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张黑财

      顾宁一听到烤麻雀三个字时,口水直流。
      顾桉也不待解说,立刻就将麻雀拔毛开膛剖肚,收拾干净后一只麻雀鸟就只余下婴儿拳头大小的肉,抹了点儿盐巴调味后,顾桉便在外面找了一种带香味的大叶子将肉包裹起来,埋在灶灰里烤。
      这边烧火熬粥,待粥熬好后灶里的余热就能将麻雀烤熟。
      姐弟俩喜滋滋的等待,临近天黑时,熬的包谷粥尚未熟,顾宁就忍不住扒开灶灰瞧烤麻雀熟了没。
      解开树叶后,顾宁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肉香夹杂着树叶的芬芳味儿传入鼻子里。
      咕咕咕……顾宁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响起来。
      对于姐姐的馋样儿,顾桉摇头无奈地笑笑后,便道:“这只麻雀熟了,你想吃就先吃一个吧。”
      这次一共打到六只,两个人平分每人可以吃三只,顾宁也不跟弟弟客气,当即就撕下一只腿放入嘴里。
      这味道顾宁嘴上说不出来是何感觉,唯有好吃两个字可以形容。
      顾桉烤麻雀的方法跟顾宁所知道的叫花鸡有点类似,并不像烧烤一样直接架在火上烤,所以打开包裹的树叶后,虽然接近火堆的树叶有一些烧焦了,但里面的麻雀肉还是完好的散发着热气,光是闻着那股香味,即便麻雀肉的色泽较为暗淡,顾宁亦食欲大开。
      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下一只烤麻雀,顾宁揉揉肚子,一脸的满足。
      “不愧是一只麻雀三只鸡啊,这味道也太好吃了。”顾宁感叹一句,这句话她也不记得是在哪里听过的,话里的意思就是说麻雀的营养足,非常补身子。
      顾桉嘿嘿笑了一下:“姐姐,既然好吃那你明儿可得再去打两只麻雀。”
      顾宁乐道:“那当然。”
      顾家姐弟其乐融融的窝在茅屋里吃烤麻雀时,住在村头的张黑财家正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张黑财年纪比顾宁爹爹小,因自幼丧父,且当年与顾宁爹爹玩得要好,便得了顾家爷奶颇多佛照,后来顾宁的爹爹临去前,就将顾家老小托付给张黑财。
      张黑财这个人嘛,虽然重情义,但耳根子软,经常被媳妇儿啰嗦几句后立场就很不坚定,因此很多时候即便有心接济顾桉与顾宁,张黑财十次里基本有七、八次都是背着媳妇儿接济的顾家。
      今次归家,张黑财听说顾家姐弟的遭遇后,为避免麻烦,就将自己今次做短工赚的钱留下一部分,准备借了给顾家姐弟急用。
      刚将钱收好,耳边突然传来一句重重的哼声。
      张黑财略微心虚的转头,皱紧眉头道:“你鬼鬼祟祟藏在身后做甚?”
      张黑财的媳妇娘家在河对面的杨柳村,杨柳村目前只有两大姓:杨姓与柳姓。这个张柳氏嘛,与顾大柱的媳妇顾杨氏属于同一个村的,性子都几位泼辣。
      张柳氏冷哼道:“你不做那些个鬼鬼祟祟的行径,怎么害怕面对我?”
      张黑财被说中了心思,脸色有点黑,颇为恼怒道:“又胡说甚么。”
      张柳氏瞥了他一眼,抱着双臂,轻哼道:“不是说今次做工能得一百个铜板吗?怎的你只给了家里八十个?另外的二十个数呢?”
      “掌柜的说咱们这次活计没干好,结账时给扣了二十个铜板,怎的?我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张黑财这人明显不善于说谎,说这个话时一直不敢正面对着张柳氏。
      张柳氏不得不怀疑。
      “我就怕你留了那钱,又去接济那些个不知哪门子关系的亲戚。”
      话里话外,意有所指。
      张黑财听了,闷不啃声。
      张柳氏抱怨道:“我嫁给你就没过过一个好日子,你自己说说我讲的有错吗?咱们自个儿千辛万苦才攒了点钱,好不容易置下这点田地,如今你儿子还是张嘴要饭吃的年纪呢,你可真真是菩萨心肠呐,拿了养儿子的钱喂别个不相干的人。”
      说到最后,张柳氏几乎是歇斯底里的质问道:“你说你对不对得起我?”
      一瞧见媳妇儿要闹腾的模样,张黑财就很无奈道:“你看看你,又来了,咱们不是说好不谈这个的吗?”
      “不谈?”张柳氏瞬间瞪圆了眼睛,大声道:“你有什么本事让我不谈?”
      张黑财摆手道:“你啥时候瞧见我拿了家里的钱养别人的孩子?”
      张柳氏伸出手指,摆开了架势要跟张黑财掰扯清楚。
      张黑财拒绝道:“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个,来来回回就这一点子事,你烦不烦?”
      “我烦?”张柳氏‘碰’地一声将自己摔在木床上,嚷嚷道:“要想我不烦,你像人张旺财那么会赚钱啊,像人顾家一样有个青砖大瓦房啊?你要有人家一分的本事,老娘就绝不烦你!”
      “问题是你有吗?”
      “你瞧瞧那些个贵妇太太过的甚么日子?你给我过的甚么日子?吃糠咽菜也算日子?”
      “我还活不活了?”
      “我都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还不是为了咱们的儿子墩子?”
      “汉子不顾家,老想着将钱往外拿,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不活了我!”
      张柳氏扑腾着打滚,弄得张黑财真是无可奈何,只得悻悻地将手里的钱掏出来。
      张柳氏见了钱,立时也不打滚了,一骨碌爬起来抢了张黑财手里的铜板,赶紧放入自个儿的荷包里。
      “你这死鬼,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竟然敢背着我藏私房钱?”
      “再有下一次我饶不了你。”
      喜滋滋的将钱收好,张柳氏立刻就跳下床,出去做自个儿的事。
      徒留张黑财一个人暗自烦闷。
      说到底,也是张黑财自作自受才将张柳氏纵得在家里如此跋扈。
      当年到了娶媳妇的年纪,由于家里条件不好,张黑财好不容易才托媒婆给说了张柳氏,张柳氏娘家虽然同意婚事,却要走了张家大部分的钱财作为聘礼。
      张黑财想着好歹花钱娶了媳妇,也不敢将媳妇怎么样,且这柳氏进门没两月就传出好消息,来年就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可把张黑财欢喜的,总算没觉得钱白花。
      虽然张柳氏性格不咋的,且格外强势,家里一应大小事务都爱自己拿主意,张黑财也一直凑合着过,就这么依着由着张柳氏,弄得在家里,张黑财的地位越发不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