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手册

作者:鬼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阴森的天牢,寒气逼人,许多角落被阴影笼罩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天牢只有墙上火把可以照明,但这长年不见天日的地方即使有火把也不能完全掩盖它的黑暗,只会让人在火光中更加害怕与寒冷。
      衣着素雅的少女,咬着唇,一步步地踏入了地牢深处,每走一步,她就听到一声回音。这是一个阴森可怖的地方,可是就在这里,关押着她魂牵梦绕的人。
      身旁的青年叹了口气,握了握她微微颤抖的手:“走,进去看看吧,他就这个牢房里。”
      “楚翊,我来看你了。”
      少女在牢头打开牢门之后,抱着怀中的包袱走进了牢中。
      “多谢。”
      青年从袖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在牢头的手中,牢头掂了掂满意的离开,空间留给了这三人。
      被少女称之为楚翊的男子披风散发呆坐在稻草之中,散乱的长发遮去了他的面目,唯有那黯淡无光的眼神让人知道他正处于麻木不仁之中。
      熟悉的嗓音让他从麻木不仁中回到正常状态,眼中闪过一抹不敢置信的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心中蓦然涌出的那股惊喜。
      “巧娘?”
      “楚翊,我知道你讨厌我,也厌烦我为你带去的麻烦,但今日请你不要拒绝我,不要躲避我。”
      被称之为巧娘的少女一步一个踉跄地走到风华不在一身狼狈的男子面前,眼中早就含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坠下。
      “巧娘……”
      男子看着依然漂亮的少女,以前少女一哭只会让他觉得厌烦,今天却让他生出一股歉疚和淡淡欣喜。现在的他连家人都与自己划清了界线,从被打入天牢除了四皇子偶尔来一次外,唯有巧娘来看望他。
      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让他怎么不被感动,不愧疚。但是一想到自己曾经对少女的伤害,男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楚翊,我在父亲那里已经听说了,明日你就呜……”
      说到这少女抽泣,虽未说明但意思男子知,少女更是明白。
      “多谢你,这个时候还愿意来探望我。”
      男子伸手想擦去她脸上的泪珠,却在看到乌黑的手时停在了半路。这双手,已经不是他曾经那双修长细白的贵公子之手,它被污泥遮去了光华,即使它曾经让不少女子羡慕不已。
      唉~~他有什么资格再去碰一位干净纯洁的女子,她能来探望自己已经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惊喜了。
      “楚翊,我求了父亲救你,但他说你一心求死,楚家人也要你非死不可,他救不了你了,救不了你……”
      少女伸出手主动握住那双被污垢布满的手,洁白纤细的十指顿时被染黑,而少女却熟视无睹紧紧把这双手包围在自己的双手之中。
      “巧娘不可,会……”
      弄脏你三个字还没说完,只见少女已经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白嫩的脸上被留下一道道黑渍,清丽的容颜顿时染上了尘埃。
      “你不脏,你不脏,你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风华绝代的风华公子,从未变过。”
      青年在外面看到这一幕握紧了双手,狠狠瞪了牢中男子一眼,最后一咬牙悄悄离开,不一会儿带着两个狱卒回来,一个手中提着一桶热水,一个则拿着干净的木盆,三人打开牢门走进来。
      三人的闯入惊醒了少女的和男子,两人迅速分开来。少女转身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把弄脏的手帕放在怀中,重新在袖中拿出一块干净的罗帕握在手中。
      “多谢大哥。”
      少女走到青年面前蹲膝道谢。
      青年见不得她为了一个男人跟自己道歉,于是扶起妹妹。
      “你们聊,我在外面。”
      说完青年便走出牢房,眼不见为净,只是在步出牢房的瞬间眼神黯下来。
      小妹,大哥能帮你的只能到这里了。
      “楚翊,我替你束发可好?”
      少女目送兄长离开,现在牢中又只有他们两人了。转身面对男子,扶着他坐在牢中唯一的一张凳子上,天牢中每个牢房都有凳子和桌子,她带来的包袱现在就放在桌子上。
      “巧娘,我……”
      男子叹气,本想拒绝却在看到少女那盈盈泪光的双眼时咽下了拒绝之语。
      “你一直在拒绝我,今日请你不要再拒绝我了。”
      少女的话让男子心一疼。是啊,他一直在拒绝,难道现在还要拒绝吗?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日?
      不管男人现在有多纠结,少女把木桶中的热水倒在木盆中,用自己的手帕放在盆中打湿,然后拧干水递给男子擦脸擦手。
      而她自己则打开放在桌上的包袱,里面居然还有衣服发带和梳子等物。
      拿出梳子轻轻替男人梳着长发,男人的因为头发太久没有打理已经结成结,闻味也不太好闻。少女微微一笑,把结轻轻梳开,再用木桶中的水替男人洗了一个头,又用布轻轻擦干上面的水份。
      再用发带把擦得有七、八成干的头发束起来,刚才还是一身狼狈的男子露出了他那俊美无双的面容。要不是他眼中的没有多少神采失了几分颜色,这绝对是一位风靡全京城的美男子。
      “这是我为你做的衣服,以前我绣给你的荷包扇袋你都扔掉了,这衣服你能换上吗?”
      少女把一套蓝色的衣服拿出来展开眼中带着期盼,她很怕男子再一次扔掉她送的东西。衣服上除了青竹什么也没有绣,因为她知道男人不喜欢,他最爱的就是竹了。所以在做这件衣服时,少女想也不想便直接绣上了青竹。
      “……好。”
      男子深深看了少女一眼,迟疑的站了起来,拿着衣服走到少女身后,脱、下外面已经污秽不堪看不出原来样貌的衣裳。
      “好了吗?”
      少女背对着男子问道。哪怕她并不在意,还是得避讳一下。
      “好了。”
      男子换好衣服,最后戴上那条雪白的腰带,对少女说道。这衣服并不是他穿过的最好料子,却是他这一生中穿在身上感觉到最温暖的衣服。
      少女嘴角带着微笑转身,却在转身的刹那泪如雨下。
      “楚翊~~~”
      双手捂在嘴上,如果不是男子身处天牢之中,她以为又回到五年前,男子那还是个鲜衣怒马救下了她的少年。风度翩翩,俊美无双,一切最美最好的词都能用在他的身上,即便是这样少女还是觉得不能完全形容出男人的完美。
      “巧娘,不要哭。”
      男子再次想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在身上MO了MO找手帕,结果发现除了衣袖他没有别的东西可用。
      于是刚刚换上的衣服染上了少女的泪,却犹如染在了他的心上。少女的泪是雨滴,一滴一滴的滴在他的心上,滴得他心生疼。
      “好,我不哭我不哭~~”
      少女用轻柔的罗帕擦了擦脸,故作坚强的对男子说道。只要是男人的要求,她都会照做,这五年来她一直是这样做的。
      她这样反而让男子更加难受,想到少女在自己身后追逐了整整五年,而他却没有给对方一个好脸色看,结果临死之前还要让她为自己伤心。
      他这一世谁也不欠,唯有她注定了要辜负。
      “真好看。”
      少女后退一步,嘴角扬起了淡淡的微笑。男子在她眼中,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修长的身体,再配上蓝色绣着青竹的衣服和白色镶蓝玉的腰带,男人现在和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如果他的眼神能再有一点光彩的话,就和半个月前一模一样了。
      “巧娘,对不起。”
      男子眼中带着浓浓的歉意。他给了不少女承诺,因为他是个即将赴死的人,少女的深情他无法回报,只求上苍下一世给他弥补的机会。
      “不要说对不起,你从没有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是我在纠缠着你,给你添了许多麻烦。今日你能穿上我做的衣服,已经让我欣喜不已。楚翊,你不要忘记我好不好?求你不要忘记我,哪怕你厌烦我也好~~”
      少女又哭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能追逐男子五年已经是她两世来最大的勇气。说到最后她已经泣不成声,只有如流水般的泪水告诉着男子她的心碎。
      “不会不会……”
      即便曾经厌烦,现在的他有的只有歉疚和遗憾。
      歉疚的是以前从未好好对待少女,那时的他甚至做过不少伤害少女之事。想到自己年少无知时犯下的错,男子就恨不得一切可以重来。
      遗憾的是他没有未来,不能弥补自己曾犯下的错误。他现在唯有希望少女在他死后能够找到幸福,一个可以让她再次展露出微笑,可以听她诉说酸甜苦辣的人。
      哪怕这个人不是自己也没有关系,只要有这么一个人,他会奉上自己全部的祝福。
      “我会在奈何桥上等你,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会等。”
      男子对少女许下了他这一生唯一对他许下的承诺,即使这承诺太过虚无也太过敷衍。
      “那说定了,击掌为誓,你一定要等我。”
      少女不在意这个承诺空洞不着边际,有一个承诺已经让她惊喜万分,再多的她知道自己求而不得,一个虚无的承诺却是她五年来苦苦追求的。
      “好。”
      男子举起右手与同样举起右手的少女三击掌。
      “啪、啪、啪。”
      三响落下,少女最后抓住男子的右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楚翊,只愿君心似妾心,定不负相思意。”
      少女紧咬下唇,泪眼朦胧的看着男子。不舍,更多的不舍充斥在她的心间,为何这世间要有生离死别。男子哪怕是活在世上娶了别的女子,她只会在暗处祝福他,而不是今日这生离死别之痛。
      “……”
      男子心头一震,张嘴想许来世,最后却还是沉默不语。
      未得到男子的来世之诺,少女黯然。
      “巧娘,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青年不知何时站在了牢门之外,他很不想打扰妹妹与男子的相聚,这是小妹和男子唯一一次平等的相处,可他现在却不得不做这个恶人。
      “啊~~”
      少女一惊,抬首看向男子。
      “回去吧!这里阴寒,不适合久待。”男子淡定的抽回自己的右手,不去看少女失望的神情冷然转身。
      “楚翊。”少女伸手想抓他的长袖,最后却被他拒人于三千里的气势影响只得伤心谷欠绝的收回了手。
      无奈转身,右手放在额头掩去了眼中的悲痛。
      “我走了,楚翊。”
      莲步轻迈,每一步都沉重无比,她很不想离开,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
      已转身的少女不曾看见被男子收在袖中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凸出的青筋显示着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这般冷淡决然。
      愿来世,你不要再遇上我这样的男人。巧娘,楚翊在这里祝福你早日寻得自己的幸福,来世楚翊愿做牛做马弥补今生对你的亏欠。
      “走吧!”
      青年揽住伤心不已的妹妹,回头看了一眼牢中的男子,眼中有怨恨也有释然。如果他知道当初和大妹的任性会让小妹和男子相遇,他绝对不会任性的做出那样的决定。
      楚翊,吾妹一生尽毁你手,而吾与大妹则是帮凶。我们都是凶手,毁掉了一个天真少女的心。
      少女最后回头一望,只见男人冷漠的背影,任由青年拉着她离开眼神也不曾离开男子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楚翊,来生你许我可好?
      这是她最想问的话,最后还是没有问出来。她知道,依楚翊对她的厌恶能穿上她亲手做的衣服已经是最大的宽容。
      一份相思,三段不同的心情,最后空留下寂寞与不舍。
      男子在接过毒酒,脑中最后出现的却是……
      “巧娘,巧娘啊……”
      酒杯落地,男子重重坐在稻草之上,靠在灰白的墙上闭上了双眼,带着这世上最后的牵挂和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竹林中,少女手中佛珠断裂散落在地,粒粒珠子打在她的双脚上。
      “楚翊楚翊楚翊……”
      倚在青竹上,少女手抚在胸口不断唤着男子的名字。
      落红并非无情物,一缕相思一片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