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手册

作者:鬼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丝毫没有手足之情,虽然嫡庶不能乱,可谢家的嫡出们却不是那种欺压庶出的人,相反只要他们不惹事不闹事,安安份份巧娘几个对他们都是很不错的,谢家主母也不是那种欺压庶出子女的嫡母,该他们的她从没有克扣一分,就这样还不满足,只能说人啊都是贪心的。
      换到别家,他们就知道自己有多不知足了,碰上狠一点的嫡母,他们才有苦说不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呢!
      幸好巧娘没有事,不然他会恨自己为何不照上一世那般把人骂走,这样她也不会遭这个罪了。那几个找事的少女都被楚翊一一记在心中,从此楚翊对她们也是退舍三里,有她们的地方就不会有他。
      只是离开时楚翊的心也跟着谢巧娘走了,他担心她的伤。虽然大夫说了没什么大碍,可能这几天会难受一点,可他就是放心不放,上辈子没有这样的事,楚翊一时间也迷惑了,难道他的出现改变了命运,所以巧娘要承受更多的伤害吗?
      还是说不管他怎么做,命运都改变不了?这一世他没有骂巧娘,更没有酒后乱说话,本以为巧娘就不会生病,结果她还是要在床上最少躺上大半个月,历史如此的相似,只是过程不同而已。
      想到这,楚翊是真的担心了,他能改变两人的命运吗?他能不死,巧娘也能不死吗?如果不能,那他重生的意义何在?楚翊双手在袖中握成拳。
      手中之物因加重力道有些扭曲,楚翊急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悄悄抚平手中之物,然后轻轻放进怀里。
      不,他一定要改变自己和巧娘的命运,他不能坐以待毙,不然他和巧娘都没有未来,必死之人又哪里来的未来呢!
      只是以后行事要考虑的更加周全,特别是有关巧娘的事,他决不让今天的事再次发生。他要向老天证明,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不能改变的命运不叫命运,那叫认命。
      “楚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是走神。”
      柳三爷抓住正往外走的楚翊,他们的诗会还没有结束呢,楚翊这是要去哪里?
      “我回去了。”
      楚翊的脸色不是特别好,起码他脸上不像以前老是挂着优雅的笑容,当然知道他的人明白这只是假象,实际上楚翊的嘴挺毒的,损起人来恨不得把他打死。
      “难道你对谢巧娘上心了不成?她这一出事你就要回去?要不是知道你讨厌她,我还真以为你喜欢上她了呢!”
      “毕竟是认识的人,发生了这种事,觉得她有些可怜。”
      楚翊勉强为自己找了个理由,好在他在众人眼中虽然自恋了点,嘴巴毒了点,但本质上还是比较心软的一个人,看到谢巧娘撞伤心里不舒服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好吧,你回去吧!”
      柳三少摸着下巴想了想,大方的挥手放人。楚翊现在这样,让他作诗也没有心情,而且看他的脸色确实不太好,想到他刚来时说自己没休息好的事,柳三爷便不勉强他了。他虽然有点混,但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出身的才学都不错,让他有些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而已。
      而楚翊的出生和他一比也差不了多少,同是勋贵之子,平时也能说到一块去,对楚翊他可摆不出什么国公府三少爷的架子。
      “你也少喝点酒,不然安国公又该骂你了。”
      虽然柳三少才学不错,但这人向来不太正经,又有些我行我素,安国公是个严肃的性子,看不得嫡三子这般性格,所以老是训斥他。当然事实上安国公还是挺喜欢这个嫡三子的,起码对方没有做过什么为害国公府的事,而且本身也有一定的学问,在勋贵世家来说这是很难得的,只是这性格让安国公有些不满而已。
      “唉~~你不说我还能多喝两杯,你现在这么一说我也没有了兴致。”
      柳三少立即苦着张全看向楚翊,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为何要提醒自己呢!
      “……我是为你好。”楚翊抽了抽嘴角,拱手和他告辞,迈着大步朝百花园外走去。离开百花园他也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他不能让楚珝找到他,所以他不仅要躲人,还得找一个大家都可以证明他清白的地方。
      “去哪里呢?”
      楚翊骑在马上思索,最后挑了一个和楚珝所在之地完全相反的地方,哪里有几间书斋,又离谢府不远,正好让他可以借着看书打听巧娘的事。
      谢府
      谢巧娘竖起出去横着回来,让谢府一时间鸡飞狗跳,谢家主更是气得一掌拍在桌上。这嫡次女他现在是不太喜欢,但也由不得别人欺负。
      “去,拿我的帖子,到她们的府上问一问,我谢府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让他们放自己的女儿出来害谢府的女儿。”
      谢家主真是被气晕了,说出来的话也特别的不留情面。
      什么叫放?狗才叫放呢!也就是说他居然把那群少女当成了狗,这话传到几位少女的家中,顿时她们的家人脸就黑了。
      “啪~~”
      一巴掌甩在了自家闺女的脸上,做为父亲他都没脸出去见人了。特别是这位推人少女的父亲,正好曾受过谢家主的恩惠,现在女儿把恩人的女儿给推了,还把人给撞晕了过去,他都没见谢家主,更不要说上门道歉了。
      “爹,你胳膊肘往外拐,我才是你女儿。再说了,本来就是她不对,谁让谢巧娘要缠着楚翊的。”推人的少女居然还不懂得认错,只认为自己的父亲偏心于外人,谢巧娘要不是有个好家世,她算什么东西。
      “你还敢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哭的东西,谢府岂是我们家能比拟的?你老子我还受过人家父亲的恩,你就是这样对待恩人之女的?要是没有谢大人,为父早就见了阎王,你还能有今天这锦衣玉食的生活?既然你不知错,那便不要出门了,搬到佛堂去吧!”
      瞧她这大义凛然的样子,哪里有半点悔改。
      “人家喜欢谁是她的自由,谢家都不管你又哪门子的权利去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仪楚二少的事,等这风头过了我就给你找个远点的人家嫁了,以后是好是歹就看你的命了。”
      推人少女的爹是顺天府知府,叫汪正德。当初差点被牵扯进一桩谋反案中,还是谢家主也就是现在的礼部尚书兼一品大学士谢家主为他证了清白,这才逃过一劫,可以说谢家主对他有救命之恩。
      所以当他知道自家女儿推了谢家的女儿时,汪正德气得头顶都冒烟了。
      虽然说他平时很少管女儿,但对她们还是挺不错的,算是一位慈父。可是现在面对着嫡女的死不悔改,他很愤怒。他真的不知道原来一直以为善解人意的女儿私下居然是这种品性,就因为谢家嫡次女喜欢楚二公子,她就瞧人家不顺眼,还把人给推撞倒了柱子上。
      汪正德的脸被女儿打得啪啪响,不顾自家夫人的求情和女儿不敢置信的目光,让人去准备好赔礼,他要上谢家赔罪去。
      不管怎样,这恩没报,反倒成了仇家,汪正德丢不起这人。朝中知道他欠谢家主一条命的人大有人在,要是御史参他一个恩将仇报,以后再遇上什么事可不见得有人救他了,谁也不想救条白眼狼啊!
      所以当他冒着冷汗来到谢府时,双手奉上自己的赔礼。谢家主谢蕴坐在主位上,冷冷地看着他。
      “汪正德,我谢家可有做过对不起你汪家的事?”
      谢蕴是极其愤怒的,不仅没有做过对不起汪家的事,甚至还曾有恩于汪正德,结果他汪家就是这样回报他们谢家的?
      他的嫡次女到现在还昏迷着,甚至连药都喝不进去,自己的母亲和夫人急得在嫡次女的院中抹泪,大女儿也一边哭一边和丫环们试图把药喂进巧娘的嘴中。
      “谢大人,下官很抱歉。劣女的所作所为并非下官亲授,而是她爱慕楚二少爷,所以妒忌谢二姑娘,实在是很对不起。”
      汪正德在心里把自家的嫡女骂死了,都是因为她才害得自己现在要在这里赔礼道歉不说,还要担心谢家主的报复。
      生了这么一个坑爹的女儿,他真心希望当初生的是块叉烧。
      “哦~~汪家嫡女爱慕楚二少吗?”谢蕴听到这笑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平时温文尔雅的笑容不知为何汪正德现在看了却浑身发寒。
      你家女儿因为爱慕男子,所以就看我家女儿不顺眼,所以我家的女儿就活该倒霉吗?谢蕴的愤怒终于到达了顶尖,直接端茶送客,并且把他送来的赔礼退了回去。
      这事不会就这样算了的,如果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他谢家的女儿以后谁都能踩上两脚,以后谢家还有何颜面在京城立足,谢家千百年来的名声就得毁于一旦。
      汪正德被赶出谢家,顿时如丧考妣,他感觉到自家将会有大难了。
      而这个时候谢蕴没心情理会汪正德的心思,而是守在书房等侯嫡次女的消息。甚至还派人去百花园把那几个庶子庶女揪了回来。
      姐妹受伤昏迷不醒,他们居然还有心情留在百花园赏花,看来是他太久没有管束这群庶出子女,让他们忘记了这谢府的规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