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1 章

      傍晚边,霞光漫天时,顾宁揣着十几个香喷喷的大饼回到仁济堂医馆,顾桉望着这些饼子,惊讶得合不拢嘴。
      “姐,真的是你赚回来的?”顾桉不确定地问,他怀疑自己姐姐可能是趁别人不注意,顺手牵羊给摸回来的。
      这般想着,顾桉露出不赞同的眼色,道:“姐,咱们家虽然穷迫,但一直行得正坐得端,可不兴做那些小偷小摸的勾当啊。”
      “说什么呢你!”顾宁忍不住用手轻轻弹了下顾桉的脑门,笑道:“就那么不相信你姐姐啊?我是那样的人吗?”
      顾桉捂着脑门,嘟着嘴不说话,闻着香喷喷的大饼,嘴上的笑容越露越大,半会儿后,顾桉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顾宁道:“这些饼子可要值三十多文钱呢,够我们吃两、三天,姐姐你可真是厉害,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法子?”
      顾宁得意地扬着头,傲娇道:“不告诉你,谁让你刚才怀疑我。”
      “姐,你告诉我嘛……”顾桉立刻拉着姐姐的手摇晃。
      见着姐弟两个和乐融融的画面,顾爷爷躺在床榻上,心情跟着极好,哪怕刚刚没了一条小腿,他心里把苦涩减淡了几分。
      很快的,薛林山从外面归来,他把自己从外面带回来的吃食递给顾桉,便要去瞧顾爷爷的恢复情况。
      薛林山带回来的是几颗肉包子,白白胖胖的,瞧着可爱极了,顾桉狠狠闻了一下包子香后,才一脸心疼道:“哎!大壮哥,你买的包子花了十文钱罢?这钱可惜了,我姐姐带了好多饼子回来,咱们这两天的口粮都有了。”
      “嗯?”薛林山露出疑惑。
      顾桉立时滔滔不绝将自家姐姐今日的壮举说了,遣词用句、比手画脚比顾宁自己说得还要精彩几分。
      “要是没有我姐姐,那罗婶的烤饼肯定卖不了几个呢。”最后,顾桉狠狠拍了下大腿根,再次下了结论。  
      薛林山转头望着顾宁。
      顾宁挠头,尴尬道:“都是小桉乱讲的,我哪里有那般厉害。”
      “小桉说的很对,宁丫你真厉害。”薛林山不由上前一步,轻轻将她的手从脑袋上抽下来,她的手臂纤细,白皙得几乎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瞧着身上如此脆弱,但这只手的臂力甚至比自己还要可怖……
      顾宁略微羞涩地将自己的手抽回。内心却暗暗腹诽大壮哥时不时突然来一次肢体接触,实在让人措手不及啊。
      薛林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于是垂了头,用以掩饰内心的尴尬。
      陷入沉默的气氛因为顾桉的一句话打破,他看着一堆粮食,心里发愁啊,这些要是不吃完,存放不了几天就坏掉了,顾宁道:“姐,你明天还去给罗婶卖饼吗?”
      顾宁点点头。
      顾桉道:“哎!给她干活能不能不要收饼子呢?”
      顾宁抿嘴道:“明天跟她谈一下。”
      今天之所以提出帮忙卖掉饼子后,就从中抽取一个饼子作为提成,顾宁是为了降低罗婶的心理防备,毕竟若是她直接提出要钱,罗婶可能不会轻易接受。必须得来点成绩缓冲,让罗婶能够接受自己的行为、并觉得自己的行为对她十分有用。
      顾宁临走前已经跟罗婶约好,明天一早又去给她帮忙,顾宁相信明天自己再提出将给自己的饼子折算成银钱,相信罗婶那时候心理绝对非常易接受。
      顾桉提着心道:“姐,你一定要好好谈啊。”家里这些饼已经够多了,吃都吃不完呢,话说今儿到底该吃大饼还是吃肉包子啊?
      顾桉一只手拿着饼子,另外一只手捏着包子,满脸纠结。
      顾宁瞪眼:“你就不可以两个都吃了?”
      顾桉故意夸张大叫:“天呐,我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可以一手拿白面饼,一手拿肉包子,还能想自己到底要吃哪个?”
      “出息!”惹得顾宁没好气的再瞪了他一眼。
      薛林山眉眼带笑地望着顾宁姐弟,期间也并不插话,反而在一旁帮着给顾爷爷煎药,陪在床前跟顾爷爷聊些家常。
      若非知情人,别人都以为这是一家四口呢。
      翌日,天才蒙蒙亮,顾宁几个人就爬起来,薛林山比他们都醒得早,此时他已经升起灶火,架了铁锅热饼,阵阵饼香勾得人咽口水。
      罗婶手工做的烤饼,面上那一层皮很酥脆,内里又非常有嚼劲。罗婶的这手艺,一看就是专门练过的。
      顾宁因此也得知,原来罗婶是一大户人家的厨娘,因为丈夫与主家有了嫌隙,被主人家瞅着由头打发出来了。被打发走的仆从,主家自然不会留给他们钱财傍身。罗婶的丈夫如今没差事可干,整天闲赋在家唉声叹气,他们如今还租着别人的房子,家里上有七十的老母,下有几个哇哇叫张嘴要吃的孩子,日子实在过得艰难,罗婶想到自己的手艺,便鼓起勇气出来摆个摊子,为着就是能缓解一下家庭的压力。
      遇见顾宁是罗婶第三天摆摊,前两天不仅没赚到什么钱,反而把材料钱搭进去了,罗婶其实心里已打退堂鼓,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做买卖的料。
      顾宁的行为,彻底给了罗婶信心。
      早上,几人用完朝食,交代顾桉要好好照顾爷爷后,顾宁与薛林山便一起出门,薛林山不放心要陪着顾宁一道去。
      待见到罗婶的确是个和气人后,薛林山才放心地离开,今日码头还会有船靠岸,薛林山再去做一天搬运工。
      罗婶挑眉对顾宁笑道:“那是你同族的大哥?”
      顾宁摇头:“不是,是我们同村的大哥。”
      罗婶搓着面,听了便笑道:“这小伙儿挺精神的,人品、样貌瞧着都不错,不知有没有婚配?”她们这些做久了仆人的,在主家活儿轻松,平时没事后最喜爱聚在一齐磕牙闲话,罗婶只一眼便看出薛林山对顾宁有意思,忍不住就八卦了一下。
      顾宁没多想,便道:“他没有婚配。”
      罗婶笑得颇有深意,顺嘴调侃道:“顾宁丫头,我瞧着这小伙儿不错,剑眉星目眼神坦荡应该是个好人,肩宽腿长瞧着就一把子的力气,这样的人以后啊能养活家里。”
      顾宁:“……”谁说古代妇女不八卦?
      她与罗婶虽然相处时间短暂,互相间却能聊得来,早间的行人没有下午多,故而两个人忙碌时还能抽空挡聊聊天。
      这一聊吧聊吧,互相间是个什么底细,基本都露出来了。
      罗婶知道了顾宁爷爷如今截了腿,表示非常的惋惜,对于顾宁提出要把饼子换成铜板的提议,就没反对。只不过他们卖两文一个的饼,罗婶只给顾宁一文半,这说明顾宁得卖掉二十个才能赚三文钱。顾宁亦知道罗婶家的情况,知道她的艰难,也没提出异议。
      两人相处融洽,从早上一直到正午,所有饼子卖光后,顾宁数了数自己分得的铜板,竟然有三十几文钱。
      顾宁呵呵直傻笑。
      罗婶比顾宁赚得更多,不仅把前两天的材料成本赚回来了,手里也有了存余,罗婶生怕顾宁下午不来了,忙对顾宁道:“顾宁丫头,下午我们还在这个位置,你可记得准时来。”
      顾宁点头:“放心罢罗婶,我下午肯定来。”
      反正顾宁并不急着回去,就顺道帮罗婶一齐将摊位给推回罗婶租住的院子,这是一栋老氏的四合院,里面并不只有罗婶一家,另外还有七、八家的租户,挤挤挨挨将原本就不大的院子弄得越发显狭小,由此可见罗婶一家日子窘迫。
      顾宁顺便认识了罗婶的家人。
      罗婶的丈夫罗栓福,原本是清河镇有名的大户钱员外家的管事,他管着钱府几个庄子及一间林场的诸多事物,而罗婶便在钱府内院给府里的大小主子们做饭,罗婶有一手好厨艺,那是打从她母亲身上学来的,在大户人家帮佣,自身肯定得要弄整洁了,这也是顾宁第一眼看到罗婶,就猜测到七八分她家情况的原因。
      再说罗婶一家被主家打发的原因。
      钱员外有三子二女,其中原配太太生了大少爷,继室生下三少爷,二少爷是妾室生的,钱员外年事渐高管不住事儿,大少爷是正经的原配嫡子,按理该当由他继承家业,可奈何钱员外不喜欢这个儿子,于是就将家事给了自己偏爱的三少爷管理,大少爷与三少爷一直明争暗斗多年,终于分出胜负,三少爷一得了管家权,立刻就寻了由头将大少爷留下的人手打发干净,不巧罗栓福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员。
      罗栓福是前头太太培养出来的人,由于平日颇得钱员外看重,故而继室没能弄走他家,罗栓福感念先太太对自己有恩暗地里便一直亲近大少爷,三少爷不打发他打发谁?可以说他家是正经的撞在枪子儿上。
      为表自己的仁慈,三少爷并没把犯事的罗栓福一家逼上绝路,只是解了契约赶出去,除了随身物品,不让带任何东西走。
      顾宁见过了罗家各位后,她暗暗思索着,罗婶家帮佣的这个钱家应该就是爷爷做短工的那一家,也许她可以把当初那个害爷爷的罪魁祸首找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还有五十几个就可以入V了,求助攻啊\(^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