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藏心思

      最近连日在山林里伐木,身体健壮如薛林山得好好休息,他今天赶了一天路回村子,本就累急,顾宁与顾桉不好再打扰他歇息,饭后,坐着消了一会食,顾宁就催促缠着薛林山说话的顾桉回自家。
      顾桉依依不舍的告别薛林山。
      在自己面前时,顾桉这孩子就像个小管家婆似的,样样事物打理得妥妥帖帖,换成在薛林山面前,顾桉才变得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孩子样儿。顾宁也因此,对这位叫薛林山的青年非常的感激。
      通过闲话,顾宁了解到薛林山此次回村子的目的。
      因顾爷爷年纪大了,腿脚没薛林山灵活,他与薛林山一起到清河镇钱员外的林场做短工,由于钱员外的这个林场工期太长,顾爷爷忧心家里两个孩子没有饭吃,薛林山这次是特意给顾家姐弟送粮食的。
      顾家姐弟未来十几天的口粮有着落,薛林山就得立刻再赶去林场干活。
      故而,薛林山明日天不亮就要启程。
      顾宁他们走后,薛林山简单的洗漱一遍,就上床睡觉。
      躺在硬邦邦的床上,薛林山一时间睡不着。
      他今年已经满了二十周岁,婚事依然没有着落,这两年亲生母亲张陈氏为此找了他几回,母亲的意思是让他将这些年打猎、做短工积攒的钱交给她,她就帮自己物色一个媳妇。
      到底是生养自己的母亲,即使母亲有了另外的家庭,后来又有了两个弟弟需要疼爱,薛林山对自己母亲依然是敬重的。因此,这些年来,他每次赚了钱,自己留下一半,另外一半全都交给了母亲。
      接到钱后,母亲那常年面无表情的容颜,就会对自己露出一丝笑意。
      薛林山每次都觉得,哪怕是为了这一点子笑容,他都会努力赚钱,希望母亲能因自己而开怀。
      今次,他回到村子,还没有来得及歇脚,先顾家转了一趟后,这才去的张茂财家找母亲。
      母亲看见自己给钱少了,面露不悦,问道:“不是说一天能有二十个铜板吗?怎的这次钱这么少?”
      薛林山告诉母亲,工钱没有结清,只剩下这么一点点,且自己打算攒了钱修缮一下屋子。
      张陈氏道:“那小破茅屋值得修缮什么?没得浪费钱,你还是将钱都留给了我,我给你攒着说媳妇。”
      从他十五岁起,到现在二十岁了,攒钱说媳妇的这一句话薛林山整整听了五年。
      五年时间,张陈氏没有一点给他说媳妇的动静。薛林山内心深处很明白,这钱无论如何不会花在自己的身上,他将钱给母亲,只是为了让母亲高兴,为当初父亲去世后,她没有将自己丢弃而是带上自己这个拖油瓶就等于救了自己一命,寄居在张家时张旺财嫌弃自己不肯给饭吃,是母亲从中周旋,最后给自己讨了些残羹剩饭果腹。
      一切的一切,使得薛林山对于母亲收刮自己一半钱的行为心甘情愿。
      但是,今天母亲突然强硬地说:“别的姑娘先不提,顾家那丫头我是不同意的。”
      对于顾大爷的打算,张陈氏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以前顾家的丫头有痴呆症,除了基本的自理外,其他一概不懂不会办,就表示这个人非常好拿捏,且大儿子娶了顾家丫头又不用花费半个子儿,张陈氏对这个儿子的媳妇人选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现下不同了。
      顾宁一把菜刀劈开了巨大的石头,凶悍的镇住了张旺财与顾大柱一家子。这事儿传开了,闹得沸沸扬扬,张陈氏想到大儿子的婚事,就着急了。
      倘若大儿子真娶了这么个凶悍媳妇,那自己再想要如现在般轻易拿捏住大儿的钱财,很有可能行不通。
      为了打消大儿子的想法,张陈氏觉得自己必须要表态了。这才有了上面那一番话。
      薛林山一直沉默地听着,没有立时拒绝母亲,亦没有答应母亲。
      张陈氏以为打消了薛林山的想法,就笑道:“你媳妇的人选我瞧好了。你在村子里本就是个外来户。没有一亩田、没有一点儿地,连房子也只一座破茅屋,光靠着一把子力气给人干活,闲时悬着命去山里打猎,很多好人家的姑娘是根本瞧不上你的。”
      “你也别怪这些年娘没有给你上心。你自身条件在这儿摆着,给你说亲事艰难着呢。这下好不容易寻着一合适的,人家不嫌弃你的条件,还愿意带上几两的嫁妆银子过门。这样的条件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母亲难得兴奋地对自己说事,薛林山没有打断她。
      张陈氏继续滔滔不绝道:“那姑娘,娘去瞧了,身板子结实肯定好生养,与你正般配。”
      薛林山没有询问对方是谁,果然就听到张陈氏道:“人就是隔壁马家庄的马甜妞。甜妞家里是杀猪户,家底殷实着呢,你娶了她,以后日子肯定好过。”
      听到马甜妞的名字,薛林山的心突然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薛林山在村子里从来只埋头做事,不听是非,亦从不参与是非中,谁家有几个姑娘,哪家姑娘生得漂亮,凡举种种年轻男人爱关注的事儿,薛林山根本就不关心。
      但这马甜妞的大名,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薛林山都听说了,显见对方不会有甚么好名声。
      恰恰如此。
      马甜妞家底殷实,出嫁前爹娘宠爱,养成了一副好吃懒做的性子。这本身没甚么大不了。
      后来有慕马甜妞家世的人求取,对方一表人才,马甜妞同意婚事,嫁过去后因为好吃懒做,爱惹是生非,虽给夫家添了一个闺女,依然弄得夫家所有人不喜,矛盾慢慢积累,最后爆发了。
      仗着膀大腰圆,马甜妞暴起揍了妯娌、又打了公婆,她丈夫制不住她,就出去喝闷酒,归家途中醉醺醺的一个不小心掉入了池塘淹死了。
      这下捅了蚂蜂窝,夫家再不肯容她,不仅要休妻,丈夫几个兄弟扣着马甜妞向马家索要了大笔银子赔偿。马甜妞最后才得了自由身。
      回到娘家一年多了,马甜妞没有反省自个儿,依然常常闹事弄得家宅不宁,几个嫂子恨死了她,背地里谁肯说她一句好话?
      名声臭透了,因此马甜妞的大名附近几个村落谁人不知道啊?
      马家几个哥嫂是恨不能早点将马甜妞嫁出去,只要有人肯娶,此时倒贴银子都乐意。
      薛林山没有料想到,他的母亲竟然为自己找了这样一个姑娘。
      暖阳的春末,薛林山的心如坠入寒窖。
      那会子,薛林山突然特别想见到宁丫。虽然痴傻,可永远会真心实意对他露出笑容的宁丫。
      这世间,唯有宁丫对自己笑时是真心的,没有一丝杂质,没有任何目的的。
      早在十年前,恰逢严冬他被继父张茂财赶出家门,饥寒交迫躲在一处破房子屋檐角时,撞上患了痴呆症的顾宁。那一刻同病相怜的感觉令薛林山无由对顾宁生了一丝亲近之意。
      当时顾父亡故,顾母病倒,顾家的日子已经非常艰难,顾大爷要照顾更加弱小的顾桉,对顾宁分身乏术,顾宁身上穿的棉袄明显不合身,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薛林山鬼使神差的凑上去搂住顾宁取暖。
      两个孩子抱在一起,彼此依靠。更甚至,明显什么都不懂的顾宁还给了自己一块硬邦邦的粗面饼。
      就在那一刻,薛林山就发誓以后一定对顾宁好。
      这么些年,有意无意的亲近顾大爷,令顾大爷对自己另眼相看,薛林山其实是有目的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搞定!睡觉,现在码字越来越龟速了~~~~(>_<)~~~~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