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美丽人生4

      “一开始我是这么想过,但我见到你之后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我曾经在一家高级餐馆做侍应,我的妈妈小时候总和我说,圭多,你有一双看得清人的眼睛,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多拉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公主,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我第一次见到他就知道了。在高级餐馆做侍应的时候,我也能第一眼就看穿客人,他们是友善的还是比较难搞,哪一些人会给更多的小费,哪一些会和你聊天。”圭多又开启了他飞一般的话痨语速。
      直到看到叶良面露茫然时,他才意识到对方的意大利语并不好。
      “你的眼神。”圭多特意放缓了速度,一个字一个词地慢慢说道:“你的眼神和别的守卫,和别的军官都不一样。那绝对不是恶意的态度。”
      “我爸爸常说,友善不等于善良,友善的人能变成恶魔,但天性善良的人是不同的。”
      叶良的眼中有着温柔的笑意,他笑着问道:“你觉得我是天性善良的人?”
      圭多想了想,说道:“你是不同的那类。”
      叶良抿了抿唇,认真说道:“听着,圭多,我确实很想帮你们,但很多事我也做不到。然而我保证我一定尽量试着去做,哪怕这需要我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明天会有人带老人和孩子们去洗澡,你让乔舒亚藏起来,其他孩子也尽可能地藏起来。但不能太多,如果人数少了很多其他士兵肯定会发现的,最多五个孩子。”
      “洗澡?”聪明如圭多很快猜到点什么了,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你能把孩子们带出去吗?万一他们没藏好被发现……我能管住一个孩子,但五个孩子实在很难,你把他们救出去,我求求你了!”
      “我会想办法的,但明天肯定来不及,我试试,我一定试试。”叶良用坚定的声音说道。
      圭多这才感到稍微安定些,他看着叶良在月光下也是湛蓝的眼眸,典型的日耳曼人的样子,也是纳粹们日日夸耀赞美的外表,不得不说这样很英俊。但怎么能因为一个种族好看与否来决定是否优劣?人怎么能因为自己的耳朵鼻子而被决定是否能活着?
      “我才想起来,没有问过你的名字,谢谢你上午帮了我叔叔。”
      “兰洛特莱茵西斯,你可以叫我兰洛特。”
      “兰洛特,我的妻子多拉也在这里,你能不能……”
      “能。”叶良平静果断道。
      圭多闭了闭眼睛,然后伸手感激地拉住了叶良的手,用一种叶良毕生难忘的眼神说道:“感谢上帝,让我们一家在这里遇见你。”
      为了这样的眼神,叶良心想,他真不在乎自己是死是活,又或者能不能回去。
      #
      叶良几经周转联系到了多拉,毕竟女囚那边他出入不怎么方便。
      他没来得及和多拉说几句话,只能告诉多拉,她的丈夫孩子都还安全,他会想办法照看他们,然后想办法救助更多的人。
      “这么多犹太人,你为什么偏偏要帮助我们家呢?”多拉问道。
      叶良没有回答她就要匆匆离开,但是他同样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伸出双手,像豁出去一切似的帮助圭多一家?
      也许是因为在所有人哭丧着脸,近似绝望麻木地走进这座人间地狱时,那个愉快轻快的意大利语的声音如同一只小鸟飞向他被黑暗笼罩的痛苦的内心;也许是因为圭多竟然有胆量站出来堂而皇之忽悠德国训诫军官,那种奋不顾身也要维护乔舒亚内心不受残酷现实侵害的勇气和永远乐观的态度;也许是因为圭多相信他是天性善良的那类人,并且感谢上帝送他到自己身边,感谢在集中营和叶良的相遇。
      又或许,圭多和乔舒亚的欢快犹如一剂酸痛的强心剂,让叶良不再打算忍耐和等待了。
      叶良重新开始和卡拉莉夫人通信,他之所以不愿意和这位母亲联系也是因为担心会被识破真身,母亲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们孩子的人,哪怕多年未见也一样。可他现在无法等待了,他用母子两之间曾经约定的密语写信求助。
      帮帮我,兰洛特的母亲;帮帮他们,如此善良聪慧的女士。
      他需要联系上暗中帮助犹太人的义士,他会试图把剩下的孩子和部分女人们偷偷送出集中营,那么就必须有人在外面接应安排。
      在经过几个月的辛苦联系后,卡拉莉夫人终于相信了自己的儿子幡然悔悟,打算和纳粹翻脸决裂。这位母亲既感到欣慰又感到担忧——在纳粹眼皮底下背叛他们绝对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一旦被发觉等待叶良的就是枪决。
      接头的人出乎意料也是个德国人,但他不是军人,而是名商人,他跟随运送物资的队伍短暂地来到集中营,和叶良成功地对上了暗号。
      他们走到没人看见的角落里,这位叫做米维斯的商人拿下帽子说道:“一共多少人?”
      “六个孩子,一个老人,还有四个女人。”
      “比约定的要多两个人。”
      “他们多藏了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女人怀孕了。”
      “是守卫的?!”
      “几个月前,一次干活的时候,他们把男人和女人放在一起,她前几天刚发现。”
      “该死的!”
      “按照约定的时间,晚上我会把他们藏进垃圾车里运出来,我会亲自到的,以免出任何意外,一旦出事我会动用武力解决,反正被他们发现我也会被处死,不如最后一拼。”
      “我们在约定的地方等着,那里的树上有记号,那些人一定要记清楚。你只能送到门口,除了门之后到约定的地方有差不多五百米,这点路他们只能自己走。”
      “他们比我们想象得要坚强,相信我。”
      “这一次之后起码要再等上一个月再送人出来,否则太可疑了。我知道你很担心焦虑,但我们必须忍耐,不然就会全军覆没。别着急,兰洛特,就快了,这一切就快结束了。”米维斯突然露出一种感慨的样子,他轻声地告诉叶良:“战局有了变化,他们已经组成了盟军,就等着反攻的那天,一切就快了。”
      叶良心里也是一松,太好了,盟军很快就会打回去了,留给纳粹的时间不多了。
      但他不明白的是,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所以才会彻底站在纳粹德国的对面,而米维斯毕竟是个正统的德国人,盟军打到德国本土去,难免会造成伤害,而且没人知道战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至少在叶良看来,战后的德国凄惨无比。
      而对此,米维斯的回答很干脆:“至少要比德国被一群疯子带去地狱来得好。我们的祖国绝不能为纳粹们陪葬。”
      之后的安排还算顺利,离别前圭多抱着乔舒亚嘱咐了又嘱咐,让他千万要乖乖地听话。
      “我们不比赛了吗?”
      “这里的主办方临时有点事,啊,没错,他们要在这里办一场大大的婚礼,毕竟这里的主人也要结婚吧,我们要理解他们,毕竟比赛可以再办,但是结婚可是人生的头等大事,我们得要支持他们,是不是?所以他们要暂停比赛,但他们答应过等到结完婚就重新举办比赛,你看其他孩子也都要离开,我没有骗你吧?”圭多又开始了他的天赋嘴炮技能。
      “可是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走?”
      “因为我们要参加婚礼啊!他们需要人帮忙,而且这是大人的事情,我们要做很多大人才能做的事情,你们一直在的话多尴尬?”
      “就像爸爸会亲亲妈妈一样?”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乔舒亚,你和其他孩子可以一起玩,会有叔公来陪你,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所以不能参加婚礼。你和叔公在那里等爸爸和妈妈回来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下次再一起来这里比赛好吗?”
      “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圭多面对着乔舒亚高兴的样子,他也笑了起来,一把抱住孩子,在他的额头上用力地亲了亲,轻快地说道:“对,我们要回家了!”
      圭多又哄了乔舒亚躲在垃圾车里,其他五个孩子的年龄也很小,当时让他们挑选留下来的孩子时简直就是一场折磨,叶良没有胆子去现场,但他可以想象这是多么艰难的决定。最后留下来的孩子都是最年幼的,年长的却要因此失去生命。
      他们甚至还瞒着叶良偷偷多藏了一个男孩儿,这让叶良得知后,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圭多的叔叔上了年纪要早点送走,再工作下去他就和去毒气室的结果差不多了,但是由于对方的特殊性让守卫们太注意他了,叶良只能安排假死的戏码,当着所有的人的面作出被得罪的样子,而“打死”了老人,又几经周折把“尸体”弄出焚化炉区域。
      而在女人那边,由于女守卫管得比较紧,他们只能试着送出去三个少女,那个怀孕的算是临时加上去的,而多拉没有排上被解救的名单,叶良安慰她还有下次,而且即便在集中营里,他也会试图保护好他们的。
      在夜色的掩护下,叶良和倒垃圾的人双双走在离开集中营的路上。叶良之前花了一番功夫才不在不惹人怀疑的情况下和这个人成为朋友,他们的车上装的都是焚烧炉烧不掉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一堆又一堆的牙齿,本来是掩埋在集中营里的,但一方面没地方埋了,另一方面也有人嫌弃老是要翻土浪费劳动力,就决定过一段时间用车运出去。
      叶良的身上带着上了膛的枪,就藏在袖子里,随时准备拿出来反击。
      这是他第一次做如此惊险的事情,他开始回忆在中国的点点滴滴,并且衷心感到自己过去二十多年的生命竟然如此平安和顺,也感激和平的中国,能让他不至于面对种种恐怖和危险。
      经历过战争伤痛的人们,绝没有想经历第二次的,这是当权者的博弈游戏,却是士兵们的鲜血白骨和平民的伤痛眼泪。没有任何一个平民能从战争中得益,哪一方都如此。
      集中营的大门被打开,外面有人接手了一车的牙齿,搬到运输车上准备去填埋。叶良和另一个士兵只能站在门口,因为没有特殊命令,没有人可以随便进出集中营,哪怕是这里的军官士兵。叶良一边应付和士兵的聊天,一边装作不经意地望着运输车。
      车子开到一半碰到米维斯他们扔下的简易路障,人们下车查看轮胎,趁着这个当口,叶良看到几个袋子动了一下,然后从里面钻出了几个人,大的帮小的,小的拉着老的,从车上偷偷溜下来,朝着既定的路线往意大利反抗者联盟约定好的地方努力小心地走去。
      一直到夜色吞没他们的身影,叶良这颗高悬的心依旧放不下,除非明天收到米维斯报信一切顺利,人都接到了,否则他这颗心是不可能放下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