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后”上位指南

作者:简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一行人坐车到了码头弃车登船,行船不过半日就到了金陵,金陵乃是太/祖龙兴之地,更有陪都之实,风流繁华不亚于京城。一进城,郡主就着人去请了有名望的大夫来为清河郡主诊脉,一家子直接住到了金陵老宅之中。
      
      车队一路往龙王街走,这里便是王家祖宅所在之地。
      
      “这就是王家老宅了。”王守忠指着外面的宽阔街道给王子腾两兄妹看。
      
      “不愧是咱们家,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王子腾笑着指了街面上穿着长衫、带着文士帽的人给王守忠郡主看。
      
      “是啊,这里看着就秩序井然。”王朔也笑着点头赞同,整齐的屋舍中间是可以并走三辆马车的青石板路,也没有来往吆喝的商贩,虽不热闹,但看着肃穆非常,几乎都是高门大户的,看来王家此时正在显赫之时。
      
      “老家还有二叔和三叔一家,你们俩进门要记得叫人。”王守忠叮嘱道。金陵老家和他们家在五服之内的二叔祖父、三叔祖父两家,可王家人在金陵也是一方大族,同宗同族之人甚多,赫赫扬扬占了好条街。
      
      “是,爹。”兄妹俩恭谨应下。
      
      “对了,爹,咱们现在走的是龙王街吗?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马车从街口转过,王朔看见街口的名字,好奇问道。
      
      “是啊,听老人所当年这里有一口仙井,水质甘甜,还有治病之效,据说里面住着龙王,所以这一代多修庙宇供奉龙王。前朝末帝昏庸,放纵和尚道士,倒让贼匪借着佛祖三清的名义生事。后来这一代的庙宇都被推到,咱们往家就迁过来了。”王守忠科普历史。
      
      “现在龙王街可不是这么个说法。”王子腾笑着补充道:“这龙王街,说的是咱们金陵王家,此王非彼王啊!”
      
      王朔不知此时有没有“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护官符存在,但看王家不过第一代发迹就有此声势,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郡主一路上都少说话,静静的听着他们父子三人谈笑,等车队到了老宅正门才咳嗽一声,提醒道:“到了,该去拜见二叔、三叔才是。”
      
      刚到门口下车,就有王守节、王守义二人站在门前迎接,王守忠和郡主下了马车,只说:“三弟、四弟辛苦,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多礼。”语毕,又叫了王子腾和王朔下马车来,叫他们认人,只三五人就在大门前叙了一回礼。
      
      几人客套完毕,方让王守节、王守义带着往里面走,王守节一边走一边道:“爹和三叔都在里面等着呢,老六带着妻小往蜀中赴任去了,刚走没多久,竟无缘也大哥大嫂见面。”
      
      王守节口中的老六是王守廉,是他同父同母的弟弟,王家在王守忠这一辈就六个男丁,除了这位六叔,王朔都见着了。王朔一边听三叔介绍,一边在心里捋清关系,在金陵这边就不能叫京城的三叔为“三叔”了,得按照族里的排行,称为“五叔”,正经三叔是面前这位。这一会儿一变的,王朔只暗自庆幸他爹不管怎么排行都是最大的,不然还不让她抓瞎。
      
      进了们就是四位头发花白老人在厅中等着,听到人声喧哗,几位老人走到门边翘首以盼。王守忠和郡主看见几位长辈,连忙快走几步,到了厅中倒头就拜,“给二叔、二婶、三叔、三婶请安!”
      
      “起来,快起来,让我好好瞧瞧,我上回见守忠还是你成亲的时候呢!这一晃都几十年过去了,再不想还能有再见面的时候。”二叔祖父拉着王守忠感叹时光易逝,此时交通不便,王守忠又奉命在各地当差,若不是此时路过金陵来看看,不知这辈子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
      
      “二叔说的是,难得圣人命我广东赴任,路过老家来看看,以后侄儿可是要埋骨于斯的……”王守忠虎目含泪,他生于金陵,跟着王老太爷辗转各地打天下,日后叶落归根还是要埋在金陵祖坟里的,这就是故土难离啊!
      
      “看你这老头子,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没得招惹守忠红了眼眶!”二叔祖母打趣一句,道,“他三叔就再不像这老头子。”
      
      “三叔通达淡薄,父亲一直让我像三叔学呢。”王守忠又向三叔祖父行礼。
      
      “好了,好了,难得一家团圆,就别讲究这些虚礼了,坐吧,坐吧。”三叔祖父是太/祖开国以来的第一代进士,奈何身子不好,任过几任教谕就退了下来,一心教导族中子孙,如今担任着王家族学的山长。王家族学不止他们这一支弟子在其中,周边只要姓王的,祖上是一个祖宗的都在里面念书,连外姓人也有不少,教人读书习字,劝人向善,这教化之功,可是得过朝廷嘉奖的。
      
      郡主也知这位是难得的饱学儒雅之士,亦十分尊敬。
      
      几个大人落座之后,就轮着他们小辈儿了
      
      二叔祖母先介绍了守字辈的,“这是老三家的柳氏,你们怕是当初他们成亲时候见过一回,如今都是各自做父母的人了,这是他们家的脍哥儿和朦哥儿,还有他们家的独女。你们六弟外任去了蜀中无缘得见,你们大妹妹嫁去了郑家,亦随郑家女婿外任了。”王守忠一家和王守节一家相互见礼,王朔又收到许多见面礼。
      
      接着三叔祖母给介绍道:“这是老四家的胧哥儿、朓哥儿和腴哥儿,你们两个妹妹嫁的远,也没赶上见你们。”
      
      又是一番见礼不提。
      
      王守忠和郡主在客厅上喝了一会儿茶,郡主就道:“与我们随行的还有诚王家的清河郡主,因郡主水土不服微痒在身,我们就请郡主一起到家里来了,那驿站之所,实不是个养病的地方。”
      
      “好,好,出门在外就该互相帮衬呢,那侄媳妇儿领我们去拜见郡主?”二叔祖母询问道。
      
      “二婶这是打我的脸呢,她一个小辈怎敢劳动您,再说她现在恐还昏睡着,正是她托我给您到恼,请您不要怪罪她不懂礼数才好,实在是不敢过了病气给您。”郡主连连奉承道。
      
      “话不能这么说,郡主金枝玉叶皇室血脉自然尊贵,合该我们做臣子的去拜见才是。”二叔祖父接口道。
      
      郡主自然不能答应,她自己也是郡主之尊,但现在最重要的身份还是王家的媳妇,因此连连推辞不敢受。
      
      就这样花花轿子人抬人,大家都客气奉承,王守忠一家才顺利住进了早就收拾好的院子,清河郡主也没有露面直接就住了进来。
      
      老家人也体谅他们赶路辛苦,略叙了几句话就让他们回院子休息了,热水早已备好,只待主子们洗澡解乏。
      
      王守忠、王子腾各自去洗漱,王朔把今天收到的见面礼一股脑儿的摆上了桌子,默默得盘算着今天见过的人。
      
      郡主看王朔皱着眉头的样子,笑道:“这是做什么呢,今天见了这么多长辈,可还分得清谁是谁,还有诸位堂兄弟姐妹,可记清楚了。你二叔祖母可是说了,家里你们这一辈就一个女孩子,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个你,你可受稀罕了!”
      
      王朔正晕着呢,郡主还来笑话她,王朔直接让丫鬟拿了个本子,把金陵老家人的姓名关系写了出来。
      
      “真是个笨丫头!”郡主指着王朔的脑袋嗔怪道,谁家记亲戚还需要动笔头的?
      
      王朔可不管丢人不丢人,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更何况她这个记性不好的。一边写,一边觉着不对,问郡主道:“娘,咱家我们见过的亲戚就只有六叔王守廉一家了吧。”
      
      “没规矩,称呼六叔就六叔,还叫什么名字!”郡主道,“不过你说的没错,就你六叔一家没见着了,除了三位出嫁的姑奶奶以外。”
      
      “不对啊,父亲这一辈的排行是按照忠孝节义礼义廉耻排的,就算义字重了,怎么没有排礼的叔父?”大家族的名字都是有讲究的,像上一辈泛的是守字辈,第三个字也有规律;像他们这一辈泛的是子字辈,第三个字从‘月’字旁,以示骨肉之意。
      
      “你倒仔细。”郡主走到小桌边,接过王朔手中的笔,在三叔祖父这一房的下面,添了一个次子夭折,原来三叔祖父本事二子二女,只是第二个儿子,长到六七岁居然没站住去了,当时他已经取了王守礼这个名字,家里人也为了丧事好看,就让这个名字一直跟着他,没有取缔。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王朔硬盒一声,又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一脸猥琐八卦的问道:“娘,为什么长到六七岁还去了,是不是因为内宅倾轧啊?”
      
      “胡说!”郡主猛地一拍桌子,气急败坏道:“小姑娘家家,谁给你说的这些脏话,你从哪儿听来的?”
      
      王朔被吓了一跳,不就是八卦一下嘛~但看郡主娘这么生气,也吓住了,连忙跳下凳子给作揖,道:“娘别生气,别生气,我就是做客的时候听别人家的丫头讲了一耳朵,说有些孩子没长大是因为内宅阴私,我也不知怎么就记住了,如今顺口一说,其实更不不懂里面的意思,娘你别生气,我不知道这是不好的。”
      
      郡主长吁一口气,道:“哪家丫鬟给你讲的,这样的人家必定不是清正之家,你给娘说,咱们远着这些人家。”
      
      “这……我也记不住了。”王朔能说有一个艺术类别就叫“宅斗文”吗?
      
      “你呀,净让我操心,哪儿家没有夭折过孩子,就说是主母不贤、内帷不修也太武断了,哪家娶媳妇儿不是为了绵延子嗣,难道是为了一家子斗成个乌鸡眼儿吗?你看我和你祖母也不对付,可她也不曾想过给你爹纳妾生子,就是把袁氏女往你哥哥身边凑也不过是拉拔娘家人。你可别相差了,日后不许再有这样的主意。”郡主教训道。
      
      王朔被郡主这前后矛盾的做法给弄糊涂了,既然说到此处,不免刨根究底的问道:“娘,祖母这么做,您就不生气吗?”
      
    插入书签 



    拆迁队长
    今天也在努力拆迁呢!无cp,快穿。



    隐居修仙中
    这不是修仙文!十项全能小姐姐×很有故事兵哥哥



    明朝女人
    自立自强,天生女王。



    红楼之贾家边缘人
    快穿流,酣畅淋漓,完结作品,欢迎踩踏!



    [综武侠]权臣之路
    武侠纯爱,欢迎光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