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流光

作者:且醉风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与君悦

      一走进蔺府大门,宋月临便隐约感觉到了这府中不安而紧绷的气氛,这种感觉一路行来,终于在她亲眼看到躺在床上的蔺婉儿时骤然变得清晰无比。
      
      紧绷,是因为气愤;而不安,则是因为惶恐。
      
      宋月临从蔺相文夫妇沉默恭敬的脸上同时看到了这两种情绪。很显然,气愤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而惶恐,是为了这个正在大好年华,尚还心怀满腔抱负的儿子。
      
      安阳长公主走上前探望蔺婉儿的时候,宋月临不着痕迹地退到了谢蕴的后面,他察觉到她的动作,转过眸看了她一眼,她便朝他弯起眉眼一笑。
      
      他没说什么,收回了目光。
      
      蔺婉儿被她的哥哥从休养睡眠中唤醒,睁开眼看见宋云霓,先是有些恍惚,随即一惊,就要挣扎着起身行礼。
      
      “不用了,”安阳公主帮她掖了掖被子,“好生躺着休息。”说完,抬眸问了一句,“大夫怎么说?”
      
      “回长公主,”蔺相文拱手回道,“大夫说小女身上的瘀伤只是小事,只是头上的撞伤,需好好调理些时日。”
      
      宋云霓闻言,“嗯”了一声,又问:“雍南公主到了吗?”
      
      仿佛默契一般,她话音将落,蔺府内便来人通报:雍南公主和户部侍郎的千金皆以到了院中。
      
      宋月临淡淡勾了勾唇角。
      
      “臣女见过长公主。”进来的两个娉婷少女目不斜视地冲着宋云霓行了个极为端庄标准的礼。
      
      安阳公主看了眼户部侍郎的女儿,问雍南公主:“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雍南公主笑了笑,回道:“因怕需要对质,所以臣女便拉着李小姐来了。”
      
      言罢,她又看向回避她直直目光的蔺婉儿,说道:“令蔺家小姐受伤非我本意,原本我与她之间只是起了一些争执,但互相拉扯间她不慎摔倒,不管如何说,也是我的不是。”她说完,眸光微微流转,又续了一句,“毕竟这是蔺小姐的男女私事,臣女实不该多言指摘。”
      
      “你胡说什么?!”蔺晟几乎是立刻便怒吼出声。
      
      “蔺公子。”一个清淡冷静的声音随之响起,谢蕴背对着宋月临,说道,“雍南公主话还未说完。”
      
      蔺晟对谢蕴向来敬重,加上冲撞上位一次两次可算作是情有可原,但事不过三,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老师在提醒他,勿祸及家人。
      
      然而谢蕴这一出声,雍南公主倒好像又来了些精神,转头看着他,说道:“正好谢少卿也在,各位若对我说的话有疑虑,谢少卿大可回天御司问问邵承天,您这位神侍郎引诱良家少女可是不手软呢。可惜了蔺小姐天性单纯……”
      
      “婉儿!”不等雍南公主说完,蔺相文的夫人已经按捺不住,捂着心口就冲着此刻面红耳赤浑身瑟瑟发抖的自家女儿喝问道,“是不是真的?!”
      
      蔺婉儿死死咬着唇,满脸羞愤,想说什么,却因太过激动而猛咳不止。
      
      “好了。”沉默良久的宋云霓忽然开了口,蹙眉看着雍南公主,“你这张嘴,说话也不看看场合,天御司也是你能听信流言妄加议论的?既是少年间争闹无心之过,就该尽力弥补,蔺小姐要是因你说话鲁莽再气出个好歹来,到那时,我看你拿什么赔蔺大人这么个灵秀的女儿。”
      
      一直没表现出存在感的宋月临此时忽然扬声含笑道:“那就拿自己赔嘛。”
      
      谢蕴看着她从自己身旁擦袖而过,走到面露疑惑的雍南公主面前,然后笑道:“依我看,雍南公主这样的美人儿才是世间少见,蔺大人和蔺夫人若能做她的父母,每日里听她叫上一声父亲母亲,那都是享受啊。”
      
      这乍听上去的恭维话,落在雍南公主耳中,却刺耳无比。
      
      “我乃堂堂雍南王的女儿,你胡说什么父亲母亲?!”
      
      “你看你,又想多了不是?”宋月临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我这是真心赞扬,你也别老觉得谁都跟你似的说个话爱含沙射影。”
      
      雍南公主又惊又气,脑中一热就要发作:“你!”
      
      “放肆!”安阳长公主却低喝道,“这是永章公主。”
      
      她倏地愣住。
      
      “没事没事,是我不太懂怎么说话,难怪小妹子生气。”宋月临大度地挥了挥手,又叹了口气,“多年未归,到底是不习惯都中的礼节了。”
      
      闺房内气氛有些微妙,恰在此时,门外忽然匆匆来报——太后听闻雍南公主与蔺家小姐之事,下令除蔺婉儿外其余有关人等皆入宫待查。
      
      宋云霓听了,眼波微动,眸光霎然淡凉。
      
      ***
      
      这一次,宋月临又跟着进了宫,这已是她一天之内第二次来到慈安殿,却还是觉得空旷不自在。
      不过么,她回头看了眼刻意保持走在她们三个公主后面几步远的谢蕴,默默抿唇笑了笑,觉得这趟进宫倒是个恰好的机会。
      
      当朝太后江氏,听起来辈分高,年纪也确实长了宋月临一代,但其实只不过是她和宋云霓的嫂子。宋月临十五年前离开王都的时候只有七岁,那时候和江氏谈不上亲近,所以今天便也谈不上疏离。
      
      宋月临知道她和宋云霓在争抢什么。
      
      “虽说是少年争闹,但蔺卿的女儿因雍南公主身受重伤却是事实。”太后端坐在在她的阴沉木凤椅上,语慈声沉地说道,“若只是道个歉便就此揭过,恐会令其他人心生不平。”
      
      宋云霓回得直接:“那太后的意思是?”
      
      “汤药费之类自是不在话下,正式登门致歉也是必然。此外,”太后沉吟道,“再令雍南公主禁足三月吧。”
      
      宋云霓毫无迟疑地接道:“雍南公主乃雍南王之女,毕竟是堂堂公主之尊,对六品官员登门致歉古无先例。她纵有不妥之处,说到底也只是无心争闹的过失,若因此便施以重罚,旁人也或许会有微言。”
      
      太后道:“那么,便禁足一月吧。”
      
      “我以为,一日即可。”宋云霓微微扬起下颔,说道。
      
      两人半晌不语,忽然,安阳公主唤了一声:“永章。”她转过脸看着宋月临,微微一笑,“你有何看法?”
      
      太后也朝她看过来,同样微微一笑,说道:“险些忘了永章已经回来了,是啊,你也说说你的看法吧。”
      
      宋月临便看着她们两个微微一笑:“我这才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说错了就不好了。”
      
      “不妨事,”宋云霓简单而直接地给了她两个选择,“你只需说说是觉得重罚好,还是略施惩戒便可。”
      
      依我的脾气当然是要先狠狠打她十大板子尝尝别人的皮肉之苦,然后抬着去登门道歉,最后再去禁足三月好吗?
      
      但这些话她也只是瞬间在心里过了一遍,脸上依然保持着略带思忖的表情,正要开口甩锅,谁知有人却抢在了她前头。
      
      “臣有几句话,想问问雍南公主,不知太后和长公主是否准许?”
      
      谢蕴的声音有种很奇特的质感,清透而沉稳,很好听,很耐听。宋月临认识他没多久,听了他没说几句话,却已经觉得哪怕有好几个男人同时在说话,她也可以清楚的辨识出来他的声音了。
      
      他既然开了口,太后和长公主当然没有不准的道理,于是他走上前几步,看着表情略有些忐忑的雍南公主,语调平静地说道:“公主先前在蔺府所言,可是认真?”
      
      雍南公主怔了怔:“当然,他二人有私,是我亲眼所见。”
      
      “何谓有私?”谢蕴又问。
      
      “他二人互相私藏着对方的随身信物,□□尚在学堂里便拉拉扯扯,更别说还鸿雁传书言辞不堪入目!”
      
      谢蕴听了,没说什么,却抬眸向着太后道:“既然此事已关乎天御司清誉,臣已令人传神侍郎邵承天前来觐见太后,请太后准召。”
      
      宋月临饶有兴致地瞧着他,遗憾的是,并没能从他脸上看出任何明显的情绪。
      
      邵承天没过多久便来了慈安殿,他的神情有些惶惑,显然,他还不大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这么大的阵容给候着。
      
      他行了礼,又被免了礼,正准备问上位召他何事,忽听自家少卿大人沉声冷道:“跪下。”
      
      他一愣,立刻忐忑跪地。
      
      “雍南公主指你有辱神侍郎之名,诱拐良家女子,与蔺家小姐有私。”谢蕴道,“她为了指正其言行之差,误伤其身。此事,你有何言?”
      
      邵承天闻言一惊,蓦地看向雍南公主,目光中难掩愤恨,但不知在顾忌什么,却良久没有言语。
      
      谢蕴看了他一眼,淡声道:“身为神侍郎,你这般畏首畏尾的姿态,是谁教的?”
      
      邵承天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把头往大殿地上重重一磕,似鼓足了勇气,说道:“回太后,学生与蔺家小姐并非是苟且之人。我们是两情相悦,互许终生,本已约定待天御司三年学期结束,便正式去蔺府提亲。蔺家小姐为了不影响学生在天御司之名,故才默默不言。奈何……”他说到这儿,又看了一眼雍南公主,皱着眉刚要开口继续说些什么,却被谢蕴打断。
      
      “太后,”他说,“天御司素来无不准在下弟子婚配的规矩,此事表述到此,依臣看来只不过是一件理所应当的男女钟情之事恰巧遇上了学堂纠纷。若太后与长公主不介意,臣愿以官学山长之名处理此事。”
      
      虽然问的不是她,但宋月临看着他,真觉得一万个不介意。
      
      ***
      
      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风波最后被谢蕴圈在了学堂内解决,成了师教生过这旁人最无可指摘的结果,而天御司少卿作为官学山长的亲自出面,不止能够压住雍南公主的身份,还能让蔺家人从某种程度上得到慰藉。
      
      临走前,宋月临故意磨磨蹭蹭地等着谢蕴在后头和邵承天说完话,然后笑眯眯地凑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翻过来就往里面塞了样东西。
      
      谢蕴一怔,只觉掌心刹那微凉,他有些愕然地抬眸看着她。
      
      宋月临冲他一眨眼睛:“前两天刚买的,虽然还算不得随身信物,但你先收着。”说完提着裙摆蹭蹭蹭往台阶下小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回头扬眉一笑,说道:“你说的啊,你可以娶老婆。”
      
      月光皎皎,映着她跑动时飘飘曳曳的披帛裙摆,越来越远。
      
      谢蕴低头看着掌心里静静躺着的这枚羊脂玉佩,良久无言。直到一旁随侍上来唤他:“大人,还去公主府么?”
      
      他摇摇头,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回天御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