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作者:长空无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蛊梦07

      生不如死的白翊现在被困在石钴城。
      
      显国境内最后的城池,出了石钴城便是漠北,漠北再北,才是藏金岭。
      
      而整个漠北茫茫之地只有一处补给落脚之地,绝命渡——绝命渡确实是渡口,但这渡口不在水边,而在戈壁滩上。
      
      魔宗阵封绝命渡,用的是万象森罗幻魔阵。
      
      此阵与魔后的万象溯源魔功系出同源,是魔宗唯一一门不需要心法《天谕经》作启动要求便能修炼的高级魔功,当然,受限于资质,当世也就魔后能摸到最顶层的门坎,当年魔宗分裂时,幻魔阵也一分为二,天极道掌握着阵图,玄火教带走了修炼法门。
      
      如今面对魔宗多年来最大的希望,两方私怨再深也不得不拱手言和,搬出老底重现了二十前魔宗最强杀阵。
      
      说杀阵当然是因其杀机无限,且围困之法举世无双。
      
      万象森罗自道家八卦脱胎,兼容天时地利,将视觉异常玩到了极致,魔宗最顶尖的幻术之道都在这阵法中了,因而为万象森罗所困如遇鬼打墙,失去方向,不辨前路,而一石一木皆为迷踪,魔宗弟子便藏身于阵中,待人绝望松懈亦或是疯狂躁乱之时,行突袭暗刺之法,通常无往而不利。
      
      当然,魔宗目的在于获取足够的时间搜查藏金岭找到前教主遗藏,并不是与天下为敌。
      
      封闭绝命渡一来是阻止显国的赌徒进漠北,一来也是阻止身在漠北之人进显国,目前要防的只有大显,因为藏金岭另一侧毕竟是佛国,而其余诸国之人绕道前往藏金岭需要不少时间,因此,只要阵内之人不轻举妄动,魔宗不会主动加害。
      
      于是就造成了最尴尬的事,谢星纬确实走大运找到了神仙谷,也请出了医圣传人,却被万象森罗堵住了归路。
      
      白翊被人带到了石钴城,就地理位置来说离救命之人已经极为接近,偏偏被迫留在城中,就算进阵也找不到绝命渡的位置,只能干耗着等死。
      
      谁叫谢星纬与魔宗深仇大恨,谢星纬但凡出绝命渡,定然与魔宗之人不死不休,而白翊若要寻谢星纬入阵,魔宗也不介意收点利息。
      
      ……
      
      有什么比活生生感受着看不到的虫子正在啃噬自己的血肉还要可怕?
      
      这还是一个极为慢性的过程,不像凌迟般一刀子进一刀子出般剧痛,事实上生理上的痛苦还不明显,只是能叫人感受到自己的生机被一点一点蚕食掉而已,但精神上的刺激就很是可怕了。
      
      能为永葆红颜服用朱颜蛊的人,眼睁睁看到自己红颜不在时的疯狂与绝望难以言喻。
      
      蛊虫反噬,生机渐趋流逝的表征极为明显,肤色暗黄毫无血色,头发大把大把掉落,全身盗汗无力,皮肤甚至老化出现皱纹与龟裂的迹象,并且极度畏寒。
      
      白翊曾自豪于自己饱满婀娜的身姿与红润明艳的容色,讥笑唐千叶如尸体般苍白可怖,但短短数月之间她已经瘦削如枯木。
      
      就算闭门不出,红颜逝去与自己濒死的认知也在不断折磨着她,就算糊上厚厚的妆容把自己打扮成从前一样明艳张扬的模样,内心的恐慌与绝望也在与日俱增。
      
      本来找到医圣传人康复有望,该是件叫人喜悦的事,可现在被困在城中,一天一天干等,白翊的神智日复一日濒临顶点,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着的痛苦,让她恨不得杀死所有看见过自己的人——就算面对着护送她而来的亲友,她也难以忍住自己内心不断增长的戾气。
      
      随行的都是她最亲近的人,对她百般怜惜,自然不会与她计较,而且发完脾气她又会哭,直哭得人心肠俱断。
      
      石钴毕竟是边城,因为临近的是荒无人烟的漠北,近来又有魔宗兴风作浪,消息传出后城中连商贾都少了一半,剩下的只有当地百姓与不怕死的武林人。
      
      城中唯一一家客栈,三层木制结构,也已经是石钴城最高的建筑。
      
      这日仍旧是枯等的一天,青孚山两位师兄几日前集合了一众侠士出城探路并未返回,目前陪伴在白翊身边的除了同门师兄弟,就只有她的义妹秋若与师叔周成礼。
      
      马的嘶鸣与响鼻声从外面传来的时候,坐在大堂闲聊亦或是默默喝茶喝酒的侠客们一应将目光投往门外。
      
      边城的一切都带着漠北特有的雄浑与荒凉,天空是灰蒙蒙的阳光曝晒的,空气是尘扑扑的干燥憋闷的,莫说人了,连外来的牲畜步入边城也会变得倦怠而缓慢,像这样饱满又富含活力的马蹄一听就是外来的。
      
      现在还有人前往石钴城?
      
      “啊,这味道,有种回老家了的感觉~”一个女声低哑而磁性,随着轻松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真想把小灰们一起带进城里啊!”
      
      然后先走进来的并不是女人,而是两个身穿劲装背着弓弩的年轻人。
      
      ——唐门!
      
      来的人竟然是唐门弟子!
      
      在座所有人的心都是猛然一跳,角落甚至有人毫无预料地站了起来,她身侧之人想拉却没来得及。
      
      两个唐门年轻人目光如炬,直接扫向了角落,就算发现那是个身穿红衣头戴帷帽的女人,也丝毫没有收敛威胁警惕的眼神。
      
      随即,刚才说话的女人一脚踏了进来,环顾一圈之后,这个身着男装的丽人一手抓着只小白狗,一手捂住嘴唇笑起来:“呦,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要寻的人已经在眼皮子底下呀。”
      
      “唐、栖、眠!”白翊咬牙切齿道。
      
      “是呢,”来人挑高了眉毛,一张成熟美丽的脸庞上带着健康又异域的风姿,“许久不见,白小姐的脾气还是那么糟糕……不过看到白小姐气色如此不佳,倒也能谅解几分。”
      
      “胡说八道什么!”白翊狠戾的话语中隐隐带着控制不住的虚弱,甚至还有一丝自己也难以觉察的惊惧,“你这蛮子怎会来漠北?!”
      
      栖眠眼神微微闪烁,一手慢慢抚摸着臂上宠物柔滑的皮毛——在这白团子仰起头来打了个哈欠的时候,众人才猛然觉察,这并不是他们以为的小白狗,而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狼崽子!
      
      “主人在哪,在下自然就在哪呀。”
      
      白翊闻言,脑中理智的神经几乎根根崩断:“唐千叶!”
      
      “翊姐姐!”秋若连忙起身想拉住她,但她并没有意想之中的发狂,而是死死盯着门口一动不动。
      
      或者说,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动静。
      
      “能得白小姐这般挂念,妾身还真是倍感荣幸。”
      
      轻柔和缓的嗓音与那道苍白娇弱的身影一齐出现在门口。
      
      近乎妖异的白肤与黑裳之间的反差大到惊心动魄,这世上怎会有人将黑罗纱裙穿得如此美丽又深具魔性?
      
      然而那等从容雅致的气度又足以压下这种非常人的妖异之感。
      
      唐千叶!
      
      江湖盛传她死在东宁,果然只是谣传……难怪唐门未找青孚山麻烦。
      
      没人知道那一瞬间白翊帷幕底下的脸庞惨白如纸,连厚厚的粉妆都无法掩饰的惧怕与忌惮——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从骨子里都在释放着战栗,她只以为自己只是太过于愤怒。
      
      “唐千叶!”白翊尖锐的嗓音充满了厌弃与痛恨,就仿佛久在深闺的小姐看到蟑螂老鼠那种惊惧与嫌恶,“你就那么想来看我的笑话?!”
      
      自外而入的美人微微叹了口气。
      
      连叹息都带着优柔动人、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恨不得把心窝都掏出来以化解她眉宇间的忧愁:“既然心知肚明,又何必说出来呢。”
      
      ——“唐大小姐!”
      
      秋若在白翊彻底发疯之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按回到座位。
      
      白翊遭受蛊噬之后功力大退,几乎连拿剑的力道都没有,因此她只轻轻用力便将其按住了。
      
      秋若不亢不卑地注视着唐千叶,眉宇微蹙,但并没有丝毫退缩:“冒昧开口,不知唐大小姐前来石钴城是为何?”
      
      穿着朴素的侠女,眉宇间自有一股雅正英气,客栈大堂中本就鸦雀无声,自她起身之后更是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全天下都知道唐千叶爱谢星纬爱得疯狂,而秋若作为谢星纬的正牌未婚妻,怎么说都该与她誓不两立。
      
      却少有人知晓,这两个人之间并非外人所想的不对付。
      
      她与唐千叶连照面都少,自然无从谈起不对付。
      
      秋若与未婚妻谢星纬之间,情比金坚自然算不上,但谢星纬为人如何她还是坚信不疑的,他说与唐千叶绝无可能那便是不可能,再说,唐千叶是痴,但并不连累别人,秋若虽然觉得冷眼看着别人纠缠自己未婚夫怪异且尴尬至极,但这本来就是谢星纬与唐千叶之间的事,她如今又未嫁,谢星纬又未娶,什么可能都有,插手更尴尬吧……索性当做睁眼瞎。
      
      为何能够如此坦然?
      
      ……大概是因为,唐千叶这女人实在骄傲得太过了吧。
      
      何其目空一切的人,连看一眼旁人都觉得不屑,她的脚应当是踏在云端的,凡人所拥有的情感都要在她身上无比稀薄——秋若不敢在自家祭姐面前讲真话,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确实明白,真不是唐千叶要针对白翊,而是白翊确实挡在她面前蹦跳得太过,一只苍蝇在眼前飞来飞去都忍不住拍死,更何况是个对她来说不值一提的人。
      
      秋若有时候甚至觉得,唐千叶也是痛恨着自己深爱谢星纬这个事实的。
      
      爱无因,恨无果,那么骄傲的人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怎么不痛恨?
      
      由此也可见,她不但骄傲而且正直,否则,苗女都懂得用情蛊控制情人,以唐千叶毒师之尊,又岂会没有一种蛊毒叫人心甘情愿爱上她?
      
      短暂的一瞬间想到了太多,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近距离面对面地对上这个人过。
      
      秋若虽说觉得自己把唐千叶看得比较透,但直视这么一双平静到漠然的眼睛,不能说不紧张。
      
      然而,出乎在场众人意料的,面对谢星纬未婚妻的问题,唐千叶不恼,也不气,她甚至轻轻一笑。
      
      “自然是为人所请。”
      
      秋若急忙道:“敢问是何人之邀?”
      
      聪明的女人,猜到她前来漠北必定是出于某种原因,而这个原因很大程度上与白翊有关,才开口询问的吧。
      
      谢星纬认定秋若不仅是责任在先,也有这是一个坚韧果敢又相当聪明的女人的缘故。
      
      唐千叶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随同自己的下属们落座。
      
      大堂中本来并没有空余的桌子,三三两两的都坐着人,但一看唐门这行人进入的方向,本来坐得好好的就探头张望八卦的几位侠士,立刻无比乖顺地起身闪到一边,与别人拼桌,将空地留给他们。
      
      “多谢~”唐栖眠随手将狼崽子丢到桌上,还冲着小二喊了声,“店家上几壶好酒,谢这几位侠士慷慨!”
      
      那几人抱拳谢过,并未多话,只一心关注好戏继续。
      
      唐闻秀怀抱着一匹轻薄的丝绸,在桌椅子上细致铺好才放任主人落座,这做派本该是叫风里来雨里去粗犷不讲究的江湖人鄙薄的,但换做唐千叶这般苍白娇弱的美人,倒觉得情有可原起来。
      
      随同唐千叶落座的,还有一位拢着手的中年人——面貌倒并不老,但看他发须花白的模样,可知确实是有些年纪了,一般人为唐千叶声色所夺,就算看到他也不会注意,但白翊的师叔周承却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并且皱着眉一直没有移开视线。
      
      其余唐门弟子并未坐下,只其中两人跟随唐闻秀去检查客房,另几人侧身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侍立。
      
      有心人已经注意到还有数位唐门弟子留在门外并未进来,不禁心脏砰砰直跳,觉得唐门此行出动这么多人马,定是有大事要发生。
      
      秋若深吸一口气,再次询问了一次,语气急切而紧促:“唐大小姐,不知是何人邀请你来此?”
      
      千叶轻飘飘的视线自小白身上挪回到她身上,声音轻柔带笑,倒也未隐瞒:“寒剑二庄主。”
      
      秋若有一瞬的停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紧接着脸上就出现惊喜的表情:“二庄主……二庄主是请大小姐……”
      
      她已有所预料,但是连她都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半年前唐千叶中剑濒死就是白翊闯的祸,两人分明势同水火,现在要唐千叶不计前嫌出手相助,怎么说得出口。
      
      到底是对白翊的关心占了上风,她咬牙道:“大小姐……答应了二庄主何事?”
      
      唐千叶并未说话,只是笑,那笑平静又自然,并没有什么意味,而唐栖眠懒洋洋插嘴了:“除了救白翊,还有什么事需要洛寒山亲上唐门拜请主人?”
      
      秋若大喜,然而还没等她表现出来,白翊再度拍案而起:“我需要她救?!”
      
      她咬牙切齿,目光森寒,极度嫌恶:“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这怪物碰我一下!”
      
      “翊姐姐!”秋若焦急道。
      
      人的嘴巴生在那,说话就是嘴唇一张一碰的事,要阻止怎么来得急。
      
      她连忙看向唐千叶,但目光落点的那个人在听到如此侮辱人的话时,也并没有生气。
      
      “这是自然。”
      
      唐千叶只是坐在那,以扇掩唇,轻笑:“洛二庄主请妾身来此是二庄主的事,是否请妾身医治却是白小姐的事。”
      
      “倘若白小姐执意拒绝妾身出手,那妾身自然乐得轻松。”
      
      秋若的一颗心不住地往下落,再度开口唤白翊时已经带上了少许哀求:“翊姐姐!”
      
      白翊立在那,许久都没有动弹,随即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带着种自暴自弃的厌恶:“就让我死了吧!”
      
      她直接拂袖而去。
      
      千叶并不在意这些人怎么反应,也听不到大堂中人是何等窃窃私语,她只是坦然自如地拿起闻秀端过来的凉茶慢慢喝。
      
      直到秋若走到不远处止步时,她才如同后知后觉一般,抬起头望过去。
      
      “唐大小姐,”秋若对着她先是恭恭敬敬一礼,然后抿着嘴唇艰难道,“谢……谢星纬在绝命渡……你、你想必是会去的吧!”
      
      大堂中所有的声音在她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尽数不翼而飞,她无比窘迫又尴尬,但又强行立足原地,固执地等待着回答。
      
      “哦?”唐千叶大约也觉得这个问题有趣,微微挑起了眉。
      
      秋若已经想明白,要白翊答应让唐千叶医治绝无可能,好在谢大哥已经找到医圣传人……唐千叶既然答应了洛二庄主,必不会主动违约……
      
      她几乎是将自己的脸面踩到了脚底,艰难道:“倘若……大小姐有办法进……绝命渡的话……能否、能否将我们……一齐带进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7.31
    1.啊,现在回过头来看,总觉得大小姐走的每一步都蕴藏着可以出一篇阅读理解的那种深意
    2.求收藏~求留言~
    揣着存稿如揣宝藏,咋没人来榨干存稿箱ing→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