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偶遇

      宋月临站在望江楼下,仰头看了一会儿那道刻着金漆大字的匾额,然后四下张望了一圈,末了,用团扇遮着脸对其嫣说道:“据可靠消息,谢少卿爱和一个被称作青凤大人的一起在这里喝茶,待会咱们进去要是见到了他们就兵分两路,你现在先去前头买些五福酥来,少买点儿。到时见机行事,你我一人拖一个。”
      
      “啊?”其嫣心头猛地一跳,有点懵,“一人……拖一个?”
      
      “想什么呢?”宋月临扬手用手中团扇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是让你帮我支开闲杂人等。放心,不会让你用色相的,万一安阳侯跟我急就不好了。”
      
      “公主,我……”其嫣一怔,脸上一红,刚要解释什么,忽然语调一转,“青凤大人?”
      
      宋月临立刻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见着一个青衣男子正从望江楼里出来。
      
      “这位青凤大人长得很不错啊,可惜……”视线一路跟随对方上了马车的永章公主摸着下巴如是品评道。
      
      “公主,”其嫣忽然道,“那谢少卿他应该还在里面吧?”
      
      瞬间被提醒的宋月临旋即回神,团扇向着楼里的方向一点,挑眉冲她一笑:“走。”
      
      ***
      
      谢蕴重新煮了一壶初春雪水。他坐在棋盘边,手中的书卷翻到了玲珑局一章,刚刚摆下一颗黑子,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了。
      
      “就是这间……呀!谢少卿?你怎么在这儿?”宋月临像是生怕别人看不出她惊喜的模样,眼睛睁得大大的。
      
      谢蕴抬眸看了她一眼,似乎并未被她的惊喜感染,依然不慌不忙地放下书,然后起身施了个常礼:“见过公主。”
      
      “那么客气做什么,快坐下。”宋月临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凳子上,笑盈盈地瞧着他,“真巧啊。我不过路过随意进来想喝口茶,却就偏偏不小心推开了你坐的包厢。谢少卿,你看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你们天御司的人应该是很相信缘分的吧?又巧了,我也相信的很。”
      
      谢蕴收了礼,落座,仿佛方才听到的都是风吹过的声音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用一贯的态度问道:“不知公主特意到此,可是有什么事?”
      
      宋月临没有答话,抿着唇角盯着他看了会儿,反问:“你怎知我就是特意来找你的?”
      
      谢蕴微微一顿,回看着她,说得平静:“因为,望江楼的小二不会放任客官自己找寻包厢入座。”
      
      “……”宋月临略带诧异地轻轻一笑,“不愧是天御司少卿。”然后她转过头,对候在一旁的其嫣道,“我有些饿了,你去买点五福酥来吧。”
      
      其嫣立刻识相地退了出去,临走时她本来准备把门给关上,但她看了一眼门口的水墨屏风和屏风后坐在光影里的两个人,忖了忖,反而又把门推开了一些,这才转身走了。
      
      而屋内,宋月临正佯装赧然地垂眸道:“你这么直接就把我拆穿了,我觉得很没有面子。”言罢,还补了句,“比被你弟弟放鸽子还没有面子。”
      
      这一回,谢蕴却沉默了片刻。
      
      “人各有志,还请公主见谅。”良久后,他起身拱手施礼,只回了这一句。
      
      “我认同。”宋月临也站了起来,伸手轻轻隔袖抓住了他的左手腕,含笑道:“所以我从未生过他的气,也告诉太后不必再想着撮合我与谢荀。因为,我看上了你。”
      
      谢蕴闻言一愣,愕然抬眸看着她。
      
      “你看,虽然我不生你弟弟的气,但你作为兄长,是不是也该义无反顾的替他赔偿我些什么?毕竟现在背后笑我的人可多了去了。”宋月临轻轻一扬眉稍,“谢蕴,你就从了我,好不好?”
      
      他仿佛被什么东西刺到,倏地收回了手,往后退了半步。然后蹙眉看着她,声音微沉了些:“请公主自重。”
      
      “自重什么?”宋月临反而向他走近了两步,看着谢蕴防备地随着她的动作也往后退了一步,她有些好笑,“你自己昨天教训别人还振振有词地说呢,男女钟情之事乃理所应当。怎么轮到你这儿倒成了我要自重了?再说了,我又不非要你悦我,我悦你都不行么?”
      
      他眉间蹙地更深:“谢蕴多谢公主错爱,但公主所求之人,谢蕴给不起。”
      
      宋月临脸上笑意略略一顿,旋即却又更深了一些:“你知道我要求的是什么人?”
      
      谢蕴转开了目光,神色越发冷淡,宋月临看得出他有些着恼。
      
      “臣认为,公主在提出类似豢养面首此类要求时,最好还是先选对人选为好。”他淡淡说完,一拂袖侧身避开了她。
      
      “砰”,一声突兀闷响,打断了两人微妙而不怎么愉悦的气氛。
      
      宋月临下意识循声转头看去,入目处,一个青衣男子正略有些尴尬地站在屏风旁,表情看上去颇有些精彩。
      
      他清了清嗓子,冲着她施了个礼:“臣御医院掌令,百里青凤见过永章公主。”说完解释道,“臣,是来找谢少卿拿书的。”
      
      不等宋月临说话,谢蕴已接道:“不打扰公主品茗,臣还有事,先行告辞。”他说完便走过来随手抓起放在桌上的棋谱,走到百里青凤面前把书往他怀里一塞,然后一步未停地绕过屏风,正要步出门外,宋月临却忽然叫了他一声。
      
      “流芳。”她语调不气不恼,微微含笑,唤的是他的字。
      
      谢蕴蓦地一顿。
      
      “话可说在前头,我可并未说过要收你做面首。”她笑了笑,“我想,迎你做我的驸马。”
      
      百里青凤脸上的惊讶比先前更甚,他试图在谢蕴的脸上看到什么端倪,只是从他此刻这个方位看去,实在太不分明。
      
      而下一刻,谢蕴却已举步离去。
      
      ***
      
      “谢大人?”马车上,百里青凤似笑非笑地看着一旁的谢蕴,调侃道,“被鼎鼎有名的永章公主看上了做驸马的滋味如何啊?”
      
      谢蕴没理他,闭上眼睛养神。
      
      “到底是外来人无所顾虑啊,”百里青凤叹笑道,“连你的主意都敢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背后讥笑她的人只怕更多了。”
      
      谢蕴睁开眼看着他:“刚才的事,你就当没有听到。”
      
      百里青凤轻轻一笑:“就怕别人可不愿不了了之。”
      
      话音刚落,马车忽然放慢了速度,随后停了下来。
      
      外面隐约传来一些嘈杂之声。
      
      片刻后,门帘被掀起,随侍冲着他们说道:“二位大人,前面是荣川公主府中的马车,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荣川公主是当今君上的妹妹,不久前才刚刚出嫁,一个半月前被太后恩准随着驸马回了家乡去祭祖,看来这是刚刚回都。
      
      既然遇到了,且前行之路还因此受到了阻碍,那么总是要去看看的。然而当谢蕴和百里青凤刚刚走到人群外时,忽然便听见了一声脆响,似乎是瓷器被摔碎的声音。
      
      “跪下!”
      
      他们站在两个百姓身后,看见穿着鹅黄长裙,妆容美艳的荣川公主正站在停驻于长街中央的马车边,扬着下巴,威仪满态地怒视着眼前的锦衣男子。
      
      这个锦衣男子他们也认识,正是荣川公主新婚不久的丈夫,本届科举的探花郎,现在任职于户部的荣川侯。
      
      而此刻,他正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本公主让你跪下!听见没有?!”荣川公主见他没有动,说完这句话便挂着披帛几步走过来,扬手啪地一声打在了他脸上。
      
      百里青凤见状,冷冷一笑,低声道:“哪里还有一点尊严。”
      
      荣川侯身子颤了颤,片刻后,先是单膝,最后双膝落在碎瓷片上跪了下来。
      
      “走吧。”谢蕴收回目光,转身准备回到马车里等这阻路的风波过去。
      
      “怎么回事?谁挡着路不让人过呢?”
      
      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谢蕴回过头,果然看见了宋月临。
      
      “你是谁?”荣川公主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余怒未消的脸上倨傲依然。
      
      宋月临但笑不语,身旁的其嫣此时自然要站出来。
      
      “婢子见过荣川公主。”她施了个礼,说道,“这位,是永章公主。”
      
      荣川公主一愣,随即姿态微缓,向着宋月临福了一福:“荣川见过永章皇姑。”
      
      宋月临笑着朝她走过去:“原来是小侄女,你们小两口闹别扭怎么还闹到街上来了。”她走到荣川侯面前,伸手把他扶了起来,才又对荣川公主道,“我正要进宫去见你母后,你们两要是有什么过不去,要不去找她评评?”
      
      荣川公主一听,忙道:“不过是因些琐事争了几句,夫妻私事就不必打扰母后了,晚些时候荣川会去觐见母后,还请皇姑代为转述一声。”
      
      宋月临点了点头:“那就快回去吧。多大点儿事还拦着路,我的马避闪不及差点马蹄子都抽筋了。”
      
      荣川公主立刻称是,忙吩咐下人扶着驸马上了车,自己也随即跟上,令车退到了一旁等宋月临的车先过。
      
      “谢蕴,”百里青凤忽然对身旁的人说道,“我怎么觉着,这永章公主有点面熟?是像谁来着……”
      
      “谁也不像。”他说了这么一句,又看了一眼宋月临那辆正渐渐驶远的马车,然后转身离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