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贫穷

      顾桉微微颤颤的将水担到灶房时,他那张小小的脸庞上已经通红一片,顾宁便说道:“你放下,让我来把水倒进水缸里罢。”
      顾桉用手捶着酸痛的肩膀,看到顾宁轻松地提起水桶进了灶房,他咧嘴笑道:“真好,姐姐以后也能帮我干活了。”
      一句话,惹得顾宁心酸不已。
      多懂事的小孩儿呀。
      多招人疼的小孩儿呀。
      顾宁一连感叹了两句,待进了灶房,就发现一口已经缺了边角的水缸,把两桶水倒进水缸后,顾宁这才有空观察自家的这个灶房。
      一眼望过去,只有两个字可以表达她的感觉。
      寒酸呀。
      没错就是寒酸啊。一个土灶台上面架着一口铁锅,锅里正扑哧扑哧的响。
      “呀,水开了。”顾桉叫了一声,赶紧从门外冲进来揭开锅盖,拿着木勺搅拌了一阵子。
      “姐姐,你看着火别让它熄灭,我在外面洗一下早上采的野菜。”
      小孩儿又有吩咐了,顾宁不敢不从。她盯着那十分原始的灶台,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该从哪里放。
      眼看灶里燃烧的木柴快烧完了,顾宁从旁边的柴火堆里找了几块塞进灶台里,火势渐渐稳定后,她就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顾宁站起来瞧了一眼铁锅里。
      锅里煮的是玉米碴子,此外,依稀还能瞧见一些米粒的影子,然后就是水了。
      这粥也太稀了吧,那些玉米碴子和米粒加起来估计都没有一小碗,这是要喝水饱的节奏啊。
      顾宁抚了抚自己干瘪的肚子,她很怀疑吃下这锅粥后,自己能不能饱腹呢。
      学着顾桉刚才的动作,顾宁也拿木勺子在锅里搅拌了一阵子,灶火烧得很旺,没一会她身上就开始冒汗。
      顾宁见灶台里的活一时半刻熄不了,就在灶房里翻找了一遍。
      找到了一口烧菜的大铁锅,另有几个木碗,几双木筷,一把菜刀、案板,还有个缺了口的陶罐里装着盐巴,至于装油的罐子?
      抱歉她连一丁点油星子也没找到。
      灶房里除了这些,还有一张破了一只脚只得用石头垫着的旧桌子,两张旧椅子,还有一张烧火坐的小板凳。
      另外就是灶房里悬挂着一个大的竹篮。顾宁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她猜测应该是放了粮食在里面。
      屋里没什么好瞧的,顾宁就走到外面,顾桉此刻正蹲在地上择菜呢。
      顾宁跑过去帮忙,就问:“小桉,屋里挂着的那个篮子装了什么啊?”
      顾桉随口道:“你说那个啊?里面什么也没有。”他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挑野菜。
      地上一堆野菜,有婆婆丁、马齿苋、扫帚菜什么的品种很杂乱,估计是只要能入口的,顾桉都挖了回来。
      顾宁学着顾桉的处理方法,将黄色的叶子摘掉,根须也扔掉,只留下最嫩的那一截。
      “啊?怎么什么也没放啊?我看挂在那里,还以为你藏了肉在里面呢。”顾宁轻笑着打趣道。
      她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片子里拍了一些旧时农村的生活片段。她记忆最深的就是很多家庭都爱在厨房里悬挂着一个竹篮,然后把肉啊、菜啊什么的放在里面,既可以防止被猫狗老鼠偷吃,也能防止贪嘴的孩子们偷吃。
      可谓是一举两得。
      听到顾桉说没有藏肉,不知怎的,顾宁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失落。
      “咱们藏了肉也留不住。”顾桉嘀咕一句后,他瞥了一眼顾宁,就笑着问:“姐姐,你想吃肉了啊?”
      顾宁心知家里一穷二白,弟弟的财产拢共只有二十八文钱呢,若说想吃肉不是故意为难弟弟嘛,便红着脸摇头道:“没有!我没想吃肉。”
      顾桉扔掉一棵老掉的婆婆丁,瞅见顾宁脸蛋儿有点红,就道:“我也想吃肉啊。馋肉一点也不羞人。”略微停顿后,顾桉继续道:“没想到姐姐不傻后,还知道害羞了。”
      顾宁顿感老脸一红,她竟然被个毛孩子打趣了。
      顾桉仿似没瞧见顾宁的尴尬,笑嘻嘻道:“等喝了粥,我带你去水沟里抓虾子、泥鳅吧,若是运气好还能逮到一条大鱼呢。”
      顾桉原本打算用了午饭后,等太阳没那么烈了,还要上山里砍柴的。这阵子他捡的都是已经干透的柴火,不怎么经烧,估计没两天就烧完了,还得去砍些生的树枝放着才行。因为姐姐的痴傻突然好了,顾桉高兴得不知道怎么表达,他决定放纵自己松懈一会,加之姐姐想吃肉了,干脆就一起去水沟里摸些鱼虾回来。
      顾宁听说要去抓鱼虾,一时也起了兴趣,忙点头道:“你说的水沟远不远啊?”
      顾桉笑道:“不远,就在咱们家的水田附近。”
      顾宁惊讶道:“我们家还有水田?”根据她为数不多的记忆,早年为了替爹娘治病,顾爷爷把房子、田地都卖掉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水田。
      顾桉不客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看你说的,若没有田地,我们一家子吃什么啊?爷爷还留着两亩水田,一亩包谷地呢。”
      说到这儿,顾桉小大人似的叹口气,感慨良多道:“听爷爷说,以前我们家在村子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富户。比现在的顾金宝家还富有呢,光是水田咱们家就有二十亩,能种麦子、包谷的旱地也有十多亩,还有哦……顾金宝家现在住的那栋青砖大瓦房就是咱们以前的房子呢。”
      嗯?这个顾宁还真不知道,她那点可怜的记忆全是原身无意中留在脑子里的。若要靠脑袋里那一排排省略号了解目前的处境,无异于难于上青天。
      于是,顾宁便不耻下问道:“真的啊?我们家以前真那么富有过?”
      “真的。”顾桉重重的点头,他带着一脸神往的表情说:“若是我早点出生就好了。赶在咱们家有钱时出生,那想吃多少大白馒头就有多少大白馒头,想吃鸡肉就有鸡肉,想吃猪蹄子就有猪蹄子。”说着说着,顾桉就砸吧了几下嘴。
      噗嗤……顾宁忍不住笑了一声,敢情顾桉也在馋肉呢,放现代就是个大吃货呀。
      顾桉颇为伤感道:“要不是后来爹爹打猎时被熊瞎子抓烂了肚子,娘亲急病了,爷爷为了救爹娘,咱们家也不会卖那些田地、屋子。”
      说起这个,顾桉便失落起来。他两岁时爹爹就去世了,娘亲也一病去了,顾桉对爹娘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从小他就是被爷爷养大的,等懂事后,顾桉就帮着爷爷照顾痴傻的姐姐,自有记忆起他几乎没有享受到一丁点来自爹娘的关怀,每次看见顾金宝对着他爹娘撒娇,顾桉就十分羡慕。
      顾宁轻拍了一下顾桉,说道:“桉儿,爹娘在地底会保佑我们的,你别想这些了,快把这些野菜洗干净吧,我肚子好饿了。”
      自己本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顾宁心底便对神鬼之说保持着敬意。
      顾桉笑道:“姐就会说肚子饿。那你去帮我把水舀到木盆里吧。”
      貌似还真是的啊,她的前身唯一会说的几句话中就有‘肚子饿’,一饿就会对着弟弟喊饿,。一个十六岁的大姑娘对着幼小的弟弟喊饿,那画面……想一想就令人尴尬。顾宁干笑一声后就往灶房里去。
      给灶里添了两根柴,又搅拌了已经逐渐粘稠的粥,顾宁就拿葫芦做的水瓢舀水。
      姐弟俩很快将择干净的野菜洗完,顾桉拿菜刀切成细碎的丁后,再将野菜丁放进热锅里,加了一点盐巴。
      一锅杂锦粥便熬好了。
      顾桉试探着喝了一口粥,便说道:“姐,你喝粥时可要注意点,别再烫着了。”
      顾宁尴尬道:“我有那么傻吗?”
      顾桉回了一个‘你就是这么傻的眼神’,顾宁知道前身喝粥很着急经常被烫着嘴巴,导致顾桉每次都要将粥冷却后才敢给她喝,一时间顾宁又脸红了,话说那都是前身做的事儿呀,就不要算在她身上了吧?
      尽管被自己弟弟臊了一番,顾宁依然喜滋滋的解决了一碗菜粥。
      这粥除了有野菜的清香、苦涩外,就只有咸味了,没有加别的调料,更没有一点油沫子,顾宁刚喝下一碗时还觉得挺好喝的,等再喝一碗,便觉得十分寡淡了。
      顾宁连续喝了三碗后,就再也吃不下了。前世她躺在病床时,就被医生严令禁止吃辛辣、油腻等的食物,每天吃那些清汤寡水,她早就馋肉了。
      说白一些,顾宁对肉食的渴望,已经从上辈子延续到这辈子了。顾宁默默地捏紧拳头,暗暗告诉自己一定会很快吃上肉的。
      顾桉吃得比顾宁多,剩下的菜粥被他一个人全部解决了。不仅如此,那锅里也刮得干干净净,黝黑发亮,简直可以不用再清洗的地步。
      顾宁瞥了一眼顾桉凸起的小肚皮,没想到他这么瘦小的人儿胃口那么大。
      顾桉似乎没察觉到姐姐异样的目光,他一脸满足道:“好饱呀!姐你今天怎么吃得那么少?以前都要我让给你吃,你才吃得饱的。”
      咳咳……
      一句话,又让顾宁羞愧了。
      一时间,脑袋里面又闪现以前的画面,的确就像是顾桉说的,她还是傻子时每次吃饭只顾自己吃,经常吃不饱还需要顾桉忍着饿留给她吃。
      顾桉真是个绝世好弟弟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