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抗日神剧3

      “不放,谁来了我都不放人,天王老子都不行!”铁林把警棍往桌上猛地一拍,对着自家老爹和料总吼道:“敢在我的辖区当街开枪伤人?把我铁林当什么人?”
      “我是总华捕,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巡捕。”料啸林瞪着眼睛。
      “那又怎么样?谁让这事正好犯在我的手里?我老铁家三代都是捕快,办案抓人凭的就是两个字:王法!别的什么巡捕总捕,我一概不认!”哈士奇的火气也上来了,气得料总都说不出话来,而老铁则又怕又急。
      “八嘎呀路!”跟着来要人的日本军官忍不住骂道。
      铁林立刻瞪圆了眼睛,把帽子摘了一扔,吼道:“你给我再骂一句试试!”
      日本军官气得差点没拔枪,却被料总硬是拦了下来,他把日本人领到一边,好声好气道:“这事情你交给我,我一定会让三井先生平安无恙地出来的。”
      料总声音虽然轻,却也被铁林听了个大概,他冷哼了一声。
      “你不让保人,打开门让我看看人总可以吧?”料总挑眉,阴冷地问道:“按照王法,难道我一个堂堂的总华捕连问个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铁林即使再不情愿,但毕竟还是遵守规矩的,他亲自拿着枪和钥匙,去到牢房门口。打开了门,也哪里都不去,睁大了眼睛就守在门口。
      叶良正在牢房里长蘑菇,昨晚他好说歹说解释了一晚上,根本没睡上几个小时。而算上昨天,他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进水进食了,此刻状态不好,当然也没精神搭理料啸林。
      “三井先生还好吗?”料总弯下腰,问坐在床边的叶良。
      叶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干脆道:“现在还算好,再不喝水吃饭就不好了。”
      “铁林那个小混蛋没给你……三井先生,你等一下。”料总说着就跑了出去,在门口嚷嚷了几声。麦兰捕房的巡捕大头和麻杆闻声立刻把自己的早饭送来了。
      传统中式早餐——油条和豆浆。
      叶良狼吞虎咽把东西吃了,吃得内心是一片老泪纵横啊。那么多年了,终于吃到家乡的早餐了,他容易吗他?!想当年在集中营里整天面包面包的;之后到了天一教营地更是少数民族风味;凯洛伦本身对食物要求不高,西斯的伙食说多了都是泪;好不容易在哥谭当上了华裔小头目,提心吊胆不说,特么还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住院!
      啊,油条~~啊,豆浆~~啊,咸大饼还有没有了?不然粢饭糕也行。
      上海的油条还是那股熟悉的明矾味,豆浆的表面结了一层膜,叶良吃着吃着,就红了眼眶,眼泪差点真要掉下来。他想家了,他想自己那个整天找邻居打麻将,去小区跳舞的老妈了,他也想喜欢唠叨的老爸,他现在肯定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等着看新闻联播。
      他想回家,他想家。
      每一次穿越成为恶人堆里的同伙,他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该他做的,不该他做的,他都要操心。无非是为了保护那些好人的安全,无非是为了阻止罪恶。
      他不是坏人,可他也不是英雄啊,他只是个普通的上海小市民,他也是一直被人保护着的,一直都生活在和平安宁的时代中,而现在,他只想回家……
      “三井先生?”料总也觉得气氛不对,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良硬生生忍住就要到了眼眶边的泪水,故作平静地说道:“我是正当防卫,昨晚老七派手下老八来杀我,老八打电话骗我下来,没想到我早有防备,才开枪打伤了他。我不管老七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料先生和老七交情好,不妨转告他一声:这件事我就当是误会,让老八早点和铁林交代,我也好早点出来。”
      “我今天就是来保三井先生出来的。”料总犹豫道。
      叶良略带嘲讽地说道:“就怕铁林不给这个面子。算了,你也不必难为铁林,只要老八这边交代了,我自然很快就会出来。毕竟铁林也是公事公办,不然法国人那边你也过不去。”
      “也好,我这就去找老七讲清楚,他也太无法无天了!”知道真相的料啸林又惊又怒,就算叶良不说,他也要去仙乐斯找老七算账。
      等关了牢房的门,叶良再也不用控制情绪,握紧拳头,低着头,任由眼泪流了出来,却担心被外面的人听到,而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泄露一丝哭声。
      #
      铁林抓了日本人的事情,不仅惊动了料总,也惊动了他最好的朋友徐天。
      当然,说是惊动,实则是铁林自己去菜市场找他的,徐天正是菜市场的会计。
      “天哥,我有个事要请教你。”铁林将自行车靠街一放,像是温顺的大型犬似的挪过去。
      徐天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拎着手里刚买的鸭子,十分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货。
      “我和你讲过的,你那些事情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徐天苦口婆心道:“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三角地菜市场的会计,一点都不想惹麻烦。”
      “那我不是没办法了嘛,断案这方面,我就相信你,天哥!”铁林拍着胸脯保证道:“就耽误你十分钟,你和我去案发现场看一看就好。”
      “我还要回去做八宝鸭的呀。”徐天的表情很认真,仿佛八宝鸭是全天下第一要紧的事。
      “十分钟,就十分钟,一边走,我一边把情况告诉你。”铁林连拖带拽的。
      徐天犹豫了片刻,才无奈地说道:“那你先找张纸把鸭子包起来,不好沾到灰的。”
      “好好好,我保证沾不到灰,沾到灰了我陪你两只鸭子。”铁林一听徐天答应去给他看案子,高兴得和什么似的,生怕对方反悔,一把拽着徐天往案发地点走。
      路上,铁林把三井寿和老七老八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今天一大早,料总带着日本人前来保人,却被他硬生生拦下来的事情。
      “料总来保人,你何苦不放?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你强扣着那个日本人,料总面子上过不去,日本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徐天听完就在心里叹气。
      “什么叫没什么大事,他都敢在我的地盘上当街开枪,还叫没有大事?非要等和上次一样,让日本人当着我的面杀人?!”铁林差点没跳起来。
      徐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那天影佐杀了田鲁宁夫妇时,他和徐天都在场,可谁也没有办法阻止这两个日本人。即便后来铁林逮捕了影佐和长谷,不到一个小时,立刻就被料啸林保出去放走。现在上海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哪怕法租界也不能例外。
      而田鲁宁……正是替他而死的。
      日本人攻占上海的时候,红色党还有一船的药物没有来得及运走,被日本军队扣押在码头上,这批药物正是药商田鲁宁捐献出来的。为了在日本人眼皮底下运走这批药物,地下/党静安支部的向老师求助于徐天。因为徐天的父亲和他是朋友,也是二七年牺牲的党员,徐天本人则曾受训于日本军校的特训课。
      徐天答应了向老师,策划了夺船行动,结果七个人,最终只有向老师一人活了下来。船是开走了,却招来了影佐这个阴魂不散的日本人,而影佐正是徐天当年的军校教习。
      影佐自然查到了货是田鲁宁的,逼问之下,田鲁宁为了保住徐天和组织,背下了这口黑锅。夫妻两都被长谷所杀,家里也被一把火烧光,只留下了一个女儿田丹。
      田鲁宁临死前,徐天曾答应他照顾田丹。而当他自己更是和田丹一见钟情,请田丹做了家里的房客。他只想太太平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毕竟从军校退学的那天起,徐天就不想再卷入任何是非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的朋友铁林还是犯上了日本人。
      现场的勘察很简单,徐天只看了七八分钟就有了底,他从铁林手里接过鸭子,温声说道:“回头放了三井,他说的都是真话。”
      “你倒是和我说说啊,天哥!”铁林急了。
      “三井的房间门口有一双木屐,房间里却有泥,加上你说他出门时穿的是浴袍。说明他是穿着鞋回来之后,洗了个澡,再匆匆出门去见老八。如果是他预谋杀人,他为什么要慢慢地洗个澡,再匆忙地出去杀人呢?”
      “其次,正对着三井房间有个电话亭,地上有十几根烟蒂,抽的是三连珠,一般人没那么多闲钱和空,专门躲在电话亭抽好烟。所以无论是谁,他站在这里都是为了等人。假设是三井叫老八来的,老八没道理要在这里等上十几支烟。”
      “你再看地面上的脚印,一深一浅的是跛脚的老八,而木屐痕迹是三井的。三井是直接下了楼往街上走,而老八则是躲在电话亭后面,再跟着三井的脚印走过去。这说明,确实是老八在跟踪在三井后面,而这里也有打斗的痕迹。这些都符合三井的口供。”
      铁林的表情略有不甘,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三井商会和日本军部有很深的背景。听你描述三井寿的身手,他以前肯定是军人。既然他有了防备,专门带枪下来,最后却只是打伤了老八,这说明他志不在杀人。不管怎么说,你都没有理由再关着他的。七哥和日本人的事情,你也不要掺和进去。”徐天耐心劝道。
      “我知道了,天哥。”铁林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可怜的小良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