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网三4

      这福娃娃做得憨态可掬,梳着两个小辫,身上穿着一件绣着福字的红色小肚兜,手里还拿着一串用红布做的糖葫芦。虽然无论是刺绣还是针脚都不及扬州顶级的绣娘,但却能看出做得极为用心,一针一线都倾注了心血进去。
      唯一让人心惊的便是娃娃脸上干涸的血迹,都已经是铁锈般的褐色,凑近了闻还有一股血液的腐臭味,看上去留了很久。
      谢青荇看到这娃娃时的表情有些呆滞,但很快他清醒过来,把福娃娃从叶良手里拿了过来。轻轻抚摸着并不高级但舒服的布料,慢慢说道:“小邪子。”
      啊哈?叶良有点傻眼。
      “毒人村的一个小女孩。”他想起了那个女孩脸上羞涩的笑容。之前他查探消息的时候,正巧路过毒人村,帮那里的塔纳做了几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某个女毒人请他去找自己的女儿小邪子。说来也奇怪,那女孩也喝过被污染的水,可是就唯独只有她一人丝毫无事。
      想来应该是天生体质奇特的关系。
      他帮了那个女孩,村子里的塔纳怕吓到她,就骗她说全村人在和她捉迷藏。谢青荇没有揭穿这个谎言,而在告诉她母亲没事之后,小邪子就把这个娃娃送给了他。
      作为一个普通村子里的小女孩,福娃娃就是她所拥有的最大宝物,是她母亲害怕她一人孤独,而一针一线用碎布做出来的。可是为了感谢谢青荇保护了她母亲,小邪子竟然把从不离身的福娃娃送给了他。
      纯阳清修的道士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份感激,只能将娃娃随身带在身边。而前两天被追杀的时候,这个福娃娃应该是不小心掉在了营地附近的草丛里。
      “毒人村还有没中毒的小孩?”叶良吃惊地问道。
      这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尸毒下了竟然还有不受影响的幸存者?他以为不是死了,就是变成毒人或者塔纳了。
      谢青荇犹豫了很久,却还是吃不准是否该把小邪子的事情说出来。
      见他不说话,叶良也不勉强,而是收了他面前的碗筷嘱咐道:“最近营地里会来教中的大人物,我的帐篷平时没有人会进来,但你也要小心。你身上的毒——”
      “为何……要助我?”道士清冷的眸子盯住了叶良。
      “便是我和你说了,你也不会信的。人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做什么。你有自己的事情去做,相信我,或者不相信都是你的选择。”叶良毫不避让对方的目光,“你让我给你理由去相信,我没有理由,但我绝对不会再为天一教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谢青荇和圭多不同,他们太不一样了。圭多是个乐观天真又对现状无能为力的人,面对叶良突如其来的示好,圭多在略微疑惑之后竟然就毫无芥蒂地接受了!当然除了个性之外,也因为他当时也没什么好被叶良骗走的。
      但谢青荇是个行走江湖的侠士,是纯阳宫的道长。即便如今中了尸毒,他的武功也比伽隆要高,若不是如今有所求,伽隆早就被劈成两半了。除此之外,谢青荇身上一定有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他不得不更加谨慎和警惕。
      所以,叶良没有必要再解释什么,选择权在谢青荇身上。选择不相信他,他就必须自己想办法完成那个秘密;若是选择相信他……叶良必将竭尽全力帮助他!
      “我不知该如何信你。”谢青荇闭了闭眼睛,靠他一个人实在无法把消息传出去,他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说道,“毒人村那女孩名叫小邪子,她不会受到毒水的影响。”
      叶良挑眉,准备听他下一句的说辞。
      纯阳道士陡然睁开清冷而犀利的眼眸,紧盯着他说道:“你是天一教的炼尸人,你再清楚不过这意味着什么。若是让你们的教主知道有体质如此特殊的人……”
      叶良之前是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虽然有伽隆的记忆,但不会按照伽隆的思考模式想问题。但被谢青荇一点拨,他立刻明白过来而脸色发白。
      乌蒙贵想要找这种特殊体质的人都快想疯了。除了一统天下唯我独尊外,乌蒙贵最想做的就是能炼成帮他一统天下的毒神。要是小邪子的事情被知道了,那个女孩儿怕是凶多吉少。
      叶良暗自下了决心,“小邪子不能再留在李渡城了。”
      “我原想送她去浩气盟,但……”若不是因为他打探到消失后被天一教发现,此刻自己早就在护送小邪子和情报回浩气盟的路上了。
      “你觉得浩气盟护得住她?”叶良反问。
      “江津村有不少和她一样失去庇佑的孩子,浩气盟如何护不住?”谢青荇奇道。
      “你和天一教也打过不少交道了,他们和中原门派可否一样?天一教用毒炼尸,防不胜防,乌蒙贵更是卑鄙无耻,不择手段。何况你说过小邪子还有塔纳亲人,你又拿这些人怎么办?浩气盟可绝对不会让浑身是毒的塔纳进入江津村的。”
      谢青荇黯了眼神,他在纯阳宫苦修多年,偶然在江湖上走动也不过追杀一些大奸大恶之徒,并未交过多少朋友。论起算计思量,他是远远比不过常年在外游荡的安寻真的。
      安寻真总说他满脑子就只剩下道法和剑法了,这话也不假。
      “我行医多年,见过无数见血封喉或效果奇诡的毒药,可这世间最诡诈多变的药却在这里。这里永远都能驱使你做出一些谁也想不到的举动,无论是善的还是恶的。”那次杯盏交错之后,微醺的万花大夫把头靠在白皙的左手臂上,右手敲了敲谢青荇的左胸。鸦色的长发发丝落在梨花木桌上,衬得那人格外的慵懒而倦怠,眼神中带着看破世事的老辣淡漠。
      在那之后,安寻真就开始发酒疯,他拉着自己的领口,硬是要自己给他算卦。那人一拍桌子,像个市井无赖般地站起来赖在桌上,毫无文人雅士形象地扯着他的手,嘴里嘟哝道:“我不管,都说你们纯阳宫的道士会算卦问天,是半仙来着。青荇,你给我看看……”
      他将那双会抚琴行针的好看的手放在谢青荇的手掌心里,露出上面的凌乱的掌纹。琥珀色的眼眸盯着道士,仿佛对方能在手心重重叠叠的纹路中看破天机似的。
      可他偏是个不会看卦的道士。
      想到安寻真,谢青荇又忍不住叹气。那人如今也不知道又在哪个名山盛景去见哪一个会做一手好菜的好友,若是自己死在洛道,安寻真大概要来寻仇的,他最是讲义气不过。
      收敛了心神后,谢青荇只能开口询问对面天一教的炼尸人:“依你看,小邪子该送往何地?莫不是南疆五毒教?”
      “五毒教如今自顾不暇,天一教和塔纳一族让他们腹背受敌,又有中原武林的敌视。若不是曲云教主出身七秀,而天策府又支持七秀坊,五毒教哪有现在那么轻松。”叶良既然想对付天一教,自然不会什么准备都没有,他穿越来的这几点都在收集情报和分析。
      “直言便可。”谢青荇沉了沉气,冷静地决断道。
      他不能再拖延了,必须要知道对方是否可靠,否则情报送不出去一切都是惘然。为了成功就要冒险,他不是个赌徒,如今却没有别的选择。
      “如今能防住天一教的只有两个地方,一是恶人谷,二是万花谷。”作为天一教的高级炼尸人,被称作“伽隆大人”的叶良自然知道乌蒙贵其实是惧怕王遗风和大恶人们的。
      毕竟同为恶徒,恶人谷的档次比他不知道高多少。
      而万花谷之所以榜上有名是因为那地方难以找到,据说万花谷所在之地只有一条险径,还必须靠万花机关才能进入,地理上比较有优势,而且那里有药王坐镇,想用毒药或机关强行攻打是不可能的。
      其实红衣教也是个能对抗天一教的地方,那里武功和教义的邪乎劲不亚于这边。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绝不能让小邪子离了狼窝又进虎穴。
      “恶人谷。”谢青荇沉吟,作为浩气盟的一员,让他送小邪子去恶人谷是万万不行的。何况,恶人谷虽然有强大的武力作为威慑,但谷内也十分混乱,没有自保能力和靠山,去那里就等于把生命置于险地。
      所以也只能选择万花谷,只是……
      “即便万花谷愿意接手小邪子,但也不会随意让塔纳进入谷内。”谢青荇说道。
      “这世间愿意接受塔纳的也唯有五毒教。你若是愿意信我,便由我待小邪子的亲人去南疆五毒教,而你带着小邪子去万花谷,你身上的尸毒也只有五毒教和万花谷有办法对付了。”叶良纯粹是为道长和小邪子着想。
      “若是能带着小邪子离开,我又如何会困在这里?”
      “此事不易,需要再做打算。不如你带我去毒人村见过小邪子再说。”
      这是个试探,也是双方达成协议的基础。谋划之事要想成功,谢青荇就一定要百分百信任叶良,而叶良也必须知道对方能信任他到什么程度。
      谢青荇运行了两个周天的功法,这才缓缓开口道:“我这便带你去见村民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