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网三9

      大雪飘摇,血如雨落。
      谢青荇冷心冷肺,心中唯有大道和师门。纯阳宫学道,却请了少林寺的高僧为弟子讲禅。相见即是孽缘,所执皆空,求大道者岂可心有旁骛?
      大师又说: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谢青荇终究是怕的,不然也不会在安寻真为他送死之后,重伤力竭倒在草堆里便失去了记忆。像他这样的武林高手,之所以不记得往往只是心里不想记得。
      可但凡是事实的,最终骗不了旁人也骗不了自己。随着谢青荇斩杀天一教众的数量越来越多,随着漫天的血花衬着惊人的刀光令人胆寒又美极,他终于是靠近了乌灵风。
      但挡在乌灵风前面的,除了她的傀儡之外,就是她炼制的毒尸,包括安寻真。
      谢青荇看着安寻真不似活人的眼睛,想着曾经那双看透人世的眼眸是如何云淡风轻又含着笑意,那人就是在秋日初晴的天,拈着一支桂花,带着含笑的眼神请他去喝酒。
      安寻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吃客,老板娘的手艺确实是江南一绝,炖的蹄髈肉晶莹剔透又软糯酥香,螃蟹和鱼虾也甚是鲜美,就着微香的菊花酿看着天边大雁排排而去。
      “雪落道长,谢兄,你且听。”精通万花七艺的大夫竖起了碗碟酒翁,单单用木筷就敲出了一首乐律。可纯阳弟子不懂高山流水和伯牙子期,他只记得那人那时的模样好看极了。
      无量天尊,弟子……呃,但确实是好看,怎么都好看。
      变成毒尸的安寻真抬起僵硬的头,原本黑亮的头发变得干枯,脸颊干瘪腐烂,瞪着灰蒙蒙的突出眼珠懵懂地回看着他。
      乌灵风的毒尸接到命令都在攻击谢青荇,唯有安寻真却十分乖巧地站在那里,歪着头单纯地看着“敌人”,既对谢青荇没有反应,也不理睬乌灵风的气急败坏。他像个好奇又听话的孩子,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我原不该将你一个人扔下的,哪怕是为了浩气盟,哪怕是为了大局,即便我有一万个理由……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
      谢青荇斩杀了一应傀儡毒尸,他从一个毒尸脖子处抽/出利剑,转手没入安寻真的喉头,剑法一如既往地精准又简单,冷冷清清得只有微微的白光一闪而过。
      安寻真依旧没有攻击他,谢青荇手上用力一路推剑柄,当剑身没入到尾端时,他的脸也只离对方咫尺的距离,他急促的呼吸洒落在毒尸褶皱的脸上。
      从始至终,安寻真始终看着他。
      “那日你为我一曲高山流水,如今我还你一场血中舞剑,寻真,你可还喜欢?”道长柔声轻轻问道,柔软得像在心尖上拂过的嫩柳叶。
      毒尸自然无法回答他,可道长却笑了起来。是了,他听见了安寻真的回答。
      他说:你舞的剑,我自是喜欢的。
      退身抽剑,手腕微转,毒尸的头颅便掉了下来。天一教越是厉害的毒尸越难杀掉,哪怕砍掉四肢也还能动弹,唯有去掉头颅,毁之一炬才能解决它们。
      “你若喜欢,我便欢喜。”道长看着剑尖干涸的黑色尸水,喃喃说道。
      乌灵风见大势不好,便往后退去,可谢青荇在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耗尽了全身真气寿元,悲愤至极的情况下爆发的功力又岂是好想与的。
      青丝成白雪,血肉化枯骨,纯阳并非没有秘法,只是这秘法却颇有邪魔外道的功效,这便是谢青荇付出的代价。然而既然他做到如此地步,就一定不会让乌灵风好好地活着回去。
      她的命,必须留下!
      那一道剑气如虹,穿云贯日。
      随着乌灵风身死,天一教众死的死、逃的逃,叶良和小邪子身后竟再无追兵。满地都躺着碎成一块块的尸体,有毒尸的、天一教众的、还有毒人村的塔纳妇孺们。而再看谢青荇满头白丝如雪,衣衫之下快快血肉消融。
      不消一会儿,便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手上的剑也跌落一旁。
      谢青荇挪动着已露出白骨的身体,慢慢靠近了地上青灰色的残破毒尸。他不会说话,也不会笑,更不会给他任何安寻真曾有的反应。
      可谢青荇已经不在乎了,他伸出手扣住了毒尸的,让彼此的手掌贴合交错,纹路丝丝扣合。他当初因为不会看卦而被安寻真嘲笑了半晚,回到纯阳宫后就找了精通此道的师兄学了大半个月。可他依旧没有为那人算卦。
      纯阳宫人修道问天,却少有人四处卜算。谢青荇记得教他的师兄也曾说过:天机不可窥,知与不知又如何撼动得了天道的抉择?
      既不是不会算,那便是不敢算,或许是怕算到了那人早就表露无遗的真心,却无法给予回应。安寻真的心早已明明白白地奉给了他,即便没有那一场生死离别,他又何尝不知道?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惟天道无常。
      #
      “道长可愿与某一道用膳?秋日的鱼虾皆是肥美,螃蟹也正是膏黄鲜醇之时,老板娘那里有茶有酒。”
      #
      叶良带着小邪子夜夜赶路。由于伽隆那鬼样子,他自然没有办法在白天出门,只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白天睡觉不出门,晚上拼命赶路。小邪子年纪小,又没法长时间坐在马上夺命狂奔,他只能买了一辆马车。
      这样紧赶慢赶,到了万花谷也要一个多月了。
      万花谷易守难攻,谁要进谷都必须乘坐机关,那机关在叶良看来就是个大型的升降机。唐朝时竟然有人能做出那么大的电梯,叶良都忍不住要为这些巧手巧思点个赞。
      万花谷看到叶良是炼尸人时,非但拒绝他进入谷内,而且还要收拾他。不过好在小邪子那里有安寻真的机关发簪,他又好好解释了一番,守门的万花弟子才同意把发簪带进去通报。不过安寻真的师父和师叔都是守礼讲理的人,自然让他带小邪子进去了。
      手书、情报和小邪子都已带到。
      当裴元听到小师弟安寻真被乌灵风炼制成毒尸时,脸上的表情让叶良这辈子都难以忘记,他知道这笔血海深仇裴元一定会问天一教要回来。
      “多谢先生。”作为这一代的大师兄,师父不能出面的,自然由裴元负责。
      他先是客客气气向叶良行礼道谢,毕竟这情报来得太及时了,何况对方带来了师弟的消息,师门长辈们正要联系浩气盟,准备下一番计划,至少不会让乌蒙贵能设局抓走东方谷主。
      “此事多亏了雪落道长和安先生。”叶良立刻回礼。
      “师弟既然留下手书要收这孩子为徒,她的体质也确实特殊,难保不被天一教觊觎。可怜她父母和全村人俱是亡故,万花谷自然会妥善安置她的。从今她便是我万花门人,绝不会让旁人欺负去分毫,叶先生且放心。”裴元口中的小邪子,如今正和万花漂亮的师姐们在房外如诗如画的庭院里玩呢。
      “只是……先生身份特殊,万花谷实在无法留下先生。”裴元倒也直接,颇有武林中人的豪气,不和叶良谈那些弯弯绕绕的。
      叶良苦笑着点头,这他是考虑过的,毕竟伽隆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旁人又不知道伽隆被夺舍了,更不知道叶良是个来自未来的新时代好青年。
      “如此便多谢先生。”裴元再次行江湖礼,并给叶良准备了足够的药品、银两、衣物和马匹,甚至写了一封为他解释的书信,以防被人误会。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万花谷确实是仁至义尽,也算报恩。
      不过叶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刚离开万花谷就被浩气盟的人撞上了。呃,其实也不是撞上,因为谢青荇和安寻真惨死在洛道,乌灵风也死在那里,这事根本瞒不过正邪双方,再接上有个搅屎棍一样的隐元会。反正结果就是谢渊震怒,下令全面剿灭天一教。
      鉴于伽隆是洛道一战中唯一的幸存者,浩气盟买到隐元会消息后找上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毕竟万花谷还没来得及把刚到手的情报送出去。
      “狗贼,你纳命来!”“且慢,沐生!”
      年轻气盛又刚出江湖的侠士只想杀了伽隆那狗贼为亲人报仇,哪里还记得浩气盟统领说的要抓活的问情报的事情?年轻人拿着一把霸气的刀,就劈向了叶良。
      等等,你还记得自己用的是刀,不是板斧吗?喂,就算你是霸刀山庄的弟子也不能这么乱来啊!你们庄主会哭的!
      然后?没有然后了,叶良直接被宰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一方面确实因为他的武功远远比不上原装版的伽隆,另一方面是太过震惊。
      谁让那年轻人长了一张柳沐希的脸呢?也是,柳沐希,柳沐生,原本就是亲兄弟啊。当那张熟悉的脸再次以充满活力也愤怒的状态出现在叶良面前时,他理所当然地愣神了。
      那干涸的嘴微张,被砍下的头对他喊着“走”。
      那鲜衣怒马的年轻剑客对伽隆喊着要“替天行道”。
      叶良在闭眼的时候轻轻叹息,他答应柳沐希要带他回家的,可为了小邪子,他终究也没有做到。无论是伽隆还是自己,都是对不起柳沐希的,死在柳沐生手上也算报应。
      谢青荇死了,安寻真死了,柳沐希死了,毒人村的塔纳们都死了,乌灵风根据隐元会的情报也死了……除了小邪子,叶良真的不明白来这个世界走一遭是为了什么?
      到头来,他竟然谁都救不了,谁也帮不了。
      #
      多年后,万花谷杏林门下又出了个“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名安谢。据说在第三代弟子中,这个小姑娘最是得宠,裴元对她更甚于自己的大弟子。
      安谢离开万花谷后,便因为救了江南名士死去一天的结发妻子孔柳氏而闻名江南,据说这柳氏是霸刀山庄的远房亲戚出嫁女,有个武功不错的弟弟。离开江南后,安谢更是仁心妙手,一路去往纯阳,一路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
      没人知道神医拜见纯阳道人后说了什么,反正安谢很快就离开纯阳来到扬州,依旧是一路吃、一路玩、一路治病,很快便到了七秀。
      七秀的剑舞冠绝天下,而三月扬州自然是哪里都好看的。天气乍暖还寒,堤岸处的垂柳嫩绿,墙角几枝桃花含苞待放地爬过了墙头,对着路人吐出些许嫩蕊。微风拂面时,不湿不冷,鼻尖还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春日香气。
      七秀坊弟子献舞的所在四面环水,就在瘦西湖边上,桃红柳绿间是画舫水榭的一角,原来的客人无论是谁都可以观赏舞剑,还能饮几杯好茶。
      常有身着粉色衣衫和金饰的七秀弟子跳到那面大花鼓上,向众人行礼后便舞起来。红袖飞花,江海凝光,翩若惊鸿,任谁都说不出一声不好来。
      安谢站在楼阁上看着那轻盈的身姿,正要离开时,却被七秀新来的小弟子奉上了一盏茶。那女弟子笑语盈盈,手中茶水香气宜人,竟让人无法拒绝。
      “原来是万花谷的侠士,我看姐姐站了半晌,何不用了茶再走。”小弟子眨巴着水润的眼睛说道。
      安谢举杯在鼻下轻嗅,然后饮下。万花谷和七秀坊对茶艺都颇为精通,水是好水,茶是好茶,又是精心烘制烹焙的,岂有不香不醇之理?
      “多谢好茶。”安谢行礼道,将杯子放回到空的托盘上。
      “姐姐是要走了吗?我师姐的剑舞不好看?”小弟子有些想不通,在她的印象里,她师姐的剑舞当然是最好的,除了七秀坊还有哪里能见得到?
      安谢点头笑道:“七秀坊的剑舞当然冠绝天下,只不过…… 这世间最好看的剑舞,原只是一人舞给另一人看的,哪怕多一个人都不行。”
      七秀小弟子听不明白,只用清澈的眼睛看着安谢,就像当年小邪子看着叶良他们一样。
      “这话是别人说与小时候的我听的,你不懂我也不懂。可那人还说,若是人能有幸,终有一天会懂这句话的,只希望到了那天还能够舞给对方看。”
      青山白雪依旧在,只是人已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