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遗梦

作者:女王不在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韩越的手段

      韩越对付石头人的手段,多得是。其实她一直有点坏心眼,只是自从知道这个石头人也拥有人类的感情后,有点不好意思施展而已,现在算是光明正大地找到理由了!
      
      首先呢,韩越拿出了当初宁夜给自己买的裙子,这可是一个美哒哒的裙子啊!
      
      韩越从小不喜欢穿白色的,所以宁夜给她买了个红色的裙子。
      
      这红裙子骚包地在上面坠了许多美丽的珍珠,还是个侧开叉的,开得性感迷人。当初韩越被宁夜逼着穿上了这裙子,又被逼着拍了照片。
      
      陈振东看到的所谓红裙子超级美的照片,就是这个了!这也是为什么韩越非要摆宁夜这么一道的原因。
      
      那么骚包的照片,她拿过去给他们公司那群男人看,她脸往哪日搁!
      
      不过现在呢,韩越算是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发泄对象。
      
      她先比划下裙子:“你长得高,也比我魁梧太多,不过这好歹是个露后背又侧开叉的,咱们套一套,应该能套得进去的。”
      
      她将裙子翻过来,胳膊肘下面那个位置还剪开了一点小缝,接着呢,她就将这个美丽的裙子帮石头人给套上了。
      
      套上之后,她不由得看呆了:“其实你穿上挺好看的啊!”
      
      石头人虽然高伟健美,不过人家实在是宽肩蜂腰的倒三角,所以在那修长的裙摆下,他那腰看着竟还能收进去,晶莹闪烁的珍珠逶迤在他的下摆,看着迷人极了!
      
      韩越左右看了看,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翻出来一个珍珠项链,帮着他戴上,又给他戴上了一个帽子。
      
      打扮完毕后,她实在是太满意:“大美女一个!”
      
      说着,她还照了一个照片!
      
      可怜的石头人,目视前方,就那么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被打扮得是如此娇美动人,一身华丽的服饰,然而那张石头脸的刚硬,那双眸子中的坚毅和忍耐,却是如此的深刻和无奈。
      
      假如他能动,也许他会直接掐死韩越了,然而他不能动,所以他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
      
      韩越玩也玩过瘾了,开始修理自己的笔记本。
      
      电脑硬盘确实损坏了,她自己没工具没法修,于是就提起电脑直奔一个朋友家,那个朋友会修电脑。
      
      不过在临走之前,她望着客厅里立着的那个身穿露背开叉珍珠裙的石头人,眼珠一转:
      
      “作为一个美人儿,你不装一下玛丽莲梦露太可惜了,就让我给你来点风吧!”
      
      也是她搬来了一个电风扇,打开开关,开始给石头人吹风,而且非常猥琐地专门冲着他下半身吹。
      
      “好好享受吧!”
      
      说完这句,她提着电脑包出门去了!
      
      无辜而无奈的石头人依然目视前方,在那满身珠翠和华丽之中,定定地看着前方。
      
      他遭受过沙漠中的暴晒,经历过塞外的风沙,亦曾经被人禁锢在实验室中接受各种测验考量以及电子仪器。
      
      作为一个速度比正常人慢上千倍的石头人,这些对于他来说只能是默默地承受着。
      
      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从他开始选择这条路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然而此时此刻,在他那石头身体的胸腔里,一颗化为坚石的心却仿佛爆裂一般。
      
      他等了两千年,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曙光,却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
      
      当把电脑修好后,韩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数据都没丢失,损失在可控范围内。
      
      既然没出什么大事儿,韩越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倒是觉得有点过分。他是分明有什么着急的心事,自己还这样欺负人家一个石头人,实在是趁人之危。
      
      想明白了这个后,韩越抱着一丝难得的歉疚,开车回家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屋子里很安静,月光从落地窗上照进来,照在身穿红色珍珠裙的石头人身上。电风扇哗啦啦地吹过,将他那美丽婀娜的裙子吹得随风飘扬,看着真是犹如仙人下凡一般。
      
      然而这个情景并没有让韩越感到赏心悦目,反而有种毛骨悚然感。
      
      大半夜的,一个石头人飘啊飘的,多吓人啊!
      
      她走到石头人跟前,灭了电风扇:“好啦,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乱发脾气。”
      
      说着这话,她开了灯。
      
      灯光亮了,她看到石头人微合上双眸,眉眼间是浓浓的疲惫和无奈。
      
      其实他被雕刻得还算好看,脸型刚毅,平时看着分外的隐忍倔强,总是用一双锐利的眸子望着前方。
      
      如今呢,他竟然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仿佛憔悴至极。
      
      这一刻,韩越默默地盯着石头人,忽然不忍心起来。
      
      她叹了口气,伸手握住石头人的手:“我知道你有话要说,可是你不要着急,慢慢来就是了。”
      
      她沉默了下,又补充说:“我以后不欺负你了,也尽量配合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会设法替你办到的。”
      
      她无声地将珍珠红裙给他褪下来,又帮他摘了帽子和项链,甚至还拿来了一块抹布,帮他擦了擦脸。
      
      又捧着他的脸仔细打量了下,他那张脸其实长得还算好看吧,五官深刻,长眉入鬓,鼻梁高挺,别说是古代人,就是现代的那些小鲜肉,也没几个有他这种好相貌。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你以前不当石头人的时候,也长这样吗?一定有很多姑娘喜欢你吧?”
      
      石像垂眸闭目,依旧无言。
      
      韩越觉得也许他累了,非常好心地将他搬到了沙发旁边,让他躺平了,最后将pad放到他手上。
      
      “天晚了,你如果也会累的话,那就休息。如果你依然想说什么,就慢慢说吧。”
      
      *********************
      
      这一晚,韩越翻来覆去的有点睡不着,她这个平时没心没肺的人,不知怎么就一直想起石头人那轻垂下眼睛时的疲惫和无奈。
      
      她坐起来,借着外面的月光摸到了笔记本电脑,胡乱地去看楼兰古国的资料。
      
      大约在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西行取经,途经楼兰,后来他在《佛国记》中说,此地已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
      
      韩越抱着笔记本曲膝坐在那里,望着窗外洒进来的皎洁月光,不免想象起了那上无飞鸟,下无走兽,视野所到之处都是死人枯骨的情景。
      
      那个时候,石头人萧秩在哪里?
      
      他的楼兰古国已经灭亡了至少两千年了,那个让他望一眼王冠就会落泪的楼兰女王,也早已经化为枯骨,烟消云散,不复在人间了。
      
      他就这么一个人缓慢而安静地活在沙漠中,是为了什么?
      
      那些对他有所企图的歹徒,又是为了什么?
      
      是觊觎他这种能活过两千年而不死的石头人本领,还是有其他目的?
      
      还有那个白发苍苍的古董店老板,又是什么来历,他和楼兰古国会有关系吗?
      
      脑中无端端生出许多疑团,韩越觉得头疼。
      
      她发现自从她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见到了这个石头人萧秩后,就有很多可疑的事情在她平凡的人生中冒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电脑上的小企鹅忽然闪动了起来。
      
      点开来一看,是孙珂。
      
      孙珂发过来一个眨眼睛的表情:“还没睡?”
      
      韩越犹豫了下,心里不免想着他怎么知道自己没睡,不过还是回复:“嗯,失眠。”
      
      孙珂那边叹:“好巧啊,我也失眠了。”
      
      韩越笑了,干脆和孙珂聊起来:“你为什么失眠?”
      
      孙珂在那边回复:“也没什么,这边最近有风暴流沙,流沙将一户人家给埋了,父母都死在里面了,我们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那家小孩救出来。小孩才三岁,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想想心里就乱。”
      
      韩越忽然想起自己当初亲眼看着父母出事,那时候都六岁了,而且自己还有一个妹妹陪着自己呢。现在这个小孩才三岁,比自己还小呢。
      
      当下不免叹了口气:“听着怪可怜的,不过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吧。”
      
      孙珂在那边苦笑:“其实想想,真不知道自己是错还是对。才三岁的孩子,没了父母,以后怎么办,我们也帮不上忙。如果他就这么跟着父母没了,也许反而少受点苦。”
      
      韩越听着不免心里一动,其实她对孙珂的了解少之又少,不过当他说起这个的时候,她能感受到他话语中浓浓的悲哀和无奈,他是真心替那个小孩子忧虑。
      
      不过这种事情有很多很多,他和她都是普通人,又能为人家做什么呢。
      
      韩越也无奈笑了下,不免说起自己以前的事儿来。
      
      孙珂没想到韩越竟然是个孤儿,半响回复了一句:“其实你很坚强的,也很幸福了,至少你有一个妹妹,一直陪着你,相依为命。”
      
      韩越自己想想,确实是的。
      
      这个妹妹虽然长大后就总是和自己聚少离多,可是妹妹对自己总是非常关心,很多大事上,她就像一个老妈一样牵挂着自己。
      
      和孙珂诉说了一番后,韩越仿佛一个倒空了的水桶,慢慢地放松下来,渐渐有了困意,和孙珂说了再见,她躺下睡着了。
      
      而在遥远的那一头,孙珂凝视着电脑屏幕上那个韩越的头像,微拧着眉头,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良久后,他点燃了一根烟,一口口缓慢地吞云吐雾。
    插入书签 



    楼兰遗梦
    楼兰女王和她的将军穿越到现代的故事



    明天我就要重生了
    假重生,都市言情



    叶叶有今萧
    产科大夫的爱情故事



    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陶器世家女主vs阿斯伯格症男主,治愈系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短小都市爱情故事



    将军家的小娇娘
    男主第一次看到女主就想狠狠揉捏她小屁股的故事



    等待灰姑娘的爱情
    温馨甜蜜都市小爱情故事



    猎户家的小娘子
    解甲归田豪气成熟将军和山里清纯小姑娘的甜蜜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