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驸马之位

      翌日,宋月临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又正正经经地打扮了一番,然后领着自己新收的侍女其嫣就坐着马车进了宫。
      
      回到都城后的第三趟入宫,她觉得自己幼时的宫中记忆已经苏醒了一半,现在几乎可以熟门熟路地找到太后所居的寿安殿了。
      
      而太后见到她,显然诧异之外也很有些惊喜,知道她来得急连饭都没吃,还特意让宫人在风景不错的观景阁上安排了今日的早膳,还加了几个菜。
      
      “来得这么急,可是有什么事?”江氏瞧着她,笑道,“我可是记得你小时候,就算是摔了跤疼得直哭,也是要一边哭一边吃东西的。”
      
      宋月临假模假式地用手里的流苏团扇半遮着脸害羞地微微一笑:“皇嫂蕙质兰心,火眼金睛。虽说我现在比小时候端庄了许多,但确实若无要事一般也是不会饿着肚子东跑西走的。”
      
      说话间,宫人已送上了一盘玫瑰水晶糕,宋月临一眼瞥到就有些移不开目光,忍不住在团扇后轻轻咽了咽口水。
      
      太后提箸夹了一块放到她面前的紫釉白莲碟中:“听说昨日安阳送了个侍女给你,可还用的惯?”
      
      宋月临立刻伸手指了指立在一旁的其嫣:“就是她。”
      
      太后闻言一怔,不由抬眸看了一眼其嫣,她没有料到宋月临竟将安阳公主送的侍女随身领着,就连来寿安殿也毫不避忌。她原本以为永章公主所说的要事或许与安阳公主多多少少有些什么关联,也许是昨夜同样是先帝公主的她见着了当朝辅政公主的派头,所以心生羡慕也想求些什么,如此,当然是甚好。
      
      但宋月临却带着这个长公主府出身的侍女一同来见自己,这位离朝多年的公主总不至于蠢到这样的地步吧?
      
      太后正兀自揣测着,宋月临却已经浑不在意地继续接前言开了口。
      
      “侍女用不用得惯我现在还没感受地太分明,不过么,”她抿了抿唇角,笑道,“驿馆里确实住的不大习惯,不知永章现在请太后许我入宫暂住,可还来得及?”
      
      太后微微一愣后恍感欣喜,却又越发觉得困惑。其实谢荀的突然离家出走让她一直有些担心宋月临会因此心生不满,所以昨日当她进宫时拒绝了自己提出的入宫暂住的安排,随后又去了长公主府上的花间宴时,她心里是有些对自己不利的猜测的。
      
      所以她比平日更需要抓住昨夜雍南公主与蔺府之事来显露权威,探查意图。
      
      “只要你愿意,无论何时都是来得及的。”太后含笑顿了顿,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永章,关于谢佐领之事,你是否对皇嫂心有怨怼?”
      
      有时候,曲折蜿蜒,不如直接触底。
      
      宋月临“啊?”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皇嫂你这话说的永章可是不懂了,我因为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对您能有什么怨怼?”
      
      话说的很明白,这位公主并没把这个传说中的相亲对象放在心上。太后听了,倒也松了口气。
      
      谁知宋月临又笑眯眯地补了句:“不过您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那不如再赔我个更好的?”
      
      话说到这儿江氏要是再不明白,那她也就白坐了这个太后的位置。于是她了然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原来是有看上的人了。说说,是哪家的公子如此幸运?”
      
      “您熟人。”宋月临提起银箸夹了块松花糕,“天御司那个。”说完咬了一口,末了还舔了舔嘴唇上的白色糖粉。
      
      太后一愣,先是有些茫然地转头和自己的掌事宫女对视了一眼,随即恍然。
      
      “谢少卿?”或许因为太过惊讶,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太后的尾音上扬得微微有些脱离掌控。
      就连其嫣也眼露惊诧地看向了宋月临。
      
      “怎么了?”当事人却好像全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又咬了一口糕点,才问道,“看你们这么惊讶,他是有隐疾,还是不喜欢女人?”
      
      太后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失态,轻轻咳嗽了一声,端正了一下神色,才重新开了口。
      
      “永章啊,”她似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旁的人都好说,哀家一道旨意便能成全了你。可是这天御司中在册的神职官员,婚事皆是连君上和他们父母都不可强令为之的。就算你今日看中的只是一个神侍郎,也得想想别的法子,更何况,你看上的是天御司少卿。”
      
      说完,太后又笑着摇了摇头:“难怪你改变主意要住进宫来。只是倘若强令便可为之的话,这谢蕴,恐怕早已是别人的驸马了,哪里还轮的到你这位山高路远的公主今日才来惦记。”
      
      “怎么说我也是宫里出去的,这点儿规矩我当然知道。”宋月临撒娇似的抓着她的手摇了摇,“所以这不是特意来找皇嫂讨个好嘛,来日谢少卿要是跑来告我状,您可得帮衬着点。”
      
      “他会告你什么状?”太后失笑。
      
      宋月临微微笑:“为人太过热情。”
      
      ***
      
      从寿安殿做好了铺垫出来,宋月临立刻转头就去了位于宫中东南边的天御司,只是这一回,她却扑了个空。
      
      于是根据所得到的可靠消息,她又十分不嫌折腾地又出宫去了青龙正街,目标:望江楼。
      
      而此时,谢蕴正坐在这修筑于映月江畔的酒楼里可以一览江景的房间,和对面的人喝着上好的雨前龙井。
      
      “你昨日提前回城,还亲自去赴了长公主的私宴。你不知道,今儿一大早那些老头就八卦的我脑子疼。”说话的青年身着一袭叶青深衣,衬着俊美的五官,透着股俊逸风韵。只是在他的右脸上却突兀地多了一道细长疤痕,犹如美玉生瑕,令人望之而不由心生惋惜。
      
      “只是凑巧。”谢蕴接过他递过来的闻香杯,嗅了嗅,然后喝了一口,说道,“终于舍得放弃你那个莫名其妙的搭配了,有进步。”
      
      “还凑巧呢。”他权当没听见谢蕴说的后一句话,反嗤笑道,“听说你去了公主府还先去赏了会儿浮光海棠,然后才去见的安阳公主,后来还以退为进地留在了花间宴上。你老实说,就是为了有个借口不丢份儿地去赏那花去的吧?”
      
      谢蕴没理他,起身走到窗边的书架上随手拿了本书翻开。
      
      “诶,说起来你昨天去那儿见到永章公主了吧?你家二弟跑了路,她没找你出气?”
      
      谢蕴头也没回:“没有。”
      
      “还挺识大体。不过她那么好男色的人,可能压根也不想成亲,只想养几个面首玩玩,所以对你们家庭茂倒也不是真的上心……”
      
      “百里青凤。”谢蕴合上书回身看着他,语气更淡。
      
      “抱歉,是我不对,不该拿谢荀和那些甘为面首的软骨头相提并论。”百里青凤轻咳了一声,“要不,待会给你们天御司那几位老古董送点养颜粉当给你赔罪?”
      
      谢蕴没理他,转身回去放下手中书册的时候,不经意看了一眼窗外,随后,忽然一顿。
      
      “怎么了?”百里青凤自顾自喝了两口茶,觉得看着不大对,于是也放下茶杯准备走过来。
      
      谢蕴却转头看着他:“你不是还有事?先回去吧。”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没事啊。”
      
      “你刚才说你有事。”谢蕴说。
      
      “什么事啊?”百里青凤居然真的开始回忆起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正事。
      
      “回去做养颜粉,当给我赔罪。”谢蕴面无表情地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