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作者:长空无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蛊梦15

      一刻钟前
      
      谢星纬在离开医圣门口之后,匆匆回转房中。
      
      “谢大哥!”秋若见他这么急赶回,不免焦虑,“情况如何?”
      
      “带上白翊跟我走。”
      
      周承犹豫片刻,决定听从,上前要将人带起来,没想到缩在角落的白翊猛地反手表示拒绝:“不!”
      
      她的身体已经停止颤抖,却仍像是极为寒冷一样用手抱着腿蜷缩成一团,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有种神经质的僵直:“我自己走!”
      
      “翊姐姐!”秋若几乎是哀求了,这个关头根本不该闹什么幺蛾子,可白翊不合时宜的自尊与犟脾气总是叫人无比为难。
      
      但白翊觉得自己再正常不过——或许真的是谢星纬拿出的那点兽血发挥了效用,体内的蛊虫得到血食滋养之后竟然是意外得安静服帖,她甚至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得轻松,精神状态也要好上很多,就是寒冷的感觉始终如影随形,皮肤根本没办法出汗,但她还是感觉到冷,就像是从内到外、自骨头渗进血肉的寒意,根本不能凭借外力祛除。
      
      大脑一冷静,浑身的毛病就都冒了出来。
      
      她厌恶自己身上的黏腻感觉,厌恶自己所穿的衣服粗陋肮脏,甚至不愿意看镜子,怕看到何其狼狈丑陋的自己——最可怕的是,别人眼中的担忧与怜悯是如此浓重,像是她真的命在旦夕活不长久一样。
      
      白翊咬着牙从榻上下地,凭自己的力量站起,这个动作几乎就耗费了她全部的力气,叫她两股战战差点瘫倒,但她仍坚持道:“我自己走!”
      
      秋若没办法再与她交流,再说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只能替她拿来一副全身样式的帷帽,戴在她头上,让黑色不透的布料遮蔽她的脸容与身体,然后搀扶着她往外走。
      
      没人询问为什么白翊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必须由她自己亲身去求见医圣,而不是请医圣到她床榻前来诊治,毕竟谢星纬的态度已经很能说明答案了。
      
      说到底就是因为对方实在太过难搞。
      
      既然有求于人,就连谢星纬也只能处处迎合对方,而不是试图叫对方妥协。
      
      “谢大哥,我们……是请医圣医治翊姐姐吗?”秋若极聪明极敏锐,她感觉到了不安。
      
      “叫桑先生……医圣姓桑,最好以先生称呼,他不喜人用医圣称呼他。”谢星纬缓慢解释,“现在是去向桑先生赔罪。”
      
      “赔罪?”
      
      谢星纬皱着眉——他极少露出这种为难且不确定的表情,想来确实是棘手:“桑先生有仇必报。他的忌讳多得很,很容易被触怒……先前他为白翊吵醒,已经被记上一笔,若不管,回头等桑先生记起来,那就不死不休了,还是趁他现在没余闲计较此事,先行致歉,没准能得些宽容……无论如何,必须先摆出赔罪的态度。”
      
      显然医圣的性格与行事连谢星纬也受不了。
      
      要知道桑先生在神医谷中,有整整一谷已被调-教好的药仆与罪奴为他服务,再明白他的忌讳不过,自然叫他过得较为顺心——现下他出谷,身边只有阿棠与玲儿这对药童姐妹,他又不喜人群,便越发冷漠易怒。
      
      秋若被证实了心里的忧虑,越想越觉得悬,既怕医圣不原谅,又怕他不肯医治,情不自禁地握紧了白翊的手,小声道:“翊姐姐,桑先生不太好应付……你也要收敛下自己的脾气……”
      
      这是指她脾气不好?
      
      白翊本来要怒,但自己走路已经耗费了太多力气,她着实连怒火都没办法再提起来。
      
      秋若似是知道她的心思,抿抿嘴唇哀求道:“翊姐姐,让我背你走一段吧……待人前,你再自己……”
      
      还未说完,已被打断。
      
      “我来!”周承冷声道。
      
      他看白翊的眼神阴沉沉的,就差直接将其打晕带走了。
      
      从来不跟自己计较的人发了火,更叫人觉得可怕,白翊眼看小师叔是真怒了,也不敢跟他杠着,乖乖上了他的背——没有白翊拖累,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到了镇宝阁。
      
      众人前脚踏进门,后脚就听到一个轻软优柔的笑音。
      
      唐千叶在那笑:“……所以,先生也想要将妾身拆解开,看看妾身是怎样的怪物吗?”
      
      怪物?
      
      说出这句话的人美得如同浓墨重彩的画中影,纤弱的身躯轻飘飘的就像裹在黑纱中的一片瘦云,眉眼盈盈带笑,如同舒展开脸盘的花硕,鲜活又诱惑。
      
      心惊她所说的话语倒是其次,谢星纬断然出声打断了这一局面却是太多人预料不到的事。
      
      秋若几乎是瞬间扭过头看向了自己的未婚夫。
      
      重点不是他出声,而是他手中剑出鞘,泛着寒光的剑刃指向前方,明摆着的敌意。
      
      秋若顿时有种无法言喻的难堪……她摸不准谢星纬这样的反应到底是针对什么的,若说为唐千叶,他对其从来不假颜色,而且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对其并未有丝毫男女之情,可为何此时此刻瞧着像是要为唐千叶出头?
      
      若说不为唐千叶,他又绝不该将剑尖指向桑先生,毕竟白翊的命还攒在医圣手上,此行明明是来赔罪的,这不是更得罪了对方……
      
      一时心乱如麻。
      
      彼方,桑先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探入眼帘的那只手,他眼中的好奇与探究浓烈得近乎凝聚成实质——岂止是想将人拆解开,全身都弥漫着恨不得扒开皮剐去肉撅出骨来将她的构造看个仔细的那种狂热。
      
      这叫他纵是白衣胜雪,皎然若月,依然笼罩着一股叫人生怖的危险感。
      
      但是,只片刻,他就猛然松开了手——并不是因为谢星纬那句话,而像是感受到什么意外般,逃避似的拿开了手。
      
      随即他蹙着眉头,死死盯着自己的这只手,惊奇的眼神仿佛看到了某种匪夷所思的事物,他抬起头,将同样的视线盯在千叶身上,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
      
      “有意思……有意思……”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活的……全是活的……皮肤、血液……太有意思了……”
      
      他向前一步,想要再度抓住面前人的肢体,但他没能做到,因为一道剑光刺入场中,威胁凌厉的气流几乎是不分敌我地向两边催散。
      
      桑先生被迫退后一步,挥袖拂开迎面而来的剑气。
      
      千叶来不及动,但是身后的闻秀揪准时机,蓦地伸出手臂揽住自家大小姐的腰,将她猛然往后一带,直退开丈外。
      
      一撕开距离,唐门弟子立刻如洪流一般,瞬间席卷过来将她围得细细密密——在药童双胎即将上前的那一息,祺老半翕的眼睛陡然张开,仿佛阴云般厚重又可怕的气机沉下,不但锁定了两姐妹,还笼罩住了整个厅堂。
      
      那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危险与惊悚感叫所有人都没法动弹。
      
      唐门宗师!宗师!
      
      双胎僵立原地,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弹,被这股深不可测的气机所慑,全身上下的血流都仿佛凝涩了一般,难以运作。
      
      千叶与桑先生视线相对,彼此眼睛里都还带着毫无笑意的笑,随即两边的视线陡然射向插手的第三方——谢星纬同样被宗师的气机震慑,这叫他的动作有片刻的僵滞。
      
      但他很快挣脱这种束缚,表情漠然,青衣翻飞,利索地收剑回鞘。
      
      大堂中所有人都在盯着他。
      
      谢氏公子,谢星纬,他行走江湖没有别的外称,因为“星纬公子”已经是最可怕最具影响力的名号。
      
      不说作为武林中一个顶尖世家的继承人,就是他自身的武功、诡异的运气已经足够叫人忌惮,更不用提,他还是第一情报组织牵机社幕后之主!
      
      千叶低低笑起来:“是谢郎呀~”
      
      她将方才与桑先生短暂肢体接触的手缩回衣袖,仍感觉到体内的蛊虫是从未有过的躁乱——方才静寂如木鸡,毫无存在感——但当相互触碰时,那种突如其来的狂暴一瞬席卷她的感知,就像是骤然间坠入火海一般,滚烫得像是全身细胞都在灼烧。
      
      畏惧与贪婪;既抗拒他身上的气味,又克制不住想吞噬他的欲望。
      
      所有虫子都在窃窃私语,都在蠢蠢欲动。
      
      只能强行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千叶柔谧的视线扫了一圈来人,眼中的笑意更深:“白小姐也来了呀。”
      
      白翊受不了刺激,正要说话,被手上一股大力硬生生逼回了话语。
      
      也算是了解这两人,唐千叶一开口,秋若就知道白翊要爆,本就是来向医圣赔罪的,再者如果医圣这条路走不通就只能求着唐千叶出手,哪能叫白翊再次触怒对方……当然,其实她并不觉得白翊保持沉默就能令对方无视。
      
      相对于唐千叶的笑意盈盈,桑先生就要冷漠得多了,他的脸上并没有愠怒的神色,只能说是可怕的平静,他的眼瞳极深,仿佛蕴着一潭寒渊,语气没有波动,不过一字一顿吞吐得十分缓慢:“谢、星、纬。”
      
      直面这种压力的剑客离得并不远,对此并无动容,相反,他的眼神坚定而果断,就算拱手作揖口口声声敬语,也改变不了他拒绝的态度。
      
      “桑先生,请离唐大小姐远一些。”
      
      白衣的医圣在短暂的停顿之后,脸上的表情忽然带上了几许趣味:“哦?”
      
      他的五指还在慢慢摩挲,似还在回味那种奇异的感觉,转过身看过去时那种轻描淡写又带着无穷恶意的讽刺更为鲜明:“你在命令我?”
      
      “在下不敢。”
      
      “那么,此举因何?”桑先生的视线慢条斯理扫了一圈,最后又绕回到他的脸上,灿若光华的颜容都无法掩饰他的恶意,“既然想求我救人,现下却要阻挡在我面前——你就那么肯定,再次触怒我之后,我还会放过你?”
      
      谢星纬立在那里,表情静默从容——或许他很难有不游刃有余的时候,他看了眼唐千叶明媚带笑的眼瞳,正要开口,却被身后一声焦急的呼唤打断。
      
      “谢大哥!”
      
      许是害怕他的回答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秋若控制不住喊出声。
      
      谢星纬想说什么?
      
      为什么他如此过激且反常地出手,不惜与医圣对上?
      
      他到底在为唐千叶遮掩什么?
      
      是的,连秋若都看得出——他在遮掩什么!
      
      他与唐千叶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这与桑先生是否触碰她有什么关系?
      
      尽管十分好奇,但无论如何秋若都不想他开口,因为不管他说什么,遭难的都是白翊……在这日之前,或许秋若会以为谢星纬毫无疑问是站立在自己这边的,连带着也会更看重白翊,但她现在已经没法判断在唐千叶与白翊之间,他到底会选择谁了。
      
      秋若与唐千叶的接触并不多,在那些白驹过隙的年月里,她所听闻的唐千叶仅仅是听闻而已,甚至没有单独的对话,可如今,她从未有过地接触到对方,看到她的风华绝代,看到她的优雅从容,再没有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女人魔性到叫人难以阻挡的魅力,正是这个认知叫她心头发慌。
      
      她说不出到底因为什么而难受,大概是同为女人的某种直觉,叫她没法自控。
      
      在唐千叶退离危机之后,宗师可怕的震慑渐渐散去,镇宝阁厅堂中,方才因为怕殃及池鱼躲避到角落甚至外面的人,又悄悄地回转过来,眼睛发光地注视着场中,小心翼翼的,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吃瓜旁观。
      
      “……我不知道。”谢星纬还是开口了,他扶着剑喟叹道,“只是觉得该这么做,所以就做了。”
      
      “在下欠唐大小姐良多,”他平静地注视着医圣,言语却极为坚定,“倘若桑先生要对唐大小姐不利,请恕在下不能答应。”
      
      秋若觉得这两句话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四面八方同情的眼光又叫她莫名不安。
      
      千叶似乎也有些惊讶他的回答,马上又以手掩唇轻笑,眉眼柔和如明媚春光:“谢郎有心了。”
      
      “我还以为你知道……”桑先生微微挑眉,索然无味道,“那么你现在可以猜猜,自己的目的能不能达成。”
      
      “你带上这个女人,总不可能就来凑凑热闹。”
      
      谢星纬默然不语,他还未想好要如何答,她的未婚妻救人心切,忍不住上前一步:“桑先生……”
      
      “闭嘴,”俊美如天上月的公子翕眼冷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说话?”
      
      秋若的面庞瞬间赤红,但到底走南闯北见识过各种场面,短暂的混乱之后马上恢复镇定,她也没等其他人为自己出头,从善如流矮身致歉:“小女子失礼,还请先生见谅。”
      
      桑先生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
      
      叫所有人都吃惊的是,下一个出面打圆场的竟然是唐千叶!
      
      “桑先生太过严苛,”她轻轻道,“相求并不是被迁怒的理由。”
      
      他毫无波动地瞥了她一眼:“他们可以不求。”
      
      潜台词,不求自然不用恳人脸色,要求人还要人好言好语,哪有如此便宜的事。
      
      然而接下来的峰回路转实在叫人吃惊。
      
      “如果先生不出手,那么只能由妾身勉为其难了。”千叶轻笑道,“毕竟妾身可是应了人,千里迢迢赶来救白小姐一命——倘若先生拒绝,那此事到底是会落到妾身头上。”
      
      此言一出,除却谢星纬眼神依然平静,其余人都有所震动,秋若简直是拿看救命恩人一般的眼光看她了。
      
      “不……不……”只有白翊死死抓住秋若的手,艰难地表示拒绝。
      
      桑先生本来含怒待发,闻言微微一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努力收敛下几分怒火,转过头去,他头一眼正视白翊,眼神中所带的意味却从漠然转为一种叫人不寒而栗的狂热。
      
      “是啦,”他愉悦地一拍掌,似乎在为自己得来全不费工夫的运气感觉欣喜,“这儿就有个现成的蛊体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8.8
    1.舔一口桑先生~
    2.某人即将开始生不如死的治病生涯,本来落大小姐手上就有的受了,现在又引起了桑先生的兴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