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野兔肉

      有了手工达人大壮哥,不仅家里的碗筷有了着落,现在连弓箭都有影儿了。
      顾宁是真开心啊。
      于是她看着薛林山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真诚。
      薛林山做好了竹碗后,费了一番功夫将碗面打磨光滑,顾宁拿在手中时,毫不掩饰的称赞道:“大壮哥,你可真厉害!”
      顾宁的一句话,惹得薛林山双眸发亮。
      顾桉得意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我大壮哥是谁。”
      顾宁实在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顾桉,用手扯了扯他的脸皮。“小桉,你大壮哥就那么好啊?那姐姐呢?姐姐也是很厉害的好不。姐姐跟大壮哥比,到底谁厉害啊?”
      顾桉挥开顾宁的手,面上又羞又恼:“姐姐,你在胡说什么啊?你跟大壮哥要怎么比较啊……”
      顾宁故意板起脸。
      薛林山听见姐弟两个拌嘴,很是稀罕,他也有点好奇顾桉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顾宁颇有点不依不饶道:“小桉,到底是大壮哥厉害,还是姐姐厉害嘛。”
      顾桉瞧了瞧双目期待的顾宁,又转头望了一眼故作不在意的薛林山,他低头想了想,只好做个和事老,一碗水端平的说道:“都厉害。”
      顾宁犯倔犟了,冷不丁一把就将顾桉整个搂住,凌空就给举到了头顶。
      吓得顾桉尖叫一声:“姐,我错了……你厉害,你比较厉害。”
      “哈哈哈……”顾宁将顾桉放下,看着自己的手,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她真是轻而易举就将顾桉给举起来了,没感觉费一点力儿。
      顾桉得了自由,立时就避开顾宁,躲到薛林山身后去了。
      薛林山与顾桉那小身板子可不一样,顾桉藏到他身后立刻就被遮掩住。
      顾桉告状道:“大壮哥,你看看我姐姐,像个顽皮孩子似的,一点姑娘家的样儿也没有。”
      薛林山一脸无奈,满眼纵容的瞧着玩耍的顾家姐弟。
      愉快地气氛一直持续到傍晚,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晕染了整个天际。
      顾宁提议回去了。
      这半下午,顾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弓箭,顺便跟着薛林山学了一点射箭的皮毛,她已经心满意足。
      准备走时,薛林山道:“左右我也要造饭,就在家里吃了晚饭,你们再家去罢。”
      以前姐姐痴傻没好时,顾桉就经常来大壮哥家,大壮哥留饭不是一次两次,爷爷在家时,大壮哥亦经常提了东西去自家搭伙,两家本就熟稔,顾桉想到此,略犹豫就满心喜悦的答应下来。
      顾桉同意了,顾宁也跟着留下。没办法,顾宁自己还不会使用古代原始的工具煮饭,想要避嫌只能饿肚子,让她饿肚子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顾宁当然不干了。
      之前几人一直在薛家屋门口的空地上,到这时,顾宁进了薛林山的小屋后,这才有机会打量薛林山住的地方。
      薛林山住的这座茅屋,很有一个单身男人的特色,除了基本的床、柜子、灶台、饭桌等生活必须用具,其他的都没有,瞧着一点儿不像一个温暖的家,倒只是一个落脚的地儿,且他离家一月有余,屋里久未打扫,灶台、家具上落了一层浅浅的灰。
      顾桉机灵,见事做事,立刻就拾起扫帚就帮薛林山打扫屋子。
      徒留顾宁一个愣愣的站着,找不到事儿做,烧火她不会点火,扫地就一个扫帚……
      薛林山怕顾宁尴尬,道:“宁丫,我与小桉一向不见外,你在这就当自家似的,不要太拘束。”
      说到当自家似的,明明是一句非常正经的话,薛林山内心深处却产生了一丝异样。
      就好似有人拿了一支毛茸茸的软刷,轻轻地掸了掸自己的心尖儿,一股激流涌入心田,麻麻的痒痒的,想抗拒又异常期待对方再掸一次。
      薛林山偷偷望一眼顾宁,见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默默松口气的同时,心里不由产了一点儿失落之意。
      一面害怕那个人察觉自己的小心思,一面又认真期待那个人能给予你回应,然后你发现这一刻对方并没有如你想象的关注自己。
      薛林山一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如何,他第一次品尝到这种矛盾的感觉,真是异常磨人呢。
      顾宁从对屋子的观察,就能发现薛林山对自己的生活打理得并不精心。
      一个能自学木工,自己摸索打猎,且从十二岁起就独立生活的男人,没有理由不是个细心的人。
      这之间肯定是有缘由的。
      顾宁虽然是个大力女金刚,但并不缺少女人特有的细致。即使她对薛林山的感官非常不错,顾宁依然没兴趣打探别人的隐私。
      **
      晚饭在天黑前就弄好了。
      每人几个粗粮杂饼,一锅野菜汤,当然野菜汤来自顾宁姐弟的贡献,最令顾宁欣喜若狂的是薛林山取出了自己珍藏的腊野兔,腊野兔是用柴火烟熏烘干的,洗干净切成块后,简单的加了点姜末、葱段上锅蒸熟。
      腊兔肉尚未蒸熟,锅里的热气冒出来,浓浓的腊肉香味弥漫在整个屋子,勾引得顾宁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咕作响。
      因是在薛林山家,且对方又是一个帅哥,顾宁为了保持一个姑娘家的风范,只得死命按捺着性子,才没忍住揭开盖子偷偷尝一口。
      好不容易等到开饭,顾宁坐在顾桉旁边,刚好正面对着薛林山。
      “给。”
      顾宁一抬头,就见对面薛林山眼含笑意。
      “宁丫,你最爱吃腊兔肉了,快尝一口罢。”薛林山见她不动筷,忙催促道。
      顾宁低头夹起落在碗中的野兔肉,慢慢放入口中。
      那一刻,一股由衷的感动从顾宁的心底蹿起,赶集时吃了人生中最美味的一个馒头,这会子又尝到了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肉味儿。
      前后间隔不到几个小时,她所求不多,就这么一点儿便有一种人生突然圆满了的感慨。
      顾宁这般正对人生、命运感激涕零呢,顾桉在旁边一声不吭,只默默地开吃。他啃完一个饼子,又啃一个,夹了一块兔子肉,又喝下一口野菜汤,顾宁一不注意,就发现眼前的一旁兔肉去了一半。
      顾宁赶紧夹菜进嘴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千字的榜单,再加油写,码完就睡觉\(^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