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窍

      这日,天气晴好,和风暖阳。浣玉堂内女弟子行行列列个个端庄地站在绿荫环绕的院子里,院中另一侧,则站着官学众男弟子。
      
      而在这两拨人前面,还横站着一排身着天御司神侍郎衣饰的少年。
      
      这破天荒的阵仗,只因身为官学山长的谢蕴极难得的来到了浣玉堂,且是为了处理学堂纠纷而来。
      
      虽然从学制上浣玉堂也归于官学管辖,但毕竟因是女子学堂,所以平日里基本都是靠掌事女傅运行一切事务,只是每月需去谢蕴面前述职,以及遇有重要事务时需上报待决。
      
      于是,当众人皆被召唤至此时,无论男女,心中都是谨慎而忐忑的。
      
      他们几乎人人都以为雍南公主这件事最后终将一推再推不了了之,却没料到,谢蕴真的来了。
      
      “今日令三堂弟子齐聚此处,是为了就数日前雍南公主与蔺婉儿发生纠纷一事,做出学堂处置。”谢蕴并没有穿他天御司少卿的官服,只是着了一袭月白绣暗纹常服,腰间缀着一块极为通透的圆形镂空雕兰玉佩,正中间竖刻着天御司三字,下坠蓝色丝绦,润泽雅致又十分显眼。
      
      他就这样站在众人面前,但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他。
      
      “沈主簿,”他眼神微微一侧,看向一旁的沈清言,“邵侍郎到了吗?”
      
      ***
      
      宋月临走到浣花堂院子东南角那棵槐花树下时,正好看见的,便是穿的十分周正讲究,一看就是个官家公子打扮的邵承天走到了谢蕴面前。
      
      谢蕴看着他,说道:“姗姗来迟,所为何事?”
      
      “回少卿,”邵承天向他行了个拱手礼,然后转身向着众人扬声道,“学生今日向沈主簿告了个假,去了蔺府提亲。”
      
      人群中开始有人窃窃私语,隐约有些骚动。
      
      而邵承天的目光落在雍南公主的脸上时,一顿,眸中透出一股坚定和不屈之色。
      
      雍南公主撇开视线,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谢蕴嗯了一声,说道:“既是人生大事,自然值得高兴。此事倒也正好提醒了我,还有一件事也应顺便向大家声明。”他说,“天御司门下众人,从先祖圣君开国立司以来,便一直有清善其身的修性之道。但这清善其身,却并非意味着不可婚娶,你们也应该知道,天御司中成家立室的先辈大有人在,往后若见到也不必大惊小怪。”
      
      “此次雍南公主与蔺婉儿之事,是非已分,但念雍南公主乃因好意而行急事,方误伤了同窗。所以,我决定从轻处罚,以十板戒尺,小惩大诫。”谢蕴看向站在女弟子前列的雍南公主,说道,“公主,请你近前。”
      
      宋月临看着雍南公主那个小丫头恭恭顺顺地走过去,心里有些好乐,也越发觉得这个谢蕴看着和高山雪莲似的,心眼儿恐怕却比莲藕还多。
      
      十板戒尺之罚说来并不严重,说到头也就是堂上师者之罚,算是圆了长公主和雍南王的面子。可是他居然却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自来打,对蔺家和太后的交代也一点没落下。最妙的是顺道让邵承天郑重其事地去把亲给提了,还为自己天御司正了回清名。
      
      一箭三雕。
      
      若是换作自己,她想,恐怕是没办法做到这样周全的。想到这儿,她不由又有些感叹,看来要得到这位天御司少卿做驸马,可真真是比想象中困难多了。
      
      谢蕴所用的戒尺是历代官学山长专用的,受赐于开国先祖,以上好的黄花梨木为材,上刻尊师重道四字,尾坠一枚衔了五彩玉珠的金丝结,阳光下彩光熠熠。
      
      面对这样的戒尺,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能说半个不字。
      
      于是当雍南公主低着头迈着小步走到谢蕴面前站定之后,连个畏缩犹豫也不敢有,老老实实地就略有些瑟缩地把双手为捧状摊开送了出去。
      
      谢蕴从沈清言手中接过戒尺,转眸,扬手,然后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
      
      “啪!”
      
      这听上去便丝毫没有放水的声音,震得其他学生心头皆不由微微一颤,娇生惯养的雍南公主更是疼的眉眼紧皱。
      
      宋月临看着谢蕴就这么完全不怜香惜玉地打完了十板子,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她想到自己原本还有来缠着做他私学弟子的打算,忍不住也摸了摸自己的手心。
      
      “其嫣,”她忽然道,“你对学医有没有什么兴趣?”
      
      其嫣没料到她突然有此一问,微怔后才道:“婢子是公主的侍女,对行医之道从未接触过。”
      
      “那就是说你并非不感兴趣,只是没机会了。”宋月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她话中隐含的意思,然后挑了挑眉梢,“本公主现在给你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让你去御医院跟着百里青凤学些药理,可好?”
      
      其嫣蓦地愣住,旋即耳根泛红,似乎一时接不上话:“公主……”
      
      “好丫头,帮帮忙,你看那个谢蕴对自己弟子多下得去手,我这样的资质恐怕被他用那戒尺打两回手就能肿成猪蹄,他的豆腐可是一点也别想吃到了。”宋月临伸手搭住了她的肩,“百里青凤和谢蕴不同,再怎么样也会卖我个面子,不会对你下重手的。何况你又这么聪明,相信他也挑不了你错处。谢蕴这块骨头太难啃,你在他这个好友身上也得帮我下下功夫才行。”
      
      其嫣听了她最后一句话,脸也唰的红了,迟疑了良久,才在宋月临的催促下点了头,领了命。
      
      ***
      
      宋月临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她回头很快就在太后那里请了旨,打着让自己近身侍女由御医院掌令亲自教授一些医理以便更好地侍候自己的名头,很顺利地便让其嫣成为了头一个享有此特殊待遇的宫女。
      
      其嫣心事满满地走在通往御医院的路上,还未回过神,便被人拦住了去路。
      
      她认出,这正是景春宫的掌事宫女。
      
      “长公主要见你。”对方斜看了她一眼,语气淡凉,说完,目光也不在她身上多停留,转身便当先引路而去。
      
      其嫣却并不意外,她深呼了口气,举步跟上。
      
      七拐八拐了两次,那掌事宫女推开了面前一间偏室的门,其嫣随她走进去,果然见到了正站在窗边凝视外间景色想着什么的安阳长公主宋云霓。
      
      “婢子见过长公主。”
      
      宋云霓转过头,神情一如往常那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去了永章身边,便真成了断线的风筝了。”她似笑非笑地说道。
      
      其嫣连忙回道:“婢子不敢。”
      
      安阳公主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听说她将你整日带在身边,亲近的连她从永章郡带来的人都对你心有怨念,她对你的这般信任,你可能分出真心,还是假意?”
      
      其嫣默了默,说道:“回长公主,依婢子看,此事并非真心也并非假意可区分。永章公主她近日来心思全在谢少卿身上,每日里带着婢子,也不过是为了获取些可用的信息。若论其他,实在也辨不出什么来。”
      
      宋云霓听了她的话,却沉默了半晌。
      
      “她对谢蕴,可是认真?”
      
      “是否认真,婢子不知。”其嫣道,“但永章公主确实对谢少卿说了,要他做她的驸马。”
      
      宋云霓轻轻一笑:“凭她么?她那些对付男人的手段,玩玩永章郡那些不入流的男人还可。在谢蕴眼中,不过自取其辱。”
      
      其嫣低着头,没有搭腔。
      
      “她让你去接近百里青凤?”即便此事其嫣还没有对她汇报什么,但宋云霓仅凭这个消息,便已可推测出宋月临的用意。
      
      “是。”其嫣便也没打算瞒着她,“公主说,谢少卿那条路不大好走,所以要同时试试迂回行事。”
      
      宋云霓顿了顿,说道:“你可分辨过,这是她真心意图,亦或不过是支开你的借口?”
      
      其嫣心里蓦地“咯噔”一声,这后一个可能性,她确实从未想过,而当这个可能性被安阳公主指出之后,她听着宋云霓的声音,不由打了个冷颤。
      
      她稳了稳心神,回道:“应是真实意图。毕竟,这是她在浣玉堂见到谢少卿当众责罚雍南公主后才临时做的决定。”
      
      宋云霓沉吟片刻,“嗯”了一声:“既如此,那你便先照着她说的去做吧。接近百里青凤这件事,将来或许也会对我有些用处。另外,”她说着,复又看向她,“永章公主素有爱美之心,你是否也应该为她介绍一番,这王都之中值得她一去流连之地?也好让她不要因为被谢少卿拒绝而伤感。”
      
      其嫣咬了咬唇,点头:“婢子明白。”
      
      宋云霓款款走过来,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
      
      “不要让我失望,”她说,“待你二十五岁时,我自会放你出宫。”
      
      其嫣压抑着犹如擂鼓的心跳,回道:“是。”
      
      ***
      
      “哎呀。”宋月临一剪刀下去不小心剪掉了一个小花骨朵,她捡起来捏在指间细细看着,啧啧心疼。
      
      身后侍女走上来唤道:“公主,先喝点银耳羹吧。”
      
      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锦帕,把花骨朵放在了上面,又递还了过去。
      
      “其嫣和掌事宫女去了清凉殿。”侍女接过时低声道。
      
      宋月临低低“嗯”了一声,脸上惬意笑颜不变,伸手轻轻摸了摸躺在锦帕上的那朵仍鲜嫩的花,说道:“准备些鲜花饼,我要去趟天御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