不然父亲来了,都要挨揍的。”
      
      小女娃害怕了:“那咱们……咱们还是快点走吧,万一父亲母亲来了,就走不掉了,吓人的……”
      
      “小兵你好好的啊,我们先走了。”
      
      “呜呜呜……别走,帮帮小兵。”
      
      小伙伴都走了,男童无助极了,哭得越发的伤心:“能不能不坏掉,会挨骂的,呜呜呜……小兵错了,怎么样都好,好起来吧……”
      
      泪水吧嗒吧嗒的掉在石头上……
      
      “好起来吧……怎么样都可以……”
      
      “求求你……”
      
      ……
      
      古树下,一对男女在下棋。
      
      天色晴好,微风轻拂,偶有夏虫轻鸣,追逐的飞鸟从他们身边掠过,一派悠闲惬意。
      
      女子面容婉丽,此时一双美目眨也不眨地盯着棋盘,微微敛起的眉角显得神情十分凝重,思忖良久,才抬起洁如浩玉的手腕,将手中的棋子落下。
      
      男子敛眉凝神盯着棋盘,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敲击着杯沿。过了一会儿,他嘴角微微挑起,拈了一枚棋子,在纵横捭阖的棋盘上放下一颗黑子。
      
      那女子愣了一下,看着棋盘,放下手中的白子,随即笑着摇了摇头,道:“已经完全看不出你的布局了,越来越不是你的对手了,你该去和邢风切磋。”
      
      “和他?”男子面带嫌恶,他一面捡着棋子一面说道,“不若复盘再来,你之前那一手有吓到我,你若是再多计算几步,我就难了。”
      
      女子却是不信,没好气地笑道:“你别框我了,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下过……”女子声音突然顿住,目光盯着棋盘。
      
      不知为何,面前的棋盘竟然自发的复盘了,不过一瞬间,棋盘上的棋子竟是恢复到半个时辰前的模样。
      
      两人抬首看向对方,接着面色齐齐一变——
      
      “小兵!”
      
      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万里晴空,突然乌云遍布,雷声轰鸣,一时间狂风大起。
      
      不多久,翻滚的云海缝隙开始洒落雨水,慢慢打湿棋盘上的落子。
      
      正文:第一章——悔婚风波
      
      闭关半年,一直徘徊于走火入魔边缘,数次险象环生。
      
      侥幸出关后,早前定下的双修伴侣悔婚,知己红颜纷纷划清界限,宗门以其为耻,至亲兄长视其为眼中钉。
      
      时柏想起闭关前,他请精通卜算的师傅为他测算一番,如今教诲言犹在耳——
      
      “所谓运退黄金失色,时来铁亦生金,好坏一切都未可知,你之时命,不可算,不可言。”
      
      时柏的师傅——天衍老祖,在修真界是声名远播的风云人物,威望极高,得他一句测言受用不尽。
      
      所以现今听来,时柏仍觉得是一句非常高深的……废话。
      
      …………
      
      时柏在九幽大陆也算颇具名气,人称“瞎子白”。
      
      所谓百年一遇金灵根,生不逢时瞎白木。
      
      白木是九幽大陆一种常见的树木,相对于其他木材,质地松脆,味甘,白虫喜欢在里面筑巢,内芯极易腐烂,这句戏语显然是把时柏比作废材。
      
      时柏出生的时候患有眼疾,天生不能视物,要说这本无碍,凡人眼中所谓的恶疾在修真界并不难医,只要花些时日和用些天地灵宝,即使残肢断臂也可恢复如初。
      
      可蹊跷之处在于,时柏的眼睛任谁看都没有任何异状,偏生却是真的瞎了,一个幼儿在一群老妖怪面前装瞎是不可能的,族内用遍方法时柏的眼疾也始终不见好转。
      
      最后族门长辈说了句:此子邪性,怕是自带前世罪孽,与其逆天改命,不若让其此世度身解了孽业。
      
      这也算是盖棺定论,按族规,待时柏八岁灵根测试后,就可以送到山下凡人界的家族之中。
      
      只是未曾料到的是,时柏在八岁灵根测试的时候,在族内引起轩然大波。
      
      族内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金灵根!
      
      在修真界,是通过灵根辨别修仙资质,灵根分金、木、水、火、土五系,普通拥有五灵根者称之为凡人,但凡人不可修仙,从某种意义上说有资格修仙的都是灵根残缺者,凡俗所说的五行不全,大多表现为体弱,命运坎坷,修仙后境遇才会改善。
      
      在修仙界四灵根只能算是杂灵根,平时做些杂役的活计,三灵根也较为普遍,而双灵根、单灵根、变异灵根十分稀少。
      
      另外根据品阶,灵根还分为上中下三品,同样的单灵根,品阶不同,资质也会差很多,灵根越少品级越高越夯实的,资质也就越好,最为难得一见的便是比上品灵根更难得一见的极品单灵根。
      
      孩童在八岁左右灵根便能显现,大概耗费两年左右的时间稳固,那个时候不用测试,稍有经验的修真长者就能看出孩童的根骨如何,是否有修真的潜质?不过为求稳妥,各宗门内都有精准的测试方法。
      
      而时柏作为身俱极品单系灵根的天才修士,这在修仙世家中是极其难得的,被其家族认为是百年不出世的天才,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不能视物对修真者来说无关紧要,引气期后,修士的灵识比起眼睛更加好用,除了不能辩色,灵识范围可感知数百米,树叶纹络亦能清晰可见。
      
      修真一途分为‘气’‘丹’‘圣’‘仙’四个大境界,每个大境界又分为三个小境界,‘气’境会细分为练气期、引气期和凝气期,这个在修士中占了大多数,‘丹’境是一个坎,丹境修士区别于气境可以称为高阶修士,再后就是修到大能的圣境和仙境。
      
      如果说好一些的大宗门尚有“圣”境的修士坐镇,那么“仙”境的修士真的只是传说的存在,连书中的记载都含糊其辞,成仙更像是修士们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
      
      如此看,修仙者的资质天赋尤为重要,拥有单系中品灵根的修士,意味着他的仙途成就最差也是丹境的高阶修士,若是上品单灵根,是极有可能冲击圣境,成为一方宗门的修士大能。
      
      相对的,三灵根的修士,至少在记载中没人见过成功登圣,即使修到丹境的人物也不过尔尔,难成大器。
      
      在族中长辈悉心教导下,时柏快速进阶引气期,可以用灵识视物之后,还赐予时柏族内重宝‘太乙戒’,并送入顶级宗门——大衍宗修行,拜入小空山天衍老祖的名下。
      
      自打青羽老祖坐化后,整个家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天才了,“天才”的光环伴随了时柏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有着天才名号的时柏虽在小范围内引起了关注,倒也不至于让整个九幽大陆知晓,“天才”即使不多见,偌大的九幽大陆扒一扒还是能找到几个的,大宗门培养的内门亲传子弟也是不少。
      
      若说时柏的成名始于他天才的资质,那么真正让大家熟知的,却是他在修真一途的无所建树。
      
      时柏第一次冲击丹境的时候,在所有人都认为他能轻松进阶的时,寄予厚望的时柏却进阶失败,境界跌到引气期。
      
      这修真路上有些意外,也是寻常,根基不稳,修炼速度过快,虽然冲击丹境失败可能坏了根基,但是极品金灵根总是不同的,重新修炼最多再有个二三十年就能重回巅峰,当时小范围的出现了一些猜忌也并不影响什么。
      
      只是之后时柏修真之路愈加的坎坷,冲击丹境失败后,下跌的境界不仅没有如愿的重修回来,反倒是直接一撸到底又跌落到了炼气期,重新成为了一个瞎子,靠着天材地宝吊着寿元,最后竟让大衍宗遣送回家族。
      
      这对一个修士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修真百年却一直在“气”境徘徊,寿元将近,修为无法更进一步,并且几次险象环生,差点殒命。
      
      天才?
      
      此时的时柏已经完全从天才的高坛上跌落下来,沦落为宗族之耻。
      
      说来也是倒霉,时间长了,这事儿就慢慢的被传开了,“瞎子白”的绰号也是这个时候流传开来的。
      
      极品灵根以前没有止步于丹境的先例,这在九幽大陆也是闻所未闻,再不济借助丹药也是能进阶丹境。如此看,时柏是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有待商榷,但一定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倒霉蛋。
      
      渐渐的,九幽大陆关于时柏的传闻多了起来——
      
      “据说那时二公子每每进阶都会走火入魔,怕是私下做了不少亏心事儿,屡遭心魔反噬!”
      
      “这时柏好色成性,有那凌音仙子尤不满足,招惹众多女修,淫乐成性,此等心性如何能够成道。”
      
      “正所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负才傲物,这时柏终是毁在天才二字之上。”
      
      “他哥哥时松不过是三灵根,却进阶到丹境后期,离圣境也只有一步之遥,天道酬勤,只要勤勉不怠,未尝没有一争的可能。”
      
      这厢有了对比,这对兄弟也成了修真界的经典教材案例,而时柏作为反面教材,一直出现在修真界各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口中,屡屡被提及,用作□□族中子弟:
      
      “修仙一途要固守本心,纵使身俱奇才也要心怀敬畏,大道至简,悟在天成,尔等切记,莫要学那时二公子,被心魔阻了仙途。”
      
      不管时柏本人是什么想法,他的事迹至少伴随了一代修真子弟的成长,让那些天才子弟时刻保持警醒,毕竟谁也不想成为时柏第二,虽拥有逆天的资质,最终却成了庸才。
      
      这一日,销声匿迹已久的时柏又引起众多修士的关注。
      
      因为瞎子白再次冲击“丹”境失败了!
      
      这个消息一经传开,一时又引得众人唏嘘,坊间又多一笑料谈资,洞府内难免要热闹一番。
      
      ……
      
      时柏的住所偏离族内的主殿很远,选地看着有些偏僻,却是一处带有灵泉的洞府。石桌、竹屋、药田,院内种着几株叶青翠郁的竹子,虽处处透着简陋,却也满目的清丽,看着倒也别致。
      
      时柏的侍女姜岚儿十分擅长打理,由后山引来的一股股灵泉由精巧的竹筒下汇集到院内的寒玉池内,以便随时取用浇灌灵草。  
      
      这日一大早,姜岚儿煮上灵泉水待客用。
      
      小半个时辰,姜岚儿已经送走了几波人,打着探望的名义,急不可耐的想要看别人失意落魄的样子,假意安慰,顺势嘲讽一番,但时柏在稳定境界,不见客。
      
      这些人似乎认定了时柏进阶失败,姜岚儿摆好茶具,轻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他们期望的,或者说如果时柏成功了,反倒是不为他们所能接受的。
      
      修真界本就弱肉强食,竞争激烈。大道难行,向来是得意者少,失意者多,天才一旦跌落神坛,难免会有人想要踩上一脚,讽刺甚至诋毁谩骂一番。
      
      这种诋毁谩骂向来不需要什么深仇大恨,原因或是同行相轻,或纯粹当做发泄的一种方式,前路漫漫,大道难寻,痛苦往上攀爬的失意者们看见自己前面的人坠落悬崖,会有种诡异的快感。
      
      又有访客,姜岚儿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站起身。
      
      等了一会儿,三位女修到访,容貌都是是极美的,是易水门的三位女修,姜岚儿认识,因为易水门的凌音仙子和自家公子有着婚约。
      
      不过来的是并不是凌音仙子本人,而是凌音的几位同门师姐,虽然容貌出尘,但比起凌音现在却是逊色几分,那凌音仙子生得冰肌玉骨,修得是水木双属性功法,整个人看着清冷的狠,却是爱慕者甚多。
      
      姜岚儿伏了一礼,开口道:“公子正在稳定境界,诸位仙子恐怕要等上一等,不如竹屋内小坐片刻,待公子……”
      
      那为首的女修素手一抬,淡淡的道:“不必了,你替我转告你家公子一声,凌音和他的婚约今日起正式作废,今后各寻道侣互不相干。”
      
      姜岚儿惊愕的看着明玉仙子,没想到对方如此干脆,待反应过来后,忙道:“仙子要不要稍稍等上一等,公子在稳定境界,看情形,也快要出关了,或许一会儿……”
      
      “什么稳定境界,莫不是躲起来不敢见人吧,我们大师姐亲自上门也是给他天大的脸,反正是通知到了,管他……”
      
      “铭玉,少说一句。”那为首的女修喝住说话的女修。
      
      姜岚儿急急的对那仙子说道:“可是有什么误会,不若让凌音仙子当面和公子说清楚,公子他……”
      
      明玉仙子淡淡地看着姜岚儿道,“我还有要务在身,就劳烦岚儿姑娘帮忙传达,族中长老过些时候也会亲自拜访掌门。”话听着是柔和不少,却是有种不容置疑的威慑。
      
      “可是……”
      
      “这个也麻烦帮我转交给你家公子。”明玉仙子再次打断姜岚儿的话,说着一个黑色的石盒飞到了姜岚儿面前,“这是凌音托付我转交给时柏的,请你帮忙代为转达。”说罢人不等姜岚儿反应便离开了。
      
      姜岚儿拿着盒子,怔怔的看着翩然而去的几位仙子,喃喃地道:“明明冲击丹境成功了啊,是谁说我家公子进阶失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慢热 前几章交代背景,有点烦,多多担待
    2.文案排雷 看好下手
    3.攻的瞎 修真后可以理解为色盲
    4.文日更 存稿充足
    接档文∶《男神以为我是机器人》感谢支持!



    兽神墓地
    正在连载的古耽修真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