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身在曹营心在汉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美丽人生1

      在一间并不亮堂的狭小屋子里,或站或坐着五六个人,晚上的是电紧要供给巡逻队用的,所以哪怕是军官们娱乐的房间也只有一盏冷黄色的小灯,桌上点着淡黄色的一根手腕粗的蜡烛,火芯处燃着大拇指大小的火焰。
      已经入冬的天气冷得厉害,即便裹上军大衣也让人蜷缩起四肢,倒吸一口气打个冷颤,四周的砖石都仿佛透着沁人的冷气,叶良的几个军官同僚在打牌,而他身边的这位军官则刚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犹豫了片刻还是抽出一根递给叶良。
      叶良淡定地接过,却并不放在嘴里,房间里很是安静,哪怕是有人在打牌。
      这便是德国人的特性,德国军人素来已严苛谨慎著称,娱乐活动似乎和他们一板一眼的性格就根本不在同一个次元里,更不要说随意违反军规什么的。
      但林子大了总归有些奇怪的鸟儿,德军里也有兵油子,更何况他们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军队,而是驻守在某个意大利集中营的守卫而已。这里同时也是德军的一个小型兵工厂,很多大型武器的部件是在这里让免费苦力加工的。
      可能是因为早就认命了,送来这里的犹太人会反抗得并不多,好几个月士兵们都没机会开一枪,于是便有了晚上不睡觉来找乐子的人,毕竟集中营的生活十分乏味。但即便是打牌取乐的军官,也都正襟危坐默然地在牌桌上你来我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么严肃认真,其实是在开作战会议呢。
      “之后天气会更冷些。”叶良用德语说道,这种生硬的语言本不适合用来感叹,但叶良的声音却透着一种凄冷和悚然。
      一边递烟的军官叫做汉斯,德国男性中广为被使用的名字,就像英国人的约翰一样。叶良的军衔比他大一级,但他们两个却是不错的朋友,尽管汉斯觉得叶良总有些奇怪。
      汉斯沉默了一会儿,点燃自己那支烟道:“这个月的补给快要到了,听说会有些熏肉。”
      叶良愣了愣,这才想起来汉斯曾经说过他的奶奶做了一手的好熏肉,每年这位温柔慈祥的老人都会给她的孙子用各种方式烹饪熏肉,而汉斯已经几年都没有回家了,前几年还能收到家书,这一年则是完全没了音讯。
      他似乎想叹气,然而看着德国军服冷硬的颜色和轮廓,他又将叹息吞了回去。说起来,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是第五个月了,这个名叫兰洛特·莱茵西斯的德国中级军官刚刚被调派到这个集中营任职,因为以前打仗留下的暗疾加上赶路导致的水土不服,或者是中暑之类的,这位军官就彻底地病倒再也爬不起来了,于是就有了叶良。
      看在随便什么的份上,他之前只是个普通的上班白领而已。
      在穿越之前他没有跳楼,没有被车撞,没有踩窨井盖,甚至没有任何异常。他顶多因为累了而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趴了一会儿,然后就到了莱茵西斯的身上。
      二战的德国军官……
      且不说德国纳粹军官会有什么下场,光是在集中营这五个月的所见所闻都让叶良这个三观正常的普通人接受不了,再下去他肯定会被这里的惨状逼疯的,每天他都在想,如果真的再也承受不了了,他不是自杀就是杀了他的同僚们再被枪杀。
      每隔一段时间犹太人就会被一车一车地运过来,他们到了集中营就被分为男女两队,青壮年的就担当苦力,每天累到瘫痪也只有一顿吃不饱的面包,而孩子和老人们则连做苦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会在到这里的前三天被集中去“洗澡”。
      去他的洗澡!只不过是送去毒气室的一种谎言罢了。他们欺骗那些无法劳动的犹太人自己脱下衣服首饰乃至金牙,自己乖乖地一丝/不挂地走向毒气室,等到门被锁上,毒气蔓延了整个房间,那些犹太人只能活活毒死或闷死在那里,有时候因为要“洗澡”的人太多,人群拥挤在一起,连死都是站着死去的。
      他们把白花/花的死尸堆在一起送去焚化炉烧掉,让女囚整理脱下来的衣服物品,那些尸体炼化的油脂用来做肥皂和蜡烛……比如现在桌上的那支……
      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堆又一堆的牙齿,白色的淡黄色的牙齿在灰黑色的灰烬里分为显眼。
      叶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时根本没法反应,他只是怔愣呆立在那里,仿佛灵魂脱离了躯壳,浑身动弹不得。他的大脑为了保护他而试图说服这是个梦境,这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连牙齿都被掩埋之后,叶良脚下发飘地走回房间,弯下腰仿佛要把胃都抠出来地呕吐,他感到遍体生寒,手脚冰冷,全身忍不住地颤抖。
      之后,他就在床上整整病了两个星期,把自己关起来不愿意面对现实。
      那天中午送走了军医,叶良平躺着望着上方空无的砖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翻身下床。他拥有着莱茵西斯的记忆,顺着记忆找到了放在房间里的□□,脸色苍白的叶良就这么揣着□□,步履踉跄地离开了房间,径直走向士兵们吃饭的饭堂。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着病重的身体走到目的地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能够举枪之前就直挺挺地昏过去的,他只知道在昏迷的那瞬间才突然意识到其实他连枪都不会用。
      没错,他是接受了一部分莱茵西斯的记忆,但那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见的,他知道莱茵西斯的人生经历,他把什么东西放在哪里,然而枪法还需要肌肉记忆。
      昏迷之后再次清醒的叶良终于彻底清醒了,他逐渐清楚了一个事实——就算他对德国士兵开枪,以他的能力在被击毙之前又能解决几个呢?这死掉的几个士兵连同自己对法西斯能产生多大的伤害呢?完全没有!他只不过是杀了几个普通士兵而已!
      更何况……他过去一生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又怎么可能做到如此轻易地举枪杀人?
      所以他要活下去,等待,观察……总有能真正用到自己的地方。
      在这座人间地狱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叶良能做到的事情并不多:有时他会在囚犯刚到的时候,将年纪介于老年和壮年之间的人拉到劳动力队伍去;有时他会对躲在一处稍微喘口气休息的苦力视而不见;有时他会将自己的点心偷偷塞给犹太孩子们。
      但他不能做得太过分,否则容易被发现。
      这五个月他没有白白浪费,他重新学习起了枪法,反正集中营由于无聊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相比于那些变态的同僚,他只是爱打枪而已。
      他行走在集中营的每个角落,把地形、建筑、设施、警卫布置、巡逻时间,甚至连警卫们的日常习惯都深深记忆在脑海里,然后一遍遍回想和思考。
      既然打定主意要反抗德军和帮助集中营的犹太人,那他何不就干一票大的?他要把所有的犹太人都救出来,但这需要谨慎而详尽的计划,而且即便他能把所有人带出集中营,出去之后也需要有人接应,否则走不了多远还是会被纳粹堵住,到时候一切都白费了。
      而且他也需要犹太人的理解和帮助,不然他没法在最短时间内说服所有人和他走。叶良打算劝说一个在犯人中有声望和号召力的人,可惜他尝试了几次都无法获得对方的信任。不过好在由于平时一直的善举,起码他在囚犯们中的口碑还不算太糟。
      “那个好心的军官”,囚犯们暗中是这么称呼叶良的,他听过几次。
      人们都以为他只会说德语,却很少有人知道叶良在大学的时候学过意大利语,但那只是选修课,还只学了一年,水平可想而知。但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以后由于经常听囚犯们窃窃私语,他的意大利语听读水平简直是突飞猛进,有些词半猜半蒙的就这么学会了。
      掌握了意大利语是有好处的,起码他和此地犹太人沟通的时候更加顺畅。
      叶良仍在耐心等待,然后每天都把沉闷痛苦的心情发泄在枪法练习上。德国人本就不爱唠叨,而在其他德国军官看起来,叶良只不过更加沉默的那一类型罢了。
      外面的月亮凄冷而苍白,围绕着她的夜色犹如厚重的浓雾,报丧一样的色泽,不免让人看了更加胸闷,沉甸甸得仿佛有巨石压在心口,吐不出咽不下的。
      桌上的一轮牌局有了胜负,到了输家交钱的时候,获胜的那个军官这才露出些许笑容,伸手把一张张的纸币叠好放在手边,他看起来凶恶的脸也柔和了不少,在集中营待久了,无论是囚犯还是看守,似乎都忘记怎么笑了。
      叶良低头对汉斯道:“明天有新的犯人?”
      “不仅是明天,后天也是,这一批要连着送三四天,他们说意大利的犹太人大多已经都送去各个集中营了,城镇也都清洗得差不多。”汉斯回答道。
      然而他的语气和关于“清洗”的用词,仿佛那不是人类而是街道上的垃圾污垢一样,这让叶良本能得皱眉,不过皱起的冷峻眉头在昏暗的夜色下看不大清楚。
      见叶良又沉默了下来,汉斯又问道:“明天处理完那一批,你还去练习枪法吗?”
      “怎么,你想一起去?”叶良微微侧头看向年轻的军官。
      汉斯说道:“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很久不开枪都有些生疏了。”
      叶良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明天一起练习枪法。在集体生活中,沉默一些还好说,但太过特立独行却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他还是需要几个“朋友”来遮掩自己的厌恨。
      牌局又一次重新开始,这次汉斯被喊去接替一位军官,叶良依旧靠在门口,看着离开的那个德国人走在浓雾般的夜色中,身影一点点被遮掩着消失在视线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美丽人生》是97年的意大利影片。该片讲述了一对犹太父子被送进了纳粹集中营,父亲利用自己的想像力扯谎说他们正身处一个游戏当中,最后父亲让儿子的童心没有受到伤害,而自己却惨死的故事。
    在惨无人道的集中营里,圭多一面千方百计找机会和女监里的妻子取得联系,向多拉报平安,一面哄骗儿子这是在玩一场游戏,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最终计分1000就能获得一辆真正的坦克回家。
    当解放来临前一晚,纳粹准备逃走,圭多将儿子藏在一个铁柜里,千叮万嘱叫儿子不要出来,否则得不到坦克。他打算趁乱到女牢去找妻子多拉,但不幸的是他被纳粹发现,当纳粹押着圭多经过约叔华的铁柜时,他还乐观地、大步地走去,暗示儿子不要出来,但不久,就听见一声枪响, 历经磨难的圭多惨死在德国纳粹的枪口下。
    天亮了后孩子从铁柜里爬出来,站在院子里,这时一辆真的坦克车隆隆地开到他的面前,上面下来一个美军士兵,将他抱上坦克。最后,他们母子团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