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抗日神剧1

      大家好,我叫叶良,我穿越了四次,然后死了四次。在我第五次穿越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久违的家乡——中国。只不过谁能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出现在1937的上海滩?以及我真的不可以开枪打死面前这个不断发出魔性笑声,叫做影佐的鬼畜日本人吗?——来自小良子复杂的心理活动记录
      #
      “三井君,喝酒。”长得像个饭团一样的影佐将清酒注入叶良面前指甲大小的杯子里。叶良觉得这么喝酒的日本人纯粹是有病。
      喝酒嘛,就该一边撸着串,一边大杯大杯地灌!
      他们坐在上海虹口的一家高级日料店里,周围的服务生都是日本人,说的也都是日本话。端上来的菜自然有生鱼片和天妇罗,凉拌的小菜是仿本帮菜做的。
      叶良穿越前爱吃家乡菜,所以他没碰天妇罗,倒是凉菜多夹了几筷子。接着就被旁边的影佐劝酒,劝了一杯又一杯。而门口守着的影佐跟班,好像是个叫长谷的年轻人,则自己叫了一份秋刀鱼和厚蛋烧。
      影佐是个脸圆滚滚的中年日本人,他长得算是其貌不扬,一双小眼睛,还带着眼镜。头发少,胡子也不多。关键是没事就发出令人惊悚的鬼畜笑声,这让叶良十分不适应。
      但他看得出,影佐和这具身体主人的私交还不错。否则表面上一向很讲礼貌的日本人,不会那么放得开地狂灌他酒喝。
      顺带一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做三井寿,原本是当兵的,后来转而做起了生意。和日本军部关系匪浅,所以他的生意也多半不是明路上的。
      比如,他现在跟着的一批货,是日本人在淞沪会战入侵上海之后,被强行扣押的一批货物。当中有重庆的物资,也有延安的东西,还有上海三教九流和各路上海的货物。如今全部被扣在上海滩法租界的黑老大七哥手里,而日本方面的意思是要回来。
      逻辑很简单,日本占了上海,这些货就都是帝国的了。
      七哥在法租界是个大佬,可在日本宪兵司令部这边就连屁都不是!普通人叫他七哥,影佐和三井当然只会叫“那个叫老七的中国人”。
      “说起来,过段时间我要回国了呢。”影佐感慨道。
      而叶良知道,日本军部召影佐回去,多半是要栽培他。哪怕几周前,影佐才因为判断失误,害得码头上一艘军火被炸,另一艘药品船被人偷偷开走,自己还挨了一枪。
      “上海水深着,否则你也不会被打伤。”叶良用筷子拨弄着生鱼片。
      “在上海滩能有这个本事的人,可并不多。军部要问责我,我也无话可说。”影佐倒是看得开,他大风大浪经历得多了。
      “十年前,你就在特训课做教习,培养的人才如今都在梅机关为帝国效力。你这个老师又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就被弃之不顾呢,影佐君你是这么想的吧?”
      叶良问完就后悔了,因为影佐又开始魔性地笑了。
      “中国有句古话,知我者,三井也。”影佐拍了拍叶良的肩膀,又为他倒酒。
      叶良立刻把手盖上酒杯:“木内君,实在不能再喝了。你的伤口也还没有好。”
      “也好,我知道你还有要紧事要处理。那我今天就不留你了。”影佐说着,看上去十分遗憾地放下了清酒。
      胡说八道!你特么灌了我那么多瓶酒,才说知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叶良面上打着哈哈和对方道别,心理却极为别扭。穿越成德国纳粹已经很挑战他三观了,现在换成日本人?好吧,他现在不是军人,是个商人,但特么不还是为了军部做事吗?
      一想到淞沪会战死掉的中国军人和老百姓,他就很想朝那群黄皮开枪。
      可是他不能,这种徒劳的死亡毫无意义。
      穿越了那多次,他肯定是不怕死的,但不能死得没意义。起码他也要做些什么,只是作为一个和日本军部有关系的商人,无论是重庆还是延安,谁会相信他呢?
      何况眼前最要紧的事情,还是那批货。
      据说那批货里有盘尼西林,这种西药抗生素在打仗的时候就是黄金!连日军医院都不舍得狠用,当然不会放过这批货。
      叶良回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坐在床上想着下一步的计划,没多久就趁着酒意睡去了。
      #
      货物在法租界黑老大七哥那里,七哥开了个舞厅叫仙乐斯。叶良本想自己先去那里查探下,没想到念头刚一转,就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来的不是别人,真是法租界的华人总捕。
      法租界嘛,是法国人的地盘。里面的巡捕,也就是后世的警察也都是法国人或者他们任命的。而法国人巡捕的老大被称为“法总”,法国人任命的华人巡捕老大就叫做“总华捕”。目前这位华总叫做料啸林,底下的人尊称为“料总”。
      不过这位料总嘛……表面上效命法国人,实则□□白道都吃,还吃着日本人的饭。说一声汉奸不为过,想也知道,看到日本入侵上海,自以为形势变了,要换个洋主子了嘛。
      叶良当然是看不上汉奸的,但料总却表示要请他去仙乐斯见见七哥。
      “谈生意当然要双方到场,坐下来喝喝酒,慢慢说的咯。”料总一副老上海的口音,满是恭敬地说道:“三井先生肯赏个脸伐?”
      想到那匹让人头痛的货,叶良只能忍住对料总的强烈反感,点了点头。
      “那就好,三井先生,咱们今天晚上仙乐斯见!侬放心,这批货我一定给您办妥!”料总拍着胸脯保证。
      当天晚上,叶良终于有机会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七哥。
      主要是换做当初的他,别说黑老大了,就是小混混也从没见过几个。然而在经历了那么多糟心世界的洗礼后,叶良面对所谓的七哥已经很淡定了。不过就是黑老大嘛,难道你能比西斯还厉害?那群混蛋可是一言不合分分钟锁喉的!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仙乐斯的老板老七,这是老铁,以前的兄弟。这是老铁的儿子,铁林,现在麦兰捕房做巡捕。”料总介绍道。
      叶良不留痕迹地揉着太阳穴,无奈地看着酒保又送上来的好几瓶洋酒。这么天天喝喝喝的,也不怕给喝死了。可众人都在,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他也不想一上来就弄僵了关系。
      他拿杯子的时候瞥了眼七哥,没什么黑老大的气势,样子倒是装得不错。再看老铁是个瘸了腿的老人,苍老的脸上看得出当年做捕头时的几分英气。而他的儿子小铁,穿着一身巡捕的黑皮装,看上去一脸不高兴。
      圆圆的脸蛋,瞪得极大的眼睛,黑色的制服……等等,这不就是一只哈士奇吗!连死蠢死蠢的憨直凶悍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郁郁寡欢好些天的叶良终于乐了,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来来,铁林,这位是三井先生。”料总对满脸不高兴的哈士奇招手道。
      叶良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却被铁林直接无视了。果然如此,哈士奇不高兴的时候,还去惹他,人家不咬你一口已经算很有礼貌了。
      而且一看哈士奇就很不喜欢日本人,很好,年轻人你很不错啊!
      “铁林!给大家敬杯酒!”一旁的老铁急了,连忙拉着儿子打圆场,在座的可谁都不是善茬。
      “我不喝酒!”哈士奇趾高气昂地回答道,那小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叶良终于没忍住,直接“噗嗤”笑了出来。在众人惊愕的表情中,他拿起酒杯对着铁林点了点,好脾气地说道:“年轻人,有点意思,那我敬你一杯。”
      谁知道对方一说火气更大了,更直接地傲气道:“日本人给我敬酒?我受不起!”
      “铁林!”料总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扔,脸色铁青。
      别闹,哈士奇,我在想办法给你再打打圆场。哪怕你要抗日,也要分清点场合,现在就配合一点。敌前对人笑,敌后捅刀子,这么好的战略你倒是学学啊。
      就在叶良想该说什么的时候,一个谄媚的声音插了进来:“来来,我姓金,是铁林的兄弟,我给大家敬酒。”
      叶良循声看去,新来的人一看就是上海滩的混混,在街上设个骗局,偷偷东西的那种。他的衣着打扮透露着精心掩饰的寒酸,眼神里是努力向上爬的渴望。
      七哥在旁边冷笑一声,“什么阿猫阿狗的人物,也跑到这里来了。”
      一时,场面更加僵了。本来想说话的叶良也默默地把话咽了回去。帮哈士奇说话,他乐意。帮这位摆明了来巴结日本人的混混打圆场?他吃饱了撑的?
      “金哥,人家都是大人物,哪有我们什么事?我们一边去喝酒。”铁林没好气地拉着小混混走人,而老铁恨铁不成钢地用拐杖跺了跺地面,羞愧告罪而去。
      “三井先生不要怪罪,这小子就这么个狗脾气,我也拿他没办法的。”料总说道。
      叶良只是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说正事吧,那批药,我听老料说你要吃进?你打算花多少钱买这批货?”七哥终于问到了最关键的事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良子:我也是日了哈士奇了。
    *此处我要安利国产良心抗日剧《红色》。不过说实在的,影佐和长谷的演员私下里太可爱了,所以我每次看正片都出戏严重。高岛真一(影佐演员)私下里是个肥肥的爱吃麻辣烫的住在中国的日本胖大叔。而长谷演员是个北方汉纸,那一口京片子,他演戏时到底是怎么把中文说得比日本人都烂的?23333
    *以及张鲁一(红色男主角天哥扮演者)是我男神不解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