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魔法世界1

      叶良有些尴尬,让他为难并不是又一次死亡后穿越,也不是自己一醒来就在监狱里,甚至不是四处穿着黑色破袍子飘来荡去的怪物,而是——
      他……哦,天啊,变成了一个女人。
      叶良揉了揉自己破稻草般的头发,拿脑袋对着墙壁又撞了几下。牢房外的黑袍怪物饶有兴趣地飘过去看着他,一股阴冷笼罩身体,令人不悦的回忆在脑海中走马观花。
      在这里待了三天的叶良已经知道这是怪物的能力,不过他并不在乎。和当年与凯洛伦在灵魂深处互怼相比,如今怪物能带来的痛苦着实有限。
      贝拉克利特斯·莱斯特兰奇,这具身体的主人,一个虐待成性的疯女人,黑魔王最忠实的追随者。当然,在叶良看来,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蛇精病。
      这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获得了应有的惩罚:在巫师战争后被关在阿兹卡班。于是,本来就羞于用女身见人的叶良彻底没动力越狱了。
      反正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就愉快地让贝拉在监狱里长蘑菇吧!
      阿兹卡班的牢房非常简陋,大概是觉得有摄魂怪看守,这里的牢笼是木质的,一把破旧的锁分分钟就能自己坏掉的模样。
      透过木栏杆,叶良看到了隔壁牢房的男人蜷缩在角落,没有普通囚犯们歇斯底里惨叫的样子。他太安静了,甚至连摄魂怪进食的时候,他也只是浑身颤抖,轻声呜咽。
      叶良试图从记忆中找出对方的名字,但显然疯子贝拉的脑子里塞满了名为“伏地魔”的垃圾,他认真想了半天,才扒拉出关于男人的记忆。
      ……
      小天狼星是贝拉的堂弟吧?两个人好歹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吧?贝拉,你敢不敢把黑魔王挪出去点,多放点关于你家人的记忆?!
      不过奇怪之处在于,贝拉的食死徒“同事”中似乎并没有西里斯。他从未在集会上见过堂弟,黑魔王也从未谈起过这个手下。相反,毕业于格兰芬多的西里斯是邓布利多的死忠。
      黑魔王的间谍?叶良好奇地摸了摸下巴,但怎么看西里斯的脾气都不像能卧底的人。临阵背叛?不对啊,黑魔王那时候都下落不明了,他图个什么呢?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让叶良回神,是摄魂怪集体开饭了。一直盯着他的摄魂怪高兴地扑上来,吸走叶良所有的快乐,他退到墙根抵御了一下。
      隔壁西里斯依旧没有声响,他转过头,却看见男人的身形骤变,从蜷缩的男人变为一只趴伏的大黑狗,这使得摄魂怪立刻没了兴趣,朝着叶良的牢房飘来,似乎想分一杯羹。
      叶良眨眨眼,这是巫师的阿格玛尼斯形态?
      可惜贝拉的变形术没那么好,阿格玛尼斯需要多年的练习,而贝拉当年只痴迷于黑魔法。否则叶良宁愿变成个动物,毕竟胸口那两块软绵绵的东西感觉太奇怪了。
      说到这个,他倒是突然有个好主意。
      “西里斯。”摄魂怪走了之后,他把脸凑近隔壁牢房。
      男人变了回来,却依旧蜷缩成一团,没有理他。叶良执着地喊他:“西里斯,西里斯!”
      “你想做什么,贝拉?!”如果不是因为太虚弱,男人的声音堪称咆哮。
      “我想学阿格玛尼斯。”叶良干脆果决。
      西里斯愣了愣,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笑了,但却是被气笑了,“你让我教一个疯子食死徒变形术?你真的疯了吗,贝拉,我凭什么教你?”
      “因为你是我堂弟?”叶良试着说服他。
      西里斯干脆扭过头不回答了。果然这两个堂姐弟之间是没有亲人爱的,哪怕他们当年都姓布莱克,哪怕他们从小一起长大。
      “好吧。”叶良放弃道:“因为我会把你越狱的计划搅黄,你知道我会的。”
      这是他猜测的,本来西里斯颓废是颓废,但还不至于暴躁。但当他看到一张旧报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躁狂状态,每天连睡觉都念着要去找“哈利·波特”和“杀了他”,他想猜不到对方的打算都难。
      西里斯被戳中了要害,整个人像真正的疯子一样咆哮着扑过来。叶良让开,西里斯双手紧握栏杆,不停地晃动,让人担心木头真会散架。
      但无论西里斯如何暴躁,为了可爱又可怜的教子,他最后都要向贝拉妥协。大黑狗觉得这是暂时的,他一定会确保这个邪恶的食死徒不能出去作恶!
      #
      当秋季的冷风为岛上带来第一波暴风雨的时候,叶良终于掌握了阿格玛尼斯的技能。他第一次变形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热流在身体中流过,全身的骨头都软化下来,光滑的皮肤被蓬松柔软的皮毛代替。
      当叶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牢房中转悠了几圈,最终蹲在地上,机警地看着四周。没有镜子没有水,但他确定自己的阿格玛尼斯是一只体型较小的兽类。
      隔壁的西里斯也有些震惊,他万万没想到贝拉的阿格玛尼斯形态会是一只獾!他还以为那个狡猾疯狂的女人会变成一条毒蛇呢。
      獾是赫奇帕奇学院的象征,代表着正直、善良和忠诚。事实上,獾是一种常常被低估的动物,因为它在受到攻击前一直都很平静,可一旦被激怒,它可以对抗包括狼在内比自身大得多的动物。除非是成群的狼,否则连万兽之王也不愿意去招惹一群獾。
      而獾,正是毒蛇的克星之一。
      阿格玛尼斯形态能反映出一个巫师本身的特质,西里斯怎么也不相信贝拉会有赫奇帕奇学院的品质。他更不会如此温顺可爱地坐在地板上,柔软的小尾巴在后面晃啊晃,尖尖的小爪子挠着坚硬冰冷的砖石。
      哦,没错,巫师变形后会受到动物本性的影响。比如叶良此刻就有一种拨开石板找蚯蚓吃的冲动,但他忍住了,只是爪子不□□分地挠来挠去。
      小巧可爱的獾对着西里斯叫了一声,表示自己不想变回人了。后者表情复杂地瞪了它一眼,也紧接着变成一条大黑狗,并打开了牢门。即便瘦得皮包骨头,看上去脏兮兮的大黑狗还是凶悍灵敏,它的动作犹如黑色闪电,没多久就蹦跶不见。
      为了教贝拉变形,他已经把越狱计划推迟了好久,再不去见哈利的话……对了,还有那个该死的彼得!他要用牙齿撕碎对方!
      一旁的獾愣了愣,下意识地用小爪子托着下巴,圆形的眼睛水润润的,下一刻,它也跟着黑狗冲了出去。由于体型问题,它甚至都不用开牢门,直接从栏杆缝隙中钻了出去。
      避开了唯二的的巫师守卫,獾跑到了孤岛的礁石边,远远就看见一条湿透的黑狗在海中扑腾,努力在风雨中朝着对面游去,靠近岛屿的海面上依旧飘着几只摄魂怪。
      嗯,风浪很大,以及叶良记得獾不是海洋生物。
      小爪子挠了挠毛茸茸的脑袋,叶良长长叹了一口气,也猛地一个扎鸭子下了海。刺骨的寒冷让他浑身发颤,巨大的风浪让这只陆生的小动物犹如一片可怜的叶子,在水中沉沉浮浮,左右摇摆,根本无法控制方向。
      如果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叶良心想道,这世界并不需要贝拉这个越狱犯,贝拉既然死在了摄魂怪手里,那就该永远埋在那座监狱。他之所以跑出去,无非也是忍受不了干耗在这个世界而已。
      这么想着,小獾挣扎的动作变慢了下来,本来形势就危险,这下彻底是往海底沉去。海水不是蓝色的,它深得想快墨染的石头……叶良感觉到冰凉的水流入肺部。
      就连神智都迷迷糊糊的时候,叶良感觉到自己的小腿一痛,然后被某个野兽咬住往海面上拖。獾的爪子摸到了对方湿透却灼热的皮毛。
      隐约中,叶良看见西里斯变成的大黑狗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变彻底昏了过去。
      西里斯不明白为什么要折返回去救贝拉那个疯女人。好吧,他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该死的所谓的堂姐弟!他才不和这种邪恶的杀人犯做亲戚。
      可就在最后关头,他冷眼看着獾满满沉入海中,怎么等都没有露头后,他又觉得满心烦躁。西里斯克制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是个孩子时,他的父母因为自己第一次施展魔法而露出满脸贵族式的骄傲笑容。布莱克家的人几乎都死了,只剩下三个出嫁的姐姐——纳西莎、贝拉克利特斯和安多米达。
      等他回过神来时,他都已经把小獾咬着扔到了海滩上。贝拉昏迷了,她的小腿被自己咬伤,血流了一地。西里斯恢复了巫师的模样,拿着从守卫那里偷来的魔杖,坐在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儿,等待魔力回复。
      之后,他给贝拉施展了一个束缚咒,一个遗忘咒,一个止血咒,再朝着天空放出一道示警光芒,这才扔掉魔杖,重新变为黑狗的模样,飞快地逃离现场。
      这就算是他对布莱克家族和贝拉最后的帮助吧。他不愿意看着堂姐在眼前淹死,却同样不愿意对方能逃出阿兹卡班。
      不过,西里斯自然没能看到,在他离开后,阿兹卡班的巫师还没有赶来前。贝拉就变回了巫师的模样,然后睁眼眨了眨,就解脱了束缚咒,趁着无人注意,也变成獾蹦跶着逃了。
      毕竟,以绝地武士的精神力,普通遗忘咒和束缚咒怎么起得了作用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叶良:我们的目标是——怼死黑魔王!
    要说HP里我最舍不得谁的话,其实不是教授,而是双子。这回好歹不会让贝拉杀了韦斯莱家的孩子。
    獾还是很适合小良子,平时看起来善良温顺,但实则是一种小型猛兽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