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美丽人生6

      “你认识李医生?”圭多拿着食物走过来的时候,叶良顺手拿走一个甜点塞进嘴里,将声音含混在喉咙里轻声问道。
      “我当年还在意大利一家高级餐馆工作的时候,他是那里的常客,他经常出谜题给大家猜。”圭多故意把一些奶油洒落在叶良的军装上,然后装作一脸慌乱地擦衣服,顺带低着头回答道,眼睛警惕地看着周围有没有人注意他们。
      “他喜欢谜题,但他更喜欢钱。”叶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
      圭多压低了声音,略显焦虑地说道:“兰洛特,乔舒亚在这里。”
      叶良的瞳孔缩了缩,拿着酒杯的手也不自然地握紧,他尽量控制着音量和表情问道:“What?!他被人发现了?到底怎么回事?”
      圭多把刚才乔舒亚被当做德国军官小孩,接到里面的小屋子里吃饭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让他不要说话,他们还没发现他是犹太小孩。”
      叶良张了张嘴,他该说什么?你胆子真是大得可以?
      “你要让他尽快离开,天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叶良最后只能这么说。
      “我知道,我也在找机会。”圭多老实道。
      “扯淡!”叶良愤愤地低声道:“别这么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你哪一次老实过?嗯?”
      第一次来集中营就敢堂而皇之忽悠德国军官;偷偷把乔舒亚藏起来,被发现后又偷梁换柱到德国军官家属小孩的队伍里;带着乔舒亚去广播室,在集中营广播向多拉告白保平安……每一步都惊险无比,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圭多看着叶良扯了扯自己的领子,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表情就更加无辜了。
      “算了,我一会儿去把他领出来送回去,你继续在这里当侍应生。”叶良对上圭多就只能叹气,他挥了挥手,像是让侍应生去一边去似的。
      然而,叶良还没有走进小房间里,就看见一个穿着侍应生服装的男人走出来,用德语和后勤女兵说道:“这里有个孩子好像不会说德语。”
      后勤女兵的脸色冷了冷,然后气势汹汹地走了进去。
      叶良也立刻跟了过去,只见侍应生指了指座位上的乔舒亚,女兵刚要走过去,就听见叶良朗声用德语说道:“亨利,你爸爸刚说让你少吃些豆类植物,你的肠胃会不舒服。”
      叶良当着两个人的面走过去,很自然地伸手摸了摸乔舒亚的头发道:“要吃糖吗?水果糖,你想要草莓味的吗?”
      乔舒亚伸手接过那颗颜色粉嫩的糖果,在叶良眼神示意下说道:“Danke(谢谢)。”
      “好孩子,要去见你爸爸吗?”叶良伸出手,握住乔舒亚的小手,朝着女兵和侍应生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乔舒亚走了出去。
      圭多正好在外面送吃的,看到这里就猜到出事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孩子。
      叶良带着乔舒亚走到负责军备的高级军官那里,俯下身凑着对方耳边说道:“武器库里的军备数量已经降到安全线以下,补给已经晚了半个月了。”
      那位军官皱了皱眉头,也凑过去低声说道:“我们已经发电报催了,过几天再说。”
      叶良点了点头,拉了拉乔舒亚的手,后者甜甜地用德语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高级军官温和地笑笑,还伸手摸了摸乔舒亚柔嫩的脸庞,关切地问道:“晚上好,亲爱的,晚餐吃饱了吗?”
      乔舒亚的德语还没到能听懂这句话的水平,所以他本能地看向叶良,后者点头。乔舒亚这才软软地说道:“Ya.”
      那位军官似乎想了想,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拿了一块黑巧克力递过去,乔舒亚接了。叶良这才说道:“那我先走了,长官,那军需品的事情明天再说。”
      “再说吧,今晚还是好好享受宴会。”
      看到全过程的女兵和侍应生自然无话可说,他们甚至都没有这个资格去过问高级军官的事情,女兵瞪了侍应生一眼,两个人又接着去伺候那些少爷小姐们去了。
      圭多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差点虚脱。
      叶良离开了宴会,将乔舒亚安全地送回了宿舍,再回到宴会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或者是和家人孩子说话。
      圭多缩在一边,探头探脑地折腾着留声机。
      “你在做什么?”叶良走到他身边问道,后者吓得差点跳起来。
      “你该告诉我一声是你!”圭多抱怨道:“我在放歌。”
      叶良啊侧耳听了听,从兰洛特的记忆中找到了对应的:“ 《船歌》?”
      “放给我公主听的,这样她应该听得见。”圭多将留声机的喇叭朝向窗外,对准了女囚的宿舍,悠扬的乐曲在漆黑的夜色中飘荡,音乐的灵魂不畏寒冷与苦难。
      这简直浪漫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我第一次见到多拉的时候,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掉在我的怀里。”圭多的脸上露出甜蜜而怀念的神色,让人感觉连心都暖和了起来。
      “我们第一次去剧院约会就听得是这个,不过当时我们的座位不在一起,我坐在下面,多拉坐在二楼包厢里,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她,这个声音一直在唱啊唱啊的,但是我什么都听不见去了。我就望着我的公主,希望她也能望过来。”圭多继续说道。
      “最后我在她的订婚仪式上,骑着一匹白马把她带走了,我的公主。”
      叶良沉默了一会儿,清清嗓子说道:“听上去很好。”
      “我知道她妈妈一直很生气,不肯来看她和乔舒亚,都是因为我的关系。但我相信她终有一天会原谅我们的,只要我能让多拉幸福。来集中营之前,我们正在准备晚餐,多拉的妈妈终于愿意来我们家吃饭了,我们很快就是真正的一家人啦。”圭多欢快的声音在叶良听来却并不好受,圭多是个乐观勇敢的好人,一个不该遭受这一切的人。
      “你总是做些危险的事情,圭多,如果女囚的看守们发现……”
      “我知道,我知道,兰洛特。但是人如果没有希望的话,生活就会陷入绝望。更何况,如果你不享受生命,又何必拥有生命?我希望多拉在哪里都知道我和乔舒亚是安全的,而且我们很爱很爱她。”圭多认真地说道。
      如此美丽的人生,如此美丽的世界……
      “如果没有希特勒和纳粹的话。”叶良低声说道。
      圭多抬头看着他,犹豫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兰洛特,但我不是在指责你,你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但是……这不全是希特勒的错,你知道。”
      叶良张了张嘴。
      “我知道你会说什么,士兵们只是遵守命令,他们是不得已的,尤其是年轻人也被洗/脑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是兰洛特,杀人是不对的,屠杀是不对的。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他们的妈妈都会教他们这个道理。希特勒没有拿枪逼着他们杀人,也没有拿枪逼他们选举自己做元首,是他们自己选择这么做的。”
      说完这些话后,圭多没有再说什么,但叶良知道他是对的。
      尽管因为汉斯的事情,叶良在憎恨纳粹的同时也同情着战争的另一方受难者。德国为二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德国年轻人们不得不为自己的愚蠢残忍付出一生的忏悔。像汉斯这样的屠夫是要被判刑的,而他们理所应当受到惩罚。
      可是,叶良却同情他们,因为他们的理智被纳粹操纵,他想开脱说他们是被洗/脑了。
      然而圭多说的才是真的,汉斯这样被欺骗洗脑的年轻人固然有可怜的一面,但他们仍旧是杀人凶手。希特勒没有拿枪逼着他们去当刽子手,哪怕一个十岁的孩子都知道屠杀手无寸铁的人是不对的,为什么他们不知道杀人是不对的?
      因为犹太人不是人?他们和日耳曼人一样拥有一双眼睛,两个耳朵,一个鼻子和一张嘴,他们和世界上的文明种族一样能说会道,有自己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他们和德国人一样会去爱人和被爱,拥有无与伦比的智慧,也拥有善心和慈悲。
      难道他们看不出这是属于人类的样貌和人类的智慧吗?
      但他们仍旧选择服从上司的命令,选择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选择将他们当做牲畜和垃圾,他们选择做一个刽子手,一个屠夫,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没人真的逼他们。
      战争释放了人性极恶的一面,他们将自己受过的苦难责备在犹太人身上,仿佛这就能给自己找到开脱的理由,仿佛这样他们就能安心期待“美好的未来”,这是极度的自私和软弱。
      他们必定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付出代价,他们也不值得原谅和同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